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平灵异录 第309章 北冥山(三)

时间:2018-04-25作者:花都开好了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什么‘还魂祖尸’死了吧?”葛大帅道。

    唐蕾婷:“就这么容易?很难吧。再说了,那种灵异的东西,想来是不至于被炸弹给炸死的吧。”

    我看向孙文菲……“谢了。”

    孙文菲低头并不看我,也不回应,只是慢慢吃着东西,显然,她陷入痛苦的沉思中。

    我能侥幸存活,我是该感谢一下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要不是因为过来救她,也不至于陷入险境。

    而……终归揭底来说,我也是为了财啊!

    那一箱金条被炸飞后,我们纷纷拾了些,可是加在一起来看,还是不太足原来的半箱。

    虽然只是半箱金条,却也要带出去上缴。

    按说孙文菲应该是这箱金条的拥有者才对,应该物归原主。但是显然,这箱金条已然不是谁的私有物品了。至少来说,这是孙雨悦买凶杀人的赃物了。

    自然,害人亦害己,孙雨悦也没落得个好下场。

    箱子自然都没了。那原本是半箱的金条被用了死人的衣服给包裹了。

    此时,已然是夜深人静。四周发出许许多多的奇怪的声响来。

    我们四人围坐在篝火旁,没有人提议自己要回帐篷里去睡觉。

    篝火被烧得旺旺的。大家坐在一起,感觉上踏实多了。

    ……

    我们没有摸黑下山,一是路不好走,二是我们都迷路了。进入这大山之中,也不知深入到了哪里,总之就是如同那茫茫大海般,这里是茫茫大雾中。

    ……

    眉头拧成了疙瘩,陷入长久痛苦中的孙文菲终于是躺倒在一旁的草窝里,蜷缩着身体,睡着了。

    葛大帅打了个哈欠,不知他怎么想的,突然要回帐篷里睡觉去了。

    葛大帅起身前朝我一个挤眉弄眼,我明白了。

    葛大帅这是要故意给我留下空间,给我和唐蕾婷创造一个二人空间。

    而葛大帅却不知道,我心怀感激他好意的同时,真是不希望他离开。因为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和唐蕾婷独处的时候,我竟是那般的不自在了。

    唐蕾婷没有要回帐篷里睡觉的意思。

    而我就不能也回帐篷里跟葛大帅去睡觉……自然,是纯睡觉的意思。我不能留下唐蕾婷独自在这里,万一有个什么状况,我怕我来不及。

    ……

    唐蕾婷看了一眼旁边草窝里已然熟睡了的孙文菲,道:“你不困吗?”

    显然,这是在跟我说话。

    我用树枝干撩了撩篝火,又加上了点柴火,道:“你去睡吧,我值夜班。”

    唐蕾婷沉默着……忽然开口道:“你跟胡语彤的婚事定下了吗?”

    我心中一顿。

    唐蕾婷:“小宝,以后这种事情你最好都不要再掺和了。你也知道,我和大帅都是扫灵组的,其实按说,你,特别是胡语彤,是属于被我们清扫的对象。我倒是不怕你怎么着,毕竟你是人类,可是胡语彤……”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我打断了唐蕾婷的话,道。

    “小宝,我这不是暗示你什么,我就是明示。”唐蕾婷道。

    我:“不,你是在提醒我胡语彤是狐妖。”

    唐蕾婷:“好吧,既然你这样认为那就是了。难道胡语彤不是狐妖?小宝,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我:“唐蕾婷,你这个话说的就不对了。是不是在你们的眼中,只要不是人类,就是妖物?就是邪恶的妖物了?或许在人家其他生灵的眼中,我们人类才是邪恶的妖物呢。万物生灵既然存在,就有其存在的道理和价值,唐蕾婷,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才能拥有生存权?只有人类才能正大光明的活在这个世上?其他万物生灵就必须要苟且的活着?一旦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妖孽横行,就必须要被铲除了?”

    唐蕾婷:“哪个妖孽不害人?”

    我立马应道:“不害人的多了。”

    唐蕾婷:“从魔族的龙静到这个还魂祖尸,都没有害人?”

    我:“那是你看见了的,毕竟是少数。灵异害人的事件,这每天才发生多少?害死了的人又有多少?而人类之间的一场战争,动辄就死伤百万,一战二战的死亡人数加起来,你说需要妖孽来害死多少年才能达到?唐蕾婷,你眼中看见的有些偏颇了。”

    唐蕾婷:“你这是狡辩,诡辩!”

    我:“唐蕾婷,你这是不敢面对现实,不敢坦诚相待。”

    唐蕾婷:“至少人类之间的斗争,都只是为了利益和生存吧,但是妖孽鬼怪恨不得占领了整个人间,例如龙静当初的那种目的。”

    我:“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人类灭了一个妖族又一个妖族,甚至许多的其他生灵都被灭绝了。而这样的灭绝甚至每天都还在继续发生着。不只是如此,就是人类自己之间,不也是经常发生种族大灭绝的大屠杀吗?从古至今,似乎从来都没有断过这种惨绝人寰的灭种大屠杀。就是在进入了二十世纪之后,某印泥之地还发生了针对华人的灭绝行动……”

    我有点说不下去了。

    唐蕾婷:“你这才是偏颇!这样的案例才有几个?”

    我:“龙静的案例又有几个?”

    唐蕾婷:“你到底要卫护什么?”

    我:“正义。我跟理走。”

    唐蕾婷:“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的意思很简单,唐蕾婷,你和大帅也都是干一行的,你们的口号不就是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吗?是啊,人类之中也有好坏之分,你和大帅这一行的存在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坏人。但是好人不是更多?那么这个道理就是通用于所有生灵异族的了,所有生灵族类都是好的居多,作恶的都还是少数。”

    唐蕾婷:“那山老虎不吃人?”

    我:“可最后被灭绝了的却是老虎。华南虎灭了,剑齿虎没了,你看哪个种族的人类被老虎给吃光了?”

    唐蕾婷看着我……

    我针锋相对也来劲了,就也看着唐蕾婷……

    唐蕾婷笑了起来:“小宝,你可真是长能耐了。真是没有想到啊,当年的那个逃学、顽皮、不学无术、不堪上进的差生,现在都能教育人啦。”

    我:“不敢不敢,在你这种高材生面前,我只是尘埃。可不敢造次。”

    唐蕾婷:“可我都没有说过你啊。”

    “你这是让着我呢。哦不,你这是不跟我一般见识。”

    唐蕾婷“噗嗤”一笑:“你也就是嘴了。”

    我:“能吃天下就行。”

    唐蕾婷突然作势地道:“还顶嘴!”

    我低下了头。

    唐蕾婷:“看来还是胡语彤教育有方啊。我真是差远了。”

    我看向唐蕾婷……

    唐蕾婷笑了笑:“行了小宝,我知道你的心思了。放心,你和胡语彤的秘密,我们谁都不会透露出去半个字。对了,怎么这回她没有跟你一起过来?”

    我掏出一支烟来……

    唐蕾婷:“你还敢抽烟啊?胡语彤不管教你吗?哦,我知道了,她对你是放纵自由的哦?是不是?不像是我这样的人,总是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总是喜欢约束别人,不让人家做这做那的,当然不会有人喜欢我这样的啦。”

    “胡语彤不在我那里了。”我道。

    唐蕾婷:“嗯?什么意思啊?该不会又被谁给封印了起来?呵呵……”

    突然,唐蕾婷不笑了……看着我的脸色,唐蕾婷发觉了好似真出了什么事。

    胡语彤“离家出走”这让我十分难堪,十分的委屈而羞愧,我不好开口了。

    唐蕾婷:“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暗忖了下,开口道:“胡语彤本就不是属于我们这类,她去了她要去的地方,这很正常啊。”

    唐蕾婷侧头看向我不断低下的头,道:“你们吵架了?”

    我:“什么啊,怎么可能。”

    唐蕾婷:“你们闹别扭了?”

    我:“没有。”

    唐蕾婷:“你不会有家庭暴力吧?”

    我看向唐蕾婷……若是别人,我早就火了!其实我早就火大三尺了。可是面对唐蕾婷,我怎么能发火呢。就算是发火,那也是唐蕾婷才可以。

    我深吸一口气,喘了一口长气……

    唐蕾婷:“胡语彤离开你了?”

    我点了点头,随即,我连忙道:“也不能说是离开。她就是,就是,其实我们没什么吧。其实,其实,那个……是的,她走了,其实她本就不该属于这里。”

    我避重就轻地道。

    我不想说因为我家人的关系,这要是说出来,唐蕾婷万一还愧疚了,那可就是太过了。而且这种事怎么好说,那不是给我家人脸上抹黑嘛。

    唐蕾婷沉默了下……“小宝,你放心,胡语彤的事情我们不会再提。你也不用让她躲避什么。包括孙文菲,我也会警告她……”

    突然,唐蕾婷不言语了。

    唐蕾婷惊恐的表情,让我立时也发现了……孙文菲不见了。

    唐蕾婷立马起身跑去她的那个帐篷里,一掀布帘,里面空空如也。

    “不好!”唐蕾婷叫道。

    我已然是来到了葛大帅的帐篷外,连忙是一掀帐篷……葛大帅还呼呼睡着呢。

    “大帅,出事了!”我喊道。

    葛大帅立马一个警醒,手中的“血灵匕”立时挡在胸前,看向我。

    ……

    我、唐蕾婷和葛大帅都站在了外面,四下里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的。除了那篝火还燃烧着,冒着火苗,可是那种可见度就十分有限了。

    唐蕾婷和葛大帅都戴上了“通灵眼罩”。若是有什么鬼魂的话,唐蕾婷和葛大帅都是可以清楚看见了。而若是没有鬼魂的话,这种“通灵眼罩”也可以当“夜视镜”用,这种“通灵眼罩”有着“夜视镜”的功能。

    而当唐蕾婷和葛大帅戴上了这个“通灵眼罩”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了我们所在的这块空地的四周,那幽暗深黑的林子四周旁,已然是密密麻麻围拢了也不知多少的鬼魂。

    我也看见了。

    而方才还是没有的。

    群鬼出没了。

    唐蕾婷、葛大帅和我都进入了战斗状态。

    我一想,这不行啊。必须要用“血玉宝甲”护住了唐蕾婷和葛大帅才行,而我却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脱下那“血玉宝甲”并化作“血玉球罩”来罩住唐蕾婷和葛大帅了。

    难道此时还不是最为紧急的时刻?

    我一想,难道这就如同是能可以设计好的程序一般,那智能的计算可以计算出来此时是不是最为紧要的关头,要是紧要的关头了,就如同先前那般,我的宝甲就会自己跳出来,变作“血玉球罩”来保护我或者我的朋友,而不是最最的危难关头,血玉宝甲是不会自己出来的。难道这个时候,还有破解的方法?

    难道……

    或许,这只是我的臆想。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形,我们总是不能束手待毙吧。

    我开始极力四处瞭望观察起来,而果然!我发现了他!那个“还魂祖尸”!

    就在那林中群鬼之后不远,他盘腿悬空在树梢处,他那一身“石色”的如同是天然的保护色一般,让他与周围的背景融为了一体。而我还是发觉了……我是借助了他那背景后面的树梢之上的月色,一阵乌云掠过,那月色竟是没有看全了,说明有什么物体挡住了那月亮,很快,月亮再次被乌云完全遮盖。那“还魂祖尸”再次隐身其中。

    而我已然是蓄势待发了。

    此时此刻,当我盘算完毕之后,群鬼也蜂拥而至了。

    阴风阵阵中突然间就是狂风大作……

    唐蕾婷和葛大帅开枪……然后各手持“血灵刀”和“血灵匕”迎敌而上了。

    自然,鬼魂也是怕死的,或者说,鬼魂是应该比人类更加的惊惧于死亡。因为人类死后,还有灵魂存在,一般情况下都还是可以再轮回转世投胎的。而鬼魂一旦再被杀死,可就真是魂飞魄散,什么都没有了。化为了“零”都不存在的了。

    所以,因此而就有了鬼魂害人的时候,往往不是必胜之下,都是不敢轻易现身出来的,他们更是怕遇到了什么高人有道行的什么法师,那要是被打个魂飞魄散的,可就什么余地、后悔、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就是为什么鬼魂总是喜欢偷偷摸摸吓人,真是要害人的还真是没有几个。因为他们更是怕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