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沈一天(二)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台的铁门,早已被人紧紧地锁上了,此刻通向天台的走廊两边各自站着两个人。

    没有阳光的照射,黑色的阴影遮掩着他们的表情,静默的空气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沈一天一派悠然地倚靠在墙边,没了教室里柔弱小白的模样,更没了那种内向的感觉,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豪门贵公子的做派。

    沈一天悠然地闭着眼睛,完全是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

    沈一天潇洒的作态,翁正看在眼里,心里憋着一股子气,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撕碎了,他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上会有这么一个人?做了那样一件事情后,还能这么毫无负担地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想不明白的翁正,在没有阳光的走廊里,终于是先开了口:“你为什么还要出现?”

    为什么还要出现?

    沈一天颤了颤细长的睫毛。

    其实他也不想出现,只是每当一个人空闲无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个笑得灿烂的女人,即便浑身是血,也依旧笑的如花儿一样。

    沈一天以为,这样的情况过一段时间就会好,就能够忘记这个女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影子不但没有消失,甚至当他还在做着事情的时候,都能时不时地想起他,就如同中了邪一般,想忘忘不掉,想甩又甩不掉,就像一个印记一样,无论经过多少时间的洗礼,都消失不了。

    所以为了能够忘记她,他又出现了。

    可是事事总是无常,当他再一次见到那个女人的容颜时,他的心蓦然地有些悸动,看着她,就感到了一种无比的满足,甚至有一种欲望,想要一直这样地看着她,看到天荒地老。

    想到这里,沈一天睁开了眼,尽管走廊内有些阴暗,可是在沈一天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一抹幽光一闪而过。

    沈一天看着一脸怒容的翁正,淡淡地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

    这样的反问,似乎刺激到了翁正,他跨步上前,抓着沈一天的衣领,“你为什么不能出现?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小宝为你死过,因为是你把她害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样子!这几个理由够么?!”

    垂眸看着被翁正抓着的领子,眉眼里有些嫌恶,下一刻,还在怒视的翁正就被一股气流弹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沈一天淡然地理着被翁正抓皱的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翁正,“这些理由又能怎样?她,自愿为我而死,不是我逼的,更何况,现在的她变成了这样,这可是她的福气。”

    “一个小小的人类,挣脱了生死轮回,不老不死,你以为这是什么人都能够求来的么?”沈一天轻蔑地看着翁正,“你不要活得太天真,如果不是我,你以为她此刻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地站在你的面前?所以,作为你们翁家的恩人,你们得对我感恩戴德。”

    翁正缓缓站起身,冷笑着,这一刻的他没了翁小宝面前的怂包样,“恩人?说恩人,我们小宝才算得上是你的恩人,如果不是为了你,她会死?”

    沈一天眸光闪了闪,他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女人毫不犹豫地扑向他,替她挡下了所有的天雷,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能够抵挡一次的天雷已经是奇迹了,可偏偏那个女人硬生生地替他扛下了所有的天雷。

    “我说了,那是她自愿的,与我无关。”沈一天一字一句地说着,这次却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些涩涩的,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的感觉。

    “你!”翁正有些生气,可是又无可奈何。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想要在沈一天的脸上揍上一拳,可是自己的实力摆在这里,他的拳头若是能碰上他,那便是奇迹。

    “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些,”沈一天瞧了翁正一眼,淡漠地说道,“那我就不奉陪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尤为地想要见到那个女人,想要听着她的声音,莫名地,沈一天唇角处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他好像又听见当初她甜甜地喊着自己“一天,我喜欢你!”

    “沈一天,有我在,我绝对不会再让小宝喜欢上你!我宁可让她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也不要让她再经历那种痛心的感觉。”翁正站在后面,冲着沈一天的背影喊着。

    刚跨出一步地沈一天,听到这句话,嘴角的弧度顷刻间抿成了一条直线。

    不再喜欢他?嫁给别的男人?

    沈一天的脑海里想象着那个女人被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搂在怀里,他们牵手,亲吻,结婚……

    沈一天深邃的眼珠里透着暴戾的因子,他,居然忍受不了!

    猛地,沈一天转过身,前倾着身子,幽深的眼珠盯着翁正,那样冰冷刺骨的眼神让翁正忍不住怔在了那儿,“翁正,那我告诉你,从我救活你妹妹的那一刻起,她整个人都是属于我沈一天的。不管她喜欢或者……我都不会让她的身上染上不属于我气味的男人存在!”

    不喜欢三个字,沈一天第一次不喜欢,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不喜欢他罢了!

    沈一天这样的霸道,翁正很想说一句凭什么,可是对上这个男人的眼神,他的喉咙间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翁正给出的反应,沈一天嘴角勾起轻蔑的弧度,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他们身后的铁门,随后淡然地站稳了身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倏然,整个天台的走廊里只剩下翁正一个人,翁正有些颓废地坐在台阶上,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不要脸的男人!属于你?呸!做梦!老子可不想做你的大舅子!

    翁正暗自懊恼了许久,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本来还觉得有些暖哄的温度,竟然下降了许多,翁正打了个哆嗦。

    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了一名女人低低地哭声,阴森又有点渗人!

    翁正倏地站起了身,脸色有些难看,缓缓撇过头看着身后的铁门,顿时冷汗一出。

    诶哟!他怎么忘了今天跳楼的女生就是从这天台跳下去的!艾玛!赶紧走!

    想到这里,翁正麻溜地离开了此处。

    就在他离开不久,天台铁门的锁竟然自动地解开!

    接着一道吱吖的开门声,在这空旷的天台走廊间诡异地回响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