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震惊的吻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子转瞬即逝,离陈沛头七的日子只剩下一天了,在这几天的日子里,翁小宝班上的班主任谢林和翁正班上的美术老师杨斌,一直不曾回过学校。

    当初他们因为袭警被抓进警察局,也不知道是从谁开始谣传,他们真正进局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他们曾经侵犯过自己的女学生,至于那些女学生是谁,没有人愿意承认,可是却有一个人被所有人认为是那女学生之一,就是跳楼自杀的陈沛。

    “怪不得陈沛会跳楼,原来是被杨老师和谢老师那样了。”

    “她本来就是干那玩意的,咱们学校的人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呢,说不定是她先勾引的。怕事情被曝光,所以想以死堵住我们的嘴。”

    “说不定是那两个老师用强的?陈沛受不住才跳楼的吧。”

    “切,她要是受不住,当初就不要干那什么呀,真是的,死了这么几天了,还不让人安生,我得让我妈给我安排转校,死过人的学校我可不敢多呆。”

    “谁说不是呢。我家里人一听到我们学校死过人,而且学校的老师还那样,都吵着让我转校。”

    “我家也是,深怕我成为下一个陈沛呢。”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那个谢老师不是高二一班的班主任么,你们说那个班长翁小宝是不是也被谢老师……”

    “那肯定啊。”突然一个女生插进了她们的话头里,“别看翁小宝长得清纯,平日好多人都看到她一有空就往谢老师办公室里跑,啧,跟陈沛一样,骨子里都是不干净的。”

    翁小宝和翁正前脚刚跨进学校的门口,便听到有人谈论她们。

    两人抬眸看去,一身香奈儿的粉色裙装女生背着包包,表情轻蔑。

    许是看到了周围人朝她身后看的举动,那个女生转过身,对上了她们两人的目光,那个女生先是不屑,尔后上下地将翁小宝扫了一遍,嗤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翁正兄妹呢。诶哟,瞧你们穿的,这衣服洗得快要上百次了吧?诶,我记得前几年还看到你们穿着和今天一样的衣服呢。”

    这话一落,周围便有人笑了起来。

    翁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点头说道:“没办法,谁让这衣服质量好啊,哪里像潘玉大小姐的衣服,刚穿一天,就不穿了,哎,要是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你花了大价钱买了什么质量不好的衣服呢。诶,不对,说不定是因为大小姐不会洗衣服,所以就丢了。”

    眼前穿着香奈儿衣服的是翁正班上的富家千金潘玉,平日里,傲娇惯了,对人都是指手画脚。

    也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是不是受了校园的茶毒,当初翁正一入学,这位大小姐便看不起他,一副大小姐的姿态,像是怜悯翁正一样,对他说只要他做她的跟班,她便给他跑腿费。

    翁正自然鸟也不鸟她,直接回了一句有病,便走开了。

    这便导致了这尊小姐处处与他们兄妹两人作对。

    翁正的话一说完,周围的人都偷偷地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免得惹这位大小姐不开心,拿他们开刷。

    “你!”潘玉怒目而视,“你们自己穷得买不起衣服,少往我身上扯,还是说你们兄妹穷得看上本小姐穿过的衣服了,你们要是跟我低头求,我说不定会送你们几件。毕竟我的衣服可都是全国限量的,你们这两个穷鬼,买也买不来。”

    翁正翻翻白眼,连连摆手:“别,大小姐,我求你别把那一身汗臭味的衣服送我们,我们兄妹可不想染上一股汗臭味。”

    对于翁正的话,显然触怒了潘玉,潘玉尖声喊道:“翁正!”

    “诶,我在呢。”翁正掏掏耳朵,吊儿郎当。

    随后潘玉像是想到了什么,也不生气了,双臂在胸前交握,看着翁正的眼神满是嘲讽,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翁正,你前些日子不是突然多了一部苹果手机嘛,我就在想,你们家的吃喝用度,哪里有什么闲钱去买那么贵的手机,翁正,你说说是不是你让你妹妹出去……”

    这话一说完,翁正的脸便沉了下来,反倒是翁小宝脸色依旧没有变化,仿佛他们议论的不是自己。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附和着地说道:“说不定是翁正自己出卖色相呢,现在可是也有人是那胃口的……”

    “对对对,说不定翁小宝哥哥也是……”这几人是故意的,声音放大了几杯,惹得许多刚进学校的人都停下了脚步,交头接耳起来,看着翁小宝他们的眼神都充满了恶趣味。

    突如其来的诽谤,翁正首先沉不住气,阴着脸准备走向他们,结果翁小宝先跨出了步子。

    一脸笑容,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夹着森森寒意:“潘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还在附和潘玉的几人,看到翁小宝,不由得后退几步,闭住了嘴。

    至于潘玉,在迎来翁小宝突然的气势威压,潘玉有些微怔,交握的双臂也情不自禁地垂在身侧。

    潘玉抿着唇,收回了目光,而后又抬眸看向翁小宝,笑意嫣然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刚才那样的气势,莫名地,潘玉似是找回了勇气,张嘴说道:“什么做人留下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再说了我嘴长在我的身上,还不能说话了?莫不是我说的话戳中了你们兄妹的痛处,哟,难不成你们还真是干那事的?”

    潘玉说着,纤白的手指,捂住了嘴唇。

    翁小宝微微眯了眼,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拉开潘玉的手,唇便贴了上去。

    霎时间,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翁正看得下巴都快掉了。

    卧槽,小宝,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吻一个女人!

    翁正好不容易回过神,准备上前扯开翁小宝,结果一瞥眼,一个人影,迅速地挡在了他的前面。

    翁正一个咯噔,这货不是沈一天么?

    不对啊!这货不是在小宝的身上下了禁置么,怎么没见潘玉翻白眼晕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