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有人死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眨巴眼,心里有些庆幸。

    幸好自己的反应够快,要不然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那还真的是得不偿失。

    微微动了动脑袋,便对上了沈一天的眼睛。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翁小宝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的眼里饱含着惊惶无措,那细长的睫毛颤了好几下。

    而那双眼睛在对上翁小宝的那一刻,便慌乱地垂了下去,似乎是很不好意思。

    翁小宝眨巴眼。

    男生真是奇怪的生物,前一刻还非常大力地扯着自己的手,下一刻,就跟受了惊的小白兔一样。

    不过翁小宝也没有多想。

    身体被沈一天这么压着,翁小宝有些难受,呼吸都有一些不畅,自然也知道作为她们两个垫背的潘玉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现在的潘玉还被她定住,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

    翁小宝深怕地上的潘玉被她们压晕过去,翁小宝稍稍使了些力气,将挡在唇上的手微微抬起,这一抬,那温润的触感更为的烫人。

    “快点起来。”翁小宝催促着一直没动作的沈一天。

    听到翁小宝的声音,沈一天似乎才反应过来,撑着手准备起身。

    眼见沈一天那有些重量的身体远离自己的身体,翁小宝微微舒了口气,撤去了右手。

    看着翁小宝撤去的右手,沈一天的眼里闪着微光,起身的动作略有些慌乱,刚准备站起身,腿下便是一软,又朝着翁小宝倒去。

    翁小宝正准备起身,结果就看到一个身躯又朝着自己倒来,脑里只剩下一个念想。

    何时男生都这么的腿软?

    就在翁小宝以为沈一天又要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一旁早就放着沈一天作祟的翁正,立马横插了进来。

    从沈一天第一次倒向翁小宝的时候,翁正的心就提了起来,不过还好,翁小宝挡住了那个男人的吻。

    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结果又看到那个男人不要脸地凑上去的时候,他便麻溜地冲上去,他的脑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宁可小宝丢吻丢给一个女人,也不要把那个吻丢给那个贼男人!

    毕竟这第二次的摔倒,他看得可是清楚!这个贼男人摆明的就是故意的!

    因为翁正的加入缓冲,翁小宝极其迅速地反应过来,一手扒下了贴在潘玉身上的定身符,动作轻巧地起身。

    下一刻,只听得潘玉痛苦的叫声响了起来。

    那声音光是听着就能想到此刻的潘玉有多么的疼。

    翁小宝站定身,瞥眼看去。

    嘶……

    真疼……

    翁小宝看着,都能想到那种疼痛。

    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嗯,还好不是我……

    翁正插进来后,整个人便横躺在了潘玉的身上,而他的头好巧不巧地埋在了她的胸口。

    这一扑,周围的男生集体躁动了,“我靠!便宜了翁正这小子!早知道我也冲上去了!”

    “我也想埋胸……”

    听着周围的一轮声,翁正抬头准备反驳什么,结果也不知道沈一天是不是故意的,在他抬头后,又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使得他刚抬起的头又陷了进去。

    沈一天,你大爷!

    与此同时,潘玉的喊叫声更为高昂:“啊!翁正,你个臭流氓!”

    翁正伸直了手,半空之中,那只手成爪状的挣扎。

    “对,对不起。”沈一天爬了起来,抱歉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对着翁正说的,还是对着潘玉说的。

    周围的男生一顿的静默,看着他们的眼神都极为的怪异。

    此刻的他们只剩一个想法,那就是——放学后,将翁正拖出去揍了!

    埋胸一次不够,还来两次!

    当翁正再次抬起头时,鼻孔处挂着两条红彤彤的线条。

    翁正还想着找沈一天算账,结果周围怪异的眼光,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翁小宝捂脸,好心地指着他的脸:“翁正,你流鼻血了。”

    闻言,翁正眼皮一跳,摸了摸鼻孔,瞅见手指上的鲜红,翁正一个尴尬,随后胡乱地擦了擦鼻血,解释道:“你们说什么埋胸啊!这胸平的跟地板一样,都把我鼻子撞出血了……诶哟,好疼。”

    众人:“……”脸呢?

    那胸哪里平了?

    哪里平成地板了?

    你好好瞅瞅,那凸的可是你胸口的几倍!

    潘玉费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了身,结果刚站定,就听到翁正这么不要脸的话,气得想扇翁正一巴掌,作为女人,被一个男人当众如此调侃,怎么能不气?“翁正,你不要脸!”

    说着,潘玉伸出手便想扇翁正一巴掌,结果手才伸到一半,就被人握住,潘玉转头看去。

    那张脸,简直就是她的噩梦!

    “气什么?这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你先开始的么?如果不是你先讽刺我们,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些事情?”翁小宝淡淡地说道,“所以要怪就怪你自己,有空就多管管自己的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别没事的时候就叽叽歪歪地给别人安个子虚乌有的事情。”

    “你!”潘玉还想说什么,可是想到刚刚自己养的小鬼,被翁小宝那么轻易的制服了,便什么话都吞进了肚子。

    恨恨地一跺脚,丢下一句话,“你们两个死穷鬼,给我等着!”如果鬼对付不了他们,那她就拿他们家的权富对付他们!她就不信两个穷鬼还有能力斗得过她这个千金!

    撂完狠话,潘玉便跑开了。

    潘玉一走,看戏的人也一个个的走开了,刚进校门的诬陷,由于翁正的这一埋胸,所有人的讨论点也都变了。

    翁正吸吸鼻子。

    潘玉这大小姐的脾气是不好,不过她的胸,是够软的!

    想完,翁正才把目光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见他还和翁小宝站在一块,翁正便瞪圆了眼,一把拉过翁小宝,结果刚碰上翁小宝的手,一股麻溜溜的电流就窜了过来!

    沈一天,你大爷!敢情小宝身上的禁置就对我一个人!

    翁正忍着电流,将翁小宝扯到自己的身边,指着沈一天,气打不一处来,“沈一天……”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尖锐的喊叫给打断了。

    一听这声音,翁正就知道是谁了,“那个潘玉又做什么妖?”

    “不是作妖,是有人死了。”

    空气之后,夹杂着一丝浓郁的血色气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