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诈尸(2)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静谧的天台上,突然发出的响动,站在石墙下面的潘玉自然听到了,心里也在疑惑是什么声音,就被突然蹿到眼前的黑色身影吓了一跳。

    拍着胸口,缓释着心脏的剧烈跳动,眯着眼看清了眼前的黑色身影是谁后,顿时横眉怒眼,尤其是想到了白日里还被这个男人袭了胸,心头怒火齐上心头。

    挥着小拳头,就噼噼啪啪地落在了翁正身上,“死翁正,让你吓我!”

    刚稳定身子,就被潘玉突然袭击,翁正连忙伸手挡着潘玉的拳头,也还好女生没多大的力气,打在身上也不算疼,可是突然被女生打,翁正也是一头的恼火,忘记了石墙上,还有一个恐怖的存在,道:“你搞什么?有病吧?”

    一听这话,潘玉瞪圆了眼睛,落在翁正身上的拳头,毫不留情,“你才有病!你跳下来也不说声,差点把我吓死了!”

    对于潘玉的毫不讲理,翁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抓住潘玉的手,不让她动分毫,“你要是被吓死了才好,省的在这发病!”

    “你!”潘玉还想说什么,突然咚咚的一连串的声音在天台上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声音,翁正便头皮发麻,甩开潘玉的手,环顾四周,结果发现整个天台上完全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这什么声音?”潘玉有些疑惑,望了望石墙上面,因为视角的原因,根本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只是见到翁小宝掏着自己背包,拿出了一块桃木剑。

    看着桃木剑,潘玉心里一个咯噔,“这上面是有鬼么?”

    翁正早就远离了石墙的附近,站在天台的角落里,一下子就将石墙上的情形尽收眼底,“比鬼还恐怖,我劝你赶紧离那边远点。”

    潘玉一瞅到翁正特没骨气地躲到了那么远的地方,眼里闪着嘲讽,鄙视道:“都说你胆小鬼了,你还不承认,呵,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看看它是不是有你说的这么恐怖!”

    说完,潘玉就攀着石墙边上的梯子。

    翁小宝在注意到此刻的他们已经陷入了异度空间,便发觉了不对劲。

    那具腐烂干瘪的尸体,此刻缓缓地起了身子,浑身上下都是蛆虫乱窜,腐烂的碎肉,因为起身的动作,掉在了那些钢管之上,光是看着,就是一股恶心,可偏偏的,翁小宝面不改色,直接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桃木剑。

    翁小宝屏住呼吸,默默地看着那具尸体,颤颤巍巍地站直了身子,伸出干瘪的只剩下骨架的手臂,那一动作,竟将几条蛆虫甩掉下去。

    这一切都看着像是诈尸,可是翁小宝知道,这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诈尸,这尸体上可没有什么鬼魂在上面,只是在尸体的周围,漆黑的阴气线条一般,缠绕着它,操纵着它。

    也不等那具尸体有下一步的动作,翁小宝直接将桃木剑挥向了那具尸体的脖子,下一刻,那具头颅便顺势掉了下来,一路股地滚落在石墙的地面上。

    还在攀爬的潘玉,刚一露头,就对上了滚落在地上的头颅,登时惊恐的喊叫了起来:“啊!救命啊!”

    被这声音一分神,翁小宝看过去,怒骂道:“潘玉,你是蠢的么?谁让你上来的!赶紧给我下去!”

    潘玉似乎是被吓到了心神一般,整个人呆呆的,除了嘴里还会喊着,救命救命的。

    一看潘玉紧紧抓着梯子呆在那里,翁小宝收起桃木剑正准备帮她的时候,突然那具没了头的尸体猛地向她扑了过来!

    站在角落里的翁正,大喊道:“小心!”

    翁小宝连忙将桃木剑挡在身前,滋拉的声音,伴着汩汩的恶臭。

    翁小宝庆幸着自己带着口罩,还是带着薄荷味道的,因为这层布的遮挡,那股恶臭,翁小宝也只是闻到了一丁点。

    那具尸体的双臂被桃木剑挡住,滋拉的声音响彻不觉,甚至于那身体上的蛆虫一碰到桃木剑,便化成了一滩绿色的液体,将桃木剑变得一块绿一块绿的。

    是尸虫!

    翁小宝顿时眼神一变,眼神里多了一分狠辣,单脚就踹向那具尸体,嘭地一声,那具尸体便倒了下去。

    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黄符,在桃木剑上一抹,顿时,那一块绿一块绿的液体,顷刻变成黑色的烟灰随风而逝。

    翁小宝也不犹豫,直接上前,将尸体周围的阴气斩断,尔后快速地将铁门踢得关上,迅速从背包里掏出朱砂笔,准备在铁门上画符……

    只是她没注意到的是,就在她的身后,潘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上来,表情呆滞,两眼无神,缓缓地伸出手,向着翁小宝的脖颈方向靠去……

    ------题外话------

    推荐蠢青文文,文文12—15pk,期间只要是留言都送币哦,最后还有实体礼物送上,么么哒

    《嫡女令之惊世谋妃》文/青梧孤倚

    简介:

    她,放火、抢劫、耍流氓,狂刷他三观!

    他,爬窗、偷窥、耍无赖,猛涨她姿势!

    直到有一日她忍无可忍,一手掐着他脸蛋道,“你喜欢我哪点?我改!”

    “我喜欢你的胸。”某人无耻一笑,“娘子若是要改,改大点才好,这样手感才不错。”

    而他,纵使百般无赖,对她却是矢志不渝。

    她伤,他疼,她泣,他痛,十指相扣,不扰妻一梦。

    那近乎呢喃的一句,“让我爱你,以永远为期。”让她心动不已。

    她权谋天下,十年算计,终洗耻辱。

    她忠君报国,十年远嫁,为爱痴狂。

    战火纷飞,她为他争霸!

    乱世英雄,她为他披衣戴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