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凶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想到这里的翁小宝,心陡然一凉,娇小的脸庞,表情有些阴沉。

    如果真是和她想的一样,那么现在,昏睡中的潘玉,就非常的危险!

    翁小宝咬着牙,在医院的走廊间,小跑着,短短的一条路,她便想了很多事情。

    按照夏格鬼魂所说的一切,极大的可能,杀死她的凶手,就是她的姐妹!

    夏格死了,可是她的姐妹却可以替代她,用她的名字,出现在这个校园里!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真正的夏格已经死了!

    也没有人想到在他们身边出现的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

    只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夏格的姐妹会天罗地煞,又为什么要利用天罗地煞杀死陈沛和苏白?

    毕竟,两个人都是她喜欢的人……

    不对……

    翁小宝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在她的感觉中,夏格的姐妹喜欢的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两个……

    晃了晃头,抬眸看向病房的号码,顿时停下了脚步,“211……209……糟糕!这里是单号房!不是这边!”

    意识到自己方向错误的翁小宝,暗骂了一句后,立马调转了头,跑了起来,也不敢再思考什么其他的事情,深怕又把房门号错过。

    “210……204……202……就是这间!”翁小宝看着病房号,微微喘着气,“终于找到了……”

    只是,还没等她平稳呼吸,她便透过病房门的方正玻璃,看到了病房里的情景。

    这是间单人的病房,潘玉安稳地躺在病床上,只是此刻她身上的薄被,被掀了开来!

    而在她的病床前,一身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帽子的人,站在潘玉的病床前!

    潘玉的病号服被那人提了上去,露出了肚脐,而那人如白纸一般的手在潘玉的腹部上抚摸着!

    透过窗口,翁小宝看到,只婴儿的脸孔带着狰狞的表情出现在潘玉的肚子上!

    鬼婴!

    怪不得潘玉一直没有醒!

    怪不得潘玉晚上会出现在那里!

    原来她的身上被人藏了一只鬼婴!

    这个潘玉,想养小鬼养疯了吗?

    真以为这世上的鬼婴都和她的弟弟一样,不会害她,只会帮助她吗?!

    翁小宝瞳孔微缩,呼吸有些急促,手放在门把上,一个用劲,准备将门推开……

    可是……

    门,竟然从里面锁上了!

    似乎是听到了门这边的动静,里面的人缓缓抬起了头,望向了翁小宝的方向。

    因为帽檐的遮挡,翁小宝根本看不到那人的全部面容。

    只能看到那人微胖的下巴,以及淡红的唇畔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光是这一部分,翁小宝就很确定这个人便是杀死夏格的凶手!

    因为这和她之前看到的夏格一样!

    病床上,潘玉的肚子上,鬼婴的脸孔越来越清晰,甚至翁小宝能够看到潘玉的肚皮朝外拱了起来!

    不行了!她的动作必须要快!必须要赶在鬼婴破肚而出之前进去!

    翁小宝微微退后了几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接着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小跑着冲向房门,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抬起腿,狠狠地踹在了门上。

    啪……

    撞门的响动,翁小宝的举动,让走廊间的人纷纷停住了脚步,甚至连其他病房里的人都打开了门,露出了头,查看情况。

    可是翁小宝根本就顾不得那么多,看着门微微的晃动……

    还差一点!

    而里面的人也意识到翁小宝的举动,勾起的笑容瞬间沉了下去,帽檐下的眼睛,阴狠毒辣地望着门外!

    低头看着潘玉肚子上挣扎的鬼婴面孔,呢喃出声:“我的儿……再加把劲……”

    “快点,那边似乎有人闹事。快过去看看!”隐约间,翁小宝听到了有人急切的说话声。

    再次吸了口气,看着门板上还留着自己的脚印,咬咬牙,再来一次!

    成败再次一举了!

    如果不成功,自己不仅会被那些人给抓起来,潘玉也有可能就这么死了,到时候,真的就如了病房里的那个人的意了!

    翁小宝又学着刚才的样子,后退了几步后,猛地冲上了门,只是这一次没有用上脚,而是将整个身子都撞在门上,顿时从手臂上传来麻麻痛痛的感觉。

    下一刻,翁小宝脸上都挤出了痛苦的表情。

    真疼!这种事果然还是男人来做的好!

    翁小宝心里这么想着。

    不过,好在,门被她撞开了!

    不然这苦真的是白受了!

    翁小宝也没去管外面的骚乱,揉着手臂,闯进了病房。

    将门用自己的身体关上,一下子隔绝了外面热闹的讨论声。

    “真是小看你这个女人了。不过两下子就能把门给撞开。”翁小宝揉着手臂,就听得似男似女的声音。

    翁小宝抬眸看去,却没有将目光放在那个人的身上,而是仅仅地盯着潘玉肚皮上的婴儿面孔,她道:“呵呵,有的时候,你还真不能小看女人!”

    说完,翁小宝便听到了潘玉痛苦的呻吟,只见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上拱起,肚皮上婴儿拱出的弧度,比进门之前的更大!

    “哼,你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蝼蚁罢了,夏格被你除去,只不过是你的侥幸。这次,等我儿出生,就是你的死期。哈哈!”那人依旧是非男非女的声音,不过,现在翁小宝也懒得去在意这一点。

    翁小宝揉着胳膊,慢悠悠地走到了潘玉的床前,“你的儿子出生?”

    “不过是一个鬼婴,你以为钻进别人的肚子,就能和其他的婴孩一样,出生?你这梦做的……太不实际了!”翁小宝悠悠地说着,下一秒,揉着胳膊的手极为迅速地变换着手诀,在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诀狠狠地抵在了那个鬼婴的额头上,“太上敕令,灭!”

    翁小宝的话音刚落,潘玉的肚皮急速的瘪了下去,一道刺耳的婴儿啼哭响了起来!

    一声啼哭过后,病房内又恢复了安静。

    而那人有些呆怔,似乎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鬼婴就这么轻易的魂飞魄散了!

    帽檐下的脸孔狰狞起来,嘴角狠狠地抽动着自己的脸皮,眼睛极为狠毒的看着翁小宝。

    下一刻,银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翁小宝反应极快地收回了手。

    微微退后了几步,目光微沉地看着那个人。

    那人缓缓地抬起了头,目光直直地盯着翁小宝。

    而这一刻,翁小宝也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与夏格长得相差无几,只是,他脖颈上的喉结,却在告诉她,眼前的人,是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夏格的姐妹!而是夏格的兄弟!

    他,居然是个男人!

    蓦然间,翁小宝想到了翁正说过的一句话,

    “那样子跟死了情人一样……有人说陈沛和夏格搞地下百合……”

    翁小宝的目光陡然一变,怪不得他会和陈沛这么亲密,原来他是男人,所以他不惜杀死夏格,尔后变成夏格的样子,陪在陈沛的身边!

    只因为他喜欢陈沛!

    这一刻,翁小宝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男人,尤其是那个男人手里握着的水果刀!

    她深怕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个冲动,将手里的水果刀朝着自己的面门扔了过来!

    手悄悄地伸进了自己衣服上的口袋,可是掏了半天,除了自己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防身的东西,更不用说是什么简易的黄符了!

    空荡荡的口袋,让翁小宝才想起来,自己的背包忘记在了沈一天的家里!

    翁小宝抿着唇,也许因为心情焦虑的缘故,不由自主地咬着下唇瓣,而她的心里也有些懊恼,懊恼着自己急着去警局见翁正,连自己的背包都忘记拿了!

    该死的,她所有的除鬼家当可都在那个背包里面!

    眼看着那个男人紧紧握着水果刀,一步一步地朝着自己走过来,翁小宝默默地也一步一步地后退着。

    察觉到了翁小宝的动作,那个男人歪了歪头,诡异地笑了一下,不过一秒的时间,笑容又收敛了回去。

    他目光阴狠地瞪着翁小宝,微胖的脸上,对于的肉一扭一扭的,衬得他更加的阴森可怖,“陈沛杀了我的孩子,你这个贱女人也杀了我的孩子!”

    说着说着,那个男人的情绪似乎激动了起来,他朝着翁小宝吼道:“他不过是个可怜的孩子!它不过是想要来这个世界上看看!为什么你们两个女人都不给它机会?!为什么?!”

    说完那个男人直接改为双手握刀,朝着翁小宝刺了过去!

    本能地,翁小宝速度极快地偏过了身子,尔后还不忘用手推了那个男人一把。

    自己的猛力冲击,再加上翁小宝的助力,那个男人一咕噜地就倒在了地上!

    倒地后,那个男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看着男人有些狼狈的样子,翁小宝完全升不起什么同情的心情,毕竟这个男人可是要置她于死地!可偏偏的,她不能将这个男人杀死,毕竟翁正出来还要靠这个男人来换!

    翁小宝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他砸晕过去,没有办法,翁小宝只能在男人起身之前,离他远远的。

    在此期间,翁小宝脑袋里也不停地运转着。

    思考着这个男人刚才话里的意思。

    陈沛杀了他的孩子?

    尤其是还未出世的孩子!

    翁小宝皱了皱眉,根据翁正的言论,她能猜测出这个男人喜欢的人,是陈沛!

    而这个男人口里却说陈沛杀了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

    翁小宝电光石火间想到了什么,这也就是说……

    陈沛怀了他的孩子!

    而陈沛将他的孩子打掉了!

    翁小宝目光紧紧盯着那个男人的后背,说道:“你说陈沛杀了你的孩子,也就是说陈沛曾经怀过孕,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那个男人闻言身体一僵,可也就是几秒的时间。

    那个男人握着刀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动了动脖子,转过身,看着翁小宝,道:“对。”

    “我喜欢她,不,我爱她!她让我做什么,我便帮她做什么!可是,我为她付出了那么多,要这么一点回报又有什么错?”那个男人抖着嘴皮说道。

    翁小宝有些震惊地望着那个男人。

    你爱她,所以你上了她,是谁给你这样的价值观?

    唇角微微抽搐,只不过,这句话,翁小宝没有说出来,毕竟她暂时还不想把话题偏开。

    翁小宝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总觉得事情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轻松。

    这个男人,在陈沛的眼里,只不过是女生,以这层身份,他下手的机会有很多!

    尤其是在换上夏格的身份那刻,他就可以对陈沛下手,可是他没有,也就是说……

    其实他上了陈沛,也不是因为他做的手脚……

    很有可能是其他的人……

    至于其他的人……

    翁小宝想起了在陈沛死后的第七天,苏白也在那里跳楼身亡……

    想起秦晓曾经说过苏白的渣男本质,翁小宝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会上了陈沛,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这个苏白的缘故!

    翁小宝试探性地说道:“不,你说谎,其实当初,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什么回报,只想着天天陪在陈沛的身边就好,而你和她上床,其实对你来说,是在帮助陈沛。”

    她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眼前这个男人的面皮抖地越来越快,空气中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耳边似乎还能听到他磨牙的声音!

    翁小宝又退后了几步,目光紧紧地盯着他不放,看着他漆黑的瞳孔放大,心中一个咯噔,她的话好像把他激怒了……

    果然……

    下一刻,那个男人盛怒着脸,冲向了她!

    一瞧到他的举动,翁小宝也急速地退后,可是,再宽敞的病房也是有到尽头的那一刻!

    当后背贴到坚硬的墙壁的时候,看着越来越近的水果刀,翁小宝的心脏砰砰砰地剧烈地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能跳出嗓子眼!

    “苏白那个男人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对陈沛下药!对她下药!下药!如果不是我突然的出现,陈沛早被那个男人得手了!”男人嘴里怒骂着,看着翁小宝的目光,仿佛把她当成了苏白一般!目光冰冷的如冰锥一般!他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冲到翁小宝的面前,便一把对着翁小宝挥了过去!

    在那水果刀快要滑到她的脖子时,翁小宝头一偏,身子猛地一顿,堪堪地避了过去!

    滋拉……

    那是水果刀划过瓷砖的声音,刺耳又难听,可是这声音对翁小宝来说,却是天籁之音,毕竟如果不是划在这瓷砖上,那么就很有可能就是割肉的声音……

    噫,脑海里一想到血色喷涌的画面,翁小宝顿时皱起了脸蛋。

    只是,还没等她感慨完,那个男人下一轮攻击就上来了。

    登时,翁小宝恨不得朝着这个男人脸上啐一口。

    因为下蹲的缘故,移动的动作根本不快,只能伸出两只手抓住那个男人的手腕!

    下一刻,冰冷的刀锋停在了翁小宝面门前!

    不等那个男人再用上另一只手,翁小宝直接一把将他的手往旁边甩去!也因为这样,水果刀从他的手上脱落出去!

    见水果刀落地,翁小宝想也没想,连忙站起身,将水果刀踢得远远的。

    可是当她刚把水果刀踢完,左脚被人猛地一扯,一下子失去平衡的翁小宝摔倒在地上!

    “你大爷!”翁小宝一倒地,胸口与地面的碰撞,那疼痛感,让她忍不住脱口骂道。

    心里却也在想着,从进门到现在,怎么说,她在里面也有好几分钟了,更何况门也被她砸坏了,怎么刚刚外面一群喊着要逮她的医生护士,没有一个人进来?

    手缓缓撑着地面,翁小宝面露痛苦,带着那样的想法望向门外。

    可是待看清楚了情况,翁小宝顿时只想骂人!

    门口那鬼特么的什么时候出现的?!

    尤其这鬼真特么的眼熟!

    利落的短发,身上穿着的是她们立南高中的校服,特别是那张脸像极了苏白!不,可以说那只挡门的鬼就是苏白!

    怪不得她没有在他的尸体旁看到他的鬼魂,原来他的鬼魂一直被这个男人收了起来!

    翁小宝抬眸一瞥,却发现门上的正方形窗口,堆着一个个人头,一双双眼睛盯着她!

    而下一刻,她发现他们的嘴唇张张合合的似乎在喊着什么,尤其当一个人的手指点在玻璃上的时候,翁小宝顿时瞳孔一缩,想到了什么,就地往旁边一滚。

    啪!

    那是铁制的椅子与地面摩擦出来的声音!

    翁小宝转头看向旁边在回想着嗡嗡的回声的椅子,登时有些庆幸起来,差一点就砸中了她!

    然而还没等她庆幸完,整个人就被人扯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躲?你为什么还不去死?!”男人似乎有些癫狂起来,朝着翁小宝嘶吼起来,甚至翁小宝还能感受到脸蛋上那飞溅的口水!

    我……

    忍无可忍!

    双手一把扯住他的耳朵,用力地朝下一拉,一膝盖抬上去。

    顿时膝盖和他的脸碰撞在了一起,翁小宝甚至还能感觉到裤口上的湿意。

    因为翁小宝的这一击,男人顿时松开了扯住她的手,想要反抗时,翁小宝哪里又肯?

    用力地拉起他的耳朵,一脚直接踹向他的两腿之间!

    命根子被这么一踹,男人弯着腰蜷缩起来,就是连腿也站不直了。

    下一刻,翁小宝松开了手,就这么的看着那个男人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翁小宝喘着气,用袖子擦了擦脸,一副居高临下地看着男人:“我蝼蚁?我去死?你脑子都瓦特了!真当我是个软柿子,可以人人拿捏的?你自己也不给自己掂掂几斤几两,跟我叫板!我不把你打死,那是因为你还有用处!你大爷的,长的这么难看,也难怪陈沛看不上你!”

    “你特么的自卑,喜欢陈沛,又没胆子用自己真是的身份出现在陈沛的身边,还偏偏要扮人妖,就这样,你还指望什么回报?还有,你的孩子?陈沛没有把孩子生出来的做法本来就是对的,你当初有想过,以陈沛家里的情况,再加上你家里的经济情况,你觉得,她如果把孩子生下来,让孩子来这世界上走上一糟,你们两个之间谁有能力把孩子养大?孩子的奶粉钱,孩子将来生病的花费,孩子将来和你一样上学的费用,这些你们两个负担的起么?你以为这个现实世界是你的童话世界?别犯蠢了!”

    “不!不!不!”那个男人鼻子上还挂着两条鲜红的印子,似乎也忘记了疼痛,拼命地摇摇头,“那个人说了,只要我完成了天罗地煞,他就会给我很多的报酬的!我完全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

    “那个人?”突然从这个男人嘴里冒出这么一个信息,翁小宝直接问道,“那人是谁?长得什么样子?”

    这样的问题,使得男人怔了一会儿,只听得他嘴张张合合,“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猛然男人抬起眸子,狠狠地瞪视着翁小宝,血红的血丝布满了他的眼珠。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翁小宝脸色一凝,这个男人,似乎有点不正常了……

    而在翁小宝背后的影子里……

    一个闭着眼睛的头从里面露了出来!

    接着,那双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

    而那双眼睛只剩下眼白!

    阴森而又冰凉的气息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降了十几度,这样的变化,翁小宝自然察觉出来。

    一股冰冰的凉意直直地逼向她的脖颈,翁小宝漆黑的眼珠向后瞥着,只是下一刻猛然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这样的举动,也让她看清了,在她原本站着的地方的背后,一个女鬼披头散发的,伸长了手臂在那里!

    突然间,那个女鬼猛地朝着翁小宝一瞪眼。

    看着那女鬼的面容,翁小宝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女鬼可不就是陈沛!

    翁小宝暗恨地瞪向了那个男人,结果却在对上那个男人呆滞的表情时,顿时一愣。

    这个男人,对于陈沛鬼魂的出现,似乎也很惊讶!

    敢情这个女鬼不是他招来的!

    一直堵着门的苏白,也在陈沛出现的那一刻,整个鬼魂瑟瑟缩缩的。

    不过,陈沛似乎并没有将翁小宝和苏白放在眼里,在狠狠地瞪视完了翁小宝后,整个鬼魂飘向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刚才还满目血丝,眼里充满暴戾的男人,此刻瞳孔微缩着,额头上竟然流下了虚汗,脸上的肉皮微微地颤抖着,就连眼睛里都载满了恐惧!

    眼看陈沛离他越来越近,那个男人四肢并用的朝后退着,“陈沛……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你的……”

    可是当那个男人的手在碰到倒在地上的铁制的椅子时,话锋陡然一转,“不!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把咱们的孩子杀了!我也不会失手错杀你的!都是你的错!”

    说着,那个男人便朝着陈沛扔去了椅子!

    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陈沛的鬼魂根本就看不到,门外的一群人,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突然间发了疯地朝着空气扔去了椅子,一切看起来都是莫名其妙。

    咚咚……

    铁制的椅子穿过了陈沛的鬼魂,落在了地上,发出了让男人绝望的声音。

    还在后退的男人,突然间停下了后退的姿势,两只眼睛里迸发出恐惧而后绝望的神色!

    他的双手竟然不受他的控住!

    竟然死死的摁住自己的脖子!

    翁小宝甚至能看到他太阳穴旁,爆露的青筋!

    嘶嘶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救……救……救……我……我……”

    看着这个男人突然的惨状,翁小宝虽然很想不去管,可是,这个男人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翁小宝想了想,现在的自己,什么除鬼的道具都没有,以现在的情况,唯有一种方法能够救这个男人。

    那就是舌尖血!

    尝试着咬咬自己的舌尖,刚用上劲……

    嘶,好疼……

    然后又看了看整张脸涨地通红的男人,翁小宝拍拍头,对哦,除鬼不一定要她自己的舌尖血,别人的也可以呀!

    翁小宝急急地说道:“舌尖血,快咬破自己的舌尖,对着陈沛吐过去!”

    那个男人一听到翁小宝的话,根本顾不得疼,狠狠咬破自己的舌尖,想也没有想冲着陈沛的鬼魂吐了过去。

    下一刻,女鬼双手捂着脸,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

    而这一刻,男人也得到了自由,双手不再狠狠地摁住自己的脖子!

    男人咳嗽着,咳出来的水带着红色的血迹。

    翁小宝看着他,捂住自己的嘴,这个男人倒是有胆气,这么疼的事,做起来毫不犹豫!如果换成是翁正的话,估摸打死他,都不愿意自残!

    趁着陈沛的鬼魂还在哪里痛苦尖叫,翁小宝当即来到那个男人的面前,直接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拉起他跑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在他的耳边质问道:“陈沛是你杀的,为什么她的鬼魂,没有被你控制,反而要杀了你?”

    “是,是那个人做的!是那个人想要杀了我!不是陈沛!不是陈沛要杀我!是那个男人!”男人情绪有些激动地反驳着翁小宝的话。

    那个人?翁小宝蹙着眉头,想要问关于那个人的事,可是想到刚才这个男人似乎根本就说不出来,只能放弃,转而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闻言,男人看了一眼翁小宝,此刻的他完全没了先前的杀人的眼神,低着头,颤抖着身子,说道:“其实陈沛不是我杀的。”

    这样的一个回答,让翁小宝很是迷惑,这个男人是精神错乱了么?“刚才你在面对陈沛的鬼魂,一口一口地说着自己失手错杀了她,怎么现在,话锋一转,说她不是你杀的,你到底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

    男人张了张嘴,嗫嚅着说出了实话。

    那一天,他们刚踏进校门口没多久,陈沛说去趟厕所,可是去了很长时间,都不见她回来,他以为她又被什么人堵在了厕所门口,准备去找她的时候,他的手机里传来了她的消息。

    “我在天台等你。”

    当时的他,以为她又伤感了,或者是又受欺负了,当即就跑去天台,隐约间他还听到有人嘲讽说:“恶心,这个夏格肯定又跑去找陈沛了,啧,两个女人……”

    那时候的他,内心没有愤怒,甚至有些兴奋,愉悦,因为,所有的人都将陈沛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可当他喘着气来到了天台,他看到了陈沛站在天台的边缘上,摇摇欲坠!

    那一刻,他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里!

    可是更令他绝望的是,陈沛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里布着的是嫌恶,她冰冷地说:“夏格,你真让我恶心!一个男人却扮演着女人的身份缠在我的身边,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的人。”

    那一刻,他仿佛坠入地狱深渊,浑身冰凉刺骨,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

    那一刻,他唯一想到的是,究竟是谁将他男人的身份告诉了她!

    对于他的不言不语,陈沛根本就没有什么情绪激动,依旧冷冷地说道:“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要打掉自己的孩子,你百般的不同意,呵,原来,我肚子的种是你的!呵呵,就因为我把你的孩子打掉,所以你在网上爆料了我所有的一切,夏格,你所做的一切,真的令我很恶心!”

    他拼了命的摇头,“不,陈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你!我爱你啊!我这么做只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除了我!”

    “爱我?”陈沛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也在那一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方木的蛇符,“等你见到了我的鬼魂再来说吧!”

    话落,陈沛便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说道最后,男人的情绪再次不稳定起来,赤红着脸,瞪着漆黑的眸子,嘴角的皮肉一抽一抽地,他大喊道:“陈沛,是那个人害死的!她的手里拿着那个人才会有的蛇符!一定是那个人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不然陈沛不会转变的那么快!不然陈沛也不会那么决绝地跳楼自杀!”

    此刻的男人在用尽最后一丝的气力挣扎辩论,就如同走进了死胡同,只是,怎么也走不出去!

    翁小宝默默地松开了拽着男人的手,看着男人此刻不正常的姿态,顿时觉得有些可笑,为了陈沛,也为了这个男人。

    眼前的男人在她看来,是如此的可悲,翁小宝淡淡地说道:“如果不是你瞒着陈沛做这么多的事情,陈沛根本就不会死。”

    “不,不是这样的!”潜意识里的否定,让男人毫不犹豫地摇头,笃定地说道,“是那个人!都是那个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么?”翁小宝看着男人的目光很冷。

    “错?我有什么错?”这一刻,他依旧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好,我告诉你,你有什么错。”翁小宝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夏格会死么?如果不是你接近陈沛,你会知道关于陈沛的隐私的事情么?如果不是你将陈沛所有的事情曝光在网络平台上,陈沛会受尽所有人的鄙夷么?如果不是你瞒着身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个人又有什么理由接近陈沛,将你的所作所为告诉陈沛?若果不是你,现在的陈沛会变成厉鬼的模样,来索要你的性命么?”

    所有残酷的事实一下子被翁小宝戳穿了放在了明面上,男人顿时惨白了一张脸,脑海里徘徊着翁小宝的话语,耳边环绕着陈沛鬼魂撕心裂肺的鬼叫,尖锐地兔绒指甲划过黑板一般刺耳难听!

    男人愣愣地转过头,看了阴气环绕,鬼气森森的陈沛,只是一眼,便极快地收回了目光,他道:“不,她不是陈沛,不是陈沛,陈沛,在跳楼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陈沛长得可爱美丽,她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一定不是她!一定是那个人故意弄来长得一样的鬼魂来吓唬我的!”

    听着男人死不承认的话语,翁小宝顿时心下一沉,冷冷地哼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下巴,让他的脸直直地面对着陈沛的鬼容,“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就是陈沛,不是别人,你不用自欺欺人了!”

    男人想要甩开翁小宝的桎梏,结果,翁小宝却两手并用地抓着他的脑袋,逼着他看向了陈沛。

    “看清楚了,因为你,她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你不是说爱她么?怎么,变成鬼了,你就不爱了?变得不美了,你就不爱了?那你嘴里说的爱算什么爱?”翁小宝的话在男人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着。

    被迫之下,男人只能睁着眼看着陈沛,他很想要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可是陈沛黑发乱飞,痛苦尖叫,让他根本做不到闭上眼睛,看着陈沛痛苦的模样,男人张了张嘴,尝试发出几道声音,结果,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他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她们曾经在一起的欢颜笑语,他想起了曾经她在耳边说,

    “夏格,有你在真好。”

    “夏格,你对我真好。”

    “夏格,谢谢你。”

    “夏格……”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眶有些湿润,看着陈沛鬼魂的目光开始有些散涣。

    恍惚间,他看到活着的陈沛,一脸阳光的笑容,朝着他招手呼唤。

    看着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夏格,夏格,夏格……她喊的永远都是夏格这个名字,永远都喊不出他的名字……

    夏桐……

    夏桐,他的名字,然而这个名字都快要被他忘了……

    从当上夏格的那一天开始,夏桐的名字就永远的被封藏了……

    没想到……

    夏桐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他是最爱她的人,却同时也是伤她最深的人……

    夏桐的变化,翁小宝看在眼里,索性也放开了对他的桎梏,站到一旁。

    然而还没她站定,就瞧见夏桐直起了身子,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向陈沛的身边……

    耳边听着夏桐呢喃道:“陈沛……陈沛……我是夏桐,不是夏格,你喊我一声夏桐好不好?就一声,好不好?”

    这一刻的夏桐,回想着过去的事情,一下子将所有的恐怖绝望抛的干净,甚至也忘记了陈沛的鬼魂曾经对着自己下死手……

    看着瞎听像中了邪一般地朝着陈沛走去,翁小宝拍了拍额头,翻了翻白眼,对着天花板无力地叹了口气。

    这个叫夏桐的,脑子真的是秀逗了!

    你要谈情说爱,特么也得等到陈沛有理智的时候可以不啦?!

    “陈沛,我真的很爱……啊!”还在深情款款表白的夏桐,突然惨叫了起来。

    夏桐的惨叫声也吸引了翁小宝的目光,翁小宝立马抬眸看去,待看到这一幕的情况时,翁小宝呵呵一笑,顿时觉得,这个夏桐其实根本就是不爱这个陈沛!

    在夏桐一步一步一地靠近陈沛鬼魂的时候,陈沛也在此刻撤去了双手,没了双手遮挡的脸部,就这么暴露在夏桐的面前。

    舌尖血,本就是人体阳气最旺盛的,如今阴气缭绕的陈沛自然抵不过阳气的灼烧,被舌尖血飞溅的地方,就如同被火焰灼烧一般,坑坑洼洼的,很是控股!

    记忆中的陈沛,白皙的皮肤,好看的柳眉,娇小的鼻梁,红艳的唇瓣,最好看的莫过于她的那双眼睛,可是现在,在夏桐的面前,陈沛根本不是熟悉中的样子,一张坑坑洼洼的脸,惨白的唇瓣,就连当初好看的眼睛也全剩下眼白,这么恐怖而又难看的脸,让本是深情的男人,一下子腿软地倒在了地上,甚至四肢并用的后退着,摇晃着脑袋,恐惧地看着陈沛,仿佛此刻的陈沛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当然,陈沛的确就是鬼怪。

    这一刻,夏桐是真的怕了,什么情什么爱,全都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后退着的他,在碰到软软的鞋子的时候,夏桐连忙抬头看去,看到翁小宝脸蛋的瞬间,紧紧抓着她的裤腿,喊道:“快救我!快把这个她除了!”

    翁小宝低头看着满脸血迹,目露惊慌的男人,鄙夷着,果然,男人什么的,都是视觉动物!

    没了好看的样貌,谁会多看你一眼,多在意你一分?

    踢开夏桐的手,“现在我可除不掉,现在的陈沛可不是跟你那孩子一样,能够轻易的降服的。”

    忽然想到了什么,“诶,你自己本身不是能够掌控鬼的,怎么轮到陈沛,你就掌控不了?”

    “不是的,不是我掌控的,都是因为有这个……”说着,夏桐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方木牌子。

    而在看到方木牌子的瞬间,翁小宝顿时脸色一变。

    直接从夏桐的手里夺了过来。

    翻开牌子的正面,两头蛇的图案一下子映在了眼里。

    又是两头蛇符!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自己花钱,自己看,么么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标题废~浪里个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