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是跳楼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一天根本就不在乎此刻的翁正是怎么的想他。

    现在的他,眼里、脑里,只有一个人,就是……翁小宝!

    沈一天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地从地上将翁小宝抱进了怀里,让她的头静静地贴着他的胸膛,那轻柔的动作,仿佛手里的人儿就是个易碎的娃娃一般。

    沈一天心疼地整理着翁小宝额前的碎发,而在碎发下的额头上,却布满了虚汗,沈一天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小心地伸出手,揪着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拭着汗水。

    那行云流水的动作,那温柔似水的眼神,看得翁正在一旁直抓狂!

    翁正默默在心里啐了一口,没有上前去和他抢,他不是怕眼前的男人发怒,他只是怕把小宝给折腾惨了!

    翁正的视线索性放在了翁小宝的衣服上,看着皱巴巴的衣服,以及衣服上几处的划痕,甚至他还能看到裸露的肌肤上,竟然有着青紫的痕迹!

    一看到翁小宝现在凄惨的样子,护妹狂魔的翁正,哪里忍得住,扫视着病房里的一切,企图找到发泄的东西,可是一瞧到病床上还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的潘玉,恨不得把床上的女人给摇醒!

    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多事,他家的小宝哪里会遇到这么多个事!小宝赶来救她!真是蠢到家了!自作孽,救什么救!

    说他自私也罢,说他没同情心也好,在自己的亲妹妹的份上,他自然只想要保住他妹妹的安全,其他的人,都是个屁!包括那个臭男人!

    翁正瞥了一眼沈一天,冷冷地哼道。

    耳边隐约地听到期期艾艾,嗷嗷地惨叫,翁正的脸色自然更冷了,转过头往夏桐的身上望去,一看到他脸上的肉,因为痛苦,都挤到了一起,只能看到他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走到他的面前,上下的将她打量了一遍,“夏格?”

    回答他的是夏桐痛苦的叫声。

    翁正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用桃木剑戳了戳他的胸口,“问你话呢!赶紧给爷回答,要知道现在爷心情特别!非常的不好!可没什么耐心!”

    夏桐瞥了一眼翁正,依旧哼次哼次地喊着痛。

    “啧,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翁正眯了眼,直接果断将桃木剑戳向了夏桐的腰间,那里曾是被他们翁家兄妹重挫的地方!

    果然,桃木剑刚用上劲,翁正就听到夏桐杀猪一般的嚎叫!

    那刺耳的声音让翁正直接皱起了眉头,将头瞥到了一边,一只手捂着耳朵,暗骂道:“妈的,我又没宰猪,嚎的比猪还响!”

    “翁正同学,你是还想着往局子里走一圈?”突兀地,在翁正的背后响起了无比严肃的声音。

    一听这声音,翁正差点以为自己还没从警局里出来!

    反射性地跳到一边,将桃木剑背在了身后,望着门口,一看到赵泽那张面孔,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赵警官,咱们才分别十几分钟,怎么又见面了?!

    “赵警官好!”可是再怎么吸冷气,翁正还是很恭敬地喊了一声。

    而地上还在哀嚎的夏桐,一听到赵警官三个字,顿时变成了哑巴一样,什么哀嚎喊叫都憋回了肚子里,眯着眼睛,偷偷瞥了赵泽一眼。

    光是一眼,夏桐便惊地收回了目光。

    赵泽淡淡地扫了一眼翁正,他也没有想到,在十几分钟后,他居然在这里又碰到翁正。

    “那个,赵警官,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出现在这里,需要跟你汇报么?”锐利的鹰眸直勾勾地盯着翁正。

    翁正讪笑着,“我就好奇,好奇而已……”

    “你的妹妹不需要找个医生看看么?”赵泽越过他的身后,看到被沈一天抱在怀里的翁小宝,问道。

    被突然的这一问,翁正有些噎住,翁小宝的特殊,根本就不需要医生的看诊,尤其是现在有那个男人的存在,所以更不需要医生!

    “我会给他找个家庭医生给她看的。”沈一天将翁小宝抱在了怀里,抛下了一句话,直接越过了众人离开了。

    赵泽本想要拦住,可是看到翁正也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也就没有多此一举,索性也让出了一条道,放他们离开。

    只是当翁正经过赵泽的身边时,却是将翁正栏住了。

    看着越来越远的沈一天,翁正顿时心里有些着急,转头将视线放在了赵泽的身上,不明所以地问道:“赵警官,您这是做什么?”

    “不做什么。”赵泽淡淡道。

    “那你干嘛拦着我?”眼看着连小宝的影子都看不到了,翁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冲着赵泽喊道。

    “你故意伤人,我留你有错么?”赵泽道。

    翁正:“……”我伤人了么?!我伤人了么?!开玩笑,我才来几分钟,伤什么人?!

    翁正正要开口反驳,结果赵泽指着他的桃木剑,“证据。”

    翁正:“……”大爷的……我就是戳一戳啊!

    “警官,你看,我妹妹……”翁正尝试着挣扎。

    赵泽淡漠的说道:“我看你挺相信那个同学的,而且,你也是他保出来的,所以,我相信,你们三人之间关系匪浅,你妹妹,不用担心。”

    翁正:“……”警官,何为假象?你刚才所看到的,都是假象!

    不过赵泽倒没有再去在意他了,直接走到了夏桐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男人。

    那灼人的目光,让夏桐不由自主地将头埋进了胳膊下,深怕被赵泽看去自己面容。

    赵泽蹙着眉头,呵道:“把头抬起来!”

    这样的一声呵斥,让夏桐整个身子一僵,却不敢动弹半分。

    “我不喜欢把话说第二遍。”赵泽冷冷道。

    夏桐还想就此挣扎一番,可是想到自己现在所有保命的东西全都没了,蛇符没了,苏白没了,就连他的孩子也没了!

    想到这里,夏桐心如死灰地移开了手臂,露出了真容。

    一看到他的面容,赵泽也是惊了一下,这不是夏格么?!那个方伟给他的模拟的尸体头像,就在十分钟前,还送到了他的桌子上!

    你是夏格?

    赵泽注视着夏桐的面容,差一点就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还好他扼制住了。

    脑海里回想着桌子上放置的文件内容:

    死者女性,姓名夏格,年龄17岁,家庭关系:父母离异,并无兄弟姊妹……

    想到这里,赵泽的拧起了眉头,并无兄弟姊妹?

    想了想,赵泽的视线从夏桐的面容上移到了他的脖子那处,可是因为视角的关系,根本看不到男女区别的喉结,脚下的步子微微朝着夏桐的脚边走去,目光不曾离开过夏桐的脖颈处。

    直到脖子处那突兀的男性喉结,才顿下了步子,他道:“你叫什么?”

    夏桐抬头望了眼赵泽,然后又瞥开了视线,答道:“夏桐。”

    “夏格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妹妹。”夏桐道。

    妹妹?

    他是她的哥哥?

    赵泽的面色沉了沉,回去,他要好好调查一番。

    赵泽也注意到了他身上的伤势,考虑到现在的他虽然是夏格凶杀案的嫌疑人,可是他却还是一个学生,便对着刚才一进来就检查这潘玉身体的医生,道:“医生,这个病人,你过会查看一下。”

    被点名的医生,连忙点头说道:“好的,赵警官。”

    话落,又再次将潘玉的各项检查了一番。毕竟这床上的潘玉,可是潘家的千金,在这病房里一会儿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要是这潘家千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回头潘家人追问起来,他这饭碗还真的是保不住了!

    看着医生的举动,赵泽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但也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

    翁正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可是心思早就飞远了,此刻他的脑海里全是他的小宝如何被那个男人吃着豆腐……

    比如:小宝的手被那人碰了;脸蛋被那人亲了;衣服被人家换了……

    换……换了!

    想到这里,翁正猛地一个激灵……

    那个男人应该不会这么干的吧!

    对吧!

    吧!

    可为什么他的心跟被猫挠着一般痒,一般难受!

    想着想着,他便也想到了昨天晚上小宝曾和他同住一个屋下!

    顿时,更是挠心挠肺的不舒服!

    不行!他要追上去!

    他的亲妹,必须得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翁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道:“赵警官,我……”话还没说完,背包里突然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

    这是!

    有脏东西靠近!

    而一旁检查潘玉的医生,兴许是下察觉到了赵泽的目光,匆匆地对着一旁的护士嘱咐了什么,才忙着往夏桐的方向走去,可还没走到他的跟前,那原本躺在地上的男人,却倏然地站了起身,将他吓得后退一步,“你怎么回事?”

    然而回答他的是,夏桐两眼无神,目光呆滞地转过了身子,猛地朝着窗子跑去!

    “快拦住他!”翁正大喊了一声!

    夏桐对于翁正的喊叫,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一跃而起,撞碎了玻璃,直直地从窗户跳了下去!

    看到夏桐站起身来,赵泽以为他没有什么问题,可听到翁正的大喊,才反应过来,这个夏桐要做什么,可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拍!

    他的手还是与夏桐的衣领擦肩而过!

    窗户玻璃的碎裂声,医生护士的惊呼声,围观众人的尖叫声,在这个病房里奏成了一部曲子。

    当黑色的人影瞬间消失在窗口时,赵泽脚下踩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将头伸出了窗外,望着楼下。

    夏桐微胖的身子摆着扭曲的大字贴在地面上,石灰色的水泥地上,红色的血迹,涓涓地流了出来……

    赵泽望着地上的夏桐,面色阴沉,伸回了头,暗恨地在墙上打了一拳,然后喊道:“医生,跟我下去。”

    说着,也没去管翁正,匆匆地往楼下赶去,连电梯都没有去坐,直接顺着楼梯跑了下去。

    “太可怕了,这人就这么从这里跳下去。”

    “可不是嘛,虽然这里是三楼,可也是能够跳死人的。”

    “哎,下去看看么?”

    “诶哟,看什么看,你不怕做噩梦啊?”

    “也是,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事,心脏有些受不了。”

    “散了散了吧。”

    虽然有些人的嘴里应着那句散了散了,但还有有少数的几个好事的人坐着电梯下去看看。

    等门口围观的人散了差不过了,翁正才将自己的双肩包取了下来,从里头掏出了一枚铃铛看了起来。

    金色的铜铃铛,只不过,它的内部,却没有摇晃的铃铛球。

    几个护士手里忙着活,可是目光还是有意无意地落在了翁正的身上。

    翁正看着手里的铃铛,刚才他可没听错,这铃铛是响了……

    这是阴铃,凡是有一般的脏东西靠近,这铃铛都会无球自动的响起来。

    翁正摸着下巴思考着,刚刚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要让这个叫夏桐的死?

    难不成,那个男人,其实没有将陈沛的鬼魂处理干净?

    只不过没等翁正思考完,就听到背后有人喊道:“麻烦,让让,别挡住路。”

    翁正应了一声,往旁边站了站。

    就看到两名穿着粉色衣服的护士,推着车床进来。

    看着和病房里的护士,忙着将病床上的潘玉移动到车床上,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瞥了瞥窗口处的一地碎玻璃,又看了一眼一直安睡着的潘玉,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闹成这样,还不醒,还这么多人伺候着,啧,大小姐的人就是了不起。真不明白我家小宝干嘛跑来救你!

    脑里一想到小宝,翁正也懒得去跟病床上的潘玉再计较,连忙将铃铛丢进了背包里,快速地背起了包,跑了出去。

    不过跑到半路,又蓦然地停了下来。

    大爷的,那货的家在哪儿?!

    而沈一天,早早的就带着小宝坐上了自己司机的车子,回到了他的家里。

    小心地将翁小宝放在床上。

    心里虽然心疼着,可是看到此刻翁小宝的有些狼狈的样子,心情根本说不上有多好。

    早上,他还看着她一脸甜美睡容的躺在这张床上,可是现在,娇小的脸蛋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痛苦的表情。

    中间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自己花钱,自己看,么么哒~

    标题废,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