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鬼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一天的胸膛起伏着,胸口满满涨涨的是说出来的怒气,他觉得那么轻易的让那个女鬼魂飞魄散,太过便宜它了!

    “唔……”翁小宝蹙着眉,忍不住痛呼出声。

    这一痛呼也让沈一天重新理了自己的情绪,伸手摸着翁小宝的脸蛋,眼里带着抱歉,“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一想到苦,这一刻他想起了很久之前,她受得曾比这还要痛的苦,心脏抽抽的疼……

    沈一天那漆黑的眼珠,转瞬之间划为金色。

    白皙的手也在下一秒化成了金色锐利的爪子。

    沈一天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将爪子置于她的心脏处,顿时一抹金色的光芒从翁小宝的心脏绽放出来!

    那金色的光芒,让原本就明亮的房间更加的通亮起来!

    过了许久之后,光芒散去,沈一天也恢复了原状。

    低头看着翁小宝,娇小的脸蛋不再是苍白的,而是带着淡淡的粉红,衣服上划破的口子,白嫩的肌肤也没了青紫的痕迹。

    沈一天看着此刻安睡中的翁小宝,俊美地勾唇一笑。

    现在的她,很好看……

    也许是因为没了疼痛的困扰,翁小宝的眉头放松了开头,整个身子也不再紧绷着,也因为这样,她一直紧握着的蛇符,在这一刻,从她的手心里掉落在床上。望着翁小宝安逸的睡容,沈一天的脸上堆着笑容,站起身,准备给翁小宝盖上被子。

    只是等他弯腰拉着拉起被子给她盖上的时候,瞥到了翁小宝手边掉落在床上的蛇符,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停,随后放下了手里的被子,伸手将那个蛇符拿了起来。

    看着这个蛇符,沈一天的眼神一凉,这个东西,他自然很清楚是什么。

    双手紧紧握着蛇符,接着手里蛇符,瞬间化为了黑色的灰尘,消散在了这个房间里。

    两头蛇,呵……

    沈一天一声嗤笑……

    这个蛇符,是个赝品,可是,那里面却夹杂着一丝的力量……

    是蛇妖么?

    将被子盖在了翁小宝的身上,沈一天走到窗口,凉凉地想着。

    阳光之下,宽敞的马路上,车辆飞驰着,高耸的高楼大厦,发射着刺目的光芒,而就在市中心,一条潺潺的河流,波光粼粼……

    没有人知道,在这条河流之下,有过……

    ……

    也许是因为夏格的尸体被藏的严重性,立南高中又停了几天课。

    不过等到学生们再次上课的时候,通向天台的楼梯,装上铁栏的门,上了好几把锁,不过因为这样,跳楼事件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甚至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话题。

    比如:潘玉突然的转学。

    许多人说了很多的原因,不过最多的则是,因为潘玉家里的生意突然的失败,赔了很多的钱,一家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躲债了。

    再比如:翁小宝的班上来了一位新的美女班主任。

    姓钱,叫钱美。

    听说是美国留学的。

    不过听得最多的则是说这个钱美和那个钱进集团有什么关系,总之各种传闻应觉不断。

    至于夏格的凶杀案,因为听说这一年间,夏格一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警局也将凶手定为夏桐。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法医做过dna对比过后,夏桐和夏格根本就不存在亲人的关系,甚至夏桐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因为在他们警局的档案里根本查不到相符合的人,就连指纹对比结果,也找不到类似相符的人!

    最后,夏桐一下子成为了所有案件最迷惑的疑点。

    ……

    日子飞快的流逝着。

    7月的暑假便要来了。

    结束了期末考,一群人在教室里狂欢着。

    秦晓坐在翁小宝的前面,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对着翁小宝说道:“小宝,3号8点学校门口集合,别忘了哈。”

    “做什么?”翁小宝没有反应过来,大热天的出来晒太阳么?

    秦晓翻了白眼,收起了镜子,趴在翁小宝的课桌上,目光灼灼地盯着翁小宝,“小宝,你忘了?咱们班组织的暑假旅游啊。”

    翁小宝想了想,顿时想了起来,拍了拍脑门,“最近事太多,都给忘了。”

    秦晓看了看,点头,“小宝,我建议你,还是学习渣点吧,瞧瞧你现在,课文看的,作业写的,记忆力都退后了。”

    “诶,有你秦晓美女在这,忘掉的事情,我也能想起来。”翁小宝笑道。

    “啧啧,马屁精。”秦晓咂咂嘴,然后想到了什么,对着一旁的沈一天说道,“沈一天同学,3号咱们班组织旅游,参加不?”

    沈一天看了一眼翁小宝,点点头,“嗯。”

    秦晓目光颇为有趣地在翁小宝和沈一天的身上转溜着,偷笑了几声后,站起了身子,道:“那好,我跟闫旭说一下。对了,这次旅游时间不定,你们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啊。”

    说完便悠哉悠哉地往闫旭那边走去。

    对于秦晓暧昧的目光,翁小宝权当看不懂的样子,继续埋着头整理这自己的物件。

    不过脑里却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那一天,她过的就跟一场梦似的。

    明明受了很重的伤,可是醒来之后却什么事情也没有!

    不仅如此,醒来后的她,躺在那张熟悉的床上,周围的摆设也和她早上离开时见到的一样,就连她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那件她换上的长衣长袖,反而是那件xx品牌的粉色睡衣裙,让她有些恍然。

    不过,床头摆着的手机,上面的解锁码,还有早晨与翁正的通话记录,翁小宝才意识到,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

    当看到沈一天捧着吃的进来的时候,她愣愣地问道:“我身上的衣服谁换的?”

    她还记得,他说:“我让保姆换的。”

    那一刻她沉默不语,不为别的,只为早上一句,“昨天我让保姆加了班,所以,今天放了她一天假。”

    不过显然对面的那个男人已经忘了。

    从那一天开始,翁小宝都不敢去看沈一天的那一张脸,尽管每天和他同桌,翁小宝也不敢多和他说几句话,她怕一开口,脸就涨的通红。

    对于翁小宝的突然转变,沈一天很多天以来都是出于低气压,其他人和说他说什么话,他从来不应一句,今天秦晓突然的提问,本以为沈一天还会和以前一样,什么话也答,甚至连点头也可能会吝啬的给一个,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不仅回答了她,还点了头!

    这让秦晓很是惊奇,不过在看到所有的回答都是在翁小宝的情况下,也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过与沈一天不同的是,翁正那是相当的开心,对于他来说,只要翁小宝不理会这个男人,他比有了钱还要开心,开心到他忘记了问他们之间为什么会变化的这么快!

    这一次,翁正也是很嘚瑟地晃荡着走进了翁小宝的教室。

    关宇凡看到他,道:“哟,你来了。”

    “嗯。接妹妹回家。诶,跟你这个没有妹妹的男人,说了你也体会不到那种心情。”翁正心情好地坐在了秦晓的位置上。

    “切,”关宇凡翻了个白眼,两手推着他,“赶紧的起开,这不是你的位置。”

    “诶,也不是你的位置,我就坐一会儿,别推,反正这位置的主人一时半会也不回来。”翁正挥开关宇凡的手道。

    “你别坐我前面,我嫌你碍眼。”翁小宝将包放到了桌上,说道。

    “哈哈……”关宇凡在旁边拍着桌子笑道,“我说哥们,还好我没有兄妹,这被亲妹妹嫌弃的感觉,啧,没有妹妹的我,实在是体会不出来!”

    “滚一边去。”翁正没好气说道。

    “诶,不跟你开玩笑了,对了,咱们班不是组织了暑假旅游么。”对于翁正的冷漠,关宇凡没在意。

    “嗯,好像听谁跟我说过。”翁正回忆着,悠悠道。

    “就秦晓跟你说的,你不是也要参加嘛,时间3号8点,学校门口集合啊,别忘了。你要是没来,可没末班车给你坐啊。”关宇凡拍着翁正的肩膀说道。

    “晓得了。”翁正敷衍地点点头,目光一瞅到沈一天,心底又愉悦起来,这货是新转来的,肯定去不了他们这次的班级组织的旅游,啧啧,让你几天都不看到小宝!

    不过,为了心安,翁正有意无意地问道:“对了,你们新转来的同学,去么?”

    “去啊。”关宇凡道,“他是咱们班里的人,怎么会不去,你以为他和你一样,靠着后门进来蹭的?”

    闻言,翁正还挂着笑容的脸顿时僵地有些扭曲,身子猛地凑到关宇凡的面前,“呸,什么走后门的,我光明正大的,再说了,你们不都同意了。”

    不过心底的危机感却陡然升了好几个层次,心里却在庆幸着,还好当初自己明智,不然这次班级旅游,小宝铁定会被这个男人拐走!

    “得得得,你说什么都有理。”关宇凡后锁着身子,一双手挡在翁正的前面,“赶紧地推开点,我可不想被班上的人传和你有什么八卦。”

    “切,你们班上谁会那么无聊?”翁正翻翻白眼,却是没动,不过在他的背后却传来了咔嚓的拍照声,还有捂着嘴偷笑的声音。

    “角度刚刚好!”秦晓在手机上啪啪啪地点击上,嘴里不停地赞叹着。

    “我去!你们班上还真有这么无聊的女人!”一听到拍照的声音,翁正赶紧撤回了身子,嘴里嘟囔。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跟你说了,你还不听!”关宇凡也坐直了身子,嘀咕道。

    “哟,翁正一在,你这词汇量就多了起来,这算不算是传说中爱情……不对,基情的力量!”秦晓咂嘴对着关宇凡称赞道。

    “秦大美女,你觉得,是我帅呢,还是你的同桌帅呢?”翁正一手捂住关宇凡的嘴巴,挡住了他快要出口的反驳,然后一手撸了撸自己的短发,摆着一副自认为帅气无比的姿势凑了秦晓的面前。

    看着如此骚气的翁正,关宇凡瞪大了眼,而翁小宝直接将头埋进了背包里,智障附体……

    被翁正这么突然的一问,秦晓的目光在翁正的身上和关宇凡的身上来回的流转着。

    一个是已经看的已经没有什么美感的老同桌,一个是一天就见那么几次的闺蜜亲哥……

    所以……

    “你帅!”最后秦晓将目光定在了翁正的身上,道。

    “哎,我就喜欢秦大美女的实话,你都说我比你同桌帅上了几个层次,所以我怎么可能和他……”翁正眼睛偷瞄着秦晓的手机,见手机还显示着他背对着镜头,凑在关宇凡的面前,因为他头颅的遮挡,整张照片看起来就跟他强吻了关宇凡一样!顿时,他的脑门挂起了一排黑线!趁着秦晓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极为快速地点了删除,“有基情!”

    手上突然一轻,秦晓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翁正,“翁正,你怎么可以随便动我手机里的照片!”

    “秦大美女,见谅见谅!你知道的,要是你这张照片被传了出去,本帅哥会被一群人嘲笑疯的。”删完照片的翁正松了口气,舔着脸向秦晓道歉着,然后双手捧着手机放在了秦晓的面前,不过在他准备低头的时候,瞥到手机里的照片,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秦晓甩着脸,一把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过来,对着翁正冷哼,“翁正,其实关宇凡比你帅多了。”

    这话完全就是赌气的,可偏偏的关宇凡听后,一脸菊花笑,甚至还嘚瑟地朝着翁正抖着双肩,只不过,翁正似乎没有把他得意的样子看在眼里。

    只见翁正苍白着脸,声音颤抖着问着秦晓,“秦晓,你,你这照片拍地也忒恐怖了吧!”

    “照片,恐怖?”秦晓疑惑,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那是一座古老的城堡,几扇透明的窗户,因为黑夜的缘故,都是黑漆漆的,在城堡的周围,黑色的枝丫如枯槁的爪子在空气中张牙舞爪,黑色的背景,唯独城堡是白的,黑白的搭色,让这张照片显得有些阴森,让人背后忍不住升寒。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自己花钱,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