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脸皮厚的翁正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讲就讲,你们女生可别吓死了!”徐仁笑道。

    “切。”秦晓直接翻了个白眼。

    “一对男女朋友闹分手,那女的说什么也不肯!

    那男的被那女的缠地烦死了,一时失手将那女的从楼上推了下去,结果,那女的当场就死掉了。

    那男的一看到那女的尸体,就很害怕,不过因为家庭条件,靠着关系,让别的人给自己顶了黑锅。

    只是那女的死后,男的一直做噩梦,梦里那女的不停地以死后的惨状出现,找男的索命。

    后来那男的遇到了一位大师,那大师告诉他,在女的头七的时候会有一个死劫,只要躲在床的下面,就不会被那女鬼杀死!

    后来那男的也听了大师的话,在女的头七当晚,躲在了床的下面。

    等到凌晨的时候,那个女鬼来了!

    那男的顿时紧张极了!

    耳边只听到,咚!咚!咚!的声音!

    从房门外,一直到他的床前!

    突然,咚咚咚的声音没了,男的以为女鬼走了,结果还没等他放松,就听到了那女鬼桀桀地笑声:”找到你了!“”

    徐仁一讲完,还不忘嘚瑟:“怎么样,够刺激的吧!”

    秦晓却是凉凉地说道:“又不是你自己编的,瞎嘚瑟什么,还有,你这讲的还没网上写的恐怖呢。”

    结果这个时候,翁正突然喊道:“哎哟妈呀,吓死我了。”

    秦晓:“……”这货智障么?

    徐仁笑道:“看吧,有人觉得恐怖呢。”

    “恐怖?什么恐怖?”翁正一脸懵逼地张望四周。

    徐仁:“……”

    前面坐着的关宇凡学着秦晓,转过了身子,道:“他们讲鬼故事呢,搞了半天,你没听啊?”

    “啊?鬼故事?”翁正愣愣的,“我一直睡着呢。”

    “那你刚刚喊什么吓死我了?”秦晓没好气地瞪着他。

    “做噩梦了呗。”翁正道。

    “你们讲鬼故事?”翁正又道,“没事讲什么鬼故事,不怕做噩梦啊?”

    “哥们,有红包拿哦!”关宇凡好心地提醒道。

    “鬼故事啊!我最在行了!”翁正立马改了口道。

    “那你讲一个试试。”秦晓道。

    “行啊。是不是把你们吓到了,我就有红包拿?”翁正道。

    秦晓朝着闫旭的方向,努努嘴,“这你要问问闫大少,红包由他发。”

    见提到自己,闫旭点头,“行啊,只要你讲的鬼故事能吓到我,这红包就给你了。”

    “一言为定。”翁正眼睛发亮地望着闫旭。

    然后他清了清嗓子,悠悠地讲道:“从老一辈流传一个传说,千万不要在凌晨零点的时候对着镜子梳头。

    有个女孩,没有将这个传说当真,有一天晚上,半夜12点的时候,她拿着梳子梳着头发……

    梳着梳着,她发现镜子的自己有些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想,等到把头发梳地整齐后,便将梳子丢在了一旁,结果等她再看向镜子的时候……”

    这一刻,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等待着翁正下面的故事……

    结果,翁正猛地“啊!”的一喊,顿时车子里的人都拍着胸脯尖叫了一声。

    “哈哈哈,都被吓倒了吧!”翁正双手叉腰,对天一笑。

    然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向还在拍着胸脯的闫旭,眨着眼道:“闫大少,你不要食言啊,来,咱们加个微信。”

    秦晓喊道:“翁正,你这是耍赖!”

    “耍什么赖?人家闫大少说了,只要把他吓着,就给我红包啊。”翁正道。

    “你!”秦晓瞪圆了眼睛,然后想起了只有翁小宝才能制服翁正,将目光放在了翁小宝的身上,“小宝,你不是也有鬼故事的么,你也讲一个。我就不信,你的鬼故事还比不过他!”

    翁小宝捂着侧脸,凑到秦晓的耳边,低低地说道:“兄妹本一家……本来该我讲的故事,被他讲了……”

    “小宝……”秦晓很震惊!

    敢情儿不是兄妹不进一家门!

    “这就是你的秘密么?”秦晓呢喃道。

    “咳……忘掉,都忘掉。”翁小宝耳根顿时有些微红。

    “小宝,你让我刮目相看。”秦晓道。

    “呵呵……”翁小宝尴尬一笑,随后退回座位,充当隐形人。

    这一幕落在沈一天的眼里,有些想笑。

    翁正做这种事,在他看来只觉得像个二货,可是换成小宝的话,大概也只有可爱才配得上她。

    嗯,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这样。

    翁正脸皮那是超级厚,不顾众人的唾骂,手机拿着手机,就问着闫旭要红包。

    闫旭向来对钱不在意,不过,一想到这钱就这么轻易地落在这个脸皮厚的男人身上,顿时也有一股不想给的冲动。

    可偏偏这个人,望着自己,眼睛那是炯亮炯亮的,简直完全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闫旭想了想,还是把钱转给了翁正。

    “小宝,咱们的饭钱有着落了。”翁正眼睛弯弯,嬉笑着道。

    “别说话。”翁小宝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翁正撇着嘴退了回去,然后又道:“嘿,你们继续讲鬼故事啊。”

    “免了,免得晚上做噩梦。”秦晓哼声哼气道,说完就安稳地坐了回去,旁边的关宇凡也坐了回去。

    翁正耸肩,无所谓的样子。

    车子缓缓地行驶着。

    开了将近一个消失的时候,车子开进了隧道中。

    因为那个城堡是在郊区外,所以路上的车辆几乎没有,一直开到隧道的时候,除了一辆疾驰而去的小轿车后,就再也没有车辆经过。

    黑漆漆的隧道,淡黄的隧道灯,车子缓缓地行驶着。

    整个隧道中,似乎除了他们这辆车突突的声音,还有他们嬉笑玩闹的声音外,便没有其他的声音……

    翁小宝靠着车窗,看着倒退的石灰色的墙壁,默默无言……

    点着窗户,将在石灰墙上一闪而过的痕迹画了下来……

    当她朝着窗外看去的时候……

    再次看到熟悉的痕迹的时候……

    点在窗户的手顿时一顿……

    那个地方,他们是不是已经经过了……

    这个念头就像是小火苗一样,一窜上来,就怎么也灭不了。

    特别是最近遇到的鬼怪事特别的多,翁小宝自然没有把怪异的一点抛到脑后,反而聚精会神地再次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隧道石灰色墙上的痕迹。

    借着淡黄又不是太过明亮的隧道灯光,没过多久,翁小宝又再一次地看到那个熟悉的痕迹。

    根据先前的记忆,翁小宝将那个痕迹对比了一下,发现痕迹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一刻,翁小宝的内心是慌乱的,不过慌乱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回头,看了看还在低声说笑的一群人。

    抿了抿唇,她想,自己的运气真是衰到家了!

    若是一个人遇到这种怪事,她自己倒是好应付,可偏偏的,还带着这么一车普通的人,她又哪里来的本事能够护住他们?

    忽然,她有了一种和柯南一样的感觉。

    柯南,是走到哪儿,哪儿便死人。

    她呢?是走到哪儿,哪儿都是怪事连连!

    “小宝,你怎么了?”沈一天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翁小宝,所以自然而然地也察觉到了翁小宝心情的变化,连带着的,也发现了这个隧道里的异常,不过,他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着翁小宝。

    突兀的问话,让翁小宝微微惊了一下,见问话是沈一天后,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摇了摇头,“没,没事。”

    然后转过了头,没有再去看他,而是望向了窗外,只是放在腿上的双手却是不自然的绞在一起。

    她想着,还是不要把这么怪异的事情告诉他,免得让他害怕。

    面对什么都不愿意说的翁小宝,沈一天点在腿上的手指便是一顿,黑漆漆的隧道中,没人能够看得见他表情的变化。

    不过这两人的对话,倒是让坐在他们后排,时刻注意着他们的翁正听了去。

    翁正和翁小宝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自然知道翁小宝的习性习惯,就是不用看翁小宝的表情,光是听着她的话,就发觉了不对劲。

    微微站起了身,昂着头,从座椅的上方看着翁小宝,见她一直望着窗外,唇一直抿着。

    心头顿时就是一紧,屁股快速地又贴在了软软的椅子上,然后双手扒着窗子,直直地看向窗外……

    外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翁正上看下看,炙热的气息都把窗户上呼出了一层雾气。

    不过,很快的,翁正发现了不同。

    1……2……3……4……

    5!

    已经5次了!

    那个像是被车子的后视镜刮过的痕迹,已经是第五次经过了!

    呵……呵呵……

    要不要……这么耍人?

    人生第一次出来旅游,要不要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这么奇葩地遇上怪事?

    “怎么一格信号都没有?”本来就有些小吵闹的声音里,秦晓举着手机,嘀咕道。

    “我的也没有。”和翁正坐在一起的陈达应道。

    “我的也是……”接着,好几个人接连应道。

    “都没有?不会是这个隧道能够屏蔽信号吧?”秦晓一听所有人都没有信号,再次嘀咕道。

    “诶诶诶,这个场景像不像钱老师讲的鬼故事~”坐在后排的徐仁故意用着阴森森的口气说道,然后最后还用着颤音,叫了一声。

    这一声,直接吓得坐在前面的姜丽叫了起来,“徐仁,你不要这么吓人!”

    “啧,胆小鬼。”徐仁直接嘲笑了起来。“胆子这么小,干嘛还参加这次的旅游计划,跟刘莉莉一样,不来不就好了。”

    “你管我!”黑暗中,姜丽有些生气道。

    “不管不管。”徐仁道,“不过要是真怕死了,也别哭着鼻子喊回家。咱们可没人送你回家。”

    这回姜丽没有说话了。

    “徐仁,欺负女孩可不是好男人哦。”黑暗中,钱美的声音想了起来。

    “钱老师,我知道了。”徐仁手撑着脑袋,靠在椅背上,浑然不在意,吊儿郎当,“话说,这隧道有多长啊,这都开多久了,怎么还没开出去?”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没有防备的众人,一下子都身子前倾了去。

    “怎么回事,老王?”闫旭皱着眉,喊道。

    那个被称为老王的司机,开启了车内灯,回答道:“闫少爷,人有三急,有些憋不住了。”

    其实,这个老王司机,内心害怕极了,在车子进隧道之前,他可是看过导航图的,这隧道压根就没有那么长,顶多开个几十分钟也就能开出隧道了,结果他开了这么久还没出隧道!

    本来他是没有在意,就顾着开车。

    可是,众人讲鬼故事的时候,他又不是聋子,自然也听去了八八分分,在他们说着手机没信号,又谈到了那劳什子的鬼故事,他鬼使神差地也望向了自己的后视镜!

    结果!

    真的是什么也没看到!

    就是一辆经过的车也没有!

    一想到现在的场景就和鬼故事里的差不多,他便浑身冒起了冷汗!

    脑子里顿时被各种诡异的情节充斥着,他是越想越害怕,情急之下,也就踩下了刹车!

    突然的明亮,让车子上的人有些不适应。

    闫旭看了看时间,快要12点了。

    居然过了这么久?

    不过在听到司机说要方便的时候,他顿时也涌起了一股子的尿意,随后望了望窗外,依旧有些暗,他道:“正好我也有些憋了。”

    说完,人就站起了身,准备往车外走去。

    有了闫旭的带头,自然也有几个男生跟了去,其中也包括了关宇凡。

    正当关宇凡离开位置准备下车的时候,翁小宝伸手又把他拽了回来。

    关宇凡被翁小宝的举动,被椅背撞得眉头都皱在了一块。

    关宇凡倒吸了口气,回过头,一脸疑惑地看向翁小宝,“小宝,你拉我干嘛?差一点我就尿到身上了。”

    这话一出,惹得坐在旁边的秦晓噗嗤一笑。

    关宇凡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嘴欠,干嘛把话全都说出来!

    翁小宝指着窗外那个刻着的痕迹,低声地说道:“看到这个痕迹了没?”

    关宇凡顺着翁小宝指着的方向看去,不过因为车内灯光的缘故,看得不太清楚,于是将脸凑在了车窗上,“嗯,看到了,怎么了?”

    “你下去的时候,就站在那里方便。”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