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纸车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闻言,关宇凡猛地转过脸,一脸便秘的样子,“我去,小宝,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

    这话一下子让翁小宝黑了脸,“什么重口味!你想哪儿去了!”

    “你让我在你面前方便,你这不是重口味是什么?”关宇凡道。

    翁小宝脸又黑了一层,道:“你去不去?”

    “不去。”关宇凡直接拒绝,他还不想在女生面前这么丢脸。

    “好。”翁小宝点头。

    然后关宇凡就看见翁小宝直接背过了身子,将翁正从位置上拽了起来,那动作,真是相当的粗鲁,简直是颠覆了以往的形象啊!

    “哦哟哟!疼!小宝,轻点啊。”翁正随着翁小宝的动作起了身子。

    “要做什么需要我提醒你么?”翁小宝道。

    一听这话,翁正顿时不喊疼了,脸上那是布满了哀伤,“小宝,你忍心这么对我么?我的清白要是没了,怎么办?”

    “要钱还是要命。”翁小宝道。

    翁正顿时也不哀伤了,眼神囧亮,“两个都要。”

    “很好,你下去做完这事,你两个就都有了。”

    “其实,钱乃身外之物,命总有没的一天……”翁正又变了一张脸。

    “哥哥,我觉得沈一天……”突然之间,翁小宝喊了一句哥哥。

    这句哥哥顿时让翁正脸色一正,道:“我定不辱使命!”

    翁小宝满意地点点头,松开了手,“如此甚好,哥哥,去吧。”

    翁正走的那是不情不愿啊!

    脚底下的步子那是可以用挪来形容!

    “麻溜地。”翁小宝道。

    没办法,翁正只能听话地,很麻溜的下了车。

    毕竟他知道现在他们的处境是什么。

    而且他也明白,为什么翁小宝非得选择那一处。

    不过,也不能只有他一个人上,对吧?

    在下车的时候,他索性勾住了关宇凡的脖子,不管关宇凡怎么挣扎,他就是四拽着不放。

    “兄弟呢,就得有难同当!”

    下车前,翁小宝听到了翁正厚脸皮地对着关宇凡说道。

    “放屁。”这是关宇凡说的。

    翁小宝隐约间还听到关宇凡说:“兄弟还有福同享呢!你怎么不把你刚才获得的红包和我分享呢?”

    至于翁正后来怎么说的,翁小宝没有听到,不过以翁正的脸皮厚度,估计会扯到天南地北。

    看着两人走到了有刮痕的地方,翁小宝准备将窗帘拉上的时候,有个人比她的动作更快。

    只见骨节分明的手越过她的脸庞,将蓝色的窗帘一把拉了起来,顿时外面的事物全都隔绝了。

    翁小宝愣愣地看着那只手,灯光下,带着阴影,也遮挡不住他手指的纤白好看。

    看着看着,翁小宝不由得想着,这个手指曾经为她换上新的衣裳……

    想到这里,翁小宝登时脸红了起来。

    将窗帘拉完的沈一天,瞧见翁小宝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的手,脸蛋有些泛红的模样,不过他却看得出来,眼前的女人,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看着这样的她,沈一天似乎有些着魔了一般,手忍不住朝着翁小宝的脸蛋碰去,只是手刚接触到滑腻而又软乎的触感,翁小宝便像是触电了一般,整个人缩到了角落里。

    不过还不等翁小宝带有质问的眼神望向沈一天的时候,就瞧见沈一天眼睑微垂,摸向她脸蛋的手,也悄然放了下去,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受伤的气息,这样的变化看得翁小宝一愣一愣的,但更多的是,心中不由得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不是她被占便宜了么?怎么,怎么现在感觉是她占了他便宜,最后自己却对他始乱终弃!

    接着,还不等她内心产生答案,就听到沈一天居然带着沙哑的嗓音,说道:“小宝,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那哀伤的语调,简直就像跟针一样,刺地翁小宝心脏抽疼抽疼的,让翁小宝内心的愧疚不断地扩大……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

    “我没有讨厌你啊!”翁小宝极快地说道。

    “你没有讨厌我,为什么你要躲着我?”沈一天抬起眸,望着翁小宝,那漆黑的眼珠,看得翁小宝一呆。

    她躲了么?

    翁小宝有些愣愣的,脑海里回想着这几个星期以来与沈一天相处的日子,似乎,有那么一丁丁点儿、那么一丢丢的,躲吧?

    可是,那不是因为……

    翁小宝很想把那件事情说出来,可是一接触到沈一天的目光,顿时所有的话都压在了肚子里。

    她觉得,或许她想多了……

    毕竟以沈一天的性格,也做不到那件事,或许真的是别人代手的……

    俗话说的好,人与人之间一定要有一架信任的桥梁……

    想开的翁小宝直了身子,屁股稍稍地往沈一天的方向挪了挪,“没躲啊。你想多了。”

    “可刚刚……”沈一天眨着眼,还想说什么。

    翁小宝想也没想,说道:“条件反射。见谅见谅。”

    “不过,你刚刚摸我脸蛋要做什么?”翁小宝反应也快,反问道。

    沈一天自然是不会实话实说,“我看到你脸上有个黑色的脏东西,就想着帮你抹掉。”

    “啊?”翁小宝惊讶,连忙伸手在脸上摸了摸,煞有其事地问着沈一天:“还有黑的吗?”

    “没了。”沈一天看了一眼,说道。

    见翁小宝已经没了先前对自己的躲藏,甚至愿意靠近自己,沈一天自然没有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

    “小宝。”沈一天故意将头凑了上去,喊道。

    他想,借着本能反应,翁小宝肯定会转过头来应自己,到时候,自己就能够亲到她的唇了……

    想到这里,沈一天微微勾起了唇。

    果然,小宝如他所想的转过了头,“嗯?”

    然而……

    事事总是出人意料……

    他的唇没有碰到那香软的唇,反而是一个硬实的手心……

    顿时,沈一天脸黑的身子微微退开。

    接着,他便听到了头顶响起了贼贱贼贱的声音,“趁我不在,想吃我妹豆腐?没门!”

    手心手背上传来的触感,翁正只觉得自己心绪不稳,目光贼不友善地盯着沈一天。

    他不过睡了一会儿,沈一天就调换了位置,这他也不能再说些什么。

    可是这丫的,简直套路深啊!他不在一会儿,就差点把他家妹妹的初吻给骗走了!还好他赶的及时!

    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心里贼兮兮地笑了起来,爷刚方便完,没洗手,恶心死你!

    沈一天脸色暗沉地将嘴唇狠狠地抹了抹。

    抬眸瞥向翁正,而翁正也是昂着头不服气地回视着,那副模样,当真是碍眼极了!

    沈一天微微移开目光,他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在翁小宝的面前暴露了他最暴戾的一面。

    如果光是想法就能把人杀死的话,如今的翁正早就被沈一天暗毒的想法捅了数个窟窿洞!

    他还想着,网络上那些凡人的言情套路都是忽悠人的,太不切合实际了!完全没有考虑过在套路的过程中,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

    微微平复自己的情绪,沈一天又将目光放在了翁小宝的身上,却发现此时的小宝整个人都是愣愣的。

    刚刚自己的表情吓到他了么?想起在翁正出现的一瞬间,他没有收敛住自己外放的情绪,手默默地握在了一起。

    不过,翁小宝接下来的动作,让沈一天放松了身子。

    翁小宝目光直直地盯着翁正那只曾经挡在她和沈一天中间的手,伸出食指指着它,咬牙切齿道:“翁正!”

    “嗯?”翁正疑惑,可是一瞅到翁小宝的表情和动作,赶忙将手背在了后面,眼神心虚地乱飘着。

    “没水洗手就算了,你好歹拿个湿巾擦擦手啊!你不擦手就算了,你丫也别把手伸到别人的嘴边啊!”说着说着,翁小宝就觉得有一股恶心的感觉,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湿巾,在嘴边擦了起来。

    “小宝,你不知道,要不是因为我反应及时,你的初吻就没了!”翁正尝试着解释。

    “吻你手和吻他唇,我倒是情愿选择后者。”翁小宝脑里一片混乱,哪里知道翁正在说些什么,只是顺口地接了下来。

    在听到翁小宝的话,沈一天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亲的是不仅仅是手心……

    表情简直是抑郁到了极点。

    如果这个世界上能够将他从极为愤怒的边缘拉回来的人,大概救是他情人的情话了。

    翁小宝最后的一句话,简直就像阳光一样,照亮了他的黑暗,赶走了所有的抑郁,烦躁的心情。

    吻他唇?

    “小宝……”这回换成了翁正发愣。

    “干嘛?”翁小宝抬眸瞪他,可看到两人的表情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就在刚才她说了什么话……

    我……

    羞死人了!

    脸色阵阵地发烫!

    翁小宝直接将头埋进了腿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

    “小宝……”这回换成了沈一天在叫。

    “我刚刚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翁小宝埋在腿间,摇着头,闷闷地说道。

    “嗯。”说了。沈一天的心里如是想着。

    这世上还有什么话比刚才那一句还要让他欢喜?

    而一直将三人的对话听了去的秦晓,也没回头,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哎,吻他的唇,倒是快快吻呐!我手机都备好了,结果什么都没记录下来,真是……

    哎……心累……

    ……

    三人间的矛盾最终以翁小宝的害羞而告终……

    说来也奇怪,等所有人都上了车之后,车子启动没多久,隧道的路上便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几辆小轿车。

    “诶,有信号了。”秦晓玩着手机,颇为惊讶。

    老王司机,听到秦晓的这句话,紧绷的身子也放松下来,也不再时不时地望着窗外的车子,是不是什么纸糊的了。

    他年纪毕竟有些大,听的故事也多,对于一些鬼怪的事情也比较迷信。

    他从老一辈的那里听说过,如果你在一个地方总是走不出去的话,走来走去,就跟绕圈圈一样的现象,那就叫鬼打墙。

    如果遇到了,童子尿,鸡鸣什么的就可以解决了。

    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的上是鬼打墙,只能碰碰运气。

    毕竟这一车子的学生,肯定都是童子……

    所以就在刚才,他也只是故意说什么三急的事情,其实目的只是想让那些学生去方便方便。

    索性……还好……

    他们出了隧道……

    待看到明亮的白色光芒,老王司机顿时有些激动,脚下竟将油门踩到了底。

    “在他们的前面,就是万丈深渊……”突然,脑海里窜出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老王司机冒出了一身冷汗,立马收回了油门,选择了缓速前行。

    短短几分钟的举动,老王司机的精神简直紧绷到了极点,不过与他不同的是,车上的学生却是有说有笑的。

    透着镜子望了一眼这些学生,老王司机觉得下次,自己再也不接经过这儿的单子了,简直能把人吓破胆!

    尽管这是自己吓唬自己的缘故……

    而就在他们离开隧道没多久,隧道之中的淡黄灯光一个接着一个地灭掉了!

    与此同时,漆黑的隧道中,突然地响起了各种喧嚣的声音!

    有小孩的玩闹声、有妇人的啼哭声、有男人的痛苦喊叫声……

    就在这些声音之中,一辆纸糊的白色迷你的公交车在黑暗中缓缓行驶过来……

    那轻巧的大小、重量,就是一阵风吹来,也能将它吹跑,可偏偏的,它开地稳稳当当……

    ……

    “嗯?”秦晓翻看着手机,结果在看到一则消息的时候,惊不住出了声。

    “怎么了?”一直坐在秦晓身旁的关宇凡凑过来问道。

    “原来刚刚经过的隧道,出过事故……”秦晓悠悠道。

    “出过事故?”因为姜丽坐地与秦晓比较近,所以便听到了秦晓的话。

    “嗯。”秦晓点点头,然后将手机凑到姜丽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读到:“2007年7月3日,临安隧道发生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牌号为la414的旅游公交车因严重超速,刹车失灵,撞在了隧道的墙上,且因地点偏僻,抢救车没能及时到达现场,导致车内人员无一生还……”

    甚至秦晓还将那次交通事故的图片放大了看,那变了形的车子,洒落在地上的碎片,上面沾染的血迹,一下子让胆小的姜丽捂上了眼睛,将秦晓的手机推开,“太可怕了!我不要看!”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