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诡异的于老板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坐在秦晓旁边的关宇凡,低声凑在秦晓的耳边,问道:“我说秦大美女,你刚才怎么一点也不怕?别的女的都哭的要回家,你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光拿着手机给自己自拍……”

    秦晓直接翻了个白眼,“影响美貌的事,我才不干呢!你看她们哭的样子漂亮么?鼻涕眼泪横流的,噫,要是我也这样,我肯定要一掌把自己拍死。”

    “您老牛。”关宇凡甚是佩服。

    “彼此彼此,再说了,你没看到小宝也没害怕哭么。诶,对了,我说你们男生刚才也是的,女生哭了,该你们表现的时候,一个个都怂地窝在自己的位置上,太不绅士了。”秦晓看了一眼关宇凡,说道。

    “你又没哭,我怎么表现绅士。”关宇凡自我嘀咕了一句,声音低的就自己听得到。

    “你说什么?”

    “没啥。”关宇凡摇着头坐直了身子。

    ……

    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的巧,车子没有开多久,便发现了一座旅馆,不过比起秦晓想象中的,要差了那么一点……

    就在道路的左边,一座3楼那么高的旅馆,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这座屋子似乎年岁很久了,没有城市里那种酒店豪华,更没有那种什么先进的玻璃门,很多的枝藤都爬满了屋顶的屋檐上,甚至墙壁上都挂满了枝条,就连露出来的好几扇窗户,都被绿色包围着,郁郁葱葱的,让人看了有一种宫崎骏画里屋子的那种感觉。

    车子一停,女生们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拿着手机将屋子不停地拍着照片。

    翁小宝也不再握着沈一天的手,深怕翁正看了,又要说些什么。

    等到所有人都下了车,提着自己的行李箱的时候,这旅馆的门悄然从里面打了开来。

    这开门吱呀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过等看到来人是谁时,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都齐齐地愣住了。

    这不是祁言之么?

    他怎么会在这里?

    出来的祁言之,看到这么多人围在酒店的门口,也是一愣,尤其是在这么多人之中,看到了熟悉的两张面孔,祁言之顿时一喜,绕过所有的人来到翁小宝的面前,“是你们啊。”

    “嗯。是啊。”翁小宝点头。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翁正对于他的出现非常的奇怪。

    祁言之看了一眼翁正,一看到他,就想到了当初在他家里的那副怂样,懒懒道:“我听说刘叔出现在这里,所以人就跟着寻了过来。”

    闻言,翁正和翁小宝的心里皆是一个圪洞,然后默默地对视了一眼。

    接着,齐齐地叹了口气,此刻他们的内心皆是相当的无奈。

    好好的一次旅行,估计又要变成什么除鬼的事情了!

    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打暑假工嘞!

    可是这个世界上又哪有什么后悔的药?

    “你们,这表情是什么意思?”祁言之看着他们两人的表情有些不得劲,开口问道。

    “没什么意思。”两人齐齐地摇了摇头,尔后绕过祁言之。

    旁人虽然对八卦的事情比较感兴趣,可是在坐了这么久的车子,早想着要扑到软软的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他们也没有过多的在意祁言之的举动,一个个的提着行李箱往旅馆内走去。

    等人都进去的差不多了,翁小宝和翁正才提着行李箱,准备往旅馆内走去。

    至于祁言之还站在原地,人似乎有些发愣,人还处在两只手要搭不搭地放在胸前。

    而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沈一天,淡漠地看了一眼祁言之,尔后也提着行李箱绕过祁言之。

    这人,没他帅,也没他有本事……

    过了好一会儿,祁言之才意识到什么,连忙转过身,小跑地凑到翁小宝的旁边,道:“我话都还没说完,你们兄妹两个怎么就走了?”

    “我们认识你么?”两人齐齐地转过了头,一脸漠然地看着祁言之,那表情冷漠地真的就跟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一样,仿佛刚才和祁言之说话,根本就不是他们!

    话一说完,两兄妹也不等祁言之说什么,直接转过头,继续走了。

    祁言之张着嘴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风微微刮过,顿时,一种很是凄凉的感觉包围着祁言之……

    这两兄妹怎么翻脸翻的这么的快?刚不还是对自己的招呼有反应么?

    怎么他才说完几句话,就跟丧失了记忆一样?

    他有这么的不招待见么?

    还没等祁言之内心吐槽完,祁言之就听到了旅馆内传来的吵闹声,这次不仅他听到了,就连翁小宝他们也听到了。

    翁小宝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往着旅馆里头走去。

    听着声音,似乎是徐仁和闫超他们。

    不过是订个房间,怎么会吵起来?

    “老板,我们闫少都说了,不管多少钱,咱们都包下来,你怎么就是不答应呢?有钱给你送上门,你干嘛拒绝?”一进门,就听到徐仁大嗓门的声音。

    翁小宝真想给他敲个毛栗子,就这态度,谁乐意答应你?

    不过翁小宝也没有在内心多吐槽他,转而将目光移到了那个老板的身上。

    翁小宝看着微微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如今潮流的时代里,居然还有人穿着复古的马褂。

    一身天蓝色的马褂,袖长只到手肘,上面绣着的花纹,根本看不出像什么,只觉得似龙又非龙,似蛇也非蛇。

    翁小宝搜索了脑里所有的记忆,也寻不到这种动物是什么。

    不过,让翁小宝最惊讶的,莫过于那老板那一头的银色头发,还有他手里拿着的烟斗。

    如果不是因为周围都是穿着新颖时装的同学们,她差一点就以为自己穿越时空了。

    那前台的桌子是用红木制作而成,上面摆着几本本子,不知是记账用的,还是别的什么,而在桌子的后面,竟然是一张摇椅,只见那人靠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样子。

    他坐在摇椅上,突然来了兴致,就着烟斗嘴吸了一口,过了几秒吐出了缥缈的白色烟雾,闭着眼,悠悠道:“不给。”

    徐仁有些激动,上身都要冲过前台的桌子,“你……”

    话没有说完,就被钱美拦住。

    “徐仁,你先没别说话了。”钱美道。

    “可是……”徐仁有些不服气。

    但是接触到钱美的目光后,咬咬牙,瞪了一眼那个老板,便退后了。

    “老板,刚刚我的学生有些冒犯您了,望您不要计较。”钱美道:“老板,你看,我们学生都已经累成这样了,看在他们年纪小的份上,你就通融一下……”

    吱呀吱呀的摇椅声,突然地一停,“我说了,不给。”

    “老板,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我们住上一晚?”这回是闫超说话了,已经坐了这么久的车子了,说什么也要在这店里住上,谁知道,车子往前开,还有没有什么旅馆了。

    “一晚一年的寿命,你们可还住?”老板又吸了一口,吐着烟雾道。

    闫超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老板会突然这么说。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晚便是一年寿命。如果你答应了,我便让你们住。”老板说着勾起了唇。

    “寿命?这是怎么回事?现在住酒店什么的,都不收钱了,改收这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对于老板突然的这一出,所有人都被搞地莫名其妙,尤其是徐仁,首当其冲地说道,“也不知道真不真,反正不要钱,我答……”

    徐仁话都没说完,就被人啪地一下打了脑袋,“谁打我的?有毛病吧?”

    “那啥,手滑……”翁正讪笑地上前。

    其实根本就不是翁正手滑,只不过是翁正得到了翁小宝的指令,才将手里的背包朝着徐仁的后脑勺丢去。

    如果不这样,这徐仁的寿命还真的就少了一年!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她不一样啊。

    从那个男人说出那句话后,她才发觉这个男人不同寻常。

    徐仁疼地龇牙咧嘴的,想要对着翁正大骂,可是这么多女的在场,又加上伸手不打笑脸人,徐仁也就瞪了一眼翁正,然后狠狠地将背包丢进了翁正的怀里。“下次小心点。”

    “好的。”翁正点头。

    下次我一定很小心地把你给打晕过去!

    翁小宝可不管翁正的小心思,趁着大家被翁正的举动吸引了目光的时间,一路走到了前台的位置上。

    “老板,这个条件我可不答应。”翁小宝道。“不如你换个?”

    “换个?”老板一个冷哼,“钱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给我再多也都是个垃圾,除了那个,你们能有什么拿得出手?”

    “一群平凡的蝼蚁之辈。”随后老板又补了一句。

    “呵呵……”翁小宝扯着嘴皮呵呵地笑着,只不过额头上却是泛起了隐隐的十字架。

    蝼蚁?有本事来单挑!

    翁小宝很想这么说,可是她是淑女,她得笑!

    就在他们僵持的时候,祁言之踏着步子出现了。

    一路走到前台,摆着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引得几名女生惊呼。

    “于老板,要不你也给他们和我一样的条件?”祁言之有些娴熟的样子。

    这一次于老板给了反应,缓缓地睁开了眼,“你以为那个条件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么?我当初答应你,只不过是看在你身上有着让我感兴趣的事情。至于他们……嗯?”

    于老板话说到一半,目光在注意到翁小宝的身上时,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的那双眼睛,同他的发色一样,是银色的。

    接着那个于老板悠悠地从摇椅上下来,手里托着烟斗,一步一步地朝着翁小宝走来。

    “你们要住下也可以,不如拿你心脏里的东西来换,如何?”于老板裂开了嘴,托着烟斗的手指着翁小宝的心脏位置。

    翁小宝微微蹙眉,低头顺着烟斗的位置看去,那里,正是她心脏的位置。

    心脏里的东西?

    是什么?

    翁小宝有些疑惑。

    站在翁小宝身后的翁正,一听到于老板的话,心脏猛地一跳,这小宝心脏里有什么,他可是知道的!

    最重要的是,翁小宝如今能够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完全都是靠着那东西!

    要是没了,他家的小宝可就真不在了!

    只是还没等他冲上去拍开于老板的烟斗,就见沈一天已经站在翁小宝的身边,猛地将那烟斗挥抖在地上。

    烟斗里的烟丝一下子撒了一地。

    于老板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余光瞥到地上的烟斗,脸上看不出喜怒变化。

    回头将目光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

    而他的脑海里,正想着威严霸气的声音:“你若再敢打她心脏里那件东西的主意,我便让你生不如死。”

    “我心脏里有什么东西?”翁小宝此刻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心脏上。

    于老板淡定地收回了手,佯装拍着身上的灰尘,道:“没有什么东西。”

    “那你刚才……”于老板突然的话锋一转,让翁小宝有些摸不着头脑。

    “开玩笑可否?”于老板悠悠道,随后从前台的柜子里拿出一连串的钥匙,“钥匙在这里,你们拿去。”

    于老板突然的转变,让翁小宝蹙起了眉头,刚刚还果断地拒绝他们,这回,居然什么要求都没有,就这么轻易地把钥匙给了他们?

    “钱也不收,要求也不提,你就不怕亏本?”翁小宝问道。

    “亏本?”于老板轻笑,“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这钥匙你们接还不是不接?不接,我便收起来。”于老板见没人取桌上的钥匙,作势要将它们收起来。

    “接!”想了想,翁小宝说道,伸手拦住于老板的手。

    于老板也没有真正的要收回钥匙,被翁小宝轻轻一拦,便将手收了回去。

    然后又坐回了自己的摇椅上,闭目养神。

    吱呀吱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翁小宝和于老板的对话,所有人都听得云里雾里的,尽管有再多的疑问,都被下一刻能睡在软软的床上而兴奋着。

    正当他们在分配钥匙的时候,于老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要住多久便住多久,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句,半夜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打开门。”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我:好看么?

    我:不好看!

    我:不好看,你还看什么?

    我:看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