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鬼故事里的女鬼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于老板突然的一句莫名其妙的提醒,让那群正开心地分配着钥匙,讨论着谁和谁一个房间的众人,一下子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十几双眼睛都齐刷刷地望向了于老板,本来大厅内还有些欢声笑语的热闹,顷刻间静得只听得到于老板屁股下摇椅摇摆的声音。

    翁小宝望着于老板,见他不愿意再多说,也没有去问。

    转过头继续分配着手里的钥匙,不过即便她不再过问,她也猜地出他话里的意思,从进入隧道的那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开始诡异起来,他的这句提醒也算是忠告。

    想了想,翁小宝也道:“你们晚上还是少出门的好,最好晚上呆在房里不要出来,就是窜门也不可以。”

    话落在这里,该说的她也都说了,至于听不听,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徐仁居然眼神暧昧,露着说不来的笑容,调侃道:“我早听说一些酒店一到晚上,门底下就会塞一张特殊的卡片。这老板的店里是不是也一样?所以才这么提醒我们晚上千万不要出门?”

    他的话刚落,就引得几名女生怪异的娇嗔,闫超直接用手将他的脖子勾了起来,“你想知道,晚上你打开门看看不就行了。”

    显然,他们没有一个人将翁小宝和于老板的话听进耳朵里。

    翁小宝无奈地叹了口气,心累地继续发配着自己手里的钥匙。

    走到翁正的身边,将一把钥匙放在他的手里,问道:“你准备和谁一个房间?关宇凡?还是别的谁?”

    翁正将目光放在了关宇凡的身上,正想说关宇凡来着,结果看到翁小宝身后的沈一天时,立马改了口:“就你同桌吧。”

    “沈一天?”翁小宝显然没有想到翁正会选择沈一天。

    “嗯,对啊。咱们三怎么着也是一起经历过什么的,再说了,你看他的样子,估计也不愿意和别的谁住一个房间。”翁正说地煞有其事。

    翁小宝想了想,心里默默点了个赞同,以沈一天的性格,还真的不乐意和谁住一个房间,很有可能会单独住一间。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两人一个房间比较好些。

    翁小宝走到沈一天的面前,道:“沈一天,你和我哥一个房间吧。钥匙在他的手上,房间的话,是303。”

    沈一天缓缓抬起头,目光越过翁小宝,看向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抿了抿唇,为了不给翁小宝增加坏的印象,只能点点头同意。

    待所有人都领了钥匙,一脸笑容地提着行李箱上楼。

    吱呀吱呀的摇椅声,骤然一停,于老板眯着眼望了望那群人的背影,从鼻里轻哼出一口气,“年少轻狂。”

    “于老板,你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了?”一直没有走的祁言之,搭着红木前台的桌子,好奇地问道。

    于老板斜昵了一眼,冷声道:“不该问的,别问。”

    被这么冷淡地话堵回去,祁言之摸了摸鼻头,也不准备再问些什么,直起身子,准备离开。

    结果却听到于老板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来:“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七月半后,你若还没有带来我想要的东西,我便拿你的寿命来做抵押。”

    祁言之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不过几秒后,又恍若无事般地走了出去。

    祁言之的离去,于老板并未在意。

    放在摇椅杆上的手微微一动,那洒落在地上的烟丝瞬间都回归到了烟斗之中,而那黑色的烟斗竟然自己腾空而起,飞回他的手里!

    托着烟斗,于老板吸了一口,表情微微有些满足。

    朝着空气吐了似骷髅一样的烟雾,唇角微微勾起,“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生不如死?呵呵……我一个死人,又何谈生?”

    ……

    鉴于翁正的胆小,翁小宝索性选择了翁正旁边的一个房间,在进屋之前,翁小宝对着两人,又嘱咐了一遍:“半夜的时候,你们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打开门。”

    对于翁小宝的吩咐,两人自然二话没说的就点头答应了。

    不过翁正点完头后,又伸着脖子,问道:“那啥,要是太害怕了,能去找你么?”

    嘭……

    回答他的则是无情的关门声……

    望着紧闭的房门,翁正肩膀一耸一耸的。

    而在他的身后,沈一天也收敛了所有装可怜的情绪,瞥了一眼翁正的后背,直接绕过他,进了屋子。

    当他在与翁正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听到了低低的嘿嘿的笑声,跟抽了经似的。

    回头一看,便瞧见翁正正颠着肩膀,笑得跟个忘吃药的二货一样。

    沈一天停下脚步,将行李箱一放,准备关上门,结果瞄到钥匙还在翁正的手里握着,伸手一挑,将钥匙挑回了手里。

    还在傻笑中的翁正顿觉手上一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沈一天已经将门轰然地关了起来!

    翁正:“……”你给爷开门!

    ……

    时间过得很很快,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么的悄然流逝了。

    大厅内,于老板依旧如翁小宝他们来时的一样,依旧坐在摇椅上,悠然自得地吸着手里托着的烟斗。

    那烟斗中的烟丝,仿似吸不完一般。

    大厅内,淡白的灯光下,漂浮着几许灰尘,偶尔有一些细小的虫子在灯光下飞舞着。

    突然!

    淡白的灯光一下子全都灭了,整座旅馆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铛……铛……

    摆放在大厅内的时钟,此刻很是响亮地响了起来。

    一直做在摇椅上的于老板也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眼神玩味地注视着那褐色的时钟。

    那时钟是特别有年代的,像柜子一样,下面的摇摆器左右地晃动着,随着它的晃动,铛铛的闹铃声一直不停。

    “这一次,会消失几个人呢?”空气之中,于老板低沉而又愉悦的话语,格外的清晰。

    深夜的大厅内,没有任何的灯盏光亮,可偏偏在这样黑暗的情况下,于老板却能将时钟上显示的时间,看得一清二楚。

    此刻,时钟上所有的指针都指向了12——午夜凌晨12点。

    因为有了一下午的休息时间,很多人到了晚上依旧精力充沛着。

    尤其是男生更甚,除了沈一天和翁正,其他的男生几乎是都凑到了一起。

    正当他们打牌正嗨的时候,所有的光亮一瞬间灭掉了,整个房间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啊?”黑暗之中,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

    “真是扫兴,都快要赢了,居然给老子停电!”

    “这一断电,我还以为自己是呆在宿舍里呢!一到时间就给老子断电,害得我当初玩游戏直接掉线!回头被一群人举报,想想都好火大!”

    “不要钱果然没有好货,更别谈是住宿了!”

    “不行,我得去找那什么老板!”

    几个人说话间,便是一阵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正当他们一群人嬉笑地找着手电筒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闫超对着门外喊道。

    可是却没人回应……

    “你跟谁说话呢?”徐仁看闫超对着门外喊,一脸奇怪。

    “刚刚有人敲门,你没听到么?”闫超道。

    “有么?”徐仁嘀咕,“我怎么没听到?”

    耳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声音,偏偏因为那群男生的嘈杂声,听得不是太分清。

    闫超直接对着那群男生道:“先别吵,我好像听到门外有什么声音。”

    “肯定是那群女生在窜门。”底下的陈达,根本不在意。

    闫超歪着头,蹙起了眉头,又认真地听了会儿,摇了摇头,说道:“不像。”

    “你们听,好像是咚咚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板上的声音。”闫超道。

    闫超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有调笑了,都侧耳听了起来。

    静谧的空气中,他们一群男生都摒起了呼吸,侧起耳朵默默地听了起来。

    没了嘈杂的吵闹声,那格外细小的声音都听的分清。

    果然,没一会儿,他们一群人就听到门外,咚……咚……的声音,那声音就像闫超说得那样,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板上一样……

    不过这种带有节奏感的,就像是什么东西在跳……

    “我说,你们在这儿光听着,哪里知道是什么?还不如打开门看个究竟呢。”说着,徐仁便站起了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不过却被一旁的王贝拉住了,“你不记得白天里,那个于老板说的话了?”

    “于老板?就那银色头发的老古董?”一说到于老板,徐仁的表情就变了,不过黑暗中,也没有人发现这一点,只是觉得他的口气不怎么好。“他说什么了么?”

    “他说过,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打开门的啊!”王贝紧紧拽住徐仁,说道。

    “啧,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徐仁甩开王贝,一脸不屑。

    “毕竟这儿是他开的店,他说这话总有他的道理啊。”王贝道,“更何况,现在的社会上,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要钱,就给你住的酒店。而且,你不觉得,从咱们车子进了隧道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诡异。”

    “诡异,我说,王贝,你是灵异鬼故事看得多了,看看你,把自己茶毒成什么样子了?整天嘴里挂着什么鬼,什么怪的。请你看清现实,这世上根本就没啥鬼。”徐仁索性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模式,寻着往门口走去。

    “徐仁,你还是先等一下。”这回轮到闫超拦住了他。

    “哎哟,我的闫大少爷,你不会也和王贝一样,疑神疑鬼了吧?”徐仁道。

    “你自己再听听。”闫超也懒得解释,直接下巴朝着门外点去。

    无奈之下,徐仁也只能耐着性子听。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很有节奏地响着,仿佛不知道疲倦一般。

    “没什么问题啊。”徐仁听了半天,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对……这个声音,让我想到一件事情。”陈达又开口道,不过话里却带着一丝丝的害怕的味道。

    “什么事情?”徐仁道。

    “你可还记得,你在车子里讲的鬼故事?”陈达道。

    “记得啊,不就是女的死后,来寻仇么。这个故事,跟这个有什么联系?”徐仁有些不耐烦。

    “你就没发现,这咚咚咚的声音,有点像你故事里,那女人来寻仇时,头磕在地上发出的咚咚声一样么?”嘴里说着这话的陈达,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惊恐。

    徐仁被这么一说,心下一跳,又再次认真的去听着门外的声音。

    咚……咚……咚……

    莫名地背后升起了一阵寒意。

    徐仁道:“你少扯这有的没的,那不过就是个故事,你当什么真?再说了,咱们之中谁谈了女朋友了?谁女朋友死了?没有吧?没有的话,你们怕个什么?”

    这话一说完,徐仁便几个跨步走到门前,手僵在空中,停在门把上,一副要开不开的样子。

    他话虽是那样说的,可是耐不住自己的想象力,一个对未知生物的恐怖想象力。

    舔了舔唇,抬眸,便瞧到,门上的猫眼,心下一转,不如,先透着猫眼,看上一看。

    徐仁咽着口水,将眼睛凑到猫眼上。

    透过细圆的猫眼,徐仁什么也没有看到,走廊之上,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徐仁顿时也没了主意,可是背后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怂!

    毕竟刚才,他可是把话说得特别满!

    想着,徐仁便心下一狠,手搭在了手把上,猛地将门打开!

    他就不信,这个世上真的特么的有鬼!

    身后的几双眼睛都直直地盯着他……

    就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徐仁只觉得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可当看到门外什么也没有的时候,顿时呼了口气。

    然后转过头,嗤笑地看着他们,“我就说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啊什么的东西,你们还不信。王贝,看到了吧,这门外可什么都没有,指不定是什么风把窗户吹地发出的声音。看你们几个男生大惊小怪的。”

    正当他还在吹捧自己的时候,只见王贝,伸着手指,指着他的背后,颤着声音,说道:“你,你看,背后……”

    “背后?”徐仁疑惑,听话地转过了头……

    “嘿嘿,看到你了……”阴森的声音,从徐仁的脚下传来……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