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突袭于老板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徐仁转过头,首先入目的,是一双没有穿鞋的脚。

    如此近距离的直视,让徐仁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双赤裸的小腿上,肌肤是青白色的,上面遍布着各种红色的伤痕,一条一条的,像是刮痕,又想像是被人虐待留下的,看着很是渗人。

    尤其是那双脚上,十个好看的脚趾上,竟没有一个是有指甲的!各个都是血红糜烂的肉!

    光是看着,心底便升出一股子很是慌慌的感觉!

    耳廓边听着脚底下突如其来,带着阴森森的桀桀笑声。

    徐仁咽了咽口水,缓缓地低下头看去,本以为会是多么恐怖的画面,然而……

    一个hellokitty的大头脸的小内内映入眼帘……

    那种阴森诡异的感觉,顿时消散了一大半……

    看着那kitty猫可爱的笑容,徐仁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徐仁的笑,让他后面看着的一群人,感到莫名其妙,甚至为徐人的胆子大而震惊!

    门口之外,一个女人,头点着地面,红色的血迹,将额头的碎发黏糊地粘在一块,一双空大的眼睛,里面布着森森的冷意,脸上青紫的肿痕让那张脸蛋,显得更为的恐怖。

    但是!

    论起真正让这群男生恐惧的是!

    那个女人,整个人都是倒过来的!

    更为重要的是!

    她的倒立,根本就没有依靠她的双手,而是就单单的靠着她的头,立在那里!

    “徐仁。”看到那个女人在听到徐仁的笑声后,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起来,闫超鼓起了勇气,喊了一声。

    男生终归比女生的胆子大些,见到如此诡异的情景,一个个的都没有像女生那般惊恐尖叫,一个个咽着口水的速度,却是惊人的快速。

    想来心里已经慌地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闫超的声音,徐仁没有反应过来,指着那个女人裙摆下的小内内,对着闫超说道:“闫超,我从没有看过这么土的小内内……”

    他的话刚落,他身后的一群男生,各个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心头只有一个想法,不作死不会死!

    徐仁见闫超没有应他的话,再加上那群男生都是一副很恐惧的表情,才愣愣地回过头看去……

    嘶……

    这特么是真的遇见鬼了!

    徐仁这才后知后觉地倒退了几步!

    然而那个女鬼双目之中全是憎恨,只听她道:“当初你明明说过,我穿这个是很可爱的!”

    说着,女鬼的头缓缓地蹦离了地面,这一刻,徐仁等人,也真正见识到女鬼用头走路的情景!

    正当女鬼往前一蹦时……

    突然!

    敞开的门啪地一下关上了!

    只听一道有些埋怨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我去,我刚脱了裤子准备大号,这旅馆就停电!投诉投诉投诉!还有,你们干嘛把门开着挡住厕所的门,害我以为是你们恶作剧故意把我关在厕所里!”

    一众男生皆是僵硬地转头朝那声音的地方看去,而徐仁的手机的手电筒模式也恰巧地将那个人给照了出来,赫然是——关宇凡!

    那一刻,关宇凡在他们的眼底就如天神!

    闫超一把上前,大力地击了关宇凡的肩膀,道:“兄弟,你,出现的真是时候!”

    关宇凡则是一脸懵逼,“你们这是怎么了?我不就是上了个厕所,至于把我看得跟亲爹一样?”

    关宇凡因为肚子突如其来的阵痛,去了厕所,而这旅馆房间的设计很是特别,房间的门,只要开着,便正巧挡住厕所。

    所以当关宇凡出来的时候,便一下子又将门给关了起来,将那恐怖的女鬼隔绝在了门外。

    “爹!”被那女鬼这么一吓,徐仁哪里还有白日里叫嚣于老板的凶样,一把抓住关宇凡的手,喊道。

    “滚,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关宇凡嫌弃地甩开那手。

    关宇凡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整个房间,除了手机里的那点灯光,根本看不出个什么来,道:“房间都暗成这样了,你们也不去找那个于老板,都傻了么?”

    说完,关宇凡就手搭在了门的手把上,准备开门。

    众人一看到他的举动,齐呼道:“别开!”

    然而终究是慢了,门啪地一下被关宇凡打开了。

    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卧槽,什么鬼?”一双赤裸裸的脚映入眼帘,关宇凡粗神经地用手一甩。

    接着,一抹尖厉的惨叫在漆黑的走廊里响了起来!

    那尖锐的声音,像是刀与器具摩擦的声音,刺得关宇凡直接捂住了耳朵,皱起了眉毛。

    等他细细看去,只见一个女人,一身白色衣袍,头顶着地面,完全不需要手撑的,在走廊间,剧烈咚咚咚地蹦跳着。

    那瞬间,关宇凡愣了一愣,然后悄然将踏出的脚步缩了回来,啪地一身将门关了起来,背靠着门,望着房间里的众人,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众人摇头。

    看着众人的反应,关宇凡心里一个咯噔,“外面有人直接用头蹦蹦跳跳的,是不是我的幻觉?”

    众人依旧摇头。

    “外面的……是鬼?”关宇凡犹豫了好久,才堪堪地问道。

    这回众人点点头。

    “你刚刚对女鬼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叫地那么惨?”这个时候,闫超问道。

    关宇凡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然后略带尴尬地说道:“刚刚撒了一泡尿……”

    说着说着,关宇凡也不好意思说了。

    毕竟撒尿撒到手上的,这事也挺羞的……

    不过他不说,底下的人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童子尿!

    也难怪那鬼会叫地这么惨!

    众人:“你要不再撒一壶出来?”

    关宇凡:“……”

    ……

    最后,关宇凡倒也没有真的再去撒一泡尿,至于手,也没有去洗洗,用那群男生的话说,你的手就是我们的救世主!

    不过,这些也只是他们说来玩玩,听着门外咚咚咚的声音,房间的门完全没有被外面打开的意思,顿时几个男人也放宽了心。

    几个男人围在一块,讨论着刚才女鬼的事情。

    虽然这一切很不切合实际,可是已经发生在眼前了,他们不得不在意。

    更何况白日里睡了那么久,此刻的他们也没有什么睡觉的意思。

    “徐仁,这个女鬼是不是你在外面找的女朋友啊?”陈达问道。

    “怎么可能!”徐仁当即否认。

    “刚刚咱们可都听到了,那个女鬼可是说,你以前不是这么说她的小内内的啊。”陈达又道。

    “陈达,你信鬼话,不信人话啊!”徐仁有些急了。

    陈达当即摇手,“别误会,我就是问问。”

    “徐仁,你也别怪陈达会这么想。咱们车上,这女鬼出现的,跟你在车子上讲的鬼故事,差不多。”这时,王贝帮腔道。

    “怪我咯?”徐仁不服气道,“再说了,我说的鬼故事,网上也是能查地到的好不。我只是照搬照旧的讲了出来,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怀疑我跟那个女鬼有一腿?”

    陈达和王贝相视了一眼,便不再说话,徐达说的对,他讲的鬼故事,网上的确能找的到。

    想来,是他们多心了。

    就着手机的灯光,闫超看了一眼陈达、王贝、徐仁三人,为了不让这三个人一直僵着,脑里不断地思考着什么,忽然想起了那个银色头发的于老板,闫超沉吟道:“我们在上来之前,那个于老板不是对我们说过了么,半夜的时候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开门。我觉得,那个女鬼的事情,应该和他有关系。”

    黑暗中,关宇凡偷偷摸摸地抠着脚,听到这话,点点头,“肯定是了,这世上哪可能有不要钱就能住的房子。”

    说着,关宇凡那只抠着脚的手又揉了揉鼻子,“诶,想那么多干嘛,睡吧,睡吧,反正那个老板也说了,只要不打开门,咱们也没啥事,等明天一大早,咱们就赶紧退房离开。”

    他的一举一动,没有人说什么嫌弃的话,毕竟他们不是女生,没有那什么矜持的概念,也没有那劳什子的鄙视。

    听着他的话,只是觉得有些道理。

    几人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闭上眼睛睡去了。

    经过关宇凡那么一闹腾,什么害怕的心理也顿时消散了不少,几个男生,3个挤在床上睡觉,其他的,直接就地打地铺呼呼地睡过去了。

    ……

    黑暗的大厅内,突然响起了一首老掉牙的歌曲,那歌曲,像是80年代那种的陈词老调,咿呀咿呀的歌声,在这黑暗里显得有些突兀。

    于老板背靠着摇椅,抽了一口烟斗后,嘴里也跟着那音乐咿呀咿呀地哼唱起来。

    在这咿呀咿呀的歌声中,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

    于老板像是没感觉到,左手点着扶手,悠然自得。

    踢踏踢踏地脚步声,从远至近,一直近到他的跟前。

    一直到他的跟前,那声音便停了下来。

    咿呀咿呀的歌声依然在大厅内回荡,歌声下,掩盖了那人的呼吸声。

    那人似乎是在观察于老板,静默了许久,才缓缓地朝着于老板伸出了手。

    黑暗之中,没有人看到,有一只手正默默地贴近于老板的脖颈处……

    而就在那手快要触摸到于老板的皮肤时,那手便被烟斗带偏了路线……

    于老板闭着眼,对于这只手的出现,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声调上平静似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那人也没有将手抽回来,黑暗之中,根本就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只听得淡淡的声音:“如此上等的鬼,我为什么要放过?”

    于老板轻笑,依旧没有睁开眼,似乎在他看来,那个人就是跳梁小丑一般。“你也知我是上等的鬼,你以为你有什么能力捉我?”

    “错了,不是我捉你。”那人也是轻笑,手下一个翻转,手心便多了一样东西!

    感受到变化的于老板,下一刻猛地睁开了眼,在那人还没来得及下手时,右手上的烟斗狠狠地垂在了那个人的手腕之上。

    那个人一个闷哼,顿时叮当的声音搅进了咿呀咿呀的歌曲中。

    于老板眯着眼,低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东西,银色的瞳孔便是一缩。“竟然是它!”

    “几百年了,当初输的一败涂地,现在还想着用鬼魂来填补。呵,也难怪会成不了龙。注定就是一条爬不起来的蛇。”于老板说得相当轻蔑,似乎根本就看不起这地上的东西。

    他的话,似乎将黑暗中的那个人给刺激到了。

    那个人不由分说地便冲了上来,银色的瞳孔,将那人的动看地一清二楚。

    于老板轻蔑地一笑,如此不着调的人,那头蛇也真是瞎了眼了。

    下一刻,于老板从椅子上飘了下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托着烟斗凑在嘴边,抽了一口。

    一下子便躲过了那人的攻击。

    那个人也不气馁,错失了一次,便上第二次。

    那个人的攻击,于老板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托着烟斗的手便准备挡住那个人的攻击。

    可是突然!

    静默的空气中,竟陡然有刀一般划破风声的声音!

    咿呀咿呀的歌曲遮掩了这到声音!

    等于老板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

    只听得咔嚓一声,他手里托着的烟斗竟是出现了一丝裂痕!

    下一刻,于老板的身体,竟开始缥缈起来!

    那人看到于老板的变化,将刚才的怒气收敛了起来,轻哼一声,弯腰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老东西,这烟斗果然是你的弱点。”

    “你!”于老板抿了抿唇,心底暗道大意。

    “老东西,‘活’了这么多年了,也累了,是时候该死了。”那人歪着头,看着于老板透明的身体,说道。

    “死?”于老板眯了眯眼,“本就是死人,却跟我谈死。”

    “既然于老板想地这么开,我也不好拂了于老板的意,是不?”那人轻笑,说着,一手拿着那原本被打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手便捏起了手诀。

    看着那人手里的东西——蛇符!

    上面的两头蛇开始嘶嘶地扭动起来,于老板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被抓住,脑里闪过一个人影,于老板道:“想抓我,可没那么容易!”

    话落,于老板化成了一道银色的光团,直奔楼上。

    那个人显然没有料到于老板这一举动,愣了一会儿,立马跟了上去……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