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辣眼睛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于老板化成的银色光团,速度很快,只不过几十秒的时间,便已经来到了3楼!

    到达3楼后,银色的光团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某个房间里。

    而就在银色光团冲进那个房间没有多久,楼道间便响起了微乱的脚步声,甚至还有稍稍急促的呼吸声!

    没了光亮的走廊间,漆黑一片,一扇扇的木门紧紧地贴牢在白色的墙面上,完全看不出刚才那个银色的光团是进入了哪个房间!

    突然,一声闷闷的垂墙的声音在走廊间响了一下!

    不过下一秒,整个走廊间又再次陷入了静寂。

    走廊间的静谧,仿佛刚才的呼吸声、响动声都只是幻觉!

    而冲进房间的银色光团,在意识到外面再也没有什么响动后,顷刻间,又化成了于老板的人形。

    不过,与白日见的不同,此刻的他透明而又缥缈,身上竟然还散着淡淡的银色光芒。

    于老板低头看了看自己透明的身躯,眉头微微皱起,伸手往旁边的石墙摸了过去……

    然而,自己的手,轻而易举地穿墙而过!

    看到这样的情景,于老板张开的手默默地握成了拳头,缓缓地收了回来。

    那双银色的瞳眸之中隐隐地藏着愤怒。

    回头,狠狠地瞪向了身后的那张床。

    该死的,若不是因为他一时心软将他们留下住宿,自己又何苦变成这副样子?!

    想到这里,于老板整个魂魄飘忽到那张床前!

    漆黑的屋子内,一张床上,两个女生睡得昏天黑地!

    那原本盖在她们身上的被子,此刻正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雪白的床榻上,两名女生腿搭着腿,只不过她们两个人的头部搭在床榻的边缘,要掉不掉的样子!

    看着两个女人的睡姿,于老板嘴角抽了抽,“成何体统!”

    于老板生前也娶过妻子,同妻子睡时,他妻子的睡容,他是见过,睡时也是一副端谨、贤良淑女的模样,可是眼前的两个女人,简直就是……辣眼睛!

    想了半天,于老板的脑袋里才蹦出这三个字。

    “阿嚏……”睡觉中的秦晓,打了个喷嚏,用手揉了揉鼻子,翻过身子又接着睡了过去。

    不过,翁小宝却因为这一个喷嚏,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陷入朦胧中的眼睛,睁开的眼缝也不过是一根针的粗细,不过也因为这么细小的缝隙,翁小宝也迷糊地看到了于老板身上自带的银色光芒。

    朦胧的睡眼,看着银色的光芒也不过是一群散光,根本看不清楚,那个光亮是什么东西发出的,翁小宝啪地一下,用手盖住了双眸,嘀咕道:“秦晓昨晚睡的时候,没关灯么?”

    于老板:“……”

    他该不该把这个女人吓醒?

    想着,于老板便伸出了手,缓缓地靠近翁小宝……

    只是还未靠近翁小宝,就见翁小宝心脏处一道金光一闪一闪……

    那金光仿似火一般,于老板的手刚一碰到那道光,手便像是被火烤了一般,灼灼难受!

    猛地,于老板缩回了手。

    当他缩回手的时候,那道金光也便消失了。

    于老板眯着眼睛看着翁小宝心口的位置,然后又瞥过头,望向墙的那边,那道视线仿佛是透过墙在看什么一样,“哼,也就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将这么宝贵的东西放在这里。”

    而就在另一个房间的沈一天和翁正两人,在银色光团冲入翁小宝的房间时,两人便已经睁开了眼,坐了起来。

    “什么东西进了小宝的房间?”翁正目光直直地盯着白色的墙面,那目光恨不得将厚厚的墙给看穿了。

    “鬼。”沈一天看也不看他,本是漆黑的眸子,此刻却已经化成了金色,直勾勾地盯着那面石墙,与翁正不同的是,他却能轻而易举地将那石墙背后的一幕幕看得清清楚楚。

    “你这答的不是屁话么!到底什么鬼啊!色鬼还是饿死鬼,丑鬼还是美鬼?”翁正道。

    这一次,沈一天转过了头,看着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此刻沈一天用着本尊的眼眸,那眸中透着彻骨的寒意,看得翁正背后一凉,干巴巴地道:“能,能有什么意思?就是担心那鬼凶不凶……”

    好吧,其实他是想着,要是鬼好看点,他就拉过来当妹夫看,怎么着,鬼,他还是能降服的,能体现出他霸气的男子汉的气势……

    “最好如此。”沈一天冷冷地抛下了这句话。

    话落,他便转过了头。

    见沈一天转过头,翁正两眼成斗鸡眼的瞪着沈一天,呲着牙,吐着舌,然后像是羊癫疯似的抖了抖身体。

    这一刻,翁正将鄙视升华到了最丑的境界。

    “你还想再拍一张丑陋的照片?”沈一天的声音突然响起。

    翁正:“……”你特么的长了几双眼睛!

    ……

    翁小宝房间内的于老板站在床边,低着头,蹙着眉,看着床榻上的翁小宝。

    让他这么干等着到大白天,那是不可能的,他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这个女人醒过来呢?

    毕竟这个女人碰也碰不得!

    于老板微微抬眸,入目的,是另一个女人的睡姿,看着那个女人,于老板蹙着的眉毛松了松。

    既然这个女人碰不得,那个女人就说不准了。

    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整个魂魄又忽地飘到了秦晓头顶的前方。

    伸出手刚准备吓唬吓唬这个小女人的时候,突然秦晓咕隆咕隆地从嗓子眼里蹦出了好几句脏话:“关宇凡,你个250,老娘这叫美人一枝花,你懂个屁!xx你个渣渣!看老娘不骂死你,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而于老板刚伸出的手又猛地缩了回去,满脸诡异地看着床上那张挺漂亮的小脸蛋。

    他感觉他被刷新了三观,现在的女人都这么恐怖么?动不动就这么粗话?尤其是睡觉的时候,还不忘骂人!明明长得那么可爱……

    正当他在感慨的时候,本是蒙着眼睛的翁小宝,却是呼啦一下的坐了起来。

    一看到翁小宝坐起来,于老板眼底一喜,直直地飘到了翁小宝的床前,抬着手,张着嘴,“你……”

    话还没吐完的于老板,只觉得身子一抖,银色的瞳孔猛地睁得大大的!

    就在刚才,翁小宝拖着拖鞋,完全不自知地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

    于老板僵住在原地,双唇颤抖。

    睡眼惺忪的翁小宝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一路摸索到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需求后,才悠悠地从卫生间里出来。

    揉着眼睛,尔后毫无形象地打了哈欠,也因为这样,翁小宝,有了一丝丝的清醒意识。

    有一丝清醒意识的翁小宝,突然瞥到床前那散发着银色光芒的于老板,登时也僵在了原地。

    两人,一个伸着手,一个揉着自己的眼,就这么静静的对望着。

    这一刻,仿佛空气都凝滞了一般……

    良久……

    翁小宝随手拿起了一样东西,朝着于老板砸去。

    “卧槽,色狼!”

    一看有东西朝自己飞来,于老板也忘了此刻是鬼魂的状态,赶紧避过身子,躲了过去。

    咚……

    清脆的声音,在静寂的房间内响起。

    “不是。”于老板也不维持僵住的动作,忙摇手道,“是我,于老板。”

    此刻翁小宝的脑袋里一片浆糊,哪里分得清什么鱼老板,肉老板!

    手边摸到什么,就往于老板那边扔去。

    “唔……”一声闷哼。

    “小宝,你干嘛砸我?”睡梦中的秦晓,被突然一砸,困难地睁了一秒,然后又睡了过去,连等翁小宝的答案的时间都没有。

    被秦晓的声音唤回心神的翁小宝,顿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然后睁大了眼,看着于老板的方向……

    “于老板?”辨认了许久,翁小宝不确定地问道。

    于老板看着脚底下那些物件,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女人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尽管刚才于老板很尴尬,很狼狈,但是他也不忘装模作样地理了理衣服,直起了腰板,背着手,一副很是悠然的模样,与先前躲避的样子,相差甚远。

    “嗯。”于老板很是淡定地点点头。

    对于于老板装逼的样子,翁小宝选择了无视,伸着食指,将于老板上下扫了一遍,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于老板自然不可能将自己变成这样的怂事告诉翁小宝,“我本就是鬼,有什么好奇的。”

    “可你做什么的半夜出现在我房间?”翁小宝道。

    于老板微微一僵,不过好在处理情绪得当,背着手,便飘到了翁小宝的面前,说道:“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做交易?”

    “对。”于老板点头。

    “呵呵……”本是清醒了一半的脑袋,瞬间全部清醒了,翁小宝看着于老板那副装逼的模样,皮笑肉不笑道,“交易啊……”

    “你个老色鬼,白天那么多的时间,你不找我交易,晚上大半夜的,还一副鬼魂的状态,不用敲门,直接穿门而入,说交易,你特么当我傻么?你特么看我是学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你以为你的岁数比我大了几个轮回,说得话,我就信么?白日里,看你翩翩君子,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结果没想到内里居然是这么的不堪!亏你是个老古董鬼!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你是不是连我们上厕所都偷偷跟着呢?”翁小宝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可是说到最后,忽然想起自己貌似,就是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

    猛地,翁小宝捂住了脸,嘴唇一下子挤成了“o”形……

    翁小宝的几句话,一下子,将于老板逼退了好几步。

    于老板淡然的表情,顿时在翁小宝的这几句话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铁青地难看极了,虽然成了鬼的他,脸色是苍白如雪的……

    于老板也不背着手了,伸出食指,指着翁小宝,那手一抖一抖的,显然是气极了……

    “你!你住嘴!”于老板喊了一句。

    于老板又接着道:“白日里,看你句句里都充斥着一副大佳闺秀的模样,结果,那根本就是你的假面!”

    闻言,翁小宝眼珠子转了转,我现在也很大佳闺秀!

    于老板的食指将翁小宝上下指了一遍,道,“你也不瞧瞧你!睡没睡姿,现在又是一副邋遢的样子,哪个地方能入地了我的眼。用你们现在流行的话来说,简直,就是辣眼睛!”

    一听辣眼睛,翁小宝顿时睁大了眼,低头将自己看了遍,粉色大嘴猴的睡衣睡裤,怎么就叫辣眼睛了!

    不过耳垂边的微微瘙痒,翁小宝偷偷瞥了眼,尔后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顺了顺头发,抹了抹脸,昂着头,挺着胸。

    “知道辣眼睛,那你还进我的房间,看我们睡觉,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不是事发突然,你以为我会闯进你的房间?”于老板道。“你一个小萝卜干的,和我妻子比起来,你就是地上的一块草,我妻子就是天边的那块云!”

    “云啊,都是看得着,摸不着的,看来你娶的妻子,肯定日日让你独守空房。不然你肯定不会这么比喻的。”翁小宝双臂抱胸,完全没有客气可言。

    “你!”于老板瞪了一眼,“那人真是眼瞎才看上你!”

    “什么?”翁小宝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于老板。

    “没什么。”于老板突然觉得在石墙的另一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切。”翁小宝翻了白眼,不过经过这么一场对话,顿时什么睡意也没了,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被子,然后盖在了秦晓的身上。

    温暖突袭秦晓,秦晓很是自在地砸了砸嘴,然后一手一脚从被子里露了出来,勾着被子又呼啦呼啦的睡了过去……

    于老板:“辣眼睛……”

    翁小宝:“……”

    辣眼睛,你就别看啊!又没人逼你看!

    不过翁小宝也懒得再去跟于老板计较,坐在床上,盘着腿,看着于老板问道:“于老板,你刚刚说事发突然,是什么意思?”

    “遇到了个不入流的人。”于老板想了想,沉吟道。

    不入流的人?

    翁小宝默默地在心里算了算,今天进入这里的,除了他们班的同学,就只剩下祁言之……

    这之中也没有什么人算得上是不入流的人……

    不过,下一刻,翁小宝的脑海里却是闪过一个人……

    难不成是他?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感谢一直追着的小宝贝们,加上腾讯的宝宝们,订阅的人不足是个,虽然,里面可能还有一个盗版的,不过,对我来说,有人订阅,我就开心,哪怕很少的人。(^。^)

    容我自娱自乐,哦也!

    我:感情戏呢?

    我:哦,慢慢来。别急。

    我:不行,不然你对不起这个书名。

    我:哦,沈一天,上!

    我:翁正,上!

    我:不是应该喊翁小宝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