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粗神经的秦晓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可能啊!”对于于老板的最后一句话,翁小宝有些诧异,甚至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她道,“我记得,那个男人,和那具尸体长得是一模一样的啊!”

    闻言,于老板轻笑了一声,淡淡地开口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谁规定,这个世上长得一样的人,就一定是孪生的亲人?”

    “可是……”翁小宝张了张嘴,可是了许久后,后面反驳的话却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她觉得,于老板说得话是有道理的,毕竟在这种科技发达的年达,整容手术什么,那是登峰造极,再加上,她遇到的人和事,都是诡异地很不寻常,说不准,那一样的面容,其实,是由人皮……

    后面的,翁小宝却是不敢再往下想的,虽然夏格尸体的恶心场面,可是一想到这种拿扒下来的人皮什么的,她还是有些吃不消的。

    思虑了一会儿,翁小宝接着问道:“于老板,你远在这个地方,连他们长得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为什么你就那么笃定,他们不是亲兄妹?”

    于老板眯了眯眼,看了翁小宝好一会儿。

    这丫头的问题,虽然问着是兄妹,可是,暗里的意思,却是想从他这边套出更多关于蛇符的事情。

    于老板默了一会儿,尔后飘到了身后的椅子上,摆着坐着的姿势,说道:“我也不防告诉你,这两头蛇本就是阴邪之物,成龙的可能性很低,几百年前,它便失败了一次,所以这次,它若还想着要成龙,便会重复过去的事情。”

    “所以,它要的东西,都必须是极阴之物,除非,那鬼魂有上百年,或者上千年的年纪,否则,一般的鬼魂,它也只会挑极阴的,而你们女人,本就是极阴之体。”

    “你的意思就是说,那两头蛇杀了那么多的人,为的只不过是要成龙?”翁小宝喃喃道。

    于老板点点头,尔后改变了坐姿,两腿交叉着,微微歪着身子,一手抵着脑门,“没错,尤其是孪生姐妹的魂魄更是合了那两头蛇的胃口。所以这也是我很确定的告诉你,为什么不可能是孪生兄妹。”

    “于老板,按照你说的话,也就是说两头蛇的目标会一直都是孪生姐妹的魂魄?那么就是说,孪生兄妹的事件,其实是孪生姐妹的事情?”翁小宝大概没有想到夏格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差不多。那两头蛇,虽然是一个身子,可是奈何他们有两个头,只要是头,想法便是两个,一个得了魂魄,另外一个确实得了不同脸的魂魄,心底的差异敢自然就会体现出来。”于老板答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夏格的孪生姐妹又在哪里?”翁小宝又道。

    于老板斜昵了一眼翁小宝,没有作答。

    翁小宝也是一愣,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脸微微有些热,不过手机那点灯光,却是照不出她的囧然。

    微微调了调自己的情绪,问道:“那些蛇符又是怎么回事?”

    谈到蛇符,于老板的心情便有些不美妙起来,毕竟就在刚才,他差点就因为蛇符,着了道。

    “那些蛇符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于老板哼声道,“真正的蛇符,那两头蛇可不会随意流落出去。”

    “那……”翁小宝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

    然而于老板根本就没给什么机会,直接抛下一句冷冷的话,“行了,我就知道这么些事情,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有这闲功夫,还不如早点睡了,明天起早,去荒村,给我取来龙角。”

    这话刚说完,于老板便觉得沈一天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些刺人的冷。

    不过,于老板却不在意,有这个女人在,他就不信,这个男人能对他做什么。

    悠悠地起身。

    现在的他,得先找个藏身的地方。

    瞥了一眼地上坐着的三人,想来,藏在他们之中是不行了,看来,只能找他了。

    想着,于老板便穿过了石墙。

    于老板走后,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没有温度的手机灯光静静地绽放着。

    良久,见翁小宝不再开口说话的翁正,才悠悠地开口道:“那鬼走了?”

    “走了。”翁小宝道。

    “那……”翁正刚想说什么,翁小宝直接收起了地上的手机,然后缓缓地站起了身子。

    “那什么那,赶紧闭眼睡觉。”说完,就直接爬上了床,闭上了眼,睡过去了。

    ……

    一个晚上悄然的过去,一大清早的,翁小宝的房间便传来了一声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被尖叫吵醒的翁正,从地板上坐起了身子,双目迷蒙地摆着头到处乱看。

    “翁正,你怎么到我的房间里来了?!”秦晓裹着被子,看着地上的翁正,声音直接飘到了高音。

    “啊?”此时还很迷糊的翁正,大脑一片空白,压根没听清秦晓喊的啥。

    倒是和秦晓睡在一个床上的翁小宝,揉着脑袋,坐起了身子,看了看地上的翁正,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昨天发生了啥。

    拍了拍秦晓的肩膀,“别叫了,我让他进来的。”

    “什么?”秦晓瞪圆了双目,很是激动,“你怎么让他进来的,就算翁正是你亲哥,可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啊!我还没嫁出去呢!”

    “我说,秦晓,你能别嚷嚷了吗?”被吵醒的翁正,有些烦躁,有些起床气,说得话都不经过脑子,“就你这样的女人,我还看不上呢。”

    闻言,秦晓微张着嘴,表情有些震惊。

    翁正也没看到,闭着眼,歪着头,接着道:“那个沈一天,不也在这里?”

    “沈一天?”秦晓顿时有些惊慌四处地看着,结果除了翁正,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男人,“扯淡,明明就只有你一个人。”

    翁正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指着床前的位置,“他不就在那吗?”

    结果等他揉完了眼睛,看清了自己指的地方,结果,压根就没有沈一天在!

    “他人呢?”翁正有些愣愣的。

    “哪还有什么人,明明就只有你一个!”秦晓没好气地道。

    然后转头看向翁小宝,道:“小宝,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放一个男人进来!”

    额……

    看了看气势汹汹的秦晓,又看了看还在发愣的翁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一天不在,但是这样也好,怎么着,翁正是自己家里的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秦晓应该会原谅的吧?

    翁小宝拉着她低低地说道:“那个,你也知道,翁正他的胆子向来有些小,昨晚儿,他有些害怕,我就让他进来了。”

    秦晓看着翁小宝,道:“小宝,你别当是3岁小孩可以用来忽悠的,翁正他好歹也是男的,再不济,他房间里还有沈一天在,我就不信他能胆小成这样!”

    翁小宝看了看秦晓,那脸上横着几个字,‘不给我合理的解释,咱两绝交。’

    翁小宝叹了叹气,心一横,说道:“这旅馆不干净,昨晚遇上鬼了。”

    秦晓默了一会儿,道:“翁小宝,你为了你的哥哥,竟然敢扯这么大的谎言!”

    “真没骗你。”翁小宝道,脑袋里想到了什么,忙移开身子,指着床下,那散落一地的东西,道,“你看,这就是鬼做的。”

    秦晓闻言,一脸的疑惑,凑着身子,伸着头看向地上。

    地板上,什么钥匙、木制的茶杯、毛巾、纸巾、塑料水瓶……散落在地上。

    看完,秦晓忙缩回身子,有些不确定,“你确定这不是你扔的?”

    翁小宝一噎,偷偷瞟了地上的物件,这些还真是她扔的……

    可是她会承认么?

    “当然不是我扔的!”翁小宝嘴里说着不是,可是头却是点着的,不过那幅度,有些小。

    这样小的细节,秦晓自然没有注意到,大概她也没有真正的去怀疑什么。

    再加上这次,他们出来旅游,就是跟探险差不多,没去成那个古堡一样的鬼屋,能在这个鬼屋里探险,也是很刺激的。

    秦晓听完翁小宝的话,顿时笑了起来,眼睛囧亮囧亮,看得翁小宝莫名其妙。

    秦晓一把抓住翁小宝的手臂,然后道:“小宝,你太不够义气了,昨晚上遇见鬼了,你怎么不把我叫醒?”

    翁小宝一时间也愣住了。

    她没想到秦晓会是这么的粗神经。

    秦晓不在意,甚至有些兴奋,也完全将房间里多出来的男人给抛到了脑后。

    甩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直接一身睡衣睡裤地准备出门。

    “我要去问问其他人,是不是晚上也遇到了奇怪的事情了!”

    房间里的翁小宝依稀还能听到秦晓的声音。

    倒是坐在地上的翁正愣愣地看着敞开的门,干干地说道:“秦晓的脑路线怎么这么的大!”

    “行了,你赶紧回自己的房间洗漱去。”翁小宝将床上的枕头丢向翁正,淡淡地说道。

    看了一眼门外,心下一个叹气,估计秦晓下去,也找不到那群人了。

    ……

    一路小跑到2楼的秦晓,有些兴奋,也完全忘了此刻的她什么打扮也没有。

    可当她来到2楼的时候,诸多的房门都是敞开着的。

    秦晓有些奇怪,走到一扇门前,朝里伸了伸头,喊道:“姜丽?陈虹?”

    良久,没有任何的回应……

    秦晓禁不住又喊了一声,“姜丽?陈虹?你们在不在啊?”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寂。

    奇怪了?人呢?

    秦晓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朝着屋里面走去。

    房间里,一张宽大的床,几把椅子,一张桌子。

    雪白的床榻上,被子有些凌乱的摆着,枕头上还残留着几根长长的发丝,桌子上还摆着她们化妆用的镜子之类的,几张椅子上,还挂着她们的换下来的衣物……

    但是,秦晓环顾了四周,却发现,整个房间有着她们存在的痕迹,可是却发现不了她们的影子。

    秦晓有些奇怪,看了看敞开的门,一脸疑惑,“她们这是都出去了吗?”

    反应迟钝的秦晓也没有多想,出了门,在走廊里看了看,想起关宇凡的房间号,又一路走到关宇凡的房间门口。

    而与她先前看到的一样,整个房间里,依旧是连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秦晓鼓着腮帮子看着关宇凡的房间。

    他的房间也有些凌乱,不过看痕迹,昨晚上,有好几个同学在他的房间里。

    “真是奇怪了,人都跑哪去了,女生要是起大早,那还说得过去,可是这群男生绝对是赖床的主啊,怎么人都不见了?”

    正当秦晓疑惑的时候,对门的房间却是静悄悄地开了门……

    一个人影从那间房里走了出来,轻声轻脚地走到了秦晓的身后……

    而在这个时候,秦晓也察觉到了背后的响动,缓缓地转过了头,可是再看到来人的时候,震惊地睁大了眼!

    还在3楼整理自己的翁小宝,突然地听到了从2楼传来的尖叫声,顿时脸色一变,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扎,就急匆匆地跑下了楼。

    还在房间里互相怼着的沈一天和翁正,在听到这声尖叫后,也匆匆忙忙地跑了下去。

    而就在他们离开后,3楼处的一扇门也静悄悄地敞开了……

    “大清早的,他们这是发什么神经?”眯着朦胧的眼,祁言之搭着门,一脸倦意地看向外面。

    “你何不自己也下去看上一看。”在祁言之的身后,悠悠地传来一道声音。

    突然的声音,让还在朦胧中的祁言之一惊,顿时睡意消了一大半,啪地一下将门关了起来,整个人紧绷地贴在门板上。

    “于老板?”看清说话的那人,祁言之很不确定的喊道。

    “嗯。”于老板坐在椅子上,一手托着烟斗,一手抵着脑门,有意无意地昵了眼祁言之。

    “你,你怎么到我房间里来了?”祁言之问道。

    “看你骨骼清奇……”于老板说到一半,狠狠掐住了,暗自唾弃自己,最近小话本是看多了。

    于老板直直地坐起了身子,看着祁言之道:“看你最近一直在懈怠,我不放心,所以我决定跟着你,好好的监督你。”

    “呃……”祁言之有些反应不过来。

    前几日,他都没见于老板对自己有什么举动,怎么今日就变了?

    于老板可不管祁言之想些什么,道:“你赶紧地收拾收拾,过会,你跟着那个小姑娘一起。”

    “啊?哦!”祁言之愣愣的走进卫生间里。

    于老板见他消失,才散了口气,抖动肩膀,扭了扭头,啧,这椅子还没他的老爷椅来得舒服!

    就在他不顾形象地动着的时候,祁言之突然地从卫生间里出来,嘴里挂着白色的口沫:“于老板,你和翁小宝他们做交易了?”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