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温柔的沈一天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大小姐,那可是鬼啊,你怎么这么不当一回事?”祁言之捂着自己的腰间,凉飕飕地说道。

    “我这不是没见过鬼,兴奋了嘛!”秦晓道。

    “你当真是我见过最奇葩的女人!”祁言之想起自己第一次见鬼的样子,如此比较,竟有些小小的难堪。

    他好歹是男子汉,在这方面就被这女人给比了下去。

    “嘿嘿,安了安了。”秦晓摆摆手,尔后有些惊奇道,“诶,不过话说,我肩膀现在不也不酸了,也不凉了,真奇怪。”

    秦晓说着便动了动自己的右手。

    翁小宝看着秦晓生龙活虎的样子,一点也没有阳气受损的样子,顿时心里很是惊讶。

    照理来说,被鬼附身后,阳气受损,会使人浑身无力,最重要的是,被鬼附身后,也不可能这么快的醒过来!

    而且……

    沈一天,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这鬼才会从她的身体里出来,甚至在鬼魂离体之后,她竟然没有看到离体的鬼魂!

    想着,翁小宝将目光转移到了沈一天的身上。

    对于这般审视的目光,沈一天半点异样也没有,抬眸对上翁小宝的目光,道:“小宝,因为我时常见鬼的原因,所以家里人便请了先生,教了我点道术。”

    翁小宝顿时一愣,她没有想到沈一天,会同自己说这般话。

    接着,翁小宝又听到沈一天道:“可我因为太过害怕面对那些恐怖的鬼魂,所以学来的,基本上都是纸面上的理论,真正实施的机会确实少之又少。小宝,我,我说过我想保护你。”

    沈一天说这话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的看着他,除了翁正看他的眼神,带着鄙视,祁言之和秦晓看着他和翁小宝的眼神,皆是带着暧昧的目光。

    坟包堆里来表白,真是一股新流!

    本来还带着审视目光的翁小宝,脸上先是闪过尴尬的神色,尔后又浮起几抹热乎乎的红晕,不过,惨白的月光,却是没人看地清她的不好意思。

    一肚子的问题,在沈一天的这句话后,全抛到了十万八千里了。

    被众人的眼神看地很不自在的翁小宝,瞪了一眼沈一天,可是沈一天的脸上认真的神色,让翁小宝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

    翁小宝一急,对着翁正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走,想被鬼带到坟地里过日子呐?”

    说完,也不等谁反应过来,就朝着前面跑了。

    “不是……我……为什么对我发脾气?”翁正看着翁小宝的背影,一脸懵逼地指着自己,很是不解。

    秦晓悠悠地对着翁正道:“恋爱中的女人,情商皆为负数。更何况,你是她亲哥。亲哥是什么,亲哥就是用来坑的。”

    说完,秦晓便追了上去。

    祁言之也追了上去,同时也对翁正丢了一句话:“兄弟,还好,我没有亲妹。”

    翁正恨不得一脚踹了祁言之,回头准备瞪一眼沈一天,哪知道,那人早就不在原地了。

    翁正:“……”这世上有比他更憋屈的人么?

    ……

    赶了一天的路,他们其实也早就累趴了,如果给他们一张床,他们铁定不到一分钟便能呼呼大睡。

    可奈何,他们刚觉得有些累时,便入了坟包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赶路,总不能五个人,在坟包堆里头睡一夜吧。

    在他们过了坟包堆后,便是一堆长地和他们人差不多高的草,那草堆长地相当的旺盛,两手压着它过路,都废了很大的力气。

    不过,令翁小宝惊讶的是,尽管这草堆长得比她们高,可是,在压过这草的时候,除了被草划过的微微红痕,根本就没有什么虫子,在草枝上挂着。

    在这样的情景下,别说是休息,就是可见度也是很低。

    以至于后面的翁正时不时地喊着她的名字,确认她是否在。

    尽管在这种可见度极为低的草堆里,他们还是发现了一个洞口。

    那个洞口在他们的右手边的不远处。

    让他们这么轻易发现的原因,是因为,行走中时,秦晓发现了那些草堆皆是朝着一个方向摆动,就像是向日葵一样,只朝着太阳的那一面抬头。

    就算他们几个将草堆压下,那压下的草堆也是朝着那个方向指着。

    在秦晓的提示下,翁小宝也看到了那个洞口,只是看着那个漆黑的洞口,她的心一阵阵的紧缩,总觉得那个洞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可是,当看到他们眼睛下的黑色眼圈,一脸的倦容,翁小宝也只好同意过去。

    等他们背着行囊入了洞口时,才发现那洞口是极为的深,甚至有点阴冷。

    翁小宝抿着唇,提醒道:“咱们就在外面过上一夜吧,里面……还是不要进去了。”

    秦晓在进了洞口,哪里还听得下,直接靠着墙壁坐下,睡了过去。

    几秒入睡的工夫,让其他人看得有些咂舌。

    不过,也没人说什么,毕竟赶了一天的,是人都累的慌。

    翁正站在洞口,伸着头朝着洞里头看去,只不过一切都是漆黑的。

    翁正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里头,他就觉得渗得慌,比经过坟包还要让人不舒服。

    目光偷偷瞥向沈一天,却见他脸上的表情平静如水,甚至连眼睛都不往里头看一下。

    翁正有些不确定。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地朝着翁小宝问道:“小宝,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头有什么?”

    翁小宝看了一眼翁正,瞧他害怕的表情,似乎,也感觉到了里头不对劲。

    抿了抿唇,从背包里掏出红线卷,道:“你要是害怕,你用这个线定在前面。”

    看着红线,翁正便心里一个咯噔,便知道里头肯定有东西!

    翁正当即就将翁小宝手里的红线拿了过去,手上一拉,便扯出一根线,将一头系在凸出的石头上。

    系完之后,便一把将红线头扯到了对面,也以同样的方式,系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系多久,他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正专心做事的翁正,一下子被吓了一跳,手上一个不稳,红线卷便掉在了地上。

    猛地回头,待看清了是翁小宝后,翁正拍着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宝,你不要这么吓人,我心脏受不住……”

    翁小宝倒是没有嘲讽翁正的胆小,替了样东西,给翁正:“你顺便把这个也挂上去,以防万一。”

    闻言,翁正望向了翁小宝手里的东西,瞳孔顿时一缩,差一点就喊叫起来,“黑驴蹄?”

    翁小宝可不管翁正的心脏正承受什么猛烈的撞击,见他不接,直接将黑驴蹄丢进了他的怀里,“吃惊什么,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赶紧装上,要是真碰上了,咱们还有机会靠着这玩意,挡上一挡。”

    翁正愣愣地望着怀里的黑驴蹄,然后猛然惊醒,极为麻溜地站了起来,一把捡起地上掉落的红线,手脚快速地动作着。

    可是在装着红线的时候,目光总会时不时地往洞里头看去,每看一次,翁正的呼吸便粗重一次,心跳便剧烈一次,额头上的冷汗便会多上一滴。

    黑驴蹄啊!

    这玩意,可是专门克制僵尸的啊!

    这里竟然会有这玩意?

    僵尸,他可只是从老爸那听说,可从没对付过啊!

    虽然说黑驴蹄能镇住那玩意,可是……

    那也是听他老爸说的啊!

    想着想着,翁正连一点的睡意,都没了。

    恨不得将手上的红线将这个洞口给堵满了,一点缝隙都没有!

    翁正和翁小宝的举动,看得祁言之莫名其妙,可是倦意太过浓,再加上,他又见过翁小宝的实力,所以也没有什么负担的,睡了过去。

    顿时整个洞,安静地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声。

    翁小宝虽然也有些困,可是,想着里头不知名的东西,也只能忍着那股倦意。

    看了看秦晓,被从背包里拿出了外套套在了秦晓的身上。

    这里的夜晚本就是阴森的,这样睡过去,肯定第二天就会着凉。

    想着,翁小宝便又从背包里掏出了小刀,走到洞口,准备割草来着。

    可是还没等她动作,手里的小刀便被人给拿了出去。

    翁小宝疑惑地抬头,却发现来人是沈一天。

    沈一天拿着小刀,笑着对翁小宝道:“你累了一天,休息去吧,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

    翁小宝眨眨眼,为什么此刻的沈一天给她一种男友力max的感觉?

    呸!什么男友力!

    翁小宝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唾弃,她是想男人想多了!才会觉得沈一天想成自己的男朋友!

    翁小宝刚想说让他去休息什么的,结果沈一天已经弯着腰,割起了草来。

    月光之下,沈一天弯着腰,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认真,明明只是割草,却给翁小宝一种他在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般,那专注的神情,令翁小宝一时看迷了。

    那双本是白皙的手,此刻上面布着几处红痕,想来那些红痕是在经过草堆时刮到的。

    看着那红痕,翁小宝顿时觉得有些愧疚起来,他可是豪门家的少爷,本来可以在那旅馆中安然地度过这几天,可是,却跟着他们在这般境地中受累吃苦。

    可是看到他割草的动作,翁小宝有些惊讶,看起来瘦小的身材,割起草来却是毫不含糊,没多久,她的脚边便堆了一堆。

    沈一天觉得割得差不多了,便站起了身。

    结果看到翁小宝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接着,翁小宝第一次看到沈一天蹙着眉头,对她道:“你怎么还站着?”

    “啊?”翁小宝有些忙然地看着沈一天,好一会儿,才明白沈一天说了什么。

    顿时脸上有些微热,道:“我还不困。”

    她才不会告诉他,其实是看他割草的样子好看,一时看迷了。

    撒谎中的翁小宝也不等沈一天接下来的话,准备低头去捡那些草时,结果一时慌乱,竟是撞上了沈一天的胸口。

    嘶……

    翁小宝捂着被撞的地方,有些吃疼的喊了起来。

    “很疼吗?”沈一天也顾不得责怪翁小宝不去睡的缘由,低着头,伸出手抓着翁小宝的肩膀,问道。

    “没事,没事。”沈一天的手刚触到翁小宝的肩膀,翁小宝整个人便像是惊了一般,一下子朝后跳了一步,慌乱地摇着手。

    然后快速地弯腰捡起地上的草准备往里走去。

    哪里想到太过紧张的她,一时冷不丁地自己右脚踩上左脚的鞋子,失去了平衡的她,竟朝前倒去……

    翁小宝不由得闭上了眼,心里暗道:美色有毒!

    然而闭上眼后的她,等来的不是什么痛意,而是腰上多了力量,不让她朝前继续掉下去。

    感受到那股力量的翁小宝,先是睁开了一只眼睛,偷偷地看了看。

    地上散落着她捡起来的草,而她整个人正悬在半空中。

    默默地又睁开了一只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手,那手,正是她刚才看到的,属于沈一天的手!

    一想到沈一天,翁小宝忙地准备站直身子,哪里知道,越想站直身子的她,脚上的动作就越不配合她。

    她的谢谢还没出口,还没站直身子,整个人又朝前倾了下去,似乎沈一天也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措手不及地没有拉住翁小宝!

    情急之下,沈一天托着翁小宝的手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去。

    处于下坠的翁小宝,又一次地闭上了眼。

    死了死了!这次肯定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吻!

    可是,下一刻,迎来的却是温润的胸膛,还有一声闷闷地哼声。

    温软的触感,让翁小宝一下子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起伏的胸膛……

    翁小宝默默地将视线朝上抬了抬……

    完美的下巴……

    薄红的唇瓣……

    好看的鼻梁……

    清秀的眉毛……

    这是……

    沈一天!

    一看清替她垫背的人是谁,翁小宝收回视线,连忙准备从他的身上爬起来。

    只是还没等她动作,沈一天的声音便传入了她的耳朵里:“你没事吧?”

    沈一天的问题,让翁小宝的动作一僵,缓缓抬头看向沈一天。

    此刻,沈一天漆黑的眼珠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翁小宝微微一怔,尔后垂了垂眼睑,道:“没事。谢谢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