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入鬼市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嘎嘎嘎……

    乌鸦粗哑的叫声将翁小宝回忆的思路给唤了回来。

    秦晓察觉到了翁小宝的视线,回头看了翁小宝一眼,歪着头疑惑地问道:“小宝,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说着,秦晓便往脸上摸去,然而当她摸出一手的黑色污渍后,顿时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似乎很不愿相信,她的脸上居然会这般的脏!

    眼看秦晓又要尖叫起来,翁小宝连忙从怀里掏出了湿巾,递给了秦晓,道:“又不是什么擦不掉的,别大叫,不然那两个人又要一阵一阵的嘲讽你了。”

    秦晓转了转眼珠,看着翁小宝手里的湿巾,撇撇嘴,无奈地接受了。

    秦晓微微弯着腰,轻轻地擦拭着脸蛋。

    翁小宝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红线挂着的吊坠从秦晓的衣服里窜了出来,在空气中左右摇摆。

    也因为这样,翁小宝清楚地看清了那吊坠的模样。

    那吊坠的颜色是青绿色的,像一块玉。

    而那吊坠的样式却像是一条蛇,一条全身盘起来的蛇!

    可是乍一看,又不像是蛇!

    只因那穿红线的地方,是两只角连起来的缺口。

    出于好奇,翁小宝开口问道:“你这玉刻的是什么?像蛇又不像蛇的。”

    “这个?”擦干净脸的秦晓,将脖子上挂着的吊坠放在手心,见翁小宝点头,笑道:“这玩意叫蛟。因为是蛇化来的,所以又有点像蛇。”

    蛟?蛇?

    一听到蛇,翁小宝就觉得浑身不自在的。

    尤其是在那山洞里头,那具僵尸化成一堆粉末后,一个方木块的玩意静静地躺在那石灰的中心!

    令她想不到的是,那方木块的玩意竟然是蛇符!

    看到那蛇符的瞬间,她便觉得透心一凉!

    那个于老板不是说过,那两头蛇不是专门喜欢阴邪的玩意嘛,为什么连那僵尸也没有放过?

    想不明白的她,也没有再去思考什么,直接将那蛇符揣进了口袋里。

    翁小宝摸了摸还在口袋里呆着的蛇符,勉强的笑了笑:“你怎么喜欢带这玩意?”

    秦晓耸耸肩,答道:“不是我喜欢带,是我家里的人让我必须带,说这玩意能够辟邪。”

    说着,秦晓便将吊坠塞回了衣服里,“这吊坠,从我出生起就带了,一直没取下来过。至于辟邪不辟邪,我是没什么感觉。”

    听到这里的翁小宝,默了一会儿,道:“家里的长辈,说这些总有他们的道理,说不定这玩意是能够辟邪,只不过你自己没有发现过。”

    “大概吧。”秦晓道,不过想到了什么,又道:“诶,我跟你说啊,我家里的每个人都带着这玩意呢。”

    这次翁小宝干干地笑了起来,什么话也没有说。

    想起那吊坠的质地,似乎也不是什么人能够买的起的……

    只是,翁小宝内心之中还是有些疑惑,一般挂在脖子上,用来辟邪的,也就是观音像,佛祖像,再不济的便是十二生肖,这蛟能够用来辟邪的,她却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因为秦晓的粗大神经,翁小宝也没有再去怀疑什么,毕竟这个也算是她家族的喜好。

    翁小宝朝着前方的村子看了过去。

    远远地,她便看到了那村庄的大门。

    只是那个大门也不算什么门,顶多就是几个柱子筑起来的门栏,就跟秦晓时常完的那个阴阳师游戏里的,那什么现世召唤的那个门栏差不多。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村庄的门,却是因为荒废了太久,生长了许多的青苔的痕迹,甚至上的红色漆,都掉色了很多,就连挂在上面的牌匾也布满了枯枝烂叶,在夜风中摇摇欲坠。

    而就在这门栏的顶端,几只乌鸦歪着头直直地盯着他们看着,偶尔还能听到它们松嗓子眼里发出的叫声……

    嘎嘎嘎的有些渗人……

    像是在告诉他们即将而来的厄运……

    眼前的这般景象,阴森地跟个黑白照片一样……

    翁正盯着那扇门,看着看着,便觉得背后有些凉飕飕的。

    经受不住的他,紧张兮兮地转过了头,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不远处的山上,黑色的树枝丫在夜风中摇摆。

    翁正看着远处,眼里反而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甚至脸上的表情都带上了严肃,微微蹙着眉。

    他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有个人在跟着他们!

    只不过那个人,隐藏地太好了!

    究竟是谁?

    翁正在脑海里思索着什么人,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

    一旁的祁言之注意到了他愣怔的模样,奇怪地看着他:“你看什么呢?害怕了?”

    翁正回头看了一眼祁言之,脑里灵光一闪,一个人影浮现出来,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也许就只有他了!

    “怕个屁。”翁正对着祁言之一个白眼,冷冷道。

    然后凑到翁小宝的身边,耳语道:“小宝,咱们好像被人跟踪了,我感觉那个人有点像祁言之要找的刘叔。”

    听到这个消息的翁小宝很是惊讶,然后转过头,在四处望了望,却没有发现什么人。

    对于翁正的话,她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她知道,有的时候,翁正的感觉比她的还要准。

    翁小宝又望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全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毕竟那人在暗,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又以什么方式出现,这些他们都无从得知。

    如果真按照于老板说的那样,是来夺取龙角的话,那么他们可以在取龙角的时候,防范未然。

    “暂时先不管他。”翁小宝说道,“我们先走到村庄大门口再说。”

    ……

    夜色不知不觉间便深了。

    翁小宝低头看了看时间,11点55分了,离午夜12点只剩下5分钟的时间。

    翁小宝再一次地将先前吩咐的事情再一次的吩咐出口:“手上的手链,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摘下;鬼市里的东西最好不要买,尤其是让你拿十滴血来换的;还有不能随意的答应那些鬼魂的话;最后,你们保护好自己。”

    四人皆是齐齐的点头,表示明白。当指针的时间指向了12点的时候。

    顿时阴风大作!

    乌鸦的喊叫顿时高昂起来!

    吹得他们五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就连挂在大门上的牌匾剧烈地撞击着门栏,哐当哐当的声音,响绝不耳。

    地上细碎的灰尘被风扬起,让他们不得不护住了脸。

    然而过了一会儿,风渐渐地小了。

    接着,迎来的是一些嬉笑的声音……

    由远至近……

    几个人微微睁开了眼。

    隐隐约约间,他们看到从透明的轮廓的身影,在通过那扇大门的时候变得清晰起来!

    秦晓睁着炯炯有神的眼睛,观望着通过那扇门的一群鬼魂。

    那群鬼魂,没有露出死前的恐怖样,露着的面容全都是生前的模样。

    光是看着,就和普通人一样。

    他们有的勾搭着肩,不知道在说笑着什么,有的扭着腰,摆着像是模特的步伐,高挑的身材,似乎生前是个模特,现在的她在炫耀着上面的人给她烧的新衣裳,有的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和老头子,他们手里跨着篮子,一脸的笑容,嘴里似乎都在谈论着谁谁给她烧了什么……

    除去他们谈笑间说的话语,一切的情形就仿佛是逛庙会的一样……

    看得祁言之直揉眼睛,暗道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可是抬头一看,那破旧的牌匾依旧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

    随着鬼流量越来越多,翁小宝决定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对着其他几人做了做手势,他们便快步跟着翁小宝踏入了门里。

    当他们一脚踏进了大门后,空间微微扭曲了一下,顿时门后的情景与他们入们之前看地完全不同。

    没入门前,他们看的是,破败寂寥,甚至可能漏雨的房屋,甚至行走的道路都是一个坑一个坑的,可是现在,入了门之后,他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所有的房屋灯火同屋,平坦的道路上,摆着各色的小摊,甚至还有装着古董的屋子,里面的收音机里放着老掉牙的歌曲。

    第一次踏入鬼市的他们,仿佛来到了夜市一般。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周围的那群人是鬼的话,他们大概会狠狠地痛买一番,秦晓最甚,现在的她,整个眼睛都泛起了光,人还没走到摊前,便直直地盯着摊上的玩意。

    翁小宝注意到秦晓的目光,微微地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秦晓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甚至眼睛里还带着惋惜。

    翁小宝有些无语地看着她,暗暗地在她的耳边提醒道:“这些都是纸糊做的,你要是想要,回头你让你家里直接买了得。”

    秦晓一听,甚至还点起了头,赞道:“小宝,你这主意不错!”

    翁小宝:“……”

    她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

    正当他们逛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女孩捧着篮子,来到他们的面前。

    那小女孩穿着红色的外套,戴着红色的帽子,就像是小红帽一样。

    只见她从篮子里拿出一块玉啄的梳子,伸到他们的面前,带着腼腆的笑容,道:“好心姐姐,要买梳子么?”

    那女孩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圆嘟嘟的脸蛋,很是惹人怜爱。

    看着她的面容,秦晓便是心软,然而她的手还没碰上那玉梳子,那女孩像是被惊了一下,瑟缩地退后了一步。

    扑了空的秦晓,有些莫名奇妙地看着那个小女孩。“小妹妹,你不是要卖梳子嘛?怎么一下子跳地这么远?”

    那小女孩看了看秦晓,又看了看翁正几人,顿时目光一冷,什么话也没有说,将梳子丢进了篮子里,便跑开了。

    “那个女孩怎么回事?不是要卖梳子吗?怎么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秦晓看着远去的小女孩,有些想不明白。

    翁小宝也看着那个小女孩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后转身看了看秦晓脖子上的红线,悠悠道:“你这蛟,似乎还真有辟邪的作用。”

    “啊?”秦晓被翁小宝这么突然的话,搞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沈一天开口了:“那个鬼,是恶鬼吧。”

    他的话像是炸弹一样,炸地祁言之和翁正一跳。

    翁小宝也点点头,道:“望了和你们说了,这鬼市之中,还有恶鬼,鬼门大开,除非有极大罪恶的鬼魂出不来,一般的厉鬼、恶鬼还是可以出来活动的,而刚才的小女孩,显然便是恶鬼中的一个。”

    “恶鬼?可是,我没觉得她哪里恶啊!”秦晓道。

    “你可以看看,周围的鬼里,可有穿红艳衣服的鬼?”翁小宝道。

    秦晓几人闻言,朝着四周看去……

    然而入目的,最艳丽的颜色也不过是黄色而已,红色的,却是没有发现一个。

    难不成刚才遇到的真是恶鬼?

    想着,祁言之和翁正的心里便是一个咯噔。

    “所以过会遇到穿红衣的还是小心点的好。”翁小宝道,然后对着秦晓说道:“秦晓,这是鬼市,不是咱们的现实的夜市,你要控制住自己购买的欲,望,你要时刻的提醒你自己,你现在,是个穷鬼,半分冥币也没有!”

    秦晓一愣,摸了摸口袋,现在的她还真的是个穷鬼……

    偷偷瞥眼看着摊子上摆的那些小玩意,心蠢蠢欲动,怎么办?她就算是穷了,也控制不了自己啊……

    捧着篮子离开的小女孩,一路狂奔到整个村庄看起来最大的屋子里。

    淡黄色的灯光照满了整个屋子。

    一身穿着红似火的旗袍的女子,坐在梳妆架子前……

    那梳妆架子,像是几十年前用的,很古老的那种,红木制作的,一扇大镜子,左右两侧小镜子。

    那镜子将屋子的一切都映在了上面。

    而就在镜子的最前方,那穿着红似火的旗袍装的女子,双手捻着红艳的纸片,往唇上送。

    女子就着红纸抿了一下唇,尔后本是淡红色的唇一下子红艳了起来,比起刚才的,更诱人了几分。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的门,猛地被打了开来。

    女子的动作,随着开门的声音,微微一顿,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上的红纸,借着镜子反射,女子看着出现在镜子里的小女孩,淡淡道:“红儿,不是出去卖梳子了吗?这么急匆匆地回来作甚?”

    “阿姐,今儿鬼市,来活人了!”红儿道。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