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暗处的人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一行人,跟着女鬼,左拐右转的,绕绕圈圈的,不知道走了多久。

    一直走到荒村的背后,那里有条小河,河水之上,一架小桥横在上面。

    而在他们的对面,一座高大的山矗立在那里。

    越过小桥,他们看到一栋黑漆漆的洞口。

    一看到这个洞口,几人便是背后发凉。

    没有办法,当初洞口遇上僵尸,那印象可是深刻嘞!

    几人相互看了几眼,翁小宝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打开手机的电筒模式,摸索了进去。

    就当所有人都踏进了这个洞口的那一刻,一声呜呜咽咽的哭喊声,在这洞里回荡着。

    一听到这渗人的哭喊声,众人心里便是一跳,可是在听到接下来的哭喊声后,便微微放松了下来,“红儿,红儿,你在哪?”

    这可不就是刚才的女鬼嘛!

    想着,翁小宝几人便快步走到了里头。

    当他们踏入洞的深处,金色的光芒一下子将洞里的情景给照地一清二楚。

    突然的光亮让他们一群人的眼睛有些适应不了。

    过了十几秒后,他们一边眨着眼,一边缓缓适应着。

    当他们看到金色光芒的源头时,顿时脸上都是一喜,龙角!

    在那洞的深处,一处高台上,放置这一块龙角,那龙角,比在外面鬼市上摆摊的那些角来,要大得多!似乎和手臂一般长!

    而那龙角上,刻画着螺纹一样的图案。

    翁小宝看到这龙角,心里也是一喜,她必须赶快把这龙角给带出去,不然,她的那些同学们还真等不了了。

    想着,翁小宝便准备将那龙角给取下来,可她还没跨出一步,手上便出了一股阻力,翁小宝有些疑惑看回头。

    却是对上了沈一天高挺的下巴,瞥见他下巴微动的方向,翁小宝顺势看去,只见,那原先的女鬼,披头散发,一双赤红的眼,狠狠地瞪视着他们。

    翁小宝几人脚下的步子微微退后了些。

    看着那女鬼的目光也警惕了些。

    金色的光芒下,那女鬼的身影有些淡淡的,似乎身形像是烘烤的笼炉微微扭曲。

    翁小宝看着,心下一个诧异。

    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女鬼。

    女鬼扛着身后龙角的威压,又或者说她已经顾不得什么后果了。

    此刻的她,只知道,她被这群人给欺骗了!

    她狰狞着脸,右眼旁的蜈蚣扭曲的更为恐怖起来,目光之中,充满了怨恨:“你们这群活人,竟敢欺骗我!红儿呢!你们还我红儿!”

    翁小宝望了望四周,凝重着脸,在看向似乎有些发狂的女鬼,顿时心下一个了然,急切地道:“你别冲动,红儿,肯定是在附近!”

    “附近?呵呵……到了现在,你们还想着骗我?!”女鬼突然间笑了起来,可是翁小宝却知道这种笑容的背后,是有多么的阴森。

    “没骗你,那个人带着你的妹妹肯定在暗处看着我们,自相残杀,这样他不仅能得到龙角,还能得到你们姐妹的鬼魂。”翁小宝急切地解释道。

    女鬼哪里听得下那么多的解释,一下子收敛了笑容,阴冷地道:“我要你们为我妹妹偿命!”

    说完,那女鬼纤巧的手上,十个朱红色的豆蔻刷地长长了几分,宛如十个沾着鲜血的刀。

    一瞬间,那女鬼便冲上了他们的面门,对着他们的脸,便狠狠地划了一下。

    幸亏翁小宝几个人反应迅速,几人纷纷朝着两边就地一滚,一下子逃过了女鬼的鬼爪。

    看着躲过自己攻击的几人,女鬼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不好看起来,瞪着怨恨的血色双眸,看着他们。

    两个胆子小地吞咽着口水,有些恐惧地看着女鬼,不过女鬼似乎没有将他们两人放在眼里,直直地朝着翁小宝冲了过去。

    顿时,两人狠狠地松了口气。

    “快,将龙角取下!”就在这个时候,祁言之的脑海里响起了于老板的声音。

    刚从死亡的恐惧中回过神来的祁言之,听到这个声音,便是一个愣神,似乎想不明白为什么于老板的声音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见祁言之没有什么动作,脑海里,于老板的声音一下子急切了起来,“还愣什么愣!趁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快把龙角取下来!”

    经过于老板的再二提醒,祁言之才愣愣地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还在和翁小宝对抗的女鬼,咬咬牙,便朝着高台的龙角而去。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他碰到龙角的时候,竟然上面还多了两双手!

    抬头一看,顿时有些发愣,“你们干嘛?”

    而那两双手的主人,赫然是同他一起滚到一边的翁正和秦晓!

    “你干嘛,我们就干嘛。”两人齐齐地说道。

    祁言之心里暗道一声卧槽,这都什么鬼?这于老板也让他们取的吗?

    想到这里,祁言之便准备放手,哪只他的手刚准备放下,脑海里便响起了于老板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不准放!”

    这一喊,惊地祁言之直接两只手抓起了龙角。

    “到底怎么回事?你没让他们取龙角吗?”祁言之在心里问道。

    “我可没和他们做交易。”于老板的声音,在脑海里道。

    听到于老板的话,祁言之心下一惊,看着翁正和秦晓,问道:“你们,你们要这玩意做什么?”

    翁正看了一眼祁言之,眼角又瞥了一眼,还在那边和女鬼做抗争的翁小宝和沈一天,道:“我帮我阿妹拿的。”

    秦晓看了看两人,目光闪亮,道:“我看着喜欢,想带回家做个装饰品。”

    祁言之看着两人,有些无言,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唯独翁正看着秦晓的目光,带着打量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晓故意的,还是因为动作太大,那埋在衣服里的吊坠,竟从衣领处划了出来。

    看到吊坠的那一刻,翁正目光一闪,连忙伸手将那快要碰上龙角的吊坠挡在手心上,然后笑道:“还好我眼疾手快,要不然这吊坠要是砸在这龙角上,砸坏了,可真是得不偿失啊。想想多可惜啊。”

    说着,又将那吊坠一把丢进秦晓的衣服里,甚至还直接将衣领拉到了头。

    翁正一系列动作,祁言之是看不懂,不过,秦晓却在吊坠放回去的那一刻,嬉笑的脸倒是收敛了去,看着翁正的目光,恨不得将他剜了一般。

    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翁正,咬牙切齿道:“那还真是太感谢你了。”

    “哪里哪里。”翁正露出一口白牙,笑地恣意盎然。

    看着翁正那欠揍的笑容,秦晓恨不得一拳头糊上了翁正的脸上。

    气死了,就差一点点了!

    算了,等把这玩意抢回去,也一样!

    秦晓这样想着。

    可是看到两个男人正在和自己抢着东西,心里又把这两个男人骂了一遍,跟女人抢东西,贼不要脸!

    可惜秦晓想什么,两个男人是听不见的。

    翁正想起秦晓脖颈上的吊坠,看着秦晓的目光颇为复杂,没有想到这小姑娘,竟然是盗墓的。

    曾经他在他老爹的照片里,看到过这玩意,那时候老爹指着戴着这吊坠的某个男人,嘴里嚷嚷道:“正崽儿,以后,你要是碰到戴着这玩意的家伙,别手下留情,给我一巴掌地糊到他脸上,老子干了大半辈子的活儿,头回被人阴了!一盗墓的渣渣,竟跟我说什么,科学研究。啊呸!”

    那照片的男人他是记不得长的什么样,只是记得,只要戴着这吊坠的,就是一盗墓的。

    又看了一眼秦晓的娇俏的脸蛋,嗯,君子动口不动手。

    这边没一个人放手,另一边,两人一鬼却是打的不可开交。

    那女鬼显然也已经忘记了沈一天对自己的忠告。

    双手成了爪状,一下子便攻向了翁小宝的面门。

    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的翁小宝,根本来不得做什么反抗,看着尖锐的爪子冲上自己,直接伸出两只手挡在自己的面门上。

    只是,她等来的不是什么剧烈的疼痛,反而是一股粘稠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滴落在自己的手心之上。

    翁小宝一怔,缓缓地移开了手,微微抬眸看去……

    只见那双尖锐的利爪狠狠地刺穿了沈一天的手臂!

    翁小宝瞪是睁大了眼,漆黑的瞳孔一缩,淡红的唇瓣竟有些微微的泛白。

    “沈一天!”翁小宝忽略着低落在脸上的血液,高声喊道。

    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想冲上去抱住沈一天,可是看到满是血液的手臂,翁小宝一时间不敢上前触碰。

    而女鬼看到沈一天受伤后,将对他的恐惧彻底忘了,猛地抽回了尖锐的指甲,桀桀地笑着。

    女鬼的突然抽回手,那鲜红的血液一下子飞溅了出来,那飞溅出来的鲜血一下子将翁小宝的脸染地鲜红。

    翁小宝微颤着唇,鼻翼间的呼吸很是粗重。

    有些僵硬地撇过头,看着那女鬼,只听得那女鬼,笑地很是开心,“我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说什么不准对那个女人做什么,你看看你,就这个样子,还充什么保护神,你有本事保护她么?”

    保护?

    翁小宝有些愣愣的……

    我会保护你的。

    一瞬间,翁小宝想起了沈一天曾经无比认真的对自己承诺着。

    这一刻,翁小宝的目光变得极为幽深起来,蹲下身子,直接从脚踝处,掏出了一副小刀。

    那刀的把柄上纹着一条金色的龙纹,就连那露出的刀片上,也是刻画着一条翻腾的龙。

    一看到翁小宝掏出了这把小刀,翁正便怪叫了起来,“我去,小宝怎么把这玩意给用上了!”

    祁言之看着翁小宝手里的刀,奇怪地看着翁正,“这刀有什么奇怪的?”

    “这刀叫灭魔刀,情非得已,才会用上一次,毕竟用一次,就会耗费很大的精力!”翁正说道,目光不曾从翁小宝的身上移开。

    “对啊,这种情况也就是情非得已啊。”秦晓两手抱着龙角,下巴搭在龙角上,悠悠地说道:“你看,沈一天为了小宝,伤了一只手臂,翁小宝为他报仇,可不就是情非得已?”

    “啊呸!”听着秦晓的解释,翁正就是一口唾沫。

    这男人就是个祸害,明明可以很轻易的解决了那女鬼,非得搞得自己满是鲜血,让翁小宝变成个疯子似的。

    秦晓耸肩,“那要不然你下去阻止阻止。”

    翁正想了想,待在原地没动,“既然灭魔刀出了,不杀杀鬼,实在对不起它的名字。”

    “切。”秦晓直接翻了翻白眼。

    灭魔刀一出,女鬼显然有些忌惮,刚刚还在猖狂笑的她,一下子收敛了笑容,狰狞的面容夹杂着害怕的情绪,微微地飘远了些。

    可惜翁小宝可不管女鬼是否害怕,直接越过了沈一天,手里握着刀子便冲了上去。

    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对着她那戳中沈一天手臂的手砍了去。

    女鬼惊恐的后退着,甚至手都别到了身后,深怕被她砍中。

    一人一鬼的局面顷刻间转变了过来。

    可是山洞再怎么大也不会有外面的那么的自由。

    总归是有头的那一刻。

    当女鬼后退地无处可去的时候,一道银色的光芒直接将那女鬼的手臂砍了下来!

    顿时掉落在地上的手臂一下子化成了黑色的青烟,消失不见。

    下一刻,女鬼尖厉而又痛苦的喊叫响彻整个山洞。

    听得抱着龙角的几个人心尖儿颤。

    翁小宝可不管女鬼如何的尖叫,冷着脸准备刺下去的时候,突然,洞里响起了稚嫩的童音,“不要!”

    闻言,翁小宝手下的动作一顿。

    接着,一身小红帽般的小女孩出现在了女鬼的身边。

    “阿姐。”红儿满眼泪水,声音嘶哑。

    “红……红儿?”女鬼看着红儿,忍着手上的痛感,一脸扭曲地看着红儿。

    “是我,阿姐。阿姐,对不起。对不起。”红儿一把握住女鬼的手,哭道。

    “对不起什么,你又没做错什么。”女鬼温柔地看着红儿,轻柔地说道,那轻柔的声音与先前冰凉的声音,完全地派若两人。

    女鬼看着红儿,摸着红儿的脸蛋,“你刚跑哪儿去了,阿姐找了好久。你知道吗?阿姐真怕,真怕和当年一样,看到的,看到的……”

    听着女鬼的话,红儿的眼泪流地更猛烈了,哭道:“阿姐……”

    可是阿姐还没说完,她便像被控制住的木偶,所有的情绪都戛然而止。

    而就在进入山洞时的洞口里,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姐妹叙旧也够了,该做事了。”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