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女鬼散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突兀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

    齐齐地瞥过头看向那漆黑的洞口处,只是看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人从那漆黑的洞口处走出来,似乎是故意一般。

    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洞口处的时候,那呆滞的如同木偶一样的红儿,有了动作。

    只见她缓缓抚下头,脸上依旧带着刚才留着眼泪的血色泪痕,目光呆滞的缓缓靠近女鬼。

    唯独注意着红儿的女鬼,脸上有些震惊,她喊道:“红儿!红儿!红儿,你怎么了?!”

    可红儿似乎没有听到一般,接着细长的黑发从红色的衣帽内伸了出来,像是一条条毒蛇,顺着她眨着女鬼的手,一点点的缠绕上女鬼的身子。

    感受到身体力量随着那漆黑的长发,渐渐消失,一点一点地流入红儿的体内时,女鬼目光之中,满含着难以置信。

    她不怕自己的力量就这么给了红儿,可是她怕,红儿就算得了这力量,也无法摆脱黑洞里,那个男人的控制!

    她一把甩开红儿桎梏的手,准备飞向那漆黑的洞口,将洞里的人带出来,可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那细长的头发,竟然将她的全身都紧紧缠绕起来,整个鬼,随着那黑色长发漂浮在半空之中!

    “红儿……我是阿姐……”没了所有挣扎的力量,女鬼张着嘴,在半空中悠悠地喊道。

    只是,那红儿依旧木楞着脸,不为所动,仿似听不到她的声音一般。

    察觉到身后动静的翁小宝,回头看到这样的情形,目光一紧。

    那漂浮在半空的女鬼,那凝视的身影,逐渐地有些缥缈暗淡起来。

    糟了!在这么下去,这女鬼要被那个小鬼吸地干净了。

    顾不得那洞口的人,翁小宝上前直接一刀斩断了那黑厂的头发,顿时红儿扭曲了五官,张大了嘴,尖厉地喊叫起来!

    而飘在半空的女鬼,失去了控制,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那缠绕在她身上的黑色长发也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化成青黑色的烟,消失不见。

    耳畔里,是红儿凄厉的尖叫,刚获得自由的女鬼,颇为艰难地动着身子,从平躺着转变成了趴伏的样子。

    仰着头,望着红儿凄厉惨叫的样子,女鬼的瞳眸里染着丝丝雾气,只是鬼哭泣的泪水是红色的,看着红儿,被红色一点点的染上,女鬼趴伏着身子,撑着一只手,缓缓地向着红儿移动着。

    红儿,姐姐是不是做的很失败?

    咬着唇,女鬼趴伏着身子,又向前移动了一点。

    红儿,你是不是也怨着阿姐?

    眼里的红儿成了一片血红色,像是被血染了一般,红艳艳地,有些刺眼,更多的,是刺着她的心。

    你应该是怨阿姐的,生前的她,没有什么能力保护妹妹,就连死了,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妹妹…

    翁小宝借着灭魔刀撑着自己的身子而不倒下,目光有散涣地看着还在努力向着红儿攀爬的女鬼,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复杂。

    这个女人,所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妹妹……

    如果,当初,她好好的和女鬼解释一切,事情是不是不会变成这样?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看着女鬼的力量渐渐的不稳定,看着女鬼的身子,在移动之中渐渐变得透明,翁小宝抿着唇瞥开了头。

    当女鬼终于移到红儿的面前,咬着牙,单手撑起了身子,一点一点地跪坐在红儿的面前。

    此刻的红儿完全的沉浸在了断发的痛苦之中。

    女鬼抖着唇,缓缓地伸出手,抚向了红儿的脸蛋,“红儿,别哭……阿姐给你,阿姐什么都给你……别哭了,阿姐……很心疼……”

    下一刻,一股力量缓缓注入了红儿的身体内,而女鬼也因为这样,身子变得愈发地不稳定起来,甚至时而凝实,时而透明。

    红儿的尖叫也在这一刻,缓缓地低了下来。

    “红儿,真乖……”女鬼微微一笑,可是眼底的泪水却不自知地流了下来,顿时两道红色的血痕,映在缥缈的脸蛋上。

    女鬼缓缓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翁小宝,脸上挂着惨淡的笑容,道:“刚才,对不起,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救救红儿,我不想她没了自由……”

    看着女鬼,似乎是在交代自己最后的遗愿,又似乎是在拜托自己,看着这样的女鬼,翁小宝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见翁小宝点头,女鬼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就像是夜间的昙花一现。“谢谢……”

    女鬼转过头,看着红儿,笑道:“红儿,阿姐,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女鬼的话音一落,红儿似乎有了反应,手微微地抬起,向着女鬼的脸蛋而去,可是当她碰触到的,却是一团空气,而那张笑意嫣然的脸,已然消失不见了。

    “阿……阿姐……”一道低低的声音,从红儿的嘴里传了出来,两滴鲜红的泪水不自知地从她的眼眶里流了下来。

    看着红儿的反应,翁小宝以为她已经恢复了神智。

    可是当她再仔细一瞧,那红儿依旧一副木楞一般的表情,而在说出了那句话后,便彻底没了下一句,仿佛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木偶道具,没了自己思想。

    翁小宝想到了什么,目光紧紧地盯着黑漆漆的洞口,声音有些冰冷,她道:“出来。”

    静默了一会儿,洞里的人缓缓地笑出了声,“你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跟我狂什么?”

    “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出来,那我把这龙角毁了,你也不会在意了。”翁小宝道。

    “毁?”这回先出口的,不是洞口的那个人,反倒是那三个抱着龙角的人。

    “不行!”三人齐齐地摇头。

    一个为了交易,一个为了自己,一个为了别人,说什么都不赞同。

    那三人齐齐地一句不行,让翁小宝顿时黑了脸,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地果真不错!

    你们三个,听不出我是在威胁别人吗?都搬起来砸自己的脚,舒服?!

    翁小宝被这三人一气,脑袋一个眩晕,就要晕了过去。

    然而,她也真的晕了过去!

    完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还好一直注意着翁小宝举动的沈一天,在她倒地的那一刻,一个晃身,便接住了她。

    缓缓地将她搂入怀里。

    这时,洞里的声音,带着桀桀的笑容,道:“老翁的女儿也不过如此!还以为她能坚持多久呢,结果,哼。还不是跳梁小丑。”

    他的话一出口,洞里的翁正,倒是变了一个脸色,“你认识我爸?”

    “呵呵,何止是认识……”洞里的那人道,“你爸的死还是我一手促成的。哈哈哈,想起他那死不瞑目的眼神,我就浑身舒畅!”

    “你!我要杀了你!”翁正闻言,脸色便地铁青起来,一把放开了龙角的手,便冲着洞口的方向奔去。

    只是还没等他跑到洞口,一道鬼影便拦住了他的去路,看清拦路的鬼,翁正冷声道:“滚开!”

    然而红儿根本听都不到,僵着的脸猛的一抬,血红的瞳眸,便对上了翁正的眼睛。

    这次翁正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冷着一张脸,手下快速地捏着手诀,然后一声大喝:“退!”

    被翁正的这一举动,红儿竟然真的退开了,只是,她只是退了几步,便停住了。

    看着这样的红儿,翁正微微一愣,有些惊讶,若是换做其他的恶鬼,早已退了不知道哪里去了!可是……

    “哈哈哈,你以为我养出来的鬼,会和其他的鬼一般嘛?年轻人,别把自己当回事。”洞里的人阴险的笑着。“让我想想,你该有个什么样的死法。”

    话落,红儿的鬼影飘至半空,血红的瞳眸看地人,背后发凉,翁正看着这样的红儿,顿时心中也是一惊,连忙从包里掏出了桃木剑,挥着剑,便挡在自己的面门口。

    只听诓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在了桃木剑上,甚至还在桃木剑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翁正目光一凝,看着红儿有些慎重。

    翁正突然的发威,让抱住的两人看的有些愣愣的,祁言之愣愣道:“这还是咱们认识的怂货,翁正吗?”

    “看他的长相,应该是了。”秦晓点点头,然后想到什么,偷偷地从脖颈上将吊坠拉出,正准备将吊坠碰到龙角上时,突然龙角猛地往前一飞,顿时秦晓一时没准备好,扑倒在地上。

    “疼死了!”秦晓低声骂道,想到自己是脸蛋朝地,心下一惊,从口袋里掏出一副镜子,将自己照了一照,见自己容颜完好无损后,又暗自松了口气,还好,美颜依旧!

    而就在她感慨的时候,祁言之的叫声,还洞里回荡。

    由于一直紧紧抱着龙角的他,一下子跟着龙角朝着前方飞去,脚下什么一片空荡荡的,根本踩不到地面,惊恐地他乱瞪着脚。

    一直潜藏在祁言之身体里的于老板见此,立马从他的身体之中飘了出来,看着那龙角越来越接近沈一天的方向,顿时很是焦急,骂道:“你个死龙,乘人之危!这龙角是我先拿到的!”

    沈一天仿若没有听到一般,连头也没回。

    于老板见此,更是气急败坏,看了一眼他怀里的人,又道:“这龙角,可是你家媳妇跟我做的交易,你要是把这龙角给夺了,你媳妇儿拿什么跟我做交易。”

    这回沈一天有了回应,“你这交易,我与她做也是一样。不过区区的女鬼,于我来说,轻而易举。”

    顿时于老板噎住了,愤愤不平地他,转而对着祁言之恨声道:“给我四拽着不准放!不然我拿你寿命抵用!”

    “于老板,我不放,绝对不放。”祁言之道,可是,他的心里早已哭成了海,放了,这龙角,还是往他那边,不放,这龙角,索性带着他一起往那飞!这放与不放,也没多大作用啊!

    于老板也是看出了这个问题,心里就是气急了,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现在的他可不就是一个鬼魂,连这龙角的一个边角也碰不到!

    真的是日了鬼了!

    这边于老板心里焦急,那边洞里的人间到这样的情形也是一惊,大喊道:“住手!”

    顿时一道黑色裹着衣袍的人,从洞口窜出,冲向了那龙角。

    可是还没等他靠近,便是一股风将他又震回了漆黑的洞口。

    那人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

    也因为他的这一受伤,受控制的红儿,恢复了一丝神智,红儿迷茫地看着周围,“阿姐……阿姐呢……”

    看到这样的红儿,翁正挥着桃木剑的手便是一顿。

    可是下一刻,红儿的目光又变成了呆滞的模样,接着,翁正肩膀处直接被红儿细长的黑发戳了个洞。

    那灼灼的痛感,让翁正一下子皱起了眉头,骂道:“阴!”

    那黑袍的人擦了擦嘴边的血,还没等他站起来,一股威压直接压了上来,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迫不得已,他直接掏出了一道蛇符,直接朝着洞口抛去,没有那股魄力,黑袍人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朝着外面跑了。

    这次失算了!

    竟然遇到了真龙!

    而抛出去的蛇符,那一瞬间,一条蛇从蛇符之中钻了出来,吐着蛇信子嘶嘶地扭动着身子。

    看着突然出现的蛇,还抱着龙角的祁言之啊的一叫,随即便是松开了手。

    于老板顿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祁言之,可是转头看着那蛇的时候,目光之中又有些凝重。

    只见那蛇顶着两头蛇,细长的蛇瞳紧紧地注视着沈一天。

    良久,祁言之和秦晓颇为震惊地看着那蛇,只因为他们听见那蛇口吐人言:“呵呵,天,几百年不见,你却是修成了正果。”

    “我挺不想见你的。”沈一天冷冷道。

    “哎呦呦,天,你这话说地可真冷,怎么说,咱们可都是同类啊。”另一蛇头,伸着蛇身,开口道。

    “谁跟你是同类。别降低了我的身份。”沈一天道。

    沈一天的话,让那两头蛇,细长的蛇瞳更为地细了起来,那蛇瞳之中散着阴冷的意思。

    “哼,你我本为蛇,若不是因为当初有人替你抵挡天雷,你以为,你能成为龙么?”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