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见黑白无常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落,沈一天不语,只是垂眸看着怀里的人,眼里泛着一丝心疼,是了,若不是因为她,他又怎么可能会这般的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那头两头蛇见沈一天不语,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人,转而细细的蛇瞳望着他怀里的人,还未看上几眼,便被一股强力的压迫甩到了墙面上。

    只听得一声剧烈的碰撞声,甚至连坚硬的石墙也因为那头蛇的碰撞,而发出微微的震动,震地数小块的石子从上面滚落下来。

    待震动停止,两头蛇卷着青黑色的蛇身,缓缓地从地上爬到了墙面上,细长的蛇身一下子拉地许长,看地祁言之和秦晓一咕噜的口水往下咽。

    两头蛇吐着红信子,张着嘴,两颗尖厉的牙显露了出来,显然此刻的它很是愤怒。

    “不过就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蛇化成的龙,竟敢对我这样!”

    “沈一天,别不识好歹!”

    两头蛇齐齐地吐露人言。

    然而,沈一天似乎对着他们的恐吓毫不担心,泛着金光的龙角,一点点的靠近他,一直到飘到他的额前,尔后一点点的渗入了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看着此情此景,两头蛇似乎受了什么刺激,张着嘴便冲着沈一天咬过来!

    大张的嘴,犹如血盆大口,看着祁言之,迅速地背过了身,朝着秦晓那边爬过去!

    这蛇要吃人了!

    而沈一天对于两头蛇的逼近完全的不害怕,当两头蛇大张的嘴快要毕竟他的额头之时,突然,他的目光微变,一股金色的光芒像是屏障一般,将那条蛇隔绝在外。

    任是两头蛇如何撕咬,都逼不得他半分。

    接着,沈一天那条受伤的手,一下子变成了粗壮的龙爪,狠狠地朝着那两头蛇的七寸而去。

    那两头蛇反应不及,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沈一天化成的龙爪直接戳了一个洞!

    被这突然的攻击,两头蛇仰天一嘶,粗长的青黑色的身体左右摇摆的挣扎,接着,从那洞口的中心,那蛇的躯体一点点的化成黑色的小粒子在空气中消散。

    “嘶嘶……沈一天!你别得意太早!今日你毁的不过就是我一小块无用的蛇符,真正的我,还在某处,狠狠地看着你!”

    “沈一天,你给我记着,你今日夺我龙角,毁我蛇符,他日,我必定夺你所爱,夺你龙符!”

    两头蛇的狠言一撂,下一刻便灰飞烟灭,化成一个满是裂痕的蛇符,掉落在地上。

    这一系列的变化,看地祁言之和秦晓有些目瞪口呆。

    秦晓愣愣地看着沈一天的背影,目光紧紧地锁定着那人的龙爪,心下很是震惊。

    乖乖!那是龙爪吧!是吧?!

    然而她没问出来,自然也没人给她答案。

    还处于两头蛇的震惊中的他们,这个时候,听到了丝丝的哭泣声,“阿姐……阿姐……阿姐,你在哪?”

    翁正的肩上,鲜红的血液直接将他的衣服染地火红。

    翁正一手撑着桃木剑,倚着桃木剑,呼吸着。

    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红儿,那张还带着稚嫩的脸上淌着两条鲜红的泪痕,翁正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安慰人他本就不拿手,更何况还是安慰鬼?

    而这个时候,祁言之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翁正,目光有些复杂,想了想,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心里突然间的有些自嘲,原来,论起胆小来,终究还是自己。

    翁正借着祁言之的搀扶站起了身,看着还在哭泣的红儿,忍不住开口道:“那个,你阿姐……”

    “你阿姐说,想去阳间逛一逛,所以就先走了。”秦晓跑到翁正的身边,插嘴道。

    “真的吗?”红儿泱泱地问道。

    “真的,比真金还要真。”秦晓道。

    翁正和祁言之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秦晓,你这么骗鬼,鬼会信吗?

    然而,这鬼还真的信了!

    “太好了!阿姐终于去了阳间了!”红儿抹了抹眼泪,然后带着欢喜的笑容,跑出了洞口。

    看着远去的女鬼红儿,两个人男人神奇地看着秦晓,问道:“现在的鬼智商都这么低吗?”

    “哎,你们懂什么,这个红儿,其实心里知道自己的阿姐,已经死了。”秦晓叹气道。

    “那……”两人又道。

    秦晓直接挥挥手,“你们懂什么?这叫自我麻醉。心里知道那人死了,可是吧,其实还是希望听到别人说那人没死,这大概叫什么慰藉。”

    然后看着翁正肩膀处,那鲜红的颜色,凉凉道:“你确定不把你伤口处理一下?要是小宝看到了,肯定又要担心了。诶,我说,你平时干嘛装胆小?”

    “诶哟,好疼……”秦晓的话刚说完,翁正就捂着肩膀,痛苦着脸,嘴里唉声道。

    看着翁正这副样子,秦晓翻翻白眼,不乐意说拉倒。

    没了金光色的龙角照耀,几人靠着手机的光亮处理着伤口,一切静悄悄的有些安详。

    安详地让他们快要忘记此刻身处的是鬼市之地!

    不过一会儿,只见一道红色的鬼影飘进了洞里。

    看着鬼影的那一刻,翁正三人一个惊吓,看着突然出现的红儿,喊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神出鬼没的,做什么?”

    淡白色的灯光下,红儿面露惊恐,浑身瑟瑟发抖,她道:“鬼,鬼差大人来了!”

    红儿的话音一落,翁正的眼里也充满了惊恐害怕,至于祁言之和秦晓,皆是莫名其妙。

    而在见到龙角与自己无缘的于老板,也早已躲进了祁言之的身体内,如今听到红儿的话后,也是一惊,道:“快逃!千万不要让鬼差找到你们!”

    祁言之被于老板突然的高声,眨着眼睛,有些发愣,道:“怎,怎么了?”

    于老板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所有的手机光亮顷刻间灭了,一下子,所有的人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噫?手机没电了吗?”秦晓疑惑地点击着手机。

    翁正则直接站起了身,黑暗之中,没人看地清,他的表情。

    而红儿也在手机灯灭的那一刻,直接飘到了后方躲了起来。

    沈一天搂着翁小宝,目光看着洞口处,他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凉意从那洞口之处,朝着他们逼近。

    一瞬间,黑暗之中的他们,寂静地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然后静谧了没多久,他们便隐隐地听到了锁链摩擦的声音,还有那锁链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咕咕的让人后背一凉。

    这道声音,也让秦晓和祁言之有了反应,也一咕噜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秦晓不确定地问道:“这,这是不是黑白无常?”

    然而却没人回答她。

    秦晓见没人回答,伸出手,也不管手底下是谁的肉,狠狠地一掐,下一刻,翁正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带着咬牙切齿,“谁掐我了?”

    “啊?有人掐你了吗?”祁言之道。

    “谁掐你了?”秦晓,一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顿时放松了不少,看来没被鬼差抓走。

    只是,她心里很疑惑,这鬼差到底是不是黑白无常啊?

    然而很快的,她便知道了答案。

    锁链摩擦的声音,很快地便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洞口处。

    顿时,一股犹如身处冰窖的冷意,直袭他们。

    让翁正三人哆嗦地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呵着气。

    他们缓缓抬着头,那洞口之处,泛着蓝白的冷光,那束冰凉的冷光的映衬下,两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看着两道身影的那一刻,三人皆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只见那两人头顶之上的高长的官帽,各自写着——一见生财!天下太平!

    这两人竟然是黑白无常!

    翁正心下狠狠一颤,也难怪红儿会说是鬼差来了,而不是阴差!

    翁正微微蹙眉。

    不是说鬼市巡查的都是一些阴差,这黑白无常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处!

    那黑白无常的瞳眸在翁正几人和翁小宝的身上流转着,而当看到沈一天的那一瞬间,两人的目光多停留在他的身上几秒,便将目光放在了躲在后面的红儿看去。

    只见黑无常手上一抬,一道粗壮的锁链便朝着红儿而去。

    那黑色的锁链,划过翁正的耳边,那带出的冷冽的风,让翁正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漆黑的眼珠子,直直地盯着那跟锁链。

    眼见锁链朝着自己飞来,红儿想也没想地便朝着旁边躲开,然而,还不等她有什么动作,就被锁链紧紧地套住了脖颈,难受地她双手板着那根锁链。

    当哪根锁链一套住红儿的脖颈,黑无常便收回了手,红儿还不曾挣扎什么,整个鬼魂,便又朝着黑无常飞去。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的时间。

    看地翁正几人额角泛起了冷汗。

    然而做完了这一切的黑白无常,静静地站立在原处,一点离开的打算都没有。

    尽管如此,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受着冰凉的冷意,嘴里时不时地呵着气。

    良久,一道声音先是打破了这诡异的静寂。

    “嘿嘿,你们胆子可真大,连这鬼市都敢进,不止进了,还把这龙角给抢了。”说话的是白无常,脸上的诡异笑容从来没变过,嘴角裂开的弧度,让人有些胆寒。

    翁正听着白无常的话,嘴角干干地扬起了涩涩的弧度,“碰巧,碰巧……”

    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是毫无底气。

    “嘿嘿,你这人说话倒挺有趣,碰巧戴着阴气手链进了鬼市,进来后又碰巧来到了藏匿龙角之处,这碰巧的真是让我有些惊奇。”白无常每说一句,嘴角的弧度便裂了一分。

    这回,翁正连涩涩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感觉现在的他是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和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还不赶紧动手?”此刻,黑无常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摆着,严肃地公事公办。

    他的话一落,翁正几人的心便是一凉。

    动手?

    这,这是要勾他们的魂吗?

    “老黑,你真是不通情理,难得来鬼市来玩,还不让我多呆一会儿。”白无常道。

    “你若是想被判官多指派任务,你可尽情的玩。”黑无常眯着眼,淡淡道。

    听着黑无常说起判官,白无常嘴角的弧度瞬间下滑了几度,“嘿嘿,还是公事要紧。”

    接着,又是一道锁链应声而出!

    只是那道锁链却是朝着祁言之的方向而去!

    看着瞬间逼近的锁链,祁言之瞬间瞪成了斗鸡眼!

    两旁的翁正和秦晓,看着锁链的方向,也狠狠地捏了一把汗。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条锁链,套住的不是祁言之的魂,反而是隐藏在祁言之身体里的于老板!

    与红儿不同的是,他被套住的不是脖颈,而是连着手一起套住他的腰间。

    对于套住的不是自己,而是于老板的祁言之,很是惊讶,愣愣的看着于老板,呆呆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不抓他,难道你想被抓?”秦晓偏着头说道。

    祁言之顿时一个精神抖擞,抓得好。

    白无常看着还在挣扎的于老板,冰冷的声音悠悠道:“于振华,这锁链,你是挣脱不掉的。”

    于老板摇晃着身子,看着黑白无常,道:“生死簿上早没了我的名字,你们为何还要抓我?”

    黑无常面无表情地看着于老板,淡淡道:“你是鬼,我是差,抓你还需要理由吗?”

    对于这样的回答,于老板狠狠地抽了抽嘴,这样的回答,让他无言以对。

    可是想到就这么轻易地被抓住了,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他都已经躲了几百年了!他才不想去地府!

    对于于老板的内心话,黑白无常自然没有听到,尔后看着翁正几人,道:“今日,便放过你们几人,他日,若是再如此闯入鬼市,搅了鬼市的宁和,你们的魂,我们便勾了。”

    而后,黑白无常便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下一刻,翁正几人便出现在了当初入荒村的大门地点处。

    这么突兀的变化,看得翁正有些呆愣,恍然地望着四周,门依旧是那破旧的门,月亮依旧高高地挂在上空,就连那几只乌鸦也歪着头嘎嘎嘎的叫着看着他们。

    “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我们?”翁正有种做梦的感觉。

    只是为什么黑白无常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想了想。

    说这黑白无常是那黑袍人引来的,他有些不信。

    毕竟以那黑袍人的性格,黑白无常必定会将他们的魂给带进地府之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