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翁正的隐藏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冰凉的月光下,翁正静静地站着,微冷的风,吹拂着他的衣袖,他静默地望着那扇破旧的门,耳边悠悠地传来一阵一阵嘎嘎嘎的乌鸦叫,终是让他认清这一切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的。

    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结果看到,两个神经粗的秦晓和祁言之,一脸的兴致盎然,皆是伸长了脖子,环顾着四周,似乎是对于周围突兀的变化,感到无限的惊奇。

    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嘴里称赞着黑白无常的本事真大!就跟游戏一样,打完了boss,领完了奖励,人就出副本了。

    听着他们两人的话头,翁正顿时额角挂满了黑线。

    知道刚才遇见的是黑白无常,怎么转眼看不见黑白无常了,什么害怕恐惧的心里全都没了?!

    翁正顿时愣了愣,似乎现在的自己,也忘了黑白无常的可怕了……

    忽然的,翁正想起了被黑白无常勾走的于老板,转而开口问道:“那个于老板为什么会藏在你那?而且还从没听你说起过?”

    静谧的空气中,翁正的问题很是轻易地飘进了祁言之的耳里,听到这样的问题,祁言之讪笑起来,“那啥,于老板,看我骨骼清奇……”

    祁言之话还没说完,翁正一把就将桃木剑搁在了他脖子边上,笑道:“你真当我是蠢的?你当初和那于老板到底做了什么交易?”

    祁言之看着翁正认真的面孔,神色一怔,缓了半天,才张着唇道:“就是帮他来这取个龙角呗。你也看到了,当我抱住龙角的时候,于老板还出现了。”

    翁正蹙着眉,思考着,似乎也是这样,尽管当时的他在应付着红儿的攻击,可是那个于老板的声音,他也听到了。

    只是……

    他,祁言之,也不过是个人,一个普通的人,那个于老板为何会将这样的交易给他?

    可是……

    翁正想了想,眼下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值得那个于老板惦记的了。

    正在思索的翁正,没有看到祁言之眼底闪过的一丝异常。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低低的呻吟,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顿时翁正将所有的心思全都抛开,麻溜地将桃木剑丢进了包里,准备欢喜地朝着翁小宝的方向跑去的时候,微微扯痛了肩膀上的伤口。

    “嘶……”翁正低声的痛呼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肩膀处的一块红色,想了想,一把上前扣住了祁言之的手臂,道:“是兄弟的话,衣服借我一用。”

    说着,也不等祁言之说什么话,一把扒开了他的外套,然后很是利落地套在了身上,接着拉链一拉,一下子将那伤口挡在了衣服里,看也看不见。

    翁正垂眸看着,除了隐隐的疼痛传来,便看不见什么红色的痕迹,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小宝就看不到了!”

    说完,便往翁小宝的身边焦急地跑去。

    看着翁正一系列的动作,祁言之看得目瞪口呆,秦晓则是摇头咂嘴。

    啧,没想到,这货,竟然这么能装!就连受伤了,也不愿让身为妹妹的翁小宝知道。

    眼睫毛轻轻一颤,翁小宝悠悠地转醒。

    翁小宝缓缓地眨着眼睛,刚睁开眼睛的她,眼里全是朦胧的景象,完全看不清眼前是什么,只是耳边,似乎听到了谁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一声又一声的。

    “小宝……小宝……”

    渐渐地,她看到两张模糊不清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那两张脸上,两张唇不停地开开合合,似乎是他们在叫自己。

    翁小宝又眨了眨眼,渐渐地,那两张面孔逐渐转为清晰,呼唤也转而有些响。

    终于,她看清了两个人的面孔。

    一个是,翁正。

    而另一个,是,沈一天。

    尤其是顺着沈一天看去,发现现在的自己居然处在他的怀里!

    顿时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甚至人有些激动地想从他的话里挣扎出来。

    可是,当她微微地试着动动身子的时候,却是什么力气也没有,刚离开沈一天的手臂不到一厘米,又啪地一下栽进了沈一天的怀抱里。

    尽管动作微小,一边蹲着身子的翁正,满脸都是担心,有些斥责,“瞎动什么?你以为使用灭魔刀后,能够那么轻易地恢复过来?给我乖乖地躺着别乱动。”

    说到灭魔刀,翁正则是瞪了一眼沈一天,然后又接着道:“别看这男人身子板小,抱起你来,可不费什么力气。”

    但是翁小宝却不是这般想的,尤其是想到之前沈一天被女鬼伤了手臂,鲜血不止,连忙说道,“你说地轻巧,刚才,他的手臂可是被那女鬼戳了通透,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力气?”

    一听翁小宝这么说,翁正才想起这么一茬,似乎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只是,对于一个不是人的沈一天来说,就算是断了一个手臂,自己的女人,也是能抱地起来的吧?

    然而,他刚想完这个,就听得翁小宝又道:“对了,他的伤口有没有处理?”

    顿时,一股子的酸味布满了翁正的心里,嘿,这做妹妹的偏心偏地都快大西洋了!

    我也受伤了,你也快来关心我啊!

    然而,翁正嘴努了半天,最后,还是把这话给咽到肚子里了。

    哎,还是不要让她操这份心了。

    想着,翁正便朝着沈一天看去,目光之中饱含着嫉妒。

    沈一天低垂着头,直接将翁正的目光过滤了,一直默默地注视着翁小宝,一听到翁小宝关心自己的话语,嘴角微微扬起,淡淡道:“不用担心,无事。而且伤口,也被翁正处理的差不多了。”

    啥?

    翁正一愣,完全没想到沈一天会扯上自己,目光直接移到了沈一天的伤口上,结果看到……

    欧凑!伤口呢?!

    翁小宝也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沈一天的手,结果发现,上面虽是有着很多的鲜血,可是伤口却奇异地不见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翁小宝眼底带着震惊的光芒,然后将视线放在了翁正的身上,道:“你把他的伤口治好了?”

    “呵……呵呵……”翁正冷冷一笑,这个锅,我不背!

    他又不是神仙,他怎么可能能治?再说了……

    他要是把这货的伤治好了,自己还用地着遮掩自己的伤吗?!

    翁正狠狠瞪了一眼沈一天,你丫把话说清楚咯!明明是你自己痊愈的,别往我身上扯!

    这回,沈一天倒是没有继续坑害翁正了,说道:“他只是负责处理,我的伤口是被那个龙角治好的。”

    “龙角?”翁小宝疑惑。

    “对。”沈一天道。

    翁正看了一眼沈一天。

    的确,在那个龙角钻进沈一天的身体后,他手臂上的伤口便愈合了起来,这么算起来,这货居然没有骗翁小宝?!

    只是,这么玄幻的事情,翁小宝会信么?

    然而,翁正没有料到的是,翁小宝竟然真的信了!

    欧凑!

    “怪不得于老板会和我交易龙角,原来龙角的用处这么的大。”翁小宝也没有多想,喃喃道。

    翁正诡异地看着翁小宝,平时你的高智商呢?都死哪个角落里了?

    对于翁正的心里话,翁小宝是没有听到,然后想到了什么,“那龙角呢?这可是和于老板交易的东西啊。”

    谈到于老板,翁正很是镇定道:“于老板都被鬼差抓走了,还交易什么?”

    “鬼差?”不是阴差,而是鬼差!蓦然间,翁小宝记起了曾经在祁言之家里见到的黑白无常,顿时一个激动地从沈一天的怀抱里挣扎起来,可是奈何精力支透,刚微微抬起一个头,人又一个扑通地栽进了沈一天的怀抱里。

    一看到翁小宝的动作,沈一天索性将她微微抬起身子,让她的头从自己的手臂上缓缓地移动到自己的胸膛口,让她靠在自己的怀抱里。

    “让你别瞎乱动,你偏要动。”翁正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撇了撇嘴,说道,“就是黑白无常。你昏迷过去没多久,我们就遇上了黑白无常。你别急着惊讶。”

    看到翁小宝露出惊讶的表情,翁正又接着道:“那个黑白无常,一来就勾走了那个女鬼的妹妹红儿的鬼魂,接着,连藏在祁言之身体里的于老板的魂魄也勾走了。”

    听着翁正的话,翁小宝也忘了此刻与沈一天之间坐姿的尴尬,看着翁正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被黑白无常送出来了。”翁正耸了耸肩,结果扯痛了肩膀上的伤口,装作一副蹲累的样子,从地上缓缓站起身,然后背过了身子,呲牙咧嘴地一副痛苦的表情。

    闻言,翁小宝才发现,现在的他们,已经身处在荒村的门外,愣愣地看着那扇满是青苔的门,“那也就是说红儿,也被带进了地府,那之前我答应女鬼的……不就是食言了吗?”

    翁小宝的呢喃,沈一天听到了,同时,翁正背过身的动作,沈一天即使没有看到,但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尔后看着翁小宝,道:“那个女鬼说,不想让红儿成为傀儡,受到别人的控制,如今,她被黑白无常带入了地府,没有受那黑袍人的控制,所以,你不算食言。”

    听着沈一天的话,翁小宝微微抬头,尽管这样微微的动作也让她有些吃力,“不算食言?”

    沈一天点头道,“对。不算。”

    “那,龙角没了,于老板也被抓了,我和他的交易也就此作废,可是那些同学怎么办?”此刻的翁小宝算是小病乱投医。

    沈一天道:“他们不会有事。”

    沈一天说得这般肯定,翁小宝这么看着,竟然觉得十分的可信。

    此刻的她,依靠着沈一天的胸膛,她与他,中间不过隔了一层衣服的距离,甚至,她还能听到,一阵咚咚咚的心跳声,而自己的心跳,似乎随着他的心跳一般,他一跳,自己的心便也是一跳。

    默契地让她有些吃惊。

    不知道为什么,靠着他,她的心,似乎就变了一样……

    “不如拿你心脏里的东西来换,如何?”

    曾经于老板的声音突然的响在了自己的脑海里,翁小宝一瞬间将自己暧昧的思绪拉了回来。

    虽然后来他说,那只不过是他的一句玩笑话,可是想起当初于老板认真的眼神,那烟斗指着的位置,似乎,她的心脏里真的藏了什么……

    所以,她的心里到底藏了什么?

    “小宝,咱们现在回去吗?”一直呆在一边欣赏风景的秦晓,问道。

    “回去吧。”被秦晓打断了思路的翁小宝,道。

    她的话刚落,整个人便突然的腾空起来。

    这突然的变化,一下子让翁小宝惊恐地勾住了沈一天的脖子。

    瞪大了双眸,看着沈一天,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你,你不用这么抱着我。我,我自己可以走的。”

    沈一天看着她,蹙眉的看着她,“你现在有力气了吗?”

    这样的问题,翁小宝很想说一句我有,可是,刚才她情急之下勾住沈一天的脖子,便是废了不少力气,现在,别说是走了,就是动动手,也是很艰难的。

    抿了抿唇,瞥眼看了一边的翁正,想说让他抱着自己的时候,忽然地想起了当初的惨痛经历,顿时什么话都憋进了肚子里。

    翁正也注意到了翁小宝的目光,摸了摸鼻子。

    当初他也不是故意的……

    沈一天抱着翁小宝首当其冲地走在前面,而翁正一改往日,静静地走在后面,祁言之这个时候凑了过来,在他的耳边道:“你的血沾到我的衣服上了。”

    翁正低头,果然,那件棕色的外套上染着点点的痕迹。

    翁正道:“你怎么说也是富家少爷,怎么衣服的质量这么差?这么点的血都能印上来?”

    祁言之:“……”

    秦晓则悠悠地走在翁正的边上,看着前方秀恩爱的两人,拿着手机一阵拍,一边拍一边称赞:“明明很狼狈了,怎么这背影,还是这么的好看?”

    而翁正则是对着那背影翻了个白眼,尔后,眼角一瞥,偷偷地看着秦晓手机里的照片,看着那一幅幅拍地跟海报一样美的照片,心里贼不是滋味,正准备移开目光时,却在看到一张照片后,停住了脚步……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