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牛皮纸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可能。”翁小宝一口回绝道,一点犹豫的意思都没有,这样的话,让秦泽的那张笑意盎然的脸上微微一僵,一种诡异的尴尬感很是微妙地体现在秦泽的身上。

    只是翁小宝可不在意秦泽的表情,又淡着脸说道:“我从老爸的嘴里听到最多的也就是一个姓吴的好友,除了这个人,我就没有听他提起过其他的人,更重要的是,就连他喝醉酒了,也没有从他的嘴里听到关于什么姓秦的事情。”

    秦泽看着翁小宝,脸上摆着说笑也不笑的样子,道:“你没从他的嘴里听说过,可不代表他没有我这个好友。”

    悠悠然的,秦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然后将那张照片摆在了翁小宝和翁正的面前。

    那张照片有些发黄,可尽管这样,上面的图案也依旧能够看的清楚,三个男人,勾搭着肩膀,一副很是铁哥们的样子,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年纪,似乎都是二十几岁的模样。

    翁小宝有些微微惊讶,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拿出这么久远的照片。

    照片上,三个男人都是利落的短发,最左边的那个人,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却是带着一条长长的疤痕。

    最右边的那个男人,估计就是秦泽他本人了,只是照片上的,比现在的他年轻的多了,青春的气息很是浓重。

    至于中间的那个男人,翁小宝看着他,眼里很是怪异,回头又瞧了瞧翁正,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中间的那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很是痞痞的,尤其那张脸,和她亲哥翁正有些相似,不用说,这个男人很显然的就是她的老爹了。

    真没想到,她家的老爹竟然也能这么帅气,毕竟,从她出生以来,她便看惯了她家老爹邋遢的模样,半分正经的模样都没有。

    秦泽看着翁小宝,内心也不焦急,伸手指着最左边的男人,说道:“这个人,就是你父亲经常跟你提到过的,叫吴命。”

    这就是吴命?

    翁小宝看着那个吴命,那张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只是脸上的疤痕很是醒目,“这男人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

    秦泽蹙起了眉头,似是在回忆,然而静默了许久,才长长一个叹息:“时间太久了,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这个疤是为了救你父亲,留下来的。”

    “那他人呢?”翁小宝的内心一个触动,她的老爹也曾经和她说过,这个吴命曾经救过他一命,原来是这么早之前。

    “不知道。自从他的妻子过世了之后,我们就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秦泽将照片翻过了身,看着上面的人,面上似乎有些伤感。

    “那你知道,我老爸,他是怎么死的吗?”翁小宝看着他,目光直视着秦泽。

    被翁小宝这么灼热的眼神盯着,秦泽身子有些微僵,尔后抚摸着照片,惨惨地一笑,“我也不知道。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怎么会?照片上的你们,不是好兄弟吗?更何况,我老爸和你甚至在一座城市里。”翁小宝道。

    秦泽看着翁小宝,将照片收了回来,道:“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懂。尤其是,你父亲在失去了你母亲之后,便也变了一个人一般。”

    翁小宝一愣,她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么一个消息。

    只是翁小宝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会听到令她更吃惊的消息,“不过,论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姨夫。”

    啥?

    这回,就连一直沉默着的翁正也是一个吃惊。

    当这个男人拿出照片的时候,他便知道了,这个男人就是他老爹口里说的,把盗墓说成科学研究的渣渣。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还是他们的姨夫?

    那就是说,那个秦晓,跟咱们还是亲戚关系?

    怪不得,那个秦晓一点也不怕什么鬼,什么僵尸的,原来,都是家族遗传的。

    “你们的母亲和秦晓的母亲,是亲姐妹。”秦泽道。

    秦泽的话,让翁小宝和翁正齐齐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秦泽,问道:“所以,你找我们是来认亲的?”

    被翁小宝和翁正的囧亮的眼神注视着,秦泽有些吃不消,看着他们,然后道:“算,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翁正和翁小宝的眼神顿时染上了一丝疑惑,看着秦泽,道:“难不成你找我们,还为别的?”

    秦泽讪讪的一笑,点了点头。

    而在他点头的那一刻,翁正和翁小宝齐刷刷的变了脸,一个揉着眼睛,一个伸着懒腰,转过了身,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好困啊,睡觉睡觉。”

    随着两扇门的碰撞声,一下子将客厅隔绝在外,秦泽干干地站在客厅内,有些发愣地望着两扇紧闭的房门。

    秦泽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地笑了起来,低下了头,叹息道:“这两孩子,果然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静默了良久,秦泽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对着两扇紧闭的门,道:“有钱拿的,你们可做?”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翁小宝他们听的到。

    果然不出所料,那两扇门一瞬间又被打了开来,伸出了两个头,一人一句。

    “有钱?”

    “多少?”

    秦泽笑着,“挺多。”

    偏偏的,秦泽便是不给实际数字。

    翁正和翁小宝伸着头,又对视了一眼。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然后两人悠悠然地来到了客厅,一脸笑意地请着秦泽入座,倒着茶水往秦泽面前送。

    翁小宝坐直了身子,直接开口问道:“说吧,什么事?”

    秦泽也很干脆,在翁小宝问话的同时,便将一张牛皮纸,摆好了放在桌子上。

    牛皮纸上,画着的一幅像是迷宫的图,上面标记着各种记号,有像星星的,有像棺材的,甚至还有的像是人的,甚至还有的标记着骷髅的。

    然而最令翁小宝比较在意的是,在靠着她这边的顶角处,却是标记着两头蛇的!

    翁小宝看了一眼,抬眸看向秦泽,“这是什么?”

    秦泽点着牛皮纸,道:“这个是一座古墓的地宫图。虽然画地有些粗糙,但是,大概的什么机关位置,都画出来了。”

    “所以,你来找我们,是为了盗墓?”翁小宝垂着眼睑,淡淡道。

    “不是。”这回,秦泽一口回绝。

    “不是?你拿出这古墓的地宫图,不就是为了盗墓的吗?”翁正插嘴道。

    秦泽摇摇头,道:“我是想让你们跟我一起去探究。”

    一听秦泽将盗墓婉转的说成是探究,翁小宝和翁正嘴角微微地抽动。

    秦泽没有抬头看向他们,所以也没有发现他们那此刻的表情是如何的微妙。

    只是低着头,用手指着那标记着两头蛇的位置,继续道:“我听女儿说过,前不久,你们入了鬼市,见到了和这个差不多的东西。”

    翁小宝却是疑惑起来:“我们那天遇到了吗?”

    “遇到了。那时候你晕过去了,所以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翁正抿着唇答道,甚至遇到了他们父亲的杀人凶手,可偏偏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后面的话,翁正没有说,他有些怕,怕翁小宝会承受不住。

    不过还好,翁小宝听到了答案后,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让翁正吊着的心放松下来。

    翁小宝微微调了调坐姿,盯着那个两头蛇的标志,内心有些想要拒绝。

    最近遇上的事儿全是和这两头蛇有关系,现在的她一瞅见两头蛇,就头发疼,一点也不想碰这个事。

    可是,她却发现,她越不想碰上这玩意,这玩意偏偏地能够自己往她这边送,就像是冥冥中注定,要遇到它一样。

    啧,晦气。

    翁小宝撇撇嘴,然而她内心的牢骚刚发完,秦泽的话头就应接而来。

    “本来这种事情,我是不想麻烦你们的。可是,既然你们已经和两头蛇扯上关系了。那么有些事情,你们也该知道了。”

    翁小宝和翁正一听,顿时都集中了精神,听着秦泽接下来的话。

    “其实,我和你们父亲,在几年前有过一次的联系,那一次,是你们父亲找上了我,而这地图,也是当初你们父亲给的我。”

    秦泽将身子靠在了沙发背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想要抽上几口,可瞥到面前的两个人是学生,便就忍住了,手指间把玩着那根烟,“那时候的我,已经准备放弃关于这盗墓的事情了,可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他帮过我那么多回,这么一次,我总不能拒绝他,所以,我便答应了他,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和他一起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他的到来,甚至,最后,怎么也联系不到他了,就和吴命一样,怎么也联系不到了。”

    翁小宝和翁正两人,齐齐的一怔,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牛皮纸竟然是他们老爹留下来的。

    他要去这个古墓,做什么?

    秦泽见他们的表情间有些松动,说道:“这牛皮纸,便先放在你们这里,如果,你们决定好了要去的话,便打这个电话给我。”

    说着,秦泽取出一张明信片,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看了一眼他们,便离开了。

    随着大门关上的声音,整个屋子里便只剩下翁小宝和翁正两人静静地盯着那张牛皮纸看。

    半晌,翁小宝便靠着少发背上,望着头顶上旋转的风扇,眼神有些迷茫,“几年前?是不是咱们老爸死的那一年?”

    翁正将桌子上的牛皮纸拿到了手上,看了看,道:“或许吧。”

    翁小宝歪了歪头,看着翁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牛皮纸,道:“这地图还有啥好看的?”

    翁正瞅了一眼翁小宝,道:“我总觉的咱们的老爹,不会无缘无故的想要去某个地方。”

    毕竟在知晓了自己的老爹是死在了拥有蛇符人的手里,翁正便觉得这个图纸便是关键。

    又或者说,这个图纸画的古墓里有着一样让两头蛇很需要的某种东西,和当初他们进入鬼市的目的一样。

    想到这里,翁正皱了皱眉,然后放下了手里的牛皮纸,看着翁小宝,说道:“小宝,咱们去吧。去看看,咱们老爹干嘛非得去这个地方。”

    翁小宝偏着头看着翁正,此刻的翁正一脸的认真,看地翁小宝有些发愣,问道:“你不怕遇到僵尸,或者碰上鬼了?”

    翁正一听,认真严肃的表情顿时龟裂了,这个茬,他还真没想过。

    “怕。”想了一会儿,翁正道,“可是,再怎么怕,我还是想要知道咱老爹不告诉我们的事。尤其是,他是这么死的。”

    听着翁正的话,翁小宝也不调侃翁正了,也正了正脸色,闭上了眼,沉思了会,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点头道,“嗯,那就去吧。”

    两人决定后,便打电话了过去。

    ……

    三天后,当他们两个人东西都准备地妥当了,来到聚集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令他们特别诧异的人——沈一天!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沈一天的一瞬间,翁小宝很是震惊。

    这回不仅翁小宝很是惊讶,就连跟着来的翁正也是心头一个诧异,他还在想,这次没有沈一天,若是遇到了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儿,那可就只能干瞪着眼等死了。

    只不过,现在,看到沈一天的这一刻,他的心里那叫一个欢呼雀跃。

    以至于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抢夺自己妹妹的渣渣!

    不等翁小宝问什么,沈一天便几个跨步上前,笑着看着她,说道:“秦晓突然打电话来,说她又组织了一次旅游,说是已经邀请了你们,就问我来不来,我听着你要来,便也跟着来了。”

    翁小宝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微微偏过头,瞥了一眼坐在车子里的秦晓,见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挥着手,完全没有什么负罪感。

    似乎就如她嘴里说的一样,就是一场旅游。

    如果不是事先秦泽有跟她说,那个古墓的危险性,或许,还真的可以当成一次什么旅游。

    翁小宝移开视线,准备和翁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在瞥到车子上副驾驶位上的人时,愣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