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顾生没死?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一直在和秦泽交谈着什么,眸光温柔,似乎是注意到翁小宝的视线,停下了话语,朝着翁小宝看去,微微一笑,和蔼的笑容如沐春风。

    那微笑的模样,像极了翁小宝时常在照片里看到的某个人,差一点儿,翁小宝就将这个女人误喊成了自己的妈。

    不过,最后,翁小宝还是忍住了,因为她注意到了,这个女人终究是与自己母亲有所不同。

    眸光之中虽有温柔,可是,看着她们的目光却还是有所疏远,尤其是,这个女人的眼角,没有泪痣。

    秦泽注意到了那个女人的变化,也意识到了什么,转过了头,看向了翁小宝的方向,嘴角挂着笑容,朝着翁小宝们挥手,“既然来了,就赶紧上车吧,虽然是早上,但这天还是有些闷热。有什么话,都路上说。”

    翁小宝看了一眼沈一天,紧了紧背包,看着车子上的秦泽,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却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人不是她邀请的,她没有理由去回绝这个人的加入,尽管这次的旅途会很危险。

    翁小宝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唇,她实在是不明白,秦晓为什么会让他加入,甚至最后连秦泽都同意了。

    翁小宝一肚子的疑问,可是所有的疑问,她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与翁小宝不同的是,翁正那是一副哥俩好的上前,只是刚上前套近乎,人家便是一个冷脸,让他尴尬地想勾搭着肩的手,僵在半空中,尔后一副今天天气真好地挡在额前装作遮住刺眼的阳光。

    等所有的人都上了车,秦泽才悠悠地发动起了车子,驶着车子,向着古墓的地点而去。

    至于古墓的地点,听秦泽说,是在h市的林安县里的东郊区。

    只是具体的哪个位置,却是不知道。

    所以在没有找到那个古墓的地点,说起来也真的算得上是一次旅游。

    只是算起时间来,除了秦泽夫妇两,他们这群学生也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不过,这一个月的时间,也足足够了。

    一路上,秦晓拉着翁小宝聊着天,翁正时不时地插上一嘴,偶尔的沈一天会在他们不懂的地方补上几句,总的来说,气氛还不错。

    不过,开的时间久了,一股困意就袭来了,没够一个小时,秦晓便歪着头靠着翁小宝的肩膀睡过去了。

    没了秦晓的开口,一下子汽车里便陷入了安静,随着车子的轻微的颠簸,翁小宝微微晃着身子,漆黑的眼珠子,透着那后视镜,时不时地看着秦晓的母亲。

    恰巧,顾莲也看了一眼后视镜,看着镜中的翁小宝,一直盯着她,顾莲唇角的弧度微微一勾,说道:“你是叫翁小宝吧。”

    从上车到现在,这是顾莲第一次开口和翁小宝说话。

    翁小宝看着后视镜中的顾莲,微微地点了头,道:“嗯。”

    见翁小宝回应了她,顾莲笑的弧度更大了,不知道是不是翁小宝的错觉,总觉得那个女人放松了不少。“从你上车来,我一直不敢跟你说话。”

    听着顾莲的话,翁小宝有些诧异,“为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妖怪。”

    顾莲轻笑道,眼角也带起了淡淡的纹路,说道:“你是小生的女儿,是我的外甥女,从你出生起,从没有来见你,甚至连小姨的职责都没有做到。”

    “你不用这么想,也不用自责什么,你和我们虽然有血缘上的关系,可是论起真正的监护人来,却是我的父母,更何况现在,我和哥哥,也成年了,也不要别人什么的照顾,每天吃喝什么不愁,每天的日子依旧在过。”翁小宝目光平淡,字句间没有什么起伏感。

    可是说的越是平平淡淡,顾莲便勉不住有些心疼,透着后视镜,看着翁小宝,说道:“你的性子和你的母亲倒是有些相像。”

    闻言,翁小宝的目光微微闪烁,心里有些耐不住地好奇,问道:“我母亲以前是怎样的?”

    这回坐在一边的翁正也不由地挺了挺身子,虽然他是见过自己的母亲,但是那时候的自己,年纪又太小,能记事的时候,偏偏的又是母亲怀孕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母亲,挺着大肚子,一遍又一遍地告诫他,这里是他的妹妹,以后呢,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妹妹,所以,母亲的事他记得也不多,倒是妹妹这两个字听得最多,甚至每天都很二傻的问着,自己的妹妹还有多久才出来?

    回想起来,翁正觉得自己对翁小宝那么多的在乎,其实,都是自己母亲在他的潜意识塞的思想。

    偷偷瞟了一眼翁小宝,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弧度。

    其实,有这样的妹妹也挺好。

    这个时候,顾莲也察觉到了翁正的视线,透着后视镜,看着他们,淡淡地说道:“你们的母亲,叫顾生,从小到大,她的性格就是大大咧咧的,偶尔有的时候会正经。”

    听着顾莲的形容,翁小宝想像着,她的母亲,大大咧咧的样子,大概会是穿着裙子,却穿出了穿裤子的感觉。

    翁正听着,默默地点点头,记得在他的面前,他的母亲,温婉贤惠的像个好母亲,但是,一碰到老爹的时候,啥脾气都上来了,横眉怒对的模样,记忆犹新呢,尤其是老爹特怂地弯腰讨好,啧啧,想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妻奴?

    顾莲继续道:“当然,她也有叛逆的时候,记得她最叛逆的一次,便是遇到了你们的父亲,你们也知道,你们父亲是做什么的,没有人见过他有钱的时候,那个时候,家里人很是反对他们在一起,可是偏偏的,顾生对你们父亲很是喜欢,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就嫁给了你们的父亲。也因为这样,气地我们的父母都双双的入了院,可尽管这样,顾生也依旧没有后悔。她说,这辈子,便认定了你们的父亲。”

    这回,翁正和翁小宝都齐齐的诧异了一番,原来当初自己的老爹竟然帅的让他们的妈这么追捧着。

    其实最让翁正惊讶的是,他明明记得,当初他的母亲,满脸的愉悦,甜蜜地说,小正,要不是你爹当年追求我追求的惊天动地,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地嫁给这个男人,做他的媳妇儿,生下你这个崽儿,怀里还揣着一个娃儿。

    “所以说,我们还有姥爷,姥姥?”翁小宝问道。

    顾莲垂了垂眼睑,语气中有些沮丧,而这个时候,秦泽则伸出了手,握了握顾莲缴着的手。

    熟悉的温度和触觉,让顾莲转过了头看着秦泽,然后微微地笑了,回握了一下后,便放开他的手,有些责怪道:“好好开车,车子上这么多人,可都靠着你。”

    秦泽则是哈哈一笑,便将手收了回去。

    秦泽和顾莲的互动,让看着他们的沈一天,目光微微地一闪,放置在自己腿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目光偷偷地瞥着翁小宝纤巧的手。

    真想像他们一般,自然地一直握着她的手。经过秦泽的这一鼓励,顾莲缓缓道:“顾生生下你后,便不知所踪,因为一直找不到她,他们因此郁积了很久,本来他们的身体就不好,没几个月后,人便走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翁正和翁小宝心里皆是一个惋惜,各自垂下了眼皮,抿着唇。

    翁小宝似乎意识到什么,又抬起了头,看向了顾莲,问道:“你说,我的母亲是失踪?”

    “嗯,是啊。”顾莲看着后视镜里的翁小宝点点头。“你们父亲没有告诉你们吗?”

    翁正和翁小宝齐齐地摇了摇头,“没有,老爸说,我妈已经死了。”

    “什么?”顾莲有些激动,直接转过了身子,扒着底下的坐垫,看着翁正和翁小宝,再一次地确认道,“你们父亲说,顾生死了?”

    两人点点头,“是啊。”

    “死了……”顾莲嘴里呢喃,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身子,靠着椅子背,闭上了眼。

    “他怎么会说死了呢?没有找到人而已,为什么要说死了?”

    顾莲呢喃着,之后便没再理会翁小宝和翁正。

    秦泽看着这样状态的顾莲,只是微微的安慰着。

    翁小宝和翁正也没有去打搅顾莲和秦泽,两人对看了一眼后,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一个消息。

    或许,他们的母亲并没有死。

    当初,他们的老爹找上秦泽,带着这个地图,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他们的母亲在哪里。所以才会找上秦泽帮忙。

    但是,至于这些,也不过是他们的猜想罢了。

    是不是真的,也只有到了这个地方,他们才会知道。

    想到这里,他们兄妹两个,似乎更加的期待,更加的迫切地想要找到那个古墓的地方。

    接着,一路上,便是一阵的沉默,因为s市和h市本身便是隔得比较远,仅仅开车便是需要十几个小时,随着车子颠颠簸簸,翁小宝几人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期间停车休息过几次,她们也不知道了。

    等到他们被人叫醒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有些黑了。

    几人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伸着懒腰,问道:“到了吗?”

    顾莲看着他们,淡淡地笑着,替他们提着些轻便的包裹,说道:“到了h市了,车子已经开了一天了,下来吃些东西吧。”

    秦泽脸上也带着些疲惫,道:“先把肚子喂喂饱,明天再继续赶路。”

    翁小宝几人便跟着秦泽和顾莲。

    秦晓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是软踏踏的,甚至脸上还挂着我还想睡的困倦的意思,显然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勾着翁小宝的手,头搭着翁小宝的肩膀,嘀咕道:“如果现在有一张大床,不到一秒,我绝对能够睡过去。”

    翁小宝揉搓着脸,点点头应着。

    秦晓走路的姿势歪歪扭扭,什么淑女的样子都没有,走在前面的顾莲几次提醒,秦晓胡乱地应着,但是依旧什么举动都没有。

    就在他们跟着进入门的时候,一个人迎面地撞在了秦晓的肩膀上。

    一下子,将秦晓从迷糊地状态中撞回了神。

    皱着眉,直了身子,嚷道:“什么人啊,撞到人也不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耳边,顿时响起了道歉的声音。

    秦晓眨了眨眼,看向了那个人,只见撞她的人,是个男孩,十几岁的模样,眉目清秀的,头上绑着一条灰色的布条,身上却穿着特别的宽松的粗制衣服,整个人看起来瘦瘦条条的。

    见撞的人年龄比自己小,尤其人还长地这么瘦弱,也懒地在和这个男孩追究什么,懒懒地开口道:“下次走路看着点,别动不动的就撞人。遇上我算你运气好,要是遇到不讲理的,铁定还会讹你钱。”

    “好的。”那个男孩点点头,然后又道了一声歉,低着头便准备离开。

    只是还没等他跨出一步,前面便挡住了个人,男孩道:“对不起,让让。”

    然而,挡着的人仿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一步没有移动。

    男孩抬起了头,看向了前面的人,声音高了些,“能不能让一让?”

    然而,挡在他前面的沈一天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对上他的视线,男孩心下微微一惊,本来脸上还带着暗喜,顿时都敛了干净。

    不会被他发现了吧?

    男孩心里这么想着,再看了一眼沈一天,咬了咬牙,便自己先移开了步子,准备从沈一天的旁边过去。

    结果,依旧不等他走出一步,一只手便横在了他的面前,顿时,男孩的脸色沉了下去,看着沈一天的目光,带着恨恨的,语气也不客气起来,“你这人要干啥子?我都已经把道让给你了,你怎么还挡着我的道?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故意给我难看的?”

    男孩的一个嚷嚷,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包括刚进去没多久的秦泽和顾莲,还有翁小宝几人,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了他们。

    对于这么几束的目光,沈一天没有什么尴尬的感觉,只是漆黑的眼珠子微微地转了一圈,看着男孩,淡漠地说道:“你把裤兜里藏着的,偷偷从我朋友那里劫来的包还回来,我便不再挡着你。”

    ------题外话------

    自己码字,自己看,么么哒

    啊啊啊啊!感谢cindyfen的月票!!么么哒!今天才发现,嘿嘿,十分感谢,万分感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