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进村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一天的这话刚一出口,男孩的脸上便是一个大变色,一双大大的眼瞳里闪着一抹震惊的光芒。

    他做了这么多次,还没有失手过,更没有被人发现过,这个男的居然注意到了?

    可是,他明明记得,这个男的,刚才可是离那两个女的有一段的距离,尤其是,这个男的视线,基本上,可都是落在另一个女的身上,他是怎么看到的?难不成他还长了三只眼?

    想到这里,男孩便偷偷地瞧上一眼沈一天,结果就便对上沈一天冰凉的目光,看地他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这目光,看着怎么就这么的渗人。

    男孩张望了四周,发现周围的人都低低地议论了起来,不行,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跌个跟头!

    怎么看,他们也都是外乡的人,大不了,就给他们扣上帽子,专门欺负咱们本地人。

    想到这里,男孩便坚定了目光,昂着脖子,扯着嗓子道:“你凭什么说我裤兜里有包?你就是看我年纪比你小,长得没你高,人没你壮,想讹我!”

    只是,这回,还没等沈一天说什么,秦晓和翁小包两人便上了前,秦晓上下地看了男孩一番,说道:“看你年纪小,小心思倒是多了,不仅多,你这手脚,还不干净,怎么着,你是欺负我们从外地里来的,想跟我们耍无赖啊?”

    在听到沈一天的话后,秦晓便查看了自己腰间的包,结果一摸,居然摸了空,当即便气得心肺有些炸人,说出的话,也不客气起来,管你是不是小屁孩,管你是不是瘦的跟猴的,敢动了她的包,她就怼死谁!

    被秦晓这么一怼,男孩顿时一噎,他还没扯出外乡人来,她倒是先开了头。

    尼玛,遇到对手了。

    “谁跟你们耍无赖了?明明就是你们人多势众,欺负我一未成年的!”男孩啥也不顾了,扯着嗓子就喊道。

    “哎哟呦,未成年?未成年,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未成年,你就可以偷窃了?未成年,你就有理了?”秦晓也拔高了声音,说道。

    “你……”尼玛!男孩脸上一个涨红。

    “你什么你,赶紧把姐的包,从你的裤兜里揣出来,你要是不揣,姐直接110,咱们警局来一场警察之间的盘问。”秦晓说道。

    “我说没拿你的包,就没拿你的包,你一个大姐姐,仗着自己年龄大,看我单身一个人,欺负我。”说着男孩便是一股子的委屈来,甚至大大的眼眶里还载着泪花,那神情,看着就像在说实话的样子。

    结果令男孩没有想到的是!

    眼前的女的,抖着肩膀,吸着鼻子,白皙的脸蛋上,两条透明的泪珠子已经挂在了上面,一下子看地男孩止住了那欲滴下来的眼泪!

    尼玛,这女的比自己还能演!

    秦晓可不管周围怎么看,脸上展现着我欲尤怜的楚楚感,声音有些淡淡的鼻音道:“你是不是看我是女的,看我是从外地来的份上,看我特别好欺负的样子,所以偷了我的包。小弟弟,那包里的东西,可是姐姐最重要的东西,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你要是偷走了,姐姐的命就没了。”

    听着秦晓如此夸张的说法,男孩登时瞪大了眼,满目的不可置信。

    这一刻的他,顿时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翁小宝一听秦晓说得如此动情,关乎于命,看着男孩,皱着眉,说道:“你说你没拿,那你把衣服掀开,让我们看看你裤兜里到底塞没塞东西。”

    闻言,男孩看了一眼翁小宝,又瞧了一眼秦晓,咬咬唇,既然怼不过,我跑路还不行?

    于是,指着秦晓的身后,喊道:“你包在那里!”

    本能的,秦晓和翁小宝齐齐地转过了头。

    一见她们两个转过了头,男孩撒开了腿,准备溜人。

    可是他的腿横划了几下,发现,自己是凌空的!

    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僵硬地转过了头,看着抓着自己衣领的人。

    只见一个光头的男人,横眉怒对地看着他,看地他登时就缩了头,“叔,叔叔,你,你抓着我,做什么?难,难道连你也要欺负人家?”

    秦泽可不管他的可怜相,眉间拧成了川字,道:“不过是让你掀一下衣服,又不是让你脱衣服,你跑什么?”

    男孩身子微僵,敢情儿这个男人和那女的是一伙的。

    看来,今天是跑不掉了。

    男孩想到了这里,顿时手脚下垂,耸拉着地被秦泽抓在手上。

    不一会儿,他那件宽大的衣服便被掀了起来,一瞬间,那插在裤兜里的包便露了出来。

    没有想到的是,这男孩揣着的还不止一个包。

    屋子里还在看戏的客人,一看到男孩腰间插着的那么多的包,一下子都变了脸色,嚷道:“天,我的包!”

    “这个小偷!”

    顿时被偷了包的人,各个怒气冲冲地走向了男孩的这边。

    男孩一瞧见这场面,吓地心肝儿颤,顾不得什么,直接从宽大的衣服里脱离了身子,一把将插在裤兜里的包全丢在了地上,然后赤裸着上身,像风一样地跑走了,远远地,翁小宝还能听到那男孩嘴里喊着:“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你们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翁小宝顿时无言地看着男孩的背影,秦晓则是一把抹了脸上的眼泪,瞪着远去的男孩,“下次再碰到,直接扒光了。”

    然后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包,至于地上其他的包,他们的主人嘴里一边骂着远去的男孩,一边捡着自己的包。

    当翁小宝看到秦晓包里的东西的时候,顿时看着秦晓,有些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比你那命还重要的东西?”

    秦晓点点头。

    下一刻,翁小宝直接转过了身,朝着旅馆的屋子里走去。

    就在秦晓的包里,一堆的化妆品静静地躺在里头。

    第一次,翁小宝知道,化妆品对于秦晓而言,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

    在经历过那个男孩偷窃的插曲后,便没有再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整个晚上都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在一大早离开之前,秦泽便找了旅馆的老板,向他询问了,当地可有什么出名的名胜古地。

    然而得来的答案也都是当地比较出名的旅游圣地。

    虽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秦泽还是谢过了老板。

    几人上车之后,秦泽透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翁小宝几人后,问道:“既然难得出来,不如先带你们去那个老板介绍的那几个景点转转?”

    一听到秦泽的建议,秦晓那是第一个点头答应,其次应的便是翁正。

    翁小宝其实也有些心动,毕竟七月份班级组织的一场班级旅游,因为鬼魂的加入,变成了一次鬼市的冒险,什么好玩的地方都没有去的成,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好好的玩耍一次。

    想着,翁小宝也同意了。

    至于沈一天,见翁小宝同意后,也没有什么异议。

    随即,秦泽便驾驶着车开往这几个旅游景点,带着他们去转悠了。

    花了整整3天,他们才算尽了兴。

    秦泽则跟着自己以往的经验,决定带着他们向着山区的方向而去。

    秦泽驾驶着车,七大弯八大拐的,花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周围的车流从多的数不清,到偶尔会有那么一辆汽车经过;从数百米宽的车道变成了只有两辆车一般宽的车道;从路两旁都是高耸的建筑物,变成郁郁葱葱的一片绿。

    甚至最后开着开着,偶尔的会碰到赶着羊群的人,或者是赶着牛的人。

    一路一直开到小山村里,四周皆是山丘环绕,一些什么现代科技的,几乎是看不到,城市里常见到的电线杆什么的,偶尔的也就只看到两三个,然而放眼望去的,却都是几亩田地,上面种植着稻米多的数不清,还有几条浅浅的溪流缓缓流淌着。

    秦泽随意地找了处地方,停了车。

    停车之后,翁小宝几人便下了车。

    一股很是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

    “真舒服。”秦晓闭着眼,张开着手,满脸的舒逸感。

    “是挺舒服的,尤其是没有那一股子的炎热感。”翁小宝也深深地吸了口气,道。

    秦泽听着她们两人的话,一边取着背包,一边笑着。

    顾莲也适时地帮着秦泽,看着翁小宝几人,脸上,也挂着温暖的笑容。

    随后几个人背着包,朝着山村的正口而去。

    脚底下的泥土有些松软,比起城市里的水泥地,这种地面,每踩上一脚,就会印着一个浅浅的脚印。

    几个人刚走进村子里没多久,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看着他们,眼里都充满了好奇。

    大概是,没怎么见到有什么外乡的人,进了这里。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寻问什么,没人上前,秦泽只好主动上门,结果人还没走到别人的跟前,就见人摇着手,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逃离一般的离开了。

    秦泽站在原地,一阵的摸不着头脑。“诶,这里的人是都怕生人吗?”

    作为秦泽的女儿,秦晓很是不给面子的说道:“他们这不是怕生人,是爸你长地太凶。”

    秦泽一愣,摸着光光的脑门,算是明白了秦晓的话,尴尬的笑笑,走到顾莲的身旁,道:“老婆,要不,你去问问?”

    顾莲看了一眼秦泽,点了点头,只是还没等她去找个人寻问什么,便有人主动地来到他们的面前。

    那人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脸上的皱纹,一路一路的,身上穿着简朴的白色短袖,背着手,脚下的步子却是稳健,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从外市来的?”那老头背着手,看着秦泽几人,问道。

    秦泽点点头。“是的。”

    “咱们这村子偏僻的很,本市城里的都没有什么人来,你们外乡的人来这里做些什么?”那老头皱着眉,似乎对于他们的到来有些不欢迎。

    “带着孩子出来玩的,现在放暑假了,孩子在家待不住,我们就想着带他们出来耍耍。”秦泽道。

    闻言,那个老头将视线从秦泽的身上移到了翁小宝几人的身上。

    看着看着,眉头便越来越紧了,有些呵斥地说道:“小孩子闹闹也就罢了,你们做大人的怎么也这般的不懂事?”

    “我们这山村里头可没有什么玩闹的地方,反而危险的地方多的去,你们赶紧的,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说着,那老头便下了逐客令。

    秦泽还要说些什么,那老头直接转过了身子,不去听了,半分留人的意思都没有。

    “这老大爷脾气可真大。”翁正看着老头的后背,偷偷地在翁小宝的耳边嘀咕道。“咱们还什么都没怎么说,就一口的让咱们回去。真够坚决的,难不成以前有外乡的人来过这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翁小宝沉思了会,觉得翁正说的倒是有那么一点的道理。

    按照常理来说,村里来了客人,那可都是笑脸迎接,有什么问题也都会回答,就算不回答,也不至于人刚进村,就急着赶人离开。

    正当几人眉头不展的时候,一群嘎嘎嘎的鸭子叫扑腾的往他们的耳朵里钻。

    甚至在这乱糟糟的鸭子叫声中,他们还听到特别熟悉的声音。

    “我的鸭,别乱跑诶!好好走嘞!”

    一听到这声音,秦晓便是第一个扭着头看过去。

    一看到那张脸,秦晓目光那叫一个火辣辣的逼迫人。

    啥淑女范都没了,跨着大步子就往那赶鸭子的那人走去。

    看着那群鸭子,秦晓索性抱起了双臂,挡在了鸭子前方的路上。

    这么一个大大的障碍物挡在路中央,鸭子很是智慧的转了个方向,一见鸭子没有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而去,赶鸭子的人便急了,一抬头便喊道:“快让让!别挡着我赶鸭子,要是少了一只,我娘又要揪我耳朵……了……”

    后面的话越来越低,那赶鸭子的人一瞅见秦晓,瞬间瞪大了双眸,“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