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水鬼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看到那个黑色手印的瞬间,那个妇女和雷娃儿便是狠狠地抽了口气,就连他们身后站着的老头也是蹙着眉头,看着云姐儿肩膀上的黑色手印,脸色有些沉沉的。

    此刻,那个妇女一时间也忘记了哭泣,一下子松开了紧紧抓着翁小宝的手,望着还在那边滚着身子的云姐儿,满目的惊恐:“这,这手印,这手印是怎么回事?”

    而后望向翁小宝,手指颤着的指着那个黑色的手印,道:“刚才我给云姐儿换衣服的时候可还没有的!”

    翁小宝没有立即回答那个妇女的话,低着头看着手臂上的手指甲的印痕,呲着牙抚摸着。

    待那股痛意不怎么明显后,翁小宝才缓缓地抬起头,看着他们,答道:“这个手印是水鬼抓着留下来的。”

    “水鬼?!”翁小宝的话,一下子惊地几人冒起了冷汗。

    翁小宝可不管他们的眼神是怎样的,又道:“现在的云姐儿可是被水鬼附着身,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水鬼……它为什么会找上我家云姐儿?”那个妇女看着云姐儿还在那里痛苦地尖叫着,有些心焦,又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翁小宝道。

    “啊?问我?”妇女愣住了。

    “这个云姐儿,会疯疯癫癫,是因为她被人勾了魂。”

    这话一出口,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这群人,从小便是有些迷信,自然也懂勾魂的意思。

    翁小宝不等他们想问什么,又接着道:“如今,她被人勾地只剩了一魂一魄,这也就是因为她为什么会疯疯癫癫。我问你,三年前,这个云姐儿遇到过谁?又或者说,她在变疯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妇女思考了一会儿,却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不过,翁小宝却是注意到了那个雷娃儿的表情,见他偷偷瞟了眼云姐儿,低垂着眸,抿着唇,一副想说又害怕说的模样。

    翁小宝看着他,直接开口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啊?”突然被点名的雷娃儿,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个妇女可没有什么耐心,对着雷娃儿就凶道:“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了?以前,你不是和云姐儿最亲的吗?云姐儿发生了什么,你肯定是知道!”

    被妇女这么逼问着,雷娃儿依然有些踌躇着,看了看翁小宝,又看了看妇女,又低下了头,什么话也不说。

    见雷娃儿什么话也不肯说,那个妇女又道:“你平时话不是挺多的吗?怎么现在关乎到云姐儿的,你就什么话也不说了?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云姐儿,她还那么的年轻呢!”

    雷娃儿见妇女似乎有些崩溃的迹象,有些急道:“阿娘,不是我不说,只是,这关于到……”

    后面的话,雷娃儿止住了,听不明白的人,依旧有些迷糊。

    不过,那个老头似乎是听明白了什么,看了眼雷娃儿后,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云姐儿,便转过身,出去了。

    老头背着手走到了门口,对着还在观望的一群人喊道:“行了,都各自回家吧,这云姐儿没什么事。”

    好在先前翁小宝说的话,声音有些低,也导致了外面那群围观着的人,都没怎么听见。

    一听着老头的话,也都纷纷地离开了。

    至于老头,自然也是头也不回地跟着他们那群人一起走了。

    见人走地干净,只剩下翁小宝他们这群外人在,雷娃儿才缓缓地呼了口气。

    看着胸前,那个已经快哭成泪人的妇女,看着她哭着哭着,一抽一抽的模样,雷娃儿才张口说道:“阿娘,云姐儿,三年前,瞒着你,和来旅游的外乡人,好上了。”

    说完,雷娃儿便抿住了唇。

    而听到这话的妇女,这一刻是真的忘了哭泣,瞪着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雷娃儿,尔后抓着雷娃儿的衣服,喊道:“你瞎说什么!云姐儿可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可以诋毁你亲姐姐的清白和名誉!”

    “云姐儿若是和人谈了,又怎么可能不和我说!”妇女有些声嘶力竭地喊道。

    雷娃儿低垂着头,然后低低地说道:“云姐儿说,她不敢和你说,她怕你不赞同。”

    那妇女显然不相信:“她若是真的有,她不和我说,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雷娃儿不敢看妇女,接着说道:“当初我答应了云姐儿,不和你说的。”

    “你!”妇女有些不可置信。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那个外乡人呢?”这个时候,翁小宝插了一嘴,问道。

    雷娃儿抬起了头,望着翁小宝一眼,道:“后来一天晚上,那个外乡人将云姐儿邀约了出去,等到了第二天,我看云姐儿一直没回来,就去了云姐儿曾和我说他们经常见面的地方,然后发现云姐儿已经疯了,而那个外乡人也不见了。”

    说着,雷娃儿便自责了起来。“如果我当初阻止了云姐儿,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那妇女可听不仅这些,直接拍打着雷娃儿的肩膀,气道:“云姐儿让你不说,你便不说,你这是想要气死我!”

    被这么打着,雷娃儿也不反抗,只是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妇女打的时间久了,也便累了,软软地瘫坐在地上,捶着自己的心门口,哭喊道:“我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不争气的玩意!”

    已经作为母亲的顾莲,缓步上前,低声地对着那个妇女安慰着。

    妇女和顾莲之间的话语,翁小宝也没有心思去听,目光直直地盯着床上的云姐儿。

    雷娃儿不敢看已经瘫坐在地上的妇女,只能把目光放在床上翻腾着的云姐儿。

    只是,雷娃儿的目光刚对上床榻上的云姐儿,便一下子缩回了脖子。

    他虽是男孩儿,可是也没经历过什么恐怖的事,关于村子里什么鬼的事,也都是从那些大人们口里相传的,至于他们口里的鬼,他活到现在还从没有见过。

    今儿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水鬼附身,看着那脸色苍白的云姐儿,明明什么气色也没有,可偏偏她瞪人的眼神却是比阿娘的眼神还要凶狠!

    没有办法,雷娃儿便看向了翁小宝,问道:“那个,你说云姐儿被水鬼附身,现在可怎么驱赶那个水鬼的方法?”

    雷娃儿的话,声音不大不小,不仅翁小宝听到了,就连躺在床上的云姐儿也听到了,她桀桀地笑着,渗人的笑声,让雷娃儿的手臂上都快起了鸡皮疙瘩。

    “想赶我走,直接投河自尽,你不是对我很内疚嘛?你不是很自责吗?与其活在这种自责中,不是死了干净,死了还能自由!哈哈哈……”这回,云姐儿开口说话了,说出的话,完完全全的没有以前疯疯癫癫的模样,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和以前派若两人。

    雷娃儿听着云姐儿后半句话,差一点儿便以为是真正的云姐儿,差一点以为云姐儿不疯了,不仅他这么认为,就连瘫坐在地上的妇女也是很激动,她听到云姐儿说的如此流利的话,什么顾莲的安慰,翁小宝说的水鬼,直接扑倒了云姐儿的床边,脸上带着笑意,说道:“云姐儿,你不疯了。云姐儿,你可害地阿娘好一阵担心。雷娃儿当初是做的不对,但也不至于去死,你若是心里不开心,直接打他便是。怎么说,他还是你的亲弟弟。”

    只是现在的云姐儿可不是她真正的女儿,听闻妇女这般的话,脸色顿时凶狠了起来,趁着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时候,伸着一双手,便紧紧抓着妇女的脖颈,“芳婶子,既然你不肯他死,那就你去死!”

    被云姐儿紧紧抓着脖子的妇女,顿时呼吸不过来,脸色开始缓缓的涨红起来,手上胡乱地搬弄着脖子上的手臂,可是被水鬼上身的云姐儿的力气,又哪里是她能够轻易能搬弄开的?

    云姐儿的动作,震惊了雷娃儿,雷娃儿顿时脑袋一片空白,一下子扑了上来,也试着搬开着云姐儿的手,可是没想到的是,就算是加上了他,也依旧弄不动云姐儿的手。

    雷娃儿顿时有些急了,已经失去了对自己极好的亲姐姐,眼看着阿娘快要翻起了白眼死在自己的面前,雷娃儿眼眶有些湿润了,他朝着云姐儿喊道:“别!别伤阿娘!我去死,我去跳河!”

    雷娃儿的话,让那云姐儿的动作有所停顿,不再施加什么力量,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歪着头看着雷娃儿,“这样才是我的乖弟弟,快,现在就去小河边,去跳河!哈哈哈……”

    雷娃儿看了一眼阿娘,咬咬牙,准备转身离开,只是还转过身,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雷娃儿哪有那功夫去看挡路的人是谁,直接道:“你快让开,别挡着我。”

    翁正看着此刻已经六神无主的雷娃儿,翻了翻白眼,让你去死,你就去死,真是傻上天了。

    先前在旅馆门口的那股激灵劲呢?都死哪去了?

    翁正哪里肯让他走,直接将他推了回去,“你这脑子是猪脑子?”

    雷娃儿被人给推了回来,还在笑着的云姐儿,表情一下子沉了下来,什么话也不说了,直接发了狠的抓着妇女的脖子。

    然而还没等她使力的时候,一股带着腥臊味的液体直接扑上了她的脸蛋。

    下一刻,云姐儿的动作便是一僵,然后眼睛一闭,朝后倒了过去。

    没了云姐儿的桎梏,那个妇女终于得以的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先是咳嗽了几声,便是捂着自己的脖子,狠狠地对着空气吸了几口。

    只是吸着吸着,人又流起了泪。

    那看似坚实的肩膀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软了下来,一抖一抖的。

    被翁正推回来的雷娃儿还想要朝着翁正怼上几句,结果还没开口,便看到妇女恢复了安全,一下子朝着妇女那爬了过去,手轻轻地搭在妇女的背上,说道:“阿娘,你没事吧?”

    闻言的妇女,缓缓回过头,看着雷娃儿,而后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云姐儿,擦了擦眼泪,笑地有些勉强,“没,没事。”

    此刻的她也不苛求什么了,在刚才生死间,她忽然明白,只要这两个孩子活着,其他的什么都好,哪怕是疯了,哪怕是傻了,只要他们还在,还陪在自己的身边。

    见妇女没有什么事情,雷娃儿便一下子放宽了心,就在刚才,看着妇女脸色涨红,呼吸困难的时候,他的心便一直掉在那处,什么主张也没有了。

    两人缓缓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床上紧闭着双眼的云姐儿,看着她的脸上还淌着浑浊色的粘稠液,一时间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妇女借着雷娃儿的支撑,使了点力气缓缓地从地上站起身来。

    经过大哭大起大落的生死徘徊,妇女的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声音似乎有些无力:“小姑娘,我家云姐儿脸上淌着的是什么?怎么……这么得腥臭?”

    “黑狗血。”翁小宝若无其事的说道。

    只是她说的无所谓,那两人却是内心里狠狠地恶心了一下,可是他们却也不敢对着翁小宝说什么,毕竟也是因为这黑狗血,救了妇女的命。

    妇女微微叹了口气,示意雷娃儿放开手,微微摇着头道:“我没事了,站得住,你去找块湿布将云姐儿的脸擦擦,要是让别人看了,以后云姐儿就是恢复了,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见不得人。”

    雷娃儿有些不放心,犹犹豫豫的,可是看到躺在床上,已经看不出面貌的云姐儿,只能点头答应。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将那黑狗血给擦掉。”这个时候翁小宝出言提醒道。

    随后将手指放在鼻尖下嗅了嗅,顿时便蹙着眉头,颇为嫌弃地移开了自己的手指。

    “这黑狗血能够辟邪,尤其是这云姐儿,只剩下一魂一魄,又被水鬼标记了,你们若是将这黑狗血擦了,指不定,那个水鬼又要上了她的身,祸害谁去呢。”

    闻言,两人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妇女小心翼翼地问道:“可这黑狗血一直贴在脸上,臭的不好闻啊。有没有别的办法,不让那水鬼附云姐儿的身?”

    翁小宝看了一眼他们,道:“有啊。”

    两人一听,脸上一喜,连忙问道:“什么法子?”

    “将那水鬼除了就好。”翁小宝拿着湿巾擦了擦手,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