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一切的开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说的轻轻松松,那两人也以为这件事情处理起来也相当的容易,脸上都挂着欣喜的笑容,望着翁小宝的脸,问道:“那,请问你们什么时候能够祛除那个水鬼?”

    然而翁小宝则是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说的是另外的一种方法,可不代表我们会驱鬼。可别理解错了。”

    本还欣喜的脸上,听闻翁小宝这么一说,顿时所有的情绪仿若坐过山车一般,上下起落,很不是滋味。

    两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翁小宝会有如此的回答,各自的脸上都敛去了欣喜的神色,露着惊慌担忧的神色,互看了一眼后,又伸着脖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还有没有其他的法子了?”

    这一次,翁小宝也答的果断:“没有了。要么你美女就让云姐儿的脸上一直淌着黑狗血,要么,你美女就等着那水鬼上你们云姐儿的身,继续造作,”

    “不过,还是一句话,你们云姐儿的体质现在很特殊,特别的容易碰到脏东西,尤其现在的她,还被水鬼做了记号,除非她死,否则,那水鬼是不会放过她的。”随后,翁小宝又补了一句。

    “这……”一下子,妇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望了一眼床上还在昏睡着的云姐儿,也只能选择放弃。

    虽然这样是难看了些,但是能够保命的话,她也别无选择了。

    “对了,云姐儿准备投身的那条河里,可是死过谁?”翁小宝想起了什么,问道。

    这么突如起来的问题,让这两人目光微微的闪烁,垂放在两边的手,时而握着时而不握,似乎两人在犹豫什么。

    他们这样的行为,翁小宝自然是注意到了,等了几分钟,见他们依旧什么也没说,便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们不说,那就算了。本来,我还想着,或许还有其他的法子能够帮帮你们,看来,有心而无力了。我们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说着,翁小宝给了秦泽几人眼势,准备离开。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拉住了手臂,回头一看,居然是那个雷娃儿。

    “是不是说了,你们就有法子帮我的云姐儿?”

    见雷娃儿抓住了翁小宝的手,妇女欲言又止,最后低垂着眉,将躺在床上的云姐儿的睡姿摆摆好。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偏偏的,翁小宝就是不给他们一个准信儿。

    可即便这样,那雷娃儿也只是挣扎了一会儿,便说道:“那条河里,其实死过不少人。”

    翁小宝几人随即露着诧异的表情,翁小宝眉头紧锁,脑海里默默地思考着。

    翁小宝问道:“死的第一个人是谁?”

    “死的第一个人是个外乡人,本来我们村里的人也是好客的,那些外乡的人来,我们都很热情地将家里什么好吃的都准备好,结果几天后的晚上,有个外乡人便投河自尽了。”雷娃儿道。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翁小宝道。

    雷娃儿想了想,然后道:“好像是三年前。我记得好像是云姐儿发疯没多久。”

    闻言,翁小宝便是沉默了。

    虽然这云姐儿丢魂发疯,和外乡人跳河看似是两件事情,可是她总感觉这两件事情有所关联。

    毕竟这时间点上,靠地太近。

    翁小宝思考了片刻,便又问道:“那跳河的外乡人尸体呢?捞出来了吗?”

    说到这个,雷娃儿脸色便变得奇怪起来。

    “那人的尸体,捞出来后的第二天,就不见了。”

    翁小宝微微挑了挑眉,“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捞出来的第一天,那具尸体便已经浮肿的认不出是谁来。本来打电话叫警察来的,可是,那天忽然间下了场大雨,将来的路的给堵住了,一时半会,警察也赶不过来。”

    “平白无故的死了人,我们这村里是有忌讳的,更何况死的还是外乡人,所以当时那些外乡人说要把尸体放在咱们村的祠堂里摆着,当时我们说什么也不肯,可那些外乡人各个的脾气硬,我们不答应,就说要将祠堂给砸了,被逼无奈,我们也只能答应了。”

    “只是放了一晚上后,等第二天来看的时候,放着的尸体就不见了!”

    说着,雷娃儿的面色就有些恐惧起来。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群外乡人一看到尸体没了,就嚷着是我们藏了尸体。可是我们村里的人本就是守着死规矩,虽然不喜尸体放在祠堂里,可是死者为大,再怎么着,也不敢对死者不敬。可那些外乡人,就不是不信,不仅将我们祠堂里的东西砸了,还说什么那外乡人死还是我们一手促成的。”

    说到这里,雷娃儿便有些愤恨起来。

    而秦晓则在这个时候忍不住插了一嘴:“怪不得你们村里的人会对咱们意见这么大,原来是发生了这种事情。”

    闻言,雷娃儿看了一眼秦晓,然后道:“我们对你们外乡人有成见,也不全部是这个原因。”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翁正也耐不住了,问道。

    “那场大雨连续下了好几天,因为出去的路被堵住了,外面赶来的警察来不了,村里的外乡人又出不去,他们便又在村里头呆了几日,只是这次的他们,品性全都暴露了出来,心情不爽了,就砸我们村里东西,甚至伺候不好了,就拿我们这些孩子出气。”

    “他们也太欺负人了,怎么连像你们这样的孩子都欺负?!”这回顾莲也生气了,说的话有些重了,好在旁边的秦泽给了她一些安抚。

    雷娃儿看着她气愤填膺的样子,心情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然后又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外乡人开始少起了人来。”

    “起先少了一个人的时候,因为那样的雨天,根本什么人都出不去,他们便以为是我们杀了他们的朋友,天地可鉴啊,我们把他们当成祖宗一样的伺候着,即便我们心里有些恨他们,可是我们也没那胆子杀人啊。”

    “但是我们全村的人搜了好久,就是没有发现那个少了的人。”

    “我们甚至还去了那条河边看过,河水清地根本就没那人的尸体。”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说,他们就不信,接下来的几天里,那些外乡人的人数逐渐少了起来,一直到雨停了,道路通了,最后他们外乡人就独独的剩下3个人。”

    “那些不见的人,都去哪儿了?你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吗?”听了这么久,翁小宝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雷娃儿摇了摇头,“没有。”

    “后来警察也来了,也带着人搜查了好久,可是根本连个那些消失的人影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活生生的人,怎么会消失不见呢?”秦晓嘀咕道。

    “我们当是也很奇怪,可是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雷娃儿说道。

    “那整条河,你们都查看了吗?”翁小宝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阿娘不让我出门了。”雷娃儿道。

    而这回,安置好云姐儿的妇女,倒是回答了翁小宝的问题:“就查了咱们村里的这道,那通向山里的,因为太过危险,便没有继续查下去。也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村里便不再欢迎你们这些外乡人,一是避免再次发生欺负咱们村里人的事,二嘛,就是最怕再发生这种消失人的事情。”

    “那没了外乡人进村,后来是不是就没有这事情发生了?”顾莲靠着秦泽的胸前问道。

    “怎么会没有。”妇女叹了叹气,“只是这回不是消失,是直接死人了。”

    “死人?”秦晓吃了一惊,她以为,那水鬼还是3年前投河自尽的那个外乡人。

    妇女坐在了床榻上,说道:“过了一年,同一时间,咱们村里头,便有人跳河自尽。那次跳河的人,便是月婶儿家的孩子。我们当时也没有一个人联想到当年的事情,也只是以为,月婶儿家的孩子一时淘气,溺了水。”

    “可是接下来几日里,却总是莫名的死了孩子。当时我们便吓地,把家里的孩子都锁在了家里,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出去,也因为这样,好久没有死人。”

    “后来我们也不再靠近那条河,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前不久,村长家的孩子,突然的便溺水没了。”说到这里,妇女便是紧紧握着云姐儿的手,一副后怕的模样,“还好这次云姐儿被月婶儿发现的早,要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我家的云姐儿。”

    “怪不得刚才云姐儿会唤你芳婶子,原来是村长家的孩子。”秦晓道。

    眼前的妇女,也就是芳婶子,听了秦晓这么一句嘀咕,表情上有些惊讶,“云姐儿,刚才喊我芳婶子了吗?”

    然后望向雷娃儿,一脸的迷惑,只是雷娃儿回应她的,也是迷惑的一张脸。

    不过芳婶子迷惑了会,却也释怀了,刚才那种特殊的情况下,她又哪里听得进去?

    芳婶子想了想,握着云姐儿的手,微微收紧了几分,说话的语气里也夹杂着几分惋惜,“程姐儿就这么没了,也难怪会变成水鬼,找我们云姐儿讨命。”

    “可惜了,刚刚谈成的婚事,就要这么的说散就散了。”想到程姐儿的事情,芳婶子就是一个叹气。“这没了女儿,村长便是没了依靠,这下半生的日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过。”

    “村长?就是方才屋子里站着的老爷子?”翁小宝问道。

    “恩,是的。”芳婶子点头道。

    顿时翁小宝的脸色便是诡异起来了,这六七十的老头,怎么说自家的女儿也该有三四十几了,怎么听这芳婶子的话头,却像是和云姐儿一般大的?

    芳婶子见他们几人的表情,便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色也谈不上什么好看,有些生气道:“你们这群孩子,都想些什么呢!村长一直未曾娶亲,那个程姐儿是村长捡来的孩子,当时看着程姐儿可怜,便心善的收养了她,以为将来还能给自己养老的,结果……哎……”

    翁小宝几人脸色略微尴尬了一会儿,淡淡咳了一下,不自然得撇过了眼神。

    不过,相比起翁小宝她们,翁正可谓是厚脸皮,完全没有尴尬的感觉,就问道:“那村长一下子没了女儿,怎么完全没有什么伤心的样子。虽然说那女儿是收养来的,可怎么着也算是他花了大半辈子,用尽心力养的啊。不可能连一星半点的感情也没有吧?”

    这一回芳婶子却是怎么也答不上来了,回想起来,似乎真的像翁正说的一样,从程姐儿死后,村长不说哭了,就是微微悲伤的表情都没有从村长的脸上看到过。

    芳婶子思索了很久,才干巴巴的给那村长编了个理由:“许是因为他是村长,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也看淡的多。所以……”后面的,芳婶子委实是编不下去了。

    目光微微的闪了闪,自从当年死过太多的人,这村里的河水早就禁止人去了,尤其是村长,这里头的事情知道的,比她们这些村妇还多,没理由村长不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女儿,怎么说,谁家的孩子都可能去那河边,唯独村长家的程姐儿,是最不可能去河边的。

    “怎么说不下去了?”翁正凑着脸,问道。

    芳婶子抬着头看了一眼翁正,便又撇开了眼,道:“那是村长的事情,我们一个妇道人家又哪里懂,再说了,我们和村长也不过是邻里的关系。”

    听着芳婶子的解释,翁正无所谓的耸耸肩,其实他也不指望能问出些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村长,虽然收养了那个叫程姐儿的,但是实际上,和那程姐儿也谈不上多亲近,要不然,人死了,不会连个大恸的表现都没有。

    这个时候,翁小宝看了一眼芳婶子,也没有跟着翁正的问题继续去追问那个村长的事情,只是淡淡的问道:“那程姐儿的尸体,去了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