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消失的两人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不寻常,大概是应了书中说的一句话,水至清则无鱼。

    这潺潺流动的河水,清澈见底,就连水底下的小石子,都看的一清二楚。

    可偏偏的是,在这流淌着的河水之中,愣是一条游着的鱼都没有!

    这怪异的景象,也让翁小宝的心中敲响了警钟。

    这河水有问题!

    一般的河水溪流中,不管多大,都会有那么一群的小鱼儿,就算是没有一群,就算是几只,也是有的。

    但是如若整条河水之中,没有一条鱼的话,这也只能说明这河水之中必然有些问题,毕竟这连鱼都不愿意生存的河水,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尤其是,这条河水明眼看去,却也不深,那深度,也不过只是到大腿这边,可偏偏的,在这不深的河水中,却是死过那么多的人!

    想到这里,翁小宝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出言对着他们提醒道:“这条河,还是别太靠近的好。”

    然而,她的话才说完没多久,身边的秦晓却是朝着河水那边走去,看着秦晓这么突然的动作,翁小宝虽然愣了一下,但还是非常快速地伸了手,将她给拉了回来。

    翁小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皱着眉,对着秦晓道:“晓晓,我不是刚说不要靠近这条河的吗?你怎么还往着那边跑?”

    秦晓被翁小宝这么一拽,回过了神,双目之中充满了迷茫,看着翁小宝,愣愣得道:“你说什么了?”

    秦晓这么怪异的表现,翁小宝便觉得有问题,道:“你没听到吗?”

    秦晓歪着头,想了想,便摇了摇头,道:“没听到你说什么啊,就是耳边隐隐的听到什么,让我过来,让我过来。然后我就跟着那声音走了。然后就被你这么给拉住了。”

    秦晓的话,让秦泽夫妇直接抽了口气,然后两人急急得上前,就将秦晓往怀里带,深怕秦晓下一刻会没了的样子。

    面对这么突然而来的亲密,秦晓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推搡着秦泽和顾莲,道:“我没事啊,你们别瞎操心了。”

    看着眼前的河水,翁小宝的面色也严肃起来,然后问道:“晓晓,你听到的声音,是男的还是女的?”

    好不容易躲过了父母爱的关怀,伸着脖子,答道:“男的女的,都有,好像还有小孩的声音。”

    这么的回答,直接让顾莲的眼里挤满了恐惧,她有些担忧的看着翁小宝,语气里有些焦急,她问道:“这些声音,是不是都是那个芳婶子说的,在这条河里死了的人?因为你阻止了云姐儿的死亡,所以现在他们找上了我家的晓晓了?”

    顾莲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云姐儿是程姐儿的替死鬼……

    等等……

    翁小宝顿时眉头一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看向了秦晓,问道:“你听到的声音是一群人的?而不是单个的?”

    秦晓眨眨眼,点点头,“是啊,那声音吵得倒是跟夜市一般。”

    翁小宝的再次询问,也让翁正看出了问题,但是又想不明白是什么,便插上一嘴,问道:“怎么忽然又问这个?这有什么问题吗?”

    翁小宝看了眼翁正,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现在的问题,在于,秦晓听到的是一群声音,而找上云姐儿的魂却是只有一个程姐儿。”

    短短的一句话,他们几个便是听出了里面的意思,这是在说,这找上秦晓的,和找上云姐儿的并不是同一个水鬼!

    秦泽和顾莲被这么一句话,给吓得浑身起了冷汗。

    秦晓说的一群声音,这也就是说找上秦晓的不是一个水鬼,而是很多个!

    这一对夫妻在这边担心受怕的,可秦晓却是混无所觉的,似乎对于水鬼找上她,一点都没有什么感觉,别说是害怕了,就是恐惧的神色,都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一丝。

    这样的秦晓,让翁正以为,这丫头的身体里少了个一根叫做恐惧害怕的神经。

    又或者,她知道自己的处境,而她根本不担心的原因,其实是……

    想着,翁正便瞥到了秦晓脖子间的红绳子,又将目光放在了秦泽的脖子上,同是鲜红的绳子,可是脖子上挂着的那似蛟的吊坠,却没有秦晓脖子上,来的传神。

    翁正这么看着,秦晓便就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微微退了一步,将衣领子往上拉了一些。

    这样的举动,让翁正挑了挑眉,然后似有意又似无意得问道:“诶,秦晓,我看你脖子上挂着的吊坠,怎么跟你父亲身上,挂着的有些不一样啊?”

    秦晓则是偏过了头,努起了嘴,不去看翁正,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她不回答,却有一个人替她回答了。

    “这是我们秦家流传的吊坠,晓晓的和我的这个吊坠,的确有些不同,我们家族的吊坠,也是分的,有的专门传男,有的专门传女。”

    翁正听言,则是瞪着眼,惊呼道:“哇,这吊坠还分男分女。”

    秦泽只是笑笑,“这是我们秦家的规矩,因为我们秦家出的大多都是男胎,女胎比较少,所以晓晓身上的,比起我脖子经常换代的要来得古老些。”

    翁正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对于翁正这么无关紧要的问题,翁小宝问道:“突然问别人家的私事做什么?”

    翁正则是舔着脸道:“一时好奇,就问问,问问。嘿嘿……”

    秦晓看着翁正那玩世不恭的脸,心里暗暗一声呸。这货明摆着就是知道这玩意是干嘛的。

    因为翁正的这么一个打岔,顾莲似乎也想起了秦晓脖子上挂着的吊坠,缓缓的呼了口气,也放松了一口。

    似乎秦晓脖子上挂着的吊住,有起安抚的作用一般。

    基于秦晓的这一短暂的变故,翁小宝几人便离着那河又远了一些。

    接着便又向着前面而去。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的时间,头顶上大大的日头,让他们已经热的浑身都是黏哒哒的感觉,贼不舒服。

    可尽管这般的满头大汗,他们也没有停下脚步。

    这里的地形着实有些复杂。

    沿着河流的旁边,没有一处是好走的地方,到处是坑坑洼洼的,像是人挖出来的,又像是天然形成的,总之,每踩进去,都会陷上几分,索性他们这次出来穿着的鞋底较厚,不然他们这鞋子脏的连里头的袜子都要跟着脏了。

    然而,他们越往上走,遇到的绿色植物便越来越多。

    从当初仅仅只是到鞋丫子那么点高的小草,一直走到上面,遇到的直接变成了灌木丛,那一片片的绿色叶子,直接摸上了他们的腰间,可偏偏的,这生长茂盛的绿色,却愣是没有在那条河流的边上长上一点。

    那条河流就像是隔离带一般,这边绿绿葱葱,它那边却是白光闪闪,耀人眼球。

    看得他们恨不得直接在那河水里直接走上去。

    可偏偏的他们不敢。

    只能咬着牙,拨开那一根根伸长的绿叶条,一步步地向前跨着。

    不过,走在这片绿意盎然的地方,却也有一点儿的好处,随着往上走,便是有几棵树高高得挺立着,也因为这般的绿荫,遮挡了耀眼的日头,挡住了大片的炎热,四周的气温比起先前的,倒是下降了些许。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熬不住的秦晓,喊着问道:“还有多久才到?”

    说着,人还忍不住的舔了舔唇。

    翁小宝刚拨开一片绿叶,听到这声音,便是准备转过身和那秦晓说些话,可是,哪里知道,她刚有动作,脚底下却是突然的一个打滑,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人惊慌地手在那一条条伸长的绿叶条上乱舞,然而,她刚抓上一个绿叶条,似乎是承受不了她的重量,便是咔嚓一声的断裂。

    向着地上坠去的身体,让她抿着唇闭上了眼,希望不要破相!

    在倒地的最后一刻,翁小宝却是一种秦晓附体,只是担心着自己的脸蛋。

    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性。

    秦晓的声音不大不小,走在前面的秦泽夫妻也是听到了,如今又加上翁小宝这一突兀的晃动,也是跟着慌神起来。

    然而等他们想去帮忙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只听得灌木丛中树叶摇晃的声音。

    倏倏的,有些好听,可听在他们几人的耳朵里,却是让他们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顾莲在秦泽的搀扶下,紧张得朝着那晃动的树叶条看去。

    声音里带着焦急:“小宝!小宝,你有没有事?”

    在这灌木丛中她的声音传得挺远,然而等了许久,却是得不来什么回应。

    心下一个焦急,便准备朝着翁小宝倒地的方向走去。

    然而心太急的她,差一点便跟着摔倒,好在旁边的秦泽紧紧地搀着她。

    要不然现在的她,或许就成了下一个倒地的翁小宝了。

    看不到翁小宝,又不听不到翁小宝声音的她,心下更是焦急,抓着秦泽的手,有些慌乱的问道:“你快去看看,小宝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怎么样!”

    秦泽只能安抚着她的背,然后点着头,道:“恩,我去看,你不要急,这里陡着呢,你小心点,别你也跟着滑下去。”

    顾莲早已没了主顾,反而推着秦泽,将他往下赶。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翁正出声了。“顾姨,小宝没事,你别慌神。”

    表面上翁正说的有些轻松,什么担心的表情也没有过多的露出来,只是那双漆黑的双眸紧紧地盯着翁小宝摔倒滚落的方向。

    这里的地形本就有些险恶,虽然看起来是平地,但是它本身还是带着一点倾斜下滑的坡陆。

    这次上来,是小宝提议的,同时他也见惯了小宝坚强的样子,时间久了,也有些忘记,小宝其实也是一个娇弱的女人。

    翁正暗自懊恼着自己的粗心。

    虽然他对顾莲说着不要担心,但是他自己本身便是担心的要死,若不是看到沈一天在翁小宝倒地的瞬间抱住了小宝,现在的他指不定比那顾莲还要慌乱无神。

    想着有沈一天在,小宝便什么事都不会有的想法,翁正才缓缓得呼吸了一口,然后朝着翁小宝倒地的方向而去。

    这地形上来的不容易,下去的也不易。

    走在翁小宝和沈一天滚落得痕迹的路上,尤其是看到地上那露出尖尖的小石子的痕迹,翁正的眼皮不由得跳了跳,这要是被这东西刮到,该有多疼!

    想着,翁正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然而等他顺着痕迹走着,却发现什么人影也没有看到!

    翁正顿时心里一惊,转着身子,拨着那堆伸过来的绿叶条,目光有些慌乱的四下寻找着,然后除了一棵直挺挺的大树,还有那晃动的绿枝条,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影看得到!

    这回翁正再也装不了镇定,脸上的惊慌直接显露了出来,声音之中带着颤音,“小宝!翁小宝!沈一天,你们在哪儿?!”

    翁正这一喊叫,直接将他身后的秦泽夫妻吓白了脸,顾莲也顾不得什么,脚下几步的踉跄走到了翁正的旁边,眼见什么人影也没有,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办起来,抓着秦泽的手,有些心慌道:“老公,我明明看到小宝是滑到这里的,可是现在人呢?为什么会不见了?”

    面对如此慌乱的顾莲,秦泽也有些无奈,看着四周郁郁葱葱的灌木丛,秦泽只能解释道:“兴许滑到其他的位置,咱们在附近找找看,那两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这么随便的消失不见的。”

    找不到人影,顾莲几人自然只能听言的在四处寻找着,树影婆娑,斑驳的阳光随着树叶的晃动,在他们的身上时有时无。

    然而找了许久,却依旧没有看到翁小宝和沈一天的人影!

    这人究竟滚到了哪里去了?!

    翁正面色焦急,整个的灌木丛,郁郁葱葱的,往下望去,除了星绿,根本找不到属于翁小宝身上的颜色。

    就在他们一时无措的情况下,属于秦晓的声音在这灌木丛中响了起来,“你们快来看!这儿有个洞诶!”

    ------题外话------

    感觉写的越来越不好看,自己都看不下去了o_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