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罪魁祸首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晓说的那个洞口的位置,早就偏离了翁小宝滚落下来的轨道。

    茂密的灌木丛中,丝丝的微风吹拂着他们的脸庞,也带动起了那翠绿的树叶条。

    摇晃着的树叶条,斑驳着光影,刺激着他们的眼睛。

    顺着秦晓说话的地方,望过去,那说的洞口竟是在他们面前那棵直立的树左方的几十米处!

    按照滚落的轨迹,怎么说都不可能滚到那里,可是如今找不到人的他们,自然连这个洞口也没有放过!

    翁正心焦地拨开了眼前的树叶条,然而没走上几米,便是发现他的脚下那茂盛的树叶条,竟然有着压扁的痕迹,甚至在那地上,还有着长长的刮痕,几道深浅不一的刮痕,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狠狠地碾压过一般。

    最重要的是,这种刮痕的印记来看,这和先前翁小宝在滑落的痕迹上,显然是不相同的!

    这种刮痕,很明显的,能看出,翁小宝他们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拖行着!

    想到这里,尽管地形有些陡峭,翁正也是毫不犹豫地加快了脚步。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让他几次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

    等到他赶来秦晓的身边时,身上的衣服上多出了几个破的痕迹,就是脸上也多了几道细细小小的刮痕。

    整个人显得极为的狼狈。

    看着这样的他,秦晓抿了抿唇,随后撇过了眼,莫名的,她也想要这样的一个哥哥了……

    然而翁正,根本就没有功夫去看她,更没有那精力去猜她在想些什么。

    那洞口也不算大,但是容下两个人却是足够的。

    翁正一来到这个洞口边,整个人便直接趴扶在洞口边上,望着漆黑无边的洞窟,便是拔高了声音,对着那漆黑的洞口,喊道:“小宝!小宝,你在里面吗?听到了,就应我一声!”

    他慌张的音色,惊飞了几只鸟,带起了硕硕的树影摇晃声。

    然而,等了许久,那漆黑的洞口里,却是没有传来一丝的回应。

    翁正登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爬起了身子,便打算往那洞口里钻。

    就在他一脚快要下去的时候,却被人猛地拽了回来。

    翁正甚至连拽着他的人都没看,便挣扎着朝那洞口里去,可是,无论他使了多少力气,都在他差一丁儿成功的时候,被扯了回来,如此几回,翁正直接放开了嗓子喊道:“你放开!我要下去!我要下去找小宝!”

    抓着翁正的则是秦泽,在看到翁正准备越下的那一刻,他便快步上前,一把把他给拽了回来,“你冲动个什么劲!这洞口压根不知道深浅,你这么莽撞进去,什么安全的措施都没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怎么办?你要让小宝怎么办?现在的她,可就只剩下你这么一个最亲的人了。”

    秦泽的话,起了作用,翁正的动作也不再剧烈,他转着头,抓着秦泽的手,神色之中的慌张显而易见,“对,我得保证自己不受伤,不然小宝看到了,肯定要哭了。秦叔,你快点准备一下,我等不及了,我要下去找小宝!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诡异的事情又那么多,我怕她应付不过来。”

    看着这般慌张的翁正,秦泽只能安慰道:“你不要着急,至少还有一个人陪着小宝呢,他是男人,一定会护着你妹妹的安全。”

    此刻的秦泽,只能搬出了沈一天,尽管那个瘦弱的男人,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多大的本事,但是作为男人,都会护着身边的女人。

    可偏偏的,这次的安慰,却出奇的有用,让那慌了神色的翁正,找回了片刻的理智,他放开手胡乱的点头,嘴里呢喃着:“对,有那家伙在,小宝,不会有事的。”

    ……

    原本,翁小宝只是出于本能,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剧烈的疼痛,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倒地的那一瞬间,她的身子便被人抱在了怀里,鼻尖嗅到了熟悉的气味,这气味一传达到她的脑神经,她便知道了,身后抱着她的人是谁。

    眼睛上的睫毛微微的地颤了一颤,翁小宝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听得身后传来了好听的声音:“不要睁开眼睛。”

    短短的一句话,说的有力,翁小宝自然也没有去怀疑什么,那双紧闭的双眼,很是听话的合在了一起。

    只是闭上眼睛的她,听觉嗅觉,更为的灵敏。

    在沈一天的话音刚落,她便听到了呼呼的风声,还有身后那人闷闷的声音,尤其是,剧烈的滚动声,听得她心惊胆战。

    很显然,现在的他们,因为她脚底打滑的原因,正处于滚落的状态中,可偏偏的,她除了脸上偶尔传来树叶刮在脸皮上的瘙痒感,其他剧烈的痛楚,却是怎么也感受不到。

    这个时候的她,才明白为什么他会说不要让自己睁开眼睛,周围都是枝繁叶茂的,若是一不小心,被树叶戳进眼睛,那还真的很难受。

    可尽管这样,翁小保也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

    只是当她颤着睫毛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白色的亮光倾入她的眸光不到一秒的时间,她的眼皮上便是被压上了一只白皙的手掌。

    温软的触感,翁小宝在那手掌底下,不停地眨眼睛。

    被手掌遮去了光明,翁小宝看着手掌上,带着淡淡的红光,脑海里的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事情,只是这事情,却全都是关于沈一天的。

    刚来学校时,他的内向的向着她介绍自己;在他家里时,他给自己做了早餐,一脸的温和;在鬼市的僵尸洞里,他也是这么什么话也不说的,替她当了沙包;在那鬼市的龙角洞里,他也是毫不犹豫的替她挡住危险……

    就连现在,他也是什么话也不说,一心地护着她。

    想着,她的眼眶之中有了些淡淡的湿润。

    而捂着她眼睛的沈一天,透着手掌下传来的感觉,担忧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被磕着疼了?”

    说着沈一天的眉头便是蹙了起来,心中有些懊恼着自己,明明已经将她护得很好了,没想到最后她还是被磕着了。

    但是他的话刚说完,目光便触及到前方那直立的大树。

    粗壮的树干,依着他们现在滚落的趋势,必定最后会是怀里的人先撞向那棵大树!

    当即,沈一天的目光一紧,什么也顾不得,撇开了挡住翁小宝眼睛的手,一手狠狠地插在了地上,那滚落的趋势便是一顿。

    但是这一顿,也不过是几秒的时间,尤其是此刻他的手,并不是什么龙爪,根本使不上多大的力气,下一刻,手指便是直接在地上刮出了几道印痕。

    不过对于沈一天来说,这样缓和的趋势,至少两个人不再是什么滚落的趋势,而是他在下,翁小宝在上的下滑趋势。

    重见光明的翁小宝,微微地眨了眨眼,便转过头看向了沈一天手的方向,只是一眼,瞳孔便是一缩。

    翁小宝有些怒道:“你在做什么?!快你的手收回来!”

    目光瞥着眼前快要到的大树,沈一天的声音却是淡淡的,“没事,过会就好。”

    翁小宝想要挣扎,可是偏偏怀里禁锢自己的手,却是牢牢的,根本让她的手动弹不得。

    眼看着沈一天那好看白皙的手,在随着他们的下滑的趋势,积累着各种的伤痕和脏兮兮的泥土印记。

    “沈一天,你是不是蠢了?!这样你的手会受伤的!”翁小宝看着那手,眼眶中有些发红。

    可偏偏的,沈一天此刻在翁小宝看不到的情况下,唇角微微的勾起了好看的弧度,语气之中居然透着一丝的欢喜,他道:“小宝这是在关心我,我很开心。”

    闻言,翁小宝却是一怔,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尔后嘴角有些苦涩:“你真是个蠢货,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关心这个。”

    沈一天却是不在意,笑容越发的大了起来,只是还没维持多久,只听得重重的撞击声,直接让他的笑容敛了去,甚至让他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发疼的愁苦。

    这样的变化,翁小宝自然察觉到了,甚至她的耳边也听到他沉闷的声音。

    没了下滑的趋势,翁小宝自然准备从他的身上起来。

    然而,偏偏的,沈一天却是没有丝毫的松手,当即,翁小宝便想对着他怒,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从地上缓缓抬起来的那只手后,所有的言语都咽了回去。

    翁小宝心中一个叹息,尔后缓缓地开口,声音有些轻柔,她道:“沈一天,你先放开手。”

    过了几秒,沈一天却是答非所问,他道:“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翁小宝愣了愣,摇摇头:“没有。”

    “嗯,那我就接着抱着你。”看不见沈一天的面容,翁小宝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对于这样的话,她有些哭笑不得,人都这样了,却还想着她。

    他愿意一直抱着她,可是她却不愿意他一直躺在底下给她当垫背。

    尤其是刚才滚落的过程中,他也不知道怎么将她护的完好,所有的碰撞疼痛几乎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她甚至可以想象到此刻的他是有多么的狼狈。

    想着,翁小宝不由得猜想,沈一天不愿意起来,是不是因为不愿意让她看到他现在受伤的模样?

    脑海里这般想着,翁小宝尝试性的开口问道:“这样抱着你会不舒服,不如你先起来?”

    此刻的沈一天也的确有些狼狈,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所以他穿着的衣服也不算多,上身直接一件纯白的短袖,这样单薄的一件衣服,经过这么远的滚落,后背的衣服上早就这一洞,那一个缝了,甚至他的后背之上还带着点点的血迹。

    而那张清秀的脸,此刻也印上了几处脏兮兮的尘土。

    不过,沈一天却似不在意,脸上虽是展现着疼痛的愁苦脸,但是眼睛里,却是半分痛苦的意思都没有。

    清冷的目光微微扬起,望着周围碧绿的景色,沈一天只是又将禁锢着翁小宝腰间的手又紧了一分。

    只是看了片刻,沈一天便将头埋进了翁小宝的头发里,嗅着她秀发的芳香,语气里带着点点的笑意:“那是不是说,我们站起来了,你也让我抱着?”

    本来带着尝试性的问他,结果被沈一天的这个问题一堵,脸色顿时有些涨红起来。

    心里默默地嘀咕着,表面上,看着像是书里说的翩翩佳公子,结果呢,脑子里想的还是不正经的东西!

    但是念及现在的他是个伤患,翁小宝也不敢动的厉害,可是想到也只有这样,他才会放开自己,便脸上带着娇羞的涩意,道:“嗯嗯,对,起来也让你抱着。”

    本只是说笑的,沈一天没有想到翁小宝竟然这样回应了他,顿时欣喜的神色溢满了他的好看的脸上,尽管现在脸上有着脏污的痕迹,可是依然掩盖不了他清秀而英俊的脸上。

    然而,还未等他说上什么,绿意盎然的灌木丛中却是传来一丝的异动。

    让他想要出口的话,却是便成了另外的一句:“不过,现在起来是不成了。”

    沈一天这样奇怪的话,让翁小宝有些不明所以,然而还没等她发问什么,腰间却是突然加来了其他的力道!

    接着,她连着沈一天直接被拽进了灌木丛中!

    修长的树叶条刮在她的身上,泛起了丝丝的疼痛。

    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却是快速的倒退着,面对这样的变化,翁小宝本是有些泛红的脸色稍微退了去,脸上露着微微的慌张,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勾着我们?”

    翁正脸上却是平静,在快速的移动下,也不忘替翁小宝挡着那些粗枝条的触碰。

    他道:“许是绊着你滚下来的东西。”说话间,语气里透着的是一股森冷。

    翁小宝的摔倒滚落,其实并不是她的不小心,只是一直关注着她的沈一天发现,在突然之间,翁小宝的脚底下窜出了一根长长的细条,也因为这样,她才会顺势倒地。

    ------题外话------

    感觉写的越来越不好看,自己都看不下去了o_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