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入洞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过沈一天这么一提,翁小宝才想起了先前倒地时,脚下曾经踩到过凸起的东西。

    本来她是不在意的,可是现在回想气啦,似乎先前上来之时,脚底下除了露着尖角的小石子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树枝条横在地面上。

    怪不得!

    怪不得一直很小心的她,居然会这么马大哈的摔了下来,原来是有东西在捣鬼!

    这个时候的翁小宝恍然大悟起来,然而她想着想着,便觉得越发的不对劲起来!

    如若真如沈一天说的那样,那么这里肯定有东西是修成了精!这样对他们来说显然是很不利的!

    只是还没等她接着想明白其他事情的时候,突然腰间那另一股的力道加大了些许,接着,她便感觉到了一股悬空的下坠之感,惊得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沈一天,却是直接搂着她,更加地往他的身上贴近,在那硕硕的风声中,他在她的耳边低语安慰道:“别怕,我在。”

    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心中有些什么融化了一般,暖暖得让她很是欢喜。

    紧密的触感,温柔的声音,没由来的,翁小宝的心中升腾出一股子的信任感。

    惊慌的喊叫,在那一刹那消了音。

    这种下坠一直持续了几分钟,当他们的身体碰触到地面的时候,那条绑着他们的树枝条依旧继续脱行着他们,似乎是不将他们两人拖到自己的目的地便是不罢休。

    可是此刻的沈一天又怎么可能让它继续拖行着?

    那只曾经狠狠插入地里的手,在翁小宝看不到的情况下,缓缓的化成了龙爪,轻轻地在腰间的树枝条上一划,那捆绑着他们的树枝条,顷刻间化成了条条断断,然而后面没有被沈一天碰触到的,则直接刷刷得缩到黑暗的尽头,找寻不到了。

    这一变故,直接让翁小宝松了口气。

    这样的一个停顿,听不到了那呼呼的风声,耳边也只是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此刻的翁小宝也完全没了刚才的羞涩,黑暗之中完全看不出她的脸色,只听得悠然的空气中荡着她的声音,“沈一天,你再不放手,我便不理你了。”

    现在的她,软的不能再来,只得来硬的了。

    毕竟她身下的那个男人,经过了上面的一路划,又加上这次坠落时的碰撞,受伤成什么样,她根本不敢想象。最重要的是,她身下的那个男人必须要处理伤口!

    这一回,沈一天倒是极为的配合,缓缓地将他的手松了开头,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翁小宝的错觉,还是什么,她似乎隐隐得听到,沈一天有些极为惋惜的叹息声!

    没了沈一天的桎梏,翁小宝极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动作之下,尽量的不再碰触到沈一天的身体,以免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中。

    面对她的小心翼翼,黑暗之中,沈一天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看着翁小宝的目光炯炯有神,可是在他的眼里却也闪过了一丝的可惜。

    身上的那些伤口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若是换成了他的本体,也根本不会有这些伤口。

    伤口的泛疼,让沈一天有些欢喜又有些嫌弃,欢喜着因为这样,翁小宝会对着自己多些关注,嫌弃着,也因为这样,不能随意的搂抱着翁小宝。

    可惜的是,翁小宝却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爬起来的翁小宝,准备去看着沈一天身上的伤口,可是,由于他们下坠的洞口有些深,上头的阳光根本照不进来。

    没了阳光的照亮,翁小宝根本看不到他受伤成了什么样子,只能在漆黑的洞中,在自己的背包中摸索着手电。

    等到她好不容易摸出了手电,打开了开关。

    在淡淡的灯光中,她看清了沈一天此刻的模样。

    惊得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躺在地上的沈一天,上半身的白色短袖,布满了黑色的尘土,而在那脏污的痕迹上,却还带着淡淡的红色,不仅如此,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却是没有几处是完好的地方,尤其是那曾经狠狠地插入地里的手,指甲缝里,带着尘土,也带着红色的血污,手指上面红色的条条,让她看得忍不住心下泛抽。

    看着那些受伤的痕迹,翁小宝都能想象到若是在自己的身上,那得多疼?可偏偏的,沈一天的脸上,完全没有展现什么疼痛的表情。

    就连他的脸上,也生着几处,红色细细的刮痕,可是他对于脸上的伤痕,却是不在意的样子。

    只见他偏着头,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看。

    借着淡淡的灯光,他看着翁小宝,却是缓缓地勾唇一笑,他道:“还好,你还是那个样子。”

    听着他的话,翁小宝很是想要掐着他一番,可是看到他受伤成这样,哪有那么狠的心去做,最后却是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将自己给掐的龇牙咧嘴,眼眶里也流出了泪水。

    也不知道这泪水是因为自己疼出来的,还是因为看到沈一天这样,一直憋着,借着这次的掐腿给流下来的。

    看着翁小宝这么自虐,甚至还流下了眼泪,沈一天哪里还躺的住?

    刚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翁小宝便直接勒令住,声音里带着哭腔,道:“你要是敢再爬起来,我就掐自己的脸!”

    嘴里说着自虐的话,明明说得没有半分的威胁力,可偏偏的,就因为这样一句话,彻底地止住了沈一天的动作。

    他只得躺在地上,目光颇为无奈地看着翁小宝,他道:“别做傻事,掐自己,很疼的。”

    “我知道,所以为了不让我疼,你不准乱动!”此刻的翁小宝哪里还有什么睿智,一副小女人的样,蛮不讲理的。

    可偏偏的,沈一天就是吃这套,为了不让翁小宝自虐,也只得躺在地方不敢乱动,深怕一个动弹,这傻姑娘就狠狠地掐了自己。

    看着沈一天果然听着她的话没有乱动,心底更是抽抽的疼。

    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傻瓜?!

    明明掐自己,疼的不会是他,可偏偏的,他就担心着她会疼!

    眼眶里的泪水越蓄越多,终是成了几道晶莹的水珠,滚落她的脸庞。

    躺在地上的沈一天,看着她流着泪,目光便是不由担忧起来,问道:“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刚刚自己掐疼了?要不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翁小宝却是大大的眼睛瞪了他一眼,尽管没有什么杀伤力,“只不过是眼里进沙了!还有你不准乱动!”

    说完,一抬手擦了擦脸,然后将手电筒放在了地上,翻着包裹,找着急救的东西。

    ……

    漆黑的洞里,唯一的光亮,却是那一盏淡淡的黄色手电筒的光芒。

    翁小宝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小心地处理着沈一天身上的伤口。

    同样的,沈一天也从躺在地上,变成了坐在地上。

    沈一天目光直直地盯着翁小宝,眼底泛着笑意,反而对于自己的伤口,完全的不在意。

    看着她的睫毛颤颤,上面还带着点点的湿润,那受伤的手指不由得动了动。

    然而还在处理着他手指的翁小宝,看到这动静,以为他是疼了些,便给他的手指呼呼起来,“你忍着点,马上就好。”

    全身心的都放在了沈一天的伤口上,翁小宝又哪里顾得上抬头看他。

    看着这样专心的翁小宝,沈一天也是应道:“嗯。”

    处理了好一会儿,翁小宝才将纱布将她的手指给包了起来。

    然而,看着那包成一坨的手后,翁小宝眼神闪闪,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清咳了一下,道:“那个,第一次,包扎……不太好看……别介意。”

    沈一天正反看着那一坨白色的纱布,却是一笑,“这包扎的挺可爱的。”

    这话,却让翁小宝头埋的更低了,心里却是想着,以后回家,拿着翁正练手,也是极好的。

    想到了翁正,翁小宝才恍然回神。

    经过沈一天受伤的这一茬后,她都把翁正他们给忘了!

    见翁小宝有些愣神,沈一天问道:“怎么了?”

    翁小宝看着沈一天,道:“我们消失了这么久,翁正他们肯定会担心死了。”

    已经处于两人世界的沈一天,自然不愿意再看见翁正他们,可是看着翁小宝脸上露着有些慌张的神色,却也只能开口提醒道:“不如,你打个电话试试?”

    “电话?”经沈一天这么一提醒,翁小宝才想起了电话的这么一茬,然而,当她拿出手机的时候,看到上米娜一个信号也没有显示的时候,顿时有些丧气,“没有信号。也对,要是有信号的话,翁正铁定几个电话打了进来,不可能现在还没有动静。”

    “现在我们怎么办?”翁小宝没了主意,便问着沈一天。

    沈一天显然没有料到翁小宝会问着自己,毕竟通常情况下,翁小宝都是很有主见的。

    如今,现在的她似乎有些开始依赖起他来,沈一天心中因为提起翁正几人微微抑郁的心情缓缓转好起来。

    他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

    一看到他有动作,翁小宝便是赶紧上前,小心地搀扶起来。

    面对翁小宝如此贴心的动作,沈一天的内心很是欢喜,甚至放着一点的重量靠着翁小宝。

    沈一天望着周围。

    四周皆是黑色的泥土,可是按照上面的痕迹来看,却是有人故意挖出来的通道一样。

    “我们往里走吧。”沈一天道。

    听着沈一天的建议,翁小宝打着手电筒朝着里面照去。

    然而这个洞的深处却像是个无底洞一般,灯光照去,依旧是漆黑一片。

    想着后头掉下来的洞口,弯弯绕绕的,却不是直同的,跟本看不到上面的光亮,就算是他们喊了,也听不到上面的动静。

    翁小宝有些犹豫,她怕越往里走,他们与翁正便离得越远,翁正就会越来越担心她。

    身边的沈一天也看出了翁小宝的犹豫,出言道:“他们会发现这个洞的,我记得,这个洞离我们滚落的地方,相隔不远,若是他们眼尖的话,兴许没有多久便能发现这个洞。”

    随后,沈一天又补充道:“要是怕他们找不到咱们的话,我们留个记号也可以,这样他们就不会太担心了。”

    翁小宝微微转头,看向了沈一天,他的面容温和,只是目光却是直直地盯着她,那种眼神,似乎是已经把她看穿一般。

    翁小宝顿时撇过了头,不去看他,其实,就在刚才,沈一天建议他们继续往里走的时候,她便是已经心动。

    从他们入了这里的村庄,一直沿着那死过人的河流而走,虽然走了那么远的路,可是,对于秦泽给他们的那张牛皮纸上古墓的具体位置,根本还是一无所知。

    所以当他们,遇到诡异的枝条,将他们带进了这个古怪的洞里时,她便隐隐的猜测这个洞口很有可能和那牛皮纸上古墓有一些关联。

    哪怕她知道,那危险的树枝条可能就在这洞口里的某个角落里,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继续走下去。

    许久没有听到翁小宝的回答,沈一天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尤其是刚才接触到她的目光之时,他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所以空荡荡的洞口里,静默了数秒之后,沈一天开口道:“你若是不说,我便是当你答应了。”

    这一回,翁小宝只是低低的一个恩后,便直接从地上捡起了小石子,在墙壁上写着字。

    写好之后,翁小宝便搀着沈一天一步步地朝前走着。

    待两人走了有一段时间后,一根粗长的绳子从她们落下来的洞口处挂了下来。

    在绳子左右摇晃的幅度中,缓缓的,一道身影出现了。

    翁正直接从那挂着的绳子一跃而下,微微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住了身子。

    刚站定的他,便拿出了手电筒,对着黑漆漆的洞照着。

    然而看到地上处理过的纱布块后,脸上顿时闪过了欣喜。

    他们没事!

    忍不住欣喜的翁正,想要喊上一句翁小宝时,却瞥到墙上刻的字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