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人俑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般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翁小宝的心里便是咯噔一跳,连着身子也跟着紧绷起来。

    抱着全身重力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的沈一天,翁小宝小心翼翼地朝着后面挪着步子。

    目光直直地望着那个‘翁正’的方向。

    ‘翁正’瞧着翁小宝变化的脸色,缓缓地低下头看着自己那被树枝缠绕的样子。

    嘴角勾起的弧度越发的大了起来。

    翁小宝咬着牙,努力地扛着沈一天,在这小火苗照亮的小道上,微微地后退着。

    左右观望着,是否有什么应急的东西,然而,处了那跳跃的油灯,便无其他。

    这下,翁小宝的心下更是着急。

    身边多出了一个伤患,左右她也不能将他随意丢开,可是,沈一天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也摸不出手,去应付那个假冒的‘翁正’。

    当‘翁正’整个身体踏进了阶梯后,翁小宝一下子将‘翁正’的全貌看得清清楚楚。

    浑身上下,皆是绿色的藤蔓缠绕,就是那张脸,也是绿色一片,完全看不出眼睛嘴巴!

    ‘翁正’这般的形态,看得翁小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甚至看着便觉得身上有些发扬,额角上便是以抽一抽的。

    她生来便是秘籍恐惧症,虽然不是多严重,可是看着多了,心中也是贼不自在,尤其是这藤蔓,一条缠着一条,一条堆着一条。

    要不是她的身上还压着沈一天这个人,她真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身子狠狠地抖上一抖!

    只是翁小宝还没开始嫌恶起来,那藤蔓人便将手抬了起来,直指着他们的方向。

    这一举动,翁小宝便是目光一凝,脚下退后的步子也微微大了起来,尽管有些微微的踉跄,但好歹将他们之间拉开了一段的距离。

    拉开了这一段距离后,翁小宝也没有放松下来。

    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个藤蔓人接下来的动作。

    然而下一刻翁小宝便是瞪大了双眸,想也未想便准备将她手上扶着的人推了出去!

    早该想到的!

    翁小宝的内心又是惊又是慌!

    甚至身上还出了一身冷汗!

    她早该想到的,她们之所以会掉在这个洞里,全都是这个藤蔓人搞得鬼!

    想起刚才他在门外一直嚷着让她出去,其实一直是想要引诱她,将她带入漆黑的小道里。

    静谧的空气中,发出了一声划破的声音。

    只见那藤蔓人伸出的手下,一根长长的藤条直直地朝着她而来!

    这样的突击,让翁小宝根本来不及从包里拿出什么东西来反抗,只能凭着本能,将挂在自己身上的沈一天抛出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藤蔓,翁小宝忽然地想起,这小道的两旁可是比那门外的小道的墙壁还要坚硬,心下顿时将眼前的这个藤蔓的危机给忽略过去,转过头,朝着沈一天的方向望过去。

    只是她刚一转头,便被人一把按住了头,紧紧地压在了坚硬的胸膛上。

    这突兀的变化,让翁小宝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僵在沈一天的怀里一动不动。

    沈一天一把手就将那伸过来的藤蔓紧紧抓住,一手紧紧地将翁小宝的脸压在自己的胸膛上。

    沈一天完全的不在意手上还在拼命挣扎的藤蔓,低头看着只露着黑色头发的小脑袋,一时间,有些无奈地轻声道:“小宝,刚才那么危险,你怎么就不为自己的安全想一想?”

    如此到了这般紧要关头,还不忘地关心着他,他的心里真不知道该是欢喜还是悲伤。

    可是他不懂该以什么情绪面对翁小宝,却是懂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对他们出手的藤蔓人。

    那藤蔓在拖着他们下来的时候,被沈一天轻轻地挥挥掌,便是断了几根。

    由此他便知道这个男人是难以估摸的存在,所以在刚才他便想着将他们两个离间,再不济的话,或者将那女人骗走,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计划的事情,却是没有一个是成功的。

    眼看男人站了起来,目光看着他的方向,是如此的冰冷。

    他便心知不好。

    果断地自我断了那伸出来的藤蔓,转过身便跨着脚跑了。

    沈一天看着他逃跑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眯,准备出手,然而,翁小宝却在这个时候出了声:“你没事?”

    也因为翁小宝突然的出声,直接打住了沈一天接下来的动作。

    这样的一个停顿,也让那个藤蔓有了机会,快速地弯着腰,一下子溜进了黑暗里,再也找寻不到踪迹。

    对于那个藤蔓的逃走,沈一天却没有在意,缓缓地收回了手,微微垂下眼睑,点点头,道:“恩,我没事。”

    “那你刚才?”想着先前沈一天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她整个人便慌乱了。

    沈一天道:“刚刚是装的。”

    “你!”翁小宝没有想到沈一天会这么说,情绪有些失控,扭着身子便想从他的胸膛里出来,可是奈何扭了许久,也依然没有挣脱出来,反而将自己的发型弄乱了几分。

    没挣脱出来,翁小宝的语气也好不到哪儿去,道:“放开!”

    沈一天没有动作,反而将手上那还抓着的藤蔓丢在了地上,一把搂住了翁小宝的腰,头埋了翁小宝的发间,语气里带着坚定:“不放。打死也不放。”

    被沈一天如此亲昵的抱着,翁小宝一时间有些僵硬。

    沈一天嗅着翁小宝发间的味道,又轻声地说道:“小宝,那人是假的,你不信我。”

    说着,语气里竟然是带着丝丝的委屈。

    翁小宝还在发怒的情绪,在听到这般有些委屈的话后,一下子,整个人都焉了一样。

    嘴巴张了张,想要解释,:“那是因为……”

    然而想了半天,翁小宝才干巴巴地挤出了四个字:“人命关天。”

    这话一落,沈一天却是将头又埋了埋,在翁小宝的耳边说道:“小宝,你也说了,人命关天,他们的命是命,小宝,你的命也是命。”

    翁小宝一愣,“可是那你也不该装晕。”

    沈一天道:“如果我不装晕的话,小宝,你会发现那个人是假冒的吗?”

    这回,翁小宝一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他晕倒,那个假冒的藤蔓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暴露自己,似乎,那个藤蔓只有在她一个人的时候,下手。

    想通了的翁小宝,也不准备再质问沈一天什么,整个头靠着沈一天的胸膛,鼻尖是属于沈一天的气息,耳边却是听着沈一天那咚咚咚的心跳声,这般重而有规律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翁小宝的心中会涌起一股很难言喻的感觉。

    想不明白的翁小宝,手搭在沈一天的胸膛上,手上一股子炙热的温度,让翁小宝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脸也缓缓地有些烧人起来。

    男人的胸膛,触感都是这般的……好摸?一摸便有点不想停下来……

    手缓缓地在上面移动着。

    这般像羽毛一般的轻抚,让沈一天的心中微微的诧异,喉结不自然的滑动了一番,心跳也连着快速地跳动了起来。

    耳边的心跳声的变化,以及那撒在耳边有些沉重的呼吸声,翁小宝手下的动作一顿。

    心中恨不得将自己狠狠地扇上一巴掌。

    她这是在干嘛!

    居然这么的轻浮!

    翁小宝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手搭在沈一天的胸膛上便用上了一些力气,将沈一天推开了自己的身边。

    这一回,沈一天很是配合,她轻轻地推动,沈一天便离开了靠着的身子,连压着的手也缓缓地从她的头顶,移到了翁小宝的手臂上。

    这般的举动,直接让翁小宝睁大了眼眸。

    脸色通红的她,不敢抬起头,看向沈一天,只是低着头,然后说道:“放……放手……”

    沈一天垂眸,看着翁小宝通红的耳根,自是知道她的不好意思,但是却依旧没有放手,只是道:“我还是个伤患……”

    这话一落,翁小宝的脸色便是变得奇怪起来,刚才他禁锢着自己的力道,根本就不像是伤患该有的,可偏偏的……

    翁小宝眸光在沈一天的身上扫过,那鲜红的痕迹,依旧醒目地挂在上面,翁小宝也只能任由着沈一天牵着自己的手。

    为了不让自己的囧然被沈一天看到,翁小宝微微的转过头,看向楼梯的那处,结果发现地上除了那节断了的藤蔓,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东西。

    翁小宝问道:“那个藤蔓人呢?”

    沈一天斜昵了眼地上的藤蔓,道:“跑了。”

    翁小宝一怔,跑了?

    刚才不还是一心要她死的吗?怎么眨眼间就跑了?

    翁小宝的疑惑,沈一天自然看在眼里,又道:“那个藤蔓该是怕男人吧。先前我醒着,都没见他跨过那门一步。”

    这般简单的解释,翁小宝确是轻易的相信了。

    她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似乎真是这样,若不是害怕男人,又何必将他们两个人离间开?

    翁小宝又看了眼沈一天,觉得越发的如此,男人属阳,阴物皆是害怕阳。

    也难怪那藤蔓会跑了。

    想着,翁小宝也不担心着翁正他们了,害怕男人的藤蔓,若是找上他们,大概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这般想着的翁小宝便一下子放宽了心,牵着沈一天的手,朝着前方而走。

    至于刚才是三节还是四节的楼梯也让她抛在了脑后。

    悠长的小道中,低低的响起了她们两个人的脚步声。

    随着两个人的脚步渐远,逐渐消失不见得时候。

    只见那敞开着的蛇门上的两头蛇,突兀地闪起了红光,接着,那三节的楼梯,隐约地扭曲了一番。

    突然,墙壁上的油灯诡异的朝着蛇门的方向晃动,地面上的灰尘也无风自扬起来……

    空荡荡的小道上什么人也没有,可是那节掉落在地上的藤蔓,却像是被什么人拽着一般,一点一点地朝着那扭曲的楼梯而去!

    下一刻,静谧的小道中,诡异地响起了吱吱吱的咀嚼声。

    持续了短短几分钟后,那扭曲的楼梯便是恢复了原状,徒留地上一道长长的划痕……

    而一直走在前面的两人,根本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么诡异的变化。

    长长的小道上,两边的火苗一跳一跳的,翁小宝的的目光却是直直地盯着前面。

    只见这小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洞口。

    而那洞口里,却散着灼灼的光芒,明亮刺眼。

    看着那明亮的洞口,翁小宝的内心便是一个激动。

    不过她在此刻却是想起了那张牛皮纸上的地图。

    她记得,那张牛皮纸上,画着的路线弯弯绕绕,根本就没有像这般笔直的畅通无阻。

    这般想着,那原本激动万分的心情,直接被她压了下来。

    可是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的缓慢。

    当她三两下的就快要到洞口的时候,翁小宝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伤患,顿时一个抱歉的眼神过去,不好意思道:“你……我走的这么快,还让你这么跟着,让你受累了。”

    沈一天却是不在乎,他道:“没事。”

    不过,沈一天也不敢一直装作跟个没事人一样,嘴上说着没事的他,脸上却还是带着点苍白,那薄唇上,也没有多少的血色。

    看着这般还在迁就她的沈一天,翁小宝顿时内疚了起来。

    脚下的步子也缓了下来,甚至还回握了沈一天。

    走上几步的她,还时不时地询问着沈一天怎么样。

    这般的关怀,沈一天自当觉得自己是灌在蜜罐里一般,整个人都泛着一股子甜蜜劲儿。

    等他们一脚踏进了那洞口后。

    翁小宝顿时整个人都惊住了。

    甚至连关心沈一天的事也搁在了一旁,一个人愣愣地抬着头,观望着。

    这洞口里灼灼的光芒,翁小宝以为是一堆堆的火把亮起来的。

    然而,根本不是!

    这个洞就像是拱形的球体一样!

    头顶之上刻画着各种形象的图案,而照亮整个洞口的,便是上面刻画着的东西。

    因为刺目的光芒,翁小宝根本就看不清上面到底是刻着什么。

    放弃了观察那个笔画,翁小宝便朝着四周看去。

    就在他们走出的洞口对面,竟然出现了两个洞口!

    而在洞口的两边,各自摆着一个人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