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牛皮纸上的意思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手里牵着沈一天,缓步走上前,准备观察一番。

    这个拱起来如同球体的大厅,足足有半个操场的大小。

    两人静静地走在这空荡荡的大厅中,那微小的脚步声一下子放到了最大,甚至还带起了阵阵的回音。

    那声音虽不是很大,却也足够让翁小宝的内心有些惊奇,甚至有些佩服制造出这样别有洞天的人来。

    不过,翁小宝也只是在意了几秒,便将全身的心思都放在了那四个人俑的身上。

    如此空荡荡的大洞,没有所谓的金银珠宝,就连一些的骷髅架子都没有,整个大洞之中,只有这么四个人俑,着实有些奇怪。

    花了十几息的时间,翁小宝两人才走到了那人俑的面前。

    翁小宝发现,那四个人俑,都是用一种陶红色的泥土陶制而成。

    想要伸手在上面摸上一摸,可念及他们所在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古墓的一部分,而这些可能会是陪葬的物件,内心觉得有些不妥,便只能作罢。

    翁小宝小心地看着人俑上的痕迹,上面除了堆积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根本没有什么损坏的地方,想来,这个地方没有什么盗墓的人曾过来探险过。

    那四个人俑身上穿着的服饰,翁小宝却是发现不了是什么年代的。

    那身上的服饰,只是特别的简单,一道腰带粗糙地捆扎在腰间,将身上的衣服捆扎的像一件长长的裙子。

    而在这四个人俑的脸上,却都露着惊恐的表情,大张着的嘴巴,尤其是那双眼睛,一个个睁得犹如猫眼那般的大小,显然是看到了什么令他们恐惧的东西。

    翁小宝看着这四个人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摆着这般表情的人俑,是为了吓退那些盗墓的人吗?

    可是翁小宝再一观察,却发现这四个人俑都是望着一个方向,表现着惊恐的样子。

    他们抬着头,眼睛望着的方向却都是翁小宝头顶那拱起来的球体壁画。

    翁小宝微微一愣神,低头思索,尔后仰头观望了头顶上的壁画。

    那亮人的光芒,光是看一眼,翁小宝便是有些受不住的收回了目光。

    那刻的是什么?那发出来的光芒又是什么东西?

    翁小宝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的问题。

    可偏偏的,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墨镜,可以挡上一挡。

    翁小宝嘴里嘀咕了一番,便是准备彻底作罢。

    不过,身边的沈一天,却是将她嘀咕的话头听了去,眯着眼便瞧着上面的壁画看去。

    也不知是看了什么,沈一天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连脚下的步子也停止不前。

    翁小宝打算挑着一个洞进去,转过头看向沈一天,结果发现,他眯着眼望着上面,一点刺眼的表现都没有。

    忍不住扯了扯他的手臂。

    被翁小宝这么的一打扰,沈一天便收回了目光,略带疑惑的问道:“小宝,怎么了?”

    翁小宝指着头顶上的壁画,却是不敢再望上一眼,毕竟刚对上一眼,她望向别处便觉得看什么都有一个光亮的团子,贼不舒服。“那上面的光芒,你不觉得刺眼吗?”

    沈一天一怔,这才想起他们之间的不同,然后摇头道:“不是很刺眼,我平日里便见惯了,没什么感觉。”

    翁小宝有些惊奇,不过却没有过多的怀疑什么,只是心里似是被挠痒痒一般,对头顶上的壁画,充满了求知欲。“那你看清上面刻的都是些什么?”

    可是,这一次,沈一天却是装作神秘的样子,抿着嘴就是不答话,只是挂着笑容看着翁小宝。

    眼见沈一天这副模样,翁小宝心下更是痒痒的,然而无论她怎么软硬兼施,这沈一天就是不答。

    最后翁小宝只能丧气地选择了放弃。

    又看了一眼沈一天后,见他真的不打算答后,这才决定作罢,然后望了望眼前的两个洞,问着沈一天,“咱们进哪个洞?”

    翁小宝本来就有点选择困难,眼前的两个洞,完全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再加上,头顶上的壁画,可能会与这两个洞口有所关联,翁小宝这才将问题抛给了沈一天。

    沈一天则只是看了两个洞口几眼后,便指了左手边的洞口,道:“左边吧。”

    翁小宝伸着头,望了望那个洞口。

    然而却是任何发现也没有,心里虽是相信着沈一天,可是,翁小宝却是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要选左边?”

    沈一天挑着眉,说道:“直觉。”

    这两个字,一下子将翁小宝怔了一怔,心中满怀着一点点的小心思,以为沈一天会说出关于壁画的一点事情,可是没有想到却给了她这么一个离谱的理由。

    沈一天看着翁小宝的表情,脸上一笑:“怎么,很惊讶吗?”

    翁小宝点点头,道:“很惊讶。”不过,再怎么惊讶,翁小宝也没有做出与他答案相反的路线。

    随即便拉着沈一天准备踏进左边的洞口。

    走了一两步后,翁小宝便停下了步子,沈一天以为她改变了主意,然而,下一刻,翁小宝却是蹲下了身子,在地上写起字来。

    沈一天这才想起,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心下微微的有些醋意,可是,看到地上写着的字后,脸上却挂起了诧异的表情,“你让他们走右边的?”

    翁小宝丢下手里的狮子,然后拍了拍手,将手上的灰尘清理掉,然后说道:“也不是非要他们走右边的。我也将我们自己的选择写了下来,若是他们不放心,也可以选择走左边,当然,最后做选择的也只有看他们自己的了。”

    沈一天又看了地面上的字后,心下却是非常的希望那四个人选择了右边。

    留好记号的翁小宝,又牵起了沈一天的手,继续走向了左边的洞口。

    又再次恢复了静悄悄的的大洞,过了许久,再也听不到翁小宝两人的声音。

    那拱起来的上顶,光亮突然的又亮了一个层次!

    那突然放大的光亮,瞬间将整个洞照得更加的通明,甚至连着那三个隐隐黑暗的洞,都照射到了。

    那四个人俑的头顶上,一个平坦的像是灯盏的圆盘,在那光芒的照射下,突然的窜起了一窜火苗!

    在火苗窜起来的那一刻,那四个人俑突然的发生了变化!

    那睁着如猫眼一般的眼球,突然的左右的晃动了一下!

    这般诡异的变化,却是没有一个人看得到。

    接着,那突然燃起来的灯盏上,在滴下了一滴灯油后。

    四个人俑齐齐地发生了变化!

    那四个人俑纷纷地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脸上依旧摆着惊恐的表情,只是那陶制的身体,却是陡然地离开了他们自己的位置。

    四个人俑动作整齐而僵硬,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一个接着一个地朝着左边的洞口而去。

    那咚咚咚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洞口里整齐的回荡着。

    在四个人俑齐齐地消失在那漆黑的左边的洞口里时,大洞之中的光芒一下子便减弱了下来。

    翁小宝和沈一天一点点的走在黑暗的小道上,用着仅有的手电光芒照着路,翁小宝想起了先前光亮无比的洞,顿时有些泄气道:“我应该将那洞里的灯盏取下一个,拿在手里。要不然,这手电要是老这么照着,来的时候或许够,等我们走的时候,这点电肯定不够咱们用。”

    翁小宝这般的埋怨,沈一天只是笑笑,道:“用手电也比那火把安全些。我们又不知道,这里的哪个地方有没有火油,若是一不小心将火把掉在了火油的地方,到时咱们别说是逃了,就是找个地方躲躲也没有。”

    翁小宝想着,便也觉得如此,吐了吐舌头,“我都没有想到那么多,我本想着图方便来着。”

    沈一天却是笑着摇头,又道:“这方便还是不要想了,这火把若是一直烧着,到时候氧气全都烧光了,咱们也就只能等着闷死。”

    翁小宝听着,打着手电看着前面,左右估摸了一下,这里,怎么说都是地下,的确,虽然他们呼吸起来的空气,和着上头的差不了多少,但真一直点着火把烧得话,这氧气也指不定会被耗了个干净,更重要的是,这火把一燃起来,释放的有毒气体,指不定让他们两个人昏了过去。

    想着,翁小宝便也不再想着打火把的事情。

    只是,他们走了这么久,翁小宝却是发现,如今,怎么说也是八月份的天了,这外头的天气,怎么说都能热的快要让人受不了。

    可他们走到现在,感受到的温度,却愣是半分的炎热的感觉都没有。

    就是出汗,也都是这一路走下来,被吓出来的冷汗罢了。

    想着,翁小宝就把自己的想法同沈一天说了。

    沈一天却是说的格外的轻松,他解释道:“这地下本来就是不干净的东西,栖居的场所,没有炎热感也是正常。”

    翁小宝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自己本就是除鬼的,可是,自从掉进了这个洞里,不仅觉得自己的智商下降了很多,就连除鬼的本事都快要忘了干净,低头看了看自己还背着的包,想着里头屯着的东西,翁小宝恨不得掩面难堪一番。

    若是老爸还活着,看到她如此没用,估摸着肯定要拿着他的臭脚丫子踹她了。

    眼见翁小宝这般模样,沈一天却是出言说道:“小宝,这般模样才适合你。”

    这般模样?什么模样?

    翁小宝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沈一天,目光之中充满了疑惑。

    沈一天唇角的笑容未变,黑暗中,他紧了紧翁小宝的手,心中暗道:便是你这般小女人的模样。所有的事情全都依靠着我。

    见沈一天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这么看着自己,当即,翁小宝便撇过了脸,可是看不到他的脸,手上的温度,却比刚才更加的暖。

    而就在两个人陷入了不言不语的沉默中。

    突然的,翁小宝只觉得后背上窜起了一股子的凉意。

    惊地她当即停下了脚步,抬着手电朝着她们后面照去。

    然而,什么东西也没有照到。

    尽管这样,翁小宝也没有放松下来。

    先前在蛇门口,便已经遇到了怪异的藤蔓人了,这一次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

    想着,翁小宝便示意着沈一天放开自己的手。

    沈一天注意到翁小宝严肃的模样,也没有无理取闹地一直握着。

    翁小宝先是从背包里掏出了当初秦泽给他们的那个牛皮纸,然后又取了些黄色符纸放在口袋里,接着,又将桃木剑别在了腰间。

    经过刚才的教训,翁小宝可不敢再大意什么。

    当做完这些后,翁小宝将手电照在了那张牛皮纸上,虽然上面的路线,到现在为止,她也依旧没有看懂,可是看着上面标注的机关却是一遍又一遍的看了。

    然而不管她看着几遍,她也依旧猜不出上面标注着什么意思。

    沈一天则凑过来,看了看翁小宝手里的牛皮纸,问道:“这个是……我们待在这里的图纸?”

    听着沈一天的声音,翁小宝一拍着自己的脑袋瓜子,自己怎么这么的蠢,自己看不懂,可以问他呀!

    想着,翁小宝便是一个激动地凑到了沈一天的身边,将图纸推到了他的面前,问道:“对对对,这个是秦叔给我的,说这个是当初我老爸留下来的,可是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你看懂上面的意思吗?”

    不知道为什么,翁小宝从内心的深处便是相信着沈一天,一咕噜头的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沈一天。

    沈一天借着那淡淡的灯光,将牛皮纸上的图案大略的看了一番。

    然后点着画着星星和人形的地方,说道:“我们刚才许是在这个地方。”

    翁小宝闻言,也伸着头看了去,沈一天指着的地方,上面画着一个圆圆的,而在那圆圆的中心,有几个像是星星的东西画在上面。

    沈一天指着那星星的东西,说道:“这星星点点的,应该就是刚才头顶上的壁画。”

    “那这些画着人形图案的又是什么?”翁小宝想着如果照沈一天说的,又指着前面不远处人形的东西问道。

    翁小宝本来想着那个人形的话,应该会是藤蔓,但是看上面画着的数量,却又与那藤蔓人不相符合。

    沈一天看着随着翁小宝指着的方向看去,心下也有些不明白。

    可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走道中却是想起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听到这声音,沈一天脸色一个变化,直接拉起翁小宝便朝着前面走去:“如果猜的没错,那四个人形,或许就是在那洞口里摆着的人俑!”

    ------题外话------

    裸更之中……更新不固定,10点半之前一定发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