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机关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漆漆的洞里,翁小宝靠着那四束微弱的火苗,辨认着那四个人俑的位置。

    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四个人俑,努力地调节着因为刚才奔跑时而有些错乱的呼吸声。

    她能够对沈一天说的那般风轻云淡,全都是凭借着当初黑白无常曾经说过自己是非人非鬼的怪物,不会经历生死轮回。

    虽然对于这一点,自己的内心很是不想承认,可当到了这一刻,她却是无比的庆幸着自己会有这样的特异功能。

    不过……

    翁小宝咽了咽口水,目光紧张得盯着那人俑大张着的嘴巴,深怕一团冰冷的武器神不知所觉的射了出来。

    她虽然会不死,但是该体现的疼痛,还是一点也不少的都落在自己的身上。

    尽管翁小宝的内心已经做足了不会死的准备,但是想到要忍受的疼痛后,心中还是最期盼,最好不要受伤。

    不说疼痛是首要的,就是以她自己的恢复能力,若是接下来碰到了更加比这个还危险的事情,那样的话,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能不能走出这个所谓的墓洞,都是个问题。

    想着,翁小宝更加全身心的将视线放在那四个人俑的身上。

    这里的通道也只不过只有那四个人俑一般的宽度,现在的它们是一个接着一个,排着顺序地整齐地朝着他们靠近。

    如果当它们全部都接近目标之后,翁小宝估量着这四个人俑会排成一条线,将这通道堵得死死的。

    到时候,无论是谁,都不能推开它们庞大的身躯,然后从这一边走到另一边!

    翁小宝想着,也不等它们全部冲向了她,她便矮着身子一下子跃向了第一个人俑!

    怎么说,她也是经历过一次和它们对仗的经验,虽然说不能完全摸清它们的动向,可是至少有一点她是可以确认的,就是这个人俑,除了嘴巴里会射出兵器,其他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动作!不仅如此,就连它们大张的嘴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射去,若是他们没有将身子倾斜或者倒地的话,一般来说,这兵器的轨道是不会改变的!

    翁小宝带着这一点的想法,准备顺势绕到它的背后。

    令翁小宝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矮着身子就要越过人俑的时候,那人俑的眼睛,又是转了几下,当眼睛对上翁小宝的身子后,身子便是后退了一步!

    一下子和那第二个跟上来的人俑站在一个水平的位置!

    直接让翁小宝撞上了那第一个人俑的身上!

    只听咚的一声。

    翁小宝便是额头上一痛,疼的翁小宝觉得额头上都快要起了一个包!

    然而翁小宝根本没有去管它,片刻不犹豫的转过身,用着平身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原地!

    下一刻,翁小宝听得空气中荡起了叮叮叮的声音!

    翁小宝不用回头便知道,那是兵器射进了地面的声音!

    听着那似好听的琴声,翁小宝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翁小宝便想学着翁正骂几句脏话来。

    翁小宝这个时候才想起了当初为什么觉得这四个人俑有些不对劲,那四个人俑的身体虽不能随意的变动,可是它的脸部却是微不可调的动着!

    那张脸依旧是朝着头顶而望,可是那张着的嘴巴,扩张的弧度却是比之前看到的更为的大!

    也因为这样,那射向她的武器也不再是单调的重复着一个水平线!

    更重要的是,她还发现,那如猫眼一般大的眼睛居然诡异的在脸上转着!

    好好的人俑,你便好好的当着,不能动不能跳都好!做什么跟个神经病一般追着她们不放!

    翁小宝的内心有如万般的草泥马在奔腾不息。

    看到沈一天后,翁小宝完全没了什么形象,说道:“你说的对,我得为我自己的生命着想。”

    打死她都不认怂,这大概也就是所谓的有其兄便有其妹?

    沈一天看着翁小宝,此刻的她,眼睛有些亮,但是眼里的神采却是充满大写的尴尬,长时间的奔跑,再加上脸上碰上的黑色污迹,甚至那因为静电而偏飞的长发,这样的她,当真是狼狈到了极点。

    不过,沈一天却是不在乎,也根本不在意后面追过来的人俑,理了理翁小宝的头发,然后将她脸上的黑迹抹去,看着指尖的偏黑,沈一天笑道:“小花猫。”

    突然被沈一天这么一说,翁小宝赶忙胡乱地在脸上擦了擦。

    耳边咯吱咯吱的声音依旧在继续,翁小宝的脸上顿时挂起了有些崩溃的表情,估计以后再听到这声音,她肯定得神经质!

    怼又怼不过的她,气得她一脚踹上了旁边的石墙!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她这发泄一般的一踢,居然将那墙陷阱了里面!

    这样的变故,翁小宝着实没有想到,就连旁边的沈一天也没有预料到。

    翁小宝以为自己将墙踢坏了,赶忙地收回了脚,然后愣愣地看着那陷阱去的墙面,呆呆地道:“那啥,其实我力气很小的……”

    然而,她的话才说到了一半,便发现那陷阱去的墙面又缓缓地陷阱去了几分!

    看着这样的情景,翁小宝的心中便是一个咯噔!

    完了,她是不是启动了什么机关?

    翁小宝这个想法刚想完,沈一天便已经一把拉起了她,将翁小宝带离了原地。

    接着,整个洞里便都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声音,犹如地震一般,震下了不少的灰尘!

    随着轰隆轰隆的声音响起,那咯吱咯吱的跳跃声便是戛然而止。

    尽管没了那咯吱咯吱的声音,翁小宝和沈一天也依旧没有敢放松下来。

    就在轰隆轰隆的声音没有多久。

    他们两人的背后便传来了嗖嗖的声音!

    光是听着那声音,翁小宝的背后有些发亮,在那摇晃的手电下,翁小宝也发现了,就在两边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层次不一朝着里头陷阱去。

    这么一撇,翁小宝一下子便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这个陷阱,要是他们脚下的速度不快,铁定会被戳成马蜂窝!这可比那四个人俑还要危险可怕!

    两人快速地在通道中奔跑着,完全不敢停歇下来!

    沈一天一边奔跑着,一边照着四周的墙壁,他记得刚才的地图中,有显示着周围有另外的通道,只要找到那个通道,便能躲过这一次的陷阱。

    转头看着翁小宝,这个时候的翁小宝,因为这般的剧烈运动,早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了,但是因为知道这个麻烦是自己惹出来的,根本就不敢开口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跑着。

    看着这样的翁小宝,沈一天心中也是焦急,这般剧烈的奔跑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小儿科,根本就花费不了什么力气,但是现在的翁小宝,却和自己不同,有着不死的身躯,可是体能上,还是和人类一样。

    想着,沈一天的眉头便蹙地更紧了。

    那个通道究竟在哪里?!

    就在沈一天恨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将这里的一切都给毁了的时候,突然的,翁小宝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个……对……对不起,我好像又做事了……”

    沈一天疑惑地看向了翁小宝,问道:“怎么了?”

    翁小宝喘了好几口气后,舔了舔嘴唇道:“刚才……我好像……又踩到……什么机关……”

    话音刚落,两个的脚底突然地踩了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直接让翁小宝扯起了嗓子大喊起来!

    沈一天自然什么犹豫也没有,直接抱住了翁小宝,将她的头按在了他胸口上。

    低声安慰道:“没事,别怕,有我在。”

    这般的安慰,一下子让翁小宝的内心有了一种安全感,喊叫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

    然而片刻后,却是带着鼻音的声音说道:“我,我是不是一个惹祸精?”

    “明明自己什么都不懂,却老逞强的往那人俑身前凑。”

    “明明书上都说古墓的陷阱都多,做什么都得小心,可偏偏的,我就是不当回事,还启动了机关,害得你跟着我一起受罪。”

    翁小宝闷闷的自我埋怨,听在沈一天的心里,也贼不是滋味。

    这一切本来不会发生的,都是因为自己不想在她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因为这样,他们才遭遇了这么一遭,明明所有一切的错都归咎在自己的身上。

    沈一天心里叹息着,可是这些话,却都只能埋在肚子里,什么也不能说。

    他又将翁小宝的脑袋更一步地拉近了自己的怀里。

    在翁小宝的耳边说道:“没有的事,你别瞎想。其实,能和你经历这么多的事情,我很开心。”

    虽然被沈一天紧紧地压着脑袋,翁小宝还是能够瞥到沈一天的下巴,可是看着那下巴的棱角,翁小宝自然也清楚他说的有多么的认真,眼睛有些发涩,默默地垂下了眼睑,又闷闷道:“沈一天,你说你是不是傻子?”

    “恩?”沈一天低头看向了翁小宝,但是却因为下坠的缘故,看得不太分清。

    “明明遇到的事情都特别的危险,甚至很有可能,会丢了性命,若是换成旁人,就说是翁正,换成是他的话,铁定会把我骂得要死,甚至会说打死都不愿意再跟我一起走了,可你……居然还开心?”

    听着翁小宝的话,沈一天却是扼腕一笑,为什么不开心?

    无论是危险还是不危险,都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所有能够依赖的,依靠的,都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有什么不开心的?

    不过,这样的话,沈一天却没有翁小宝,只是笑着道:“约莫是傻子了。小宝,你说,我们算不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翁小宝闻言,有些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翁正,居然还想着这样的问题。

    又瞧了瞧一眼沈一天,看着他完全没有什么危机感的样子,然后赌气地说道:“不算!”

    这一回,换成沈一天有些发怔,他本以为翁小宝会对他来个温情脉脉的,没有想到的是会变成这样。

    又瞧着翁小宝,却发现她的神情间带着赌气,那微微鼓起的腮帮,让他很想忍不住戳上一戳。

    不过,想到现在的情形,沈一天还是将这股冲动忍了下来。

    他说道:“都说有生气的女孩子好看,一点也没有错,你这个样子,着实好看。”

    突然的被人这么一夸,翁小宝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个时候的她,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模样,披头散发,脸上带花,就跟个花猫一样,真不知道,这个沈一天哪里瞧着她好看。

    翁小宝也没有去回答,沉默地靠在沈一天的胸膛上,那种失坠的感觉,依旧在持续着,明明很恐高的她,此刻却是一点的都不怕。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翁小宝默默地在心里想到。

    接着很是狭小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宽敞了起来,连下坠的风速都便地更为地剧烈了些。

    尽管翁小宝被沈一天紧紧地抱在怀里,翁小宝还是感受到了周围的变化,硕硕地风让她睁不开眼,没有办法的翁小宝直接将脸蛋埋进了沈一天的胸膛里。

    这般亲昵依赖的表现,沈一天自然心中更为的欢喜,只是希望着这下坠的高度再高一点。

    而然,就在他想完的那刻,便是响起了碰的声音。

    这碰的声音,听得翁小宝心肝乱跳。

    这声音的响度,足够想到这次他们摔得有多重!

    尤其是沈一天的身上还带上了她!

    想着翁小宝便匆匆地想要从那温热的身体上离开,可奈何,刚落地时缓冲的力量,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缓了好几个呼吸后,翁小宝才从沈一天的身体上爬起来。

    看到沈一天双眼紧闭,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翁小宝顿时心慌了起来,握起了沈一天的手,轻拍着沈一天的脸,唤道:“沈一天,沈一天,你快醒醒!快醒醒!”

    眼见自己无论怎么呼唤,沈一天便是不醒的翁小宝,想到了什么,颤颤地伸手到他的鼻尖,当感受到手指尖间那微微的呼吸声后,翁小宝才放下心来,整个人露着开心又是悲愁的表情。

    确认沈一天没有事情后,翁小宝才缓缓地放松了自己,松了口气,眼睛涩然的眨啊眨的,然后将视线从沈一天的身上移到了别处,却发现此刻的他们,竟然是躺在一副敞着棺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