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诡异的阶梯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边上,都是属于棺材的那种黑色阴沉的木板,而此刻的他们,全都置身于这个棺材之中。

    翁小宝的呼吸滞了滞,因为垂头而下滑的碎发,挡住了她部分的视线,瞪着眼前黑色的发丝,翁小宝吹了一口气后,抬手间将头发朝着后面撸了撸。

    一下子,视线有些明朗起来。

    一手撑着棺材的木板,翁小宝缓缓地从里面坐起来,然后从沈一天的手里,将那还亮着的手电拿回了手里。

    对于和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历险的手电,依然还坚守职责的亮着,翁小宝不由得赞叹了这手电的质量真好。

    不过,这样的赞叹只在她的内心里持续了一秒。

    靠着手电的光芒,翁小宝的眼皮一跳,她发现,就在他们躺着的这一副棺材的四周,居然全是棺材!

    只是与他们躺着的这个棺材不同,其余的棺材全都是有着棺材盖!

    翁小宝的内心顿时有些慌乱起来,虽说现在没有什么冷兵器的陷阱,这里看起来又是安静,似乎什么危险都没有,但是在翁小宝看来,这样的静谧比起那轰轰响响的陷阱来说,却是更为的危险!

    因为这样的静谧,根本就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在等着他们。

    翁小宝心中想着,又将手里的手电照在更远的地方瞧去,然而由于手电照亮的范围有些受限,翁小宝除了能够看清附近的棺材,稍微偏远的,却是什么也看不到,黑呜呜的一片,谁也不知道那个黑暗之中会有什么吓人的东西。

    翁小宝又照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不过,她却没有擅自一个人去看。

    随后,翁小宝又将手电朝着他们头顶的方向照去。

    上面的石头,完全的没有规则,层次不一的凸出凹陷,不过,就在他们头顶的正上方,却是有个能够容纳两个人宽度的洞口,想来,他们便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以着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状况来讲,再加上周围的环境,他们能够从这个洞里出去的可能性的几率很小。

    如此想着,翁小宝有些丧气地缩回了手,看了眼还闭着眼睛的沈一天,翁小宝靠着坚硬的棺材木板,然后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上的信号格子一个也没有,便是再一次放弃了与翁正联系的幻想。

    靠着木板,眼皮眨啊眨的,一股涩然的睡意充斥而来。

    瞧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到了晚上10点多了。

    “居然过了这么久。”翁小宝嘴里轻轻地呢喃着。

    也是,从上面掉在那个洞里的开始,外面的阳光一点都没有渗透出来,对于外界时间的流逝根本一无所知,他们的眼前,除了一股子的黑暗,便是手上仅有的这盏手电的光芒。

    甚至都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在那个黑暗的洞里。

    翁小宝看着手机上翁正的号码,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号码,翁小宝的内心莫名的有些委屈起来,莫名的很想念着自己的这个哥哥。

    明明平日里,她将他欺负的紧紧的,喜欢什么事情就找他茬,可是现在他人又不在这了……

    她现在连个想找茬的人,想吐槽的人也没了……

    真是……

    够伤心的!

    那熟悉的号码依旧跳跃在自己的眼睛里,翁小宝抿了抿唇,按了拨通键……

    ……

    另一边的翁正四人,一路跟着翁小宝留下的痕迹,来到了蛇门的当口。

    那扇敞开着的大门,里头比起他们一路走来的黑暗,要光明的多。

    瞧着那跳跃的小火苗,秦晓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脸上挂着欣喜的表情,她道:“艾玛,终于可以不用那手电照着路了!真的是,太伤眼睛了!”

    说完,也不顾周围的三人,一个跨步,直接跳下了阶梯。

    本以为可以轻松平稳着地的秦晓,也计算好了位置,然而,等她跳完的时候,人却踩在阶梯上,这样的变化,让她始料未及,一下子脚下不稳,正面扑到在地上,吃了一地的灰尘。

    “呸呸呸……”秦晓苦着脸,呸着钻进嘴里的灰尘。

    瞧着秦晓四角朝地的样子,翁正虽然心里还担心着翁小宝,可是依旧忍不住笑起了脸,嘲笑起来。

    秦晓自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可耳朵里听到翁正这么嘲笑自己,手撑着地,准备从地上爬起来,顺便也扯着嗓子,喊道:“翁正,你笑个屁!”

    然后心里又默默地嘀咕了起来:“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我已经算好阶梯层数的,怎么还会摔倒?”

    然而她心里刚嘀咕完,脚上突然地多了什么,然后整个人突然地被拉着朝后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还没踏进去的翁正三人看清了什么,一下子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个样!

    三个人齐齐地喊道:“秦晓,扒着地面别松手!”

    秦晓哪里还需要他们提醒,莫名出现的拉力,直接让她反条件地朝着前面爬去,哪里还管着现在她的姿势有多难看?

    只是,她还往前爬上一点,就又突然地被猛地朝后拉去,这一变故直接让她变了个脸色,嘴里喊道:“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你都说是鬼东西了,还能有啥好的?”翁正回答道。

    这楼梯的突然变化,翁正三个人哪里还顾得上一个一个地踩,直接吸了口气,像跳远一样的,跳了一米远!

    索性这次的他们,并没有同秦晓那样,踩在阶梯上。

    不过,他们这一跳跃,飞扬起来的灰尘,又钻了许多进了秦晓的嘴巴里,甚至连她的头发上脸上都沾着脏兮兮的痕迹。

    也因为这样,秦晓也没有顾上扒着地面,一下子,就被脚上突然的拽力,朝后划去!

    说时迟那时快,秦泽和翁正两个人刚站定,便是一把弯过身子,拽住了秦晓的手,将其往回拉!

    也因为他们的及时,也只是导致了秦晓厚厚的鞋底进了那阶梯中!

    顾莲看着这般的情景,差点没吓过去,她心里着急着秦晓,可是嘴上却还忍不住骂道:“我平时怎么教导你的?让你淑女点淑女点,要是你不这么鲁莽的一跳,会变成这样吗?你真是想担心死妈妈!”

    秦晓呸着口里的灰尘,苦着脸道:“我的亲妈哟,与其在这里骂我,赶紧想办法救我哦!我仿佛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声音!这阶梯是吃人怪吗?”

    经过秦晓这么一说,顾莲脸上露着焦急的神色,尔后望向了秦晓的脚那处,随着秦泽和翁正的施力,秦晓那被进入的一部分鞋子被拉了出来!

    只是,那厚厚的鞋底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了一般!只剩下鞋底单薄的一层在那!

    这一变故,顾莲看在眼里顿时被吓地惊慌失措起来,脸上的血色都有些偏白!

    她转过头,看着秦泽,问道:“老公,现在怎么办?”

    那拉拽着的秦泽自然也看到了这一情景,咬紧了牙,使出了浑身解数,将秦晓朝着自己的方向拉去。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无论他怎么使力,那头绕着秦晓的藤蔓也依旧没有放开的表现,甚至那拽着的力量,与他们不相上下!

    真是见了鬼了!

    秦泽心中暗骂道。

    想了想,秦泽道:“老婆,拿刀把那藤蔓砍了。”

    对!刀!

    经过秦泽的提醒,顾莲惶急慌忙地从背包里找着刀,然而越着急的时候,有些东西就越是找不着。

    顾莲翻了许久,别说刀了,就是剪刀,她都没找着!

    秦晓被两股力量拽着,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尤其是现在都没等来她亲妈的救援,没有办法的她,直接嚷道:“我的亲娘!你直接把翁正包里的桃木剑拿去砍砍,书上都说桃木最克这些脏东西了!妈,你快点!你女儿疼着嘞!”

    顾莲一听,觉得有理,也不管有用没用,只要能砍东西,管它是什么的,然后用着平生最快得速度,跑到了翁正的面前,也好在那桃木剑是直接插在翁正的背包里,一瞧眼,便看的到。

    顾莲一把就将那桃木剑拔了出来,拿着桃木剑,就跑向了秦晓的脚下,一个举手间,就砍向了那藤蔓。

    好在这桃木剑真的管用,虽然没有锋利的像平时用的菜刀,可是这一剑砍下去,竟然真的将那藤蔓给砍断了!

    翁正和秦泽还在那使劲拽着呢,这藤蔓一断,两个人连着秦晓因为惯性都朝后倒了去!

    那断裂的藤蔓也不在缠着秦晓的脚,一下子掉在了地面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干瘪下去,接着化成了一地的灰尘!

    刚巧这一幕,被回头的秦晓给瞧着去,想到先前吃进了一嘴的灰尘,秦晓便忍不住泛起一股子的恶心感!

    说不准这一地的灰尘还是别的什么从那阶梯吐出来的东西呢!

    而那一头还连着阶梯的藤蔓,剧烈的翻转挣扎,似乎它也能感受到疼痛一般!

    瞧着这么诡异的一幕,顾莲想也没有想的就将桃木剑直接插在了那长着的藤蔓的阶梯里。

    这么一插,顿时空荡荡的洞里,响起了极为刺耳的吱吱声!

    离它最近的顾莲,当即受不了那刺耳尖锐的声音,便松开了手,捂住了耳朵。

    桃木剑没了顾莲的施力,一下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弹了出去!

    轻巧的甩在了秦晓他们的旁边!

    没了桃木剑的压制,那藤蔓也一下子缩了回去,可是那刺耳尖锐的声音却是没有褪去!

    随着那刺耳的声音,两扇敞开着的蛇门,上面的蛇头上的眼睛突然的红了一下!

    紧接着,那阶梯突然的扭曲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一直观察着的翁正,瞧着顾莲还捂着耳朵站在那里,心下一句糟糕后,当即毫不犹豫地大跨步上前,将顾莲猛地拉了回来。

    也不管那声音有多么的刺耳,直接将甩在地上的桃木剑,插进了阶梯中,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本身便是有所差别的,翁正的这么一插,桃木剑便只余留着头柄在上面!

    这一瞬间,那刺耳尖锐的声音直接高上了几个层次!

    这样的声音,离着最近的翁正,耳朵里直接开始嗡嗡的发响起来!

    敞开着的蛇门上的蛇头,眼睛里泛着的红光,开始剧烈的一闪一闪起来!

    那刺耳的声音,鲜红的光芒,让翁正的脑袋有些发胀起来,眼睛在眼皮底下翻了几转,似乎要晕过去了一样。

    蓬头松面的秦晓一瞧到翁正这样,直接爬了起来,捂着耳朵冲上前去,想也没想,一巴掌呼了过去,也不管翁正听不听得到,喊道:“翁正,你别给我睡!”

    这一巴掌着实有些狠了,不过也因为这样一个疼痛,将翁正的神志扯回了一点。

    看着秦晓的嘴巴,张张合合的,可是自己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整个耳朵里都是嗡嗡嗡的声音,翁正心下便是一惊!

    不行!

    不能继续这样!

    要是耳朵真的聋了的话,肯定得不偿失!

    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停息这诡异的事情?

    瞥了眼,还在闪闪发光的那个蛇眼……

    蛇……

    翁正想到了什么,然后扯着嗓子喊道:“你的吊坠借用!”

    秦晓只看到翁正张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一脸的蒙蔽样,结果下一刻,翁正直接扯出了挂在脖颈间的吊坠,下一刻,自己就跟被牵着的狗一般,伸着脖子,脚下步伐紊乱地跟着翁正走着。

    看到他扯着自己脖子间的吊坠后,秦晓这一刻才明白翁正是要做什么!

    你二大爷!

    奈何自己的亲爸亲妈都在,秦晓不好意思出口破骂,只能在心里臭骂着翁正。

    现在的自己,不用照镜子,她都能够想象出自己有多么的难看!

    不过现在,秦晓不敢乱动,只能跟着翁正的动作而动着,她怕,要是自己再特么的反抗一下,肯定比刚才的还惨!

    翁正可不管现在的秦晓会有多么的不自在,毕竟现在可是迫不得已,等到解决完了后,他再来跟她道歉,至于后面她说什么,他全当听不到就是了,哦,对了,他现在就是什么都听不到,哦,多完美!

    当吊坠被翁正拿出来,对上那双蛇眼的那一刻,秦晓脖子间的吊坠开始有了变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