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蛟现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吊坠上的蛟,在蛇眼的红光的闪耀下,突然的起了变化。

    原本摹刻着的眼睛是闭着的,像是沉睡了的蛟一般,可是当那红光扫过来的那一刻,突然地睁开了眼睛!

    就在蛟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即刻便是降低了下来,一下子便让翁正几人的耳朵得到了解救。

    看着这样变化,翁正便有些诧异地说道:“原本我只是想要测试一下,没有想到,这玩意真的管用!秦晓,你家这护身符可真是好东西!”

    不过,翁正说的再大声,秦晓在经过那刺耳的声音后,耳朵里也是响着嗡嗡翁的声音,只是睁眼看到翁正的脸上带上了喜色,嘴巴在那里张张合合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就跟看个哑剧一般。

    然而,秦晓就算听不到什么,也自然知道,翁正所表达的意思,看着那被翁正手拉着的红线上的吊坠。

    看着那吊坠上的蛟,那盘旋着的身子,缓缓地立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秦晓也只是第一次见。

    接着,一道像是吼一样的声音传进了秦晓的耳里,不,应该是说传进了她的脑子里。

    这样的声音,她曾经听到过,就在鬼市的山洞里,见到龙角的那一刻,这样的吼声,便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只是这一次的声音,却是与上次的不同,上一次的声音,表现的有些急切,似乎是在告诉她,一定要得到那个龙角,然而没有得到龙角后,这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再次听到这声吼叫,秦晓,却是听出了这声音中的愤怒,似乎是一种被打搅睡觉后起床气的那种怒。

    想起过往自己被人吵醒后的脾气,秦晓觉得,这吊坠上的蛟大概会比她的还要恐怖吧……

    而事实似乎正如她所想的一样。

    那缓缓站立起来的蛟,接着张开了嘴,尖尖的牙也露了出来。

    随着这蛟越来越多的变化,那蛇眼上的红光开始快速地闪动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插在阶梯上的桃木剑,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弹力,一下子将翁正连着桃木剑给震了出去,索性的是,他及时的松开了拉着秦晓红色绳线的手,才没有导致秦晓也跟着他一起甩了出去。

    而那个脱了翁正控制的绳线并没有因为他的松手而垂掉下去,反而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整个吊坠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秦晓看着眼前这样的情形,有些砸砸舌,站在原地,不敢动上一分。

    没了桃木剑压制的阶梯,随着蛇眼上的红光,扭曲的更为严重起来!

    被甩在一边的翁正,一边咳嗽着,一边捂着胸口,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显然,这个一甩,让他快要甩出内伤来。

    依照现在的情形,翁正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伤,靠着桃木剑,撑着手缓缓地爬了起来。

    不过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让他有种很是困难的感觉,短短几分钟,直接让他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

    只是,当他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就一眼瞥到了那阶梯上的变化。

    只见那阶梯,快速地扭成了一个透明的两头蛇形,张着尖利的牙,蛇眼冰冷的扑向了那站地最近的秦晓而去!

    这突然而来的危机,直接让在后面的秦泽和顾莲屏住了呼吸,睁大了眼睛!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话语!

    唯独翁正,扯着嗓子喊道:“秦晓,小心!”

    自那桃木剑离了阶梯,那尖锐刺耳的声音便一下子消失了,耳朵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秦晓,突然听到翁正这么一喊,直接吓地拍起了胸口,然后看到一个透明,也不算透明的,只是一种空气扭曲的,还能看到轮廓的两头蛇,张着嘴,像是捕获猎物一般,猛地朝她扑了过来!

    这一刻,秦晓完全忘记了思考,只是本能地用着双手挡住了脸。

    等了许久,除了一股子冰凉的感觉在自己的面前散着,便没有了其他的感觉。

    秦晓缓缓上下分开手臂,透着缝隙,悄悄地看了去。

    眼前的画面,就像是看玄幻片一般!

    就在她的手臂之前,从她的吊坠之中,一条顶着两个角的蛟从里头钻了出来!

    那蛟的身形,比起那蛇门上的两头蛇还要大!

    浑身上下都是青色的皮,光是看着,便觉得有些寒冷。

    不过,从从吊坠出来的,也不过是半个身子而已,还有的,都隐藏在吊坠之中。

    看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秦晓张了张嘴,瞪大着眼,似乎有些接受不能。

    因为视角的关系,秦晓也只是看到了这蛟的背影,至于蛟的正面,倒是让一旁的翁正看了去。

    翁正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蛟。

    蛟的一出现,直接让那身形大小连蛟额上的角都没有的两头蛇吓地准备钻回去。

    可是蛟一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这个两头蛇,伸了身子,便朝着那两头蛇狠狠地一咬!

    接着,空气中便只听到嘶嘶的声音一秒后,便夏然而止。

    那两头蛇在蛟的一咬下,顿时化为了青烟消失不见,那而扭曲着的阶梯也在下一刻,恢复了原状。

    面对眼前恢复了原状后的门口,翁正几个人同时便松了口气。

    顾莲看着那蛟的背影,虽是害怕,可是看到自己的女儿还在那里,连忙准备上前抱上一抱,看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只是她还没有开始走上一步,便被秦泽给拉了回来。

    秦泽的举动,让顾莲有些不解,她望着秦泽,问道:“老公,你拉着我做什么?”

    秦泽则是示意她不要说话。

    秦泽目光凝视着那蛟的背影,从他接手吊坠之后,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眼前蛟的出现,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看到。

    虽然对这蛟是有些好奇,看是依着蛟还没消失,那闪闪发光的蛇眼依旧没有停息,他很清楚,现在还没有结束。

    果然,秦泽的想法刚一结束。

    那蛇门上的两头蛇顿时变化了起来。

    那蛇门上的蛇在阶梯恢复了没有多久后,便开始动了起来!

    空气中,顿时响起了嘶嘶的声音,冰冷又有些渗人!

    秦晓依旧没敢放下手臂,转着头,透着手臂间的缝隙,细细地观察了起来。

    那原本看不见得蛇信子,突然的冒了出来,接着那刻画在门上的蛇,缓缓地盘着身子,然后直着没有盘起来的身子,直立起来。

    这扇门上,本身只是一条完整的两头蛇,由于敞开着的蛇门,导致这两头蛇,一头各占一半的身体,那直立起来的样子,光是看着那一半的身子,就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那蛇直立的身子,蛇头看着他们的样子,对于秦晓来说,就是一副居高临下,可是对于那蛟来说,却还是矮上一个厘米。

    耳边听着嘶嘶的声音,眼睛看着那吐着蛇信子模样的半边蛇,尤其是那双发光的蛇眼,看得秦晓浑身一个哆嗦后,连忙用着手臂挡住了眼睛,甚至还缩回了头。

    伤眼睛!太伤眼睛!

    秦晓不看了,后面的翁正倒是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那两个半边身子的蛇与那蛟对视了一会儿,那蛟的眼睛,粗着的瞳线便是一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翁正觉得这蛟是不耐烦了样子。

    果然,还没等那半边身子的蛇有什么动作,这蛟便是冲着右边的半边蛇而去。

    那边的半边身子的蛇,在蛟冲过来的那一刻,自然也有所行动,本就矮上一个厘米的半边蛇,又故意的矮了一段,然后,像是像是橡胶糖一般,离开了蛇门,想要将蛟的身子给缠住。

    不过,这两边半身子的蛇,似乎也同这蛟一般,只能伸出一半的身子,还有那盘着的依旧在门上魏然不动。

    那蛟似乎看透了这半边蛇的动意,在蛇扑过来的这刻,就偏了身子,用头上的角将那蛇又诋回了门上。

    眼见一条蛇已经失败,另一条自然没有放弃,也顺势而来。

    只是它还没扑过来,那蛟就直接将它缠住了半条的身子,然后狠狠地将它的蛇头咬了下来!

    那掉落的蛇头,一下子又震起了一地的灰尘,秦晓什么也不管,直接捂住了脸也不放手,不过这次却换成了翁正遭殃。

    没有预兆的翁正,一下子,被那震起的灰尘扑满了一脸,甚至有的都呛到了他的鼻腔中,一下子受不了的他用着手扇着眼前飞扬的灰尘。

    等飞扬的尘土停息后,翁正再去瞧掉在地上的蛇头,只见那蛇头的眼睛微弱地闪了一抹红光后,便灭了再也没了光亮,接着,那蛇头,如同先前见到的藤蔓一样,一下子化成了一团的尘土,堆积在原处。

    就连那被蛟缠住的半个身子也在顷刻间化成了尘土,徒留一半的身子,空荡荡的存在那个石门上。

    而那诋回去的蛇,又伸着身子扑了出来,那个蛟似乎不以为意,只是,下一刻,那扑过来的蛇,却是半空转了方向,一下子越过了那蛟,直接扑向了秦晓的方向!

    那蛟似乎也没有想到这蛇会突然这样做,就是想要做什么抵挡一下,奈何只有半个身子,根本赶不过来!

    那蛇大张着嘴,一副要将秦晓整个头都给吞下去的样子!

    所有站在背后的三人,齐齐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仿佛下一刻,他们就能预料到秦晓只剩下无头的身子!

    三个人齐齐地惊呼了一声秦晓,甚至都不由自主地朝着秦晓奔着而去!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秦晓会出事的时候。

    秦晓特别淡定地放下了手,然后瞅了一眼那扑面而来的蛇,脚下的步子微微一跨,然后特豪爽地将那还是穿着完好鞋子的脚,狠狠的从着那蛇的下巴踢了过去!

    那张着的蛇,显然没有意料秦晓会有这么一个举动,当即,张开的蛇嘴一把被踢得合了起来,连扑向她的举动被她这一脚给带离了轨道。

    下一刻,那赶过来的蛟,如刚才一般,将那蛇的半个身子给紧紧地缠绕了起来,接着直接用角将那蛇头狠狠地盯在了墙上!

    那蛇稍稍挣扎了一会儿,便是停了下来,接着,眼里的红光消失散尽,然后伸出来的半个身子也如刚才的蛇一般,化为了尘土,悠悠扬扬的撒落下来。

    两头蛇消失后,那蛟却没有消失,缓缓地动着身子,眯着眼睛里瞳线,似乎是在打量着秦晓。

    被这么观察着的秦晓,全然没了刚才踢蛇的潇洒样,双手在腰间缴着,对于那蛟的视线,秦晓第一次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内心挣扎了许久,才努力地扬起了脸蛋,面露着笑容,然后挥起了手,道:“嗨!”

    结果,回应她的却是,蛟直接消失了!

    是的,直接化成了青烟,一咕噜的钻进了她的吊坠里,消失了!

    顿时,让秦晓面容上有些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翁正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进了她的耳朵里,“秦晓,没想到你还是个练家子!”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腿一伸,便是一个跟头?”心情不怎么算好的秦晓,转过了身子,然后看着翁正说道。

    “秦晓,我什么时候腿一伸,便是一个跟头?”说着翁正便朝着秦晓走去,哪里知道,刚踏出一步,腿一软,倒地了!

    翁正:“……”

    秦晓看着倒在地上的翁正,贼没有良心的说道:“打脸了没?”

    翁正:“……”你闭嘴!

    不过,秦晓也只是过过嘴瘾,想着翁正会这般都是因为帮他们,所以,她好心地上前,将翁正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小心地将他从地上扶起来,然后说道:“我们秦家的人,可没有一个是弱鸡。”

    “所以,我会点,也很正常,鬼市的时候,你不都见过。”秦晓又道。

    翁正回忆着,似乎也真的是。

    而这个时候,秦晓又道:“翁正,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翁正一手撑着桃木剑,一手搭着秦晓的肩膀,缓缓地走着,默默地点了点头,“恩,看在你扶我的份上,你问吧。”

    “你为什么要在小宝的面前隐藏你的实力呢?又为什么要在她的面前装成脓包的样子呢?”

    ------题外话------

    最近事情真是不顺,哭o(╥﹏╥)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