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壁画上的故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正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又装作没事人一样的朝前走着。

    他先是低着头,尔后缓缓地抬起了头,吐了一口浊气后,故作不懂的模样,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答案。”

    秦晓努了努嘴,撇过头,看着翁正的侧脸,见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摆着让人说不出来的笑容,瞧着他那模样,秦晓觉得自己再怎么问下去,也没有答案,便索性闭上了嘴,不再去问他。

    秦晓的沉默,也让翁正缓缓松了口气。

    同时受伤握着的桃木剑却是不由得紧了紧。

    为什么要在翁小宝的面前装脓包……

    翁正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连忙低下了头,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神色。

    旁边的秦晓自然也没有功夫去关注着翁正,这个时候,秦泽和顾莲赶到了他们的身边,顾莲担心地看着他们:“晓晓,有没有哪里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晓当然是摇着头,示意自己没有事情,只是因为鞋子一高一矮的缘故,走起路来怪是别扭的。

    眼见秦晓真的没事,顾莲才将心思放在了翁正的身上,毕竟在所有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当然是首要的,尽管这个时候的翁正是被着秦晓搭着的,她也依旧先是关心着秦晓。

    此刻的翁正,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灰尘,与秦晓比较起来,更为的狼狈,看着现在的翁正一手还搭着秦晓的肩膀,顾莲拉起了秦泽,然后说道:“你还干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帮晓晓扶着翁正。”

    秦泽便赶紧上前,准备扶着翁正的另一只手,这个时候,翁正却是极快将从秦晓身上的手给抽了回来。

    然后摆着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刚刚只不过是脚抽经了一下,没事没事。”

    顾莲和秦泽再三询问后,翁正都是一脸笑着的摇头。

    见翁正一直坚决,秦泽和顾莲才作罢。

    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的翁正,呼了口气,不过,这个时候,秦晓却是凑上前来,用着手肘敲了一下翁正的胸口,然后悄悄地说道:“要是小宝在的话,你现在肯定是很虚弱的靠在小宝的肩膀上,然后有气无力的说……”

    接着,秦晓又是捂着胸口,又是捂着手臂的,装作痛苦的样子,无病呻吟道:“啊,我这里好疼,啊,小宝,我的胸口也好疼!”

    看的翁正当即瞪着眼,微张着嘴道:“你!”

    而秦晓看着翁正气呼呼的样子后,笑嘻嘻的看了眼翁正,双手举着八的动作指着翁正,道:“看来全让我猜对了。”

    说着,秦晓便摇着头,追着秦泽和顾莲而去。

    翁正的耳边依旧还在环绕着,秦晓的一句妹控。

    翁正插起了腰,妹控?

    谁妹控了?

    谁特么妹控了?

    妹控是这样的吗?

    翁正心里极力的反驳着,然而当脑海里飘起了翁小宝和沈一天的身影后,翁正一下子便追上了秦泽他们。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妹控……

    他们一路顺着,便走到了那光亮的宽敞的大洞。

    秦晓晃悠着手臂,在大洞之中,一副欣赏的姿态,“这里怎么这么大?”

    “我们可能已经进入了墓洞,这空间这般的大,大概是因为这是进入了山里的缘故。”这个时候秦泽,一手摸着墙壁,然后轻轻地敲了一敲,顿时整个山洞里便响起了回声。

    这声音听得秦晓贼是兴奋,这边敲一敲,那边敲一敲的。

    看着秦晓的动作,秦泽皱起了眉头,道:“别瞎敲,这墓地里的机关本身就是多,你要是不小心开起了机关,到时候我们跑都是个问题。”

    秦晓被秦泽这么一个训斥,撇了撇嘴,然后看了眼秦泽没有再看她后,转着眼珠子,又偷偷地敲了一下。

    秦泽当即就要呵斥,就见秦晓两手都指着翁正,一脸的无辜,“他敲的,不是我。”

    被无缘陷害的翁正,顿时脸上一个大蒙蔽,秦泽当即也没有说些什么重话,只是吩咐了一句不要再敲的话,又开始摸索起来。

    这个时候,翁正才缓过了神,对着秦晓道:“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让我背黑锅。”

    秦晓则一把拍着翁正的肩膀,道:“咱们怎么着也是有血缘关系的,算起来,你也是我的哥哥,这书上不都说了嘛,做哥哥的要为妹妹遮风挡雨,所以,你不要埋怨我,你只是履行了一个做哥哥该做的事!”

    你二大爷!

    翁正睁大了眼,瞪视着秦晓。

    秦晓完全没有负担,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哎,原来有哥哥的感觉是这样,真是棒棒哒。”

    然后哼着小曲,跳着离开了。

    翁正做了这么久的哥哥,哪一次不都是让小宝咬咬牙的,这一回倒是让半路来的‘妹妹’摆了一道!

    翁正盯着秦晓的后背,然后勾起唇笑了起来。

    妹妹啊……

    妹妹什么的不都是让哥哥欺负的嘛!

    秦晓开心的乱逛着,自然没有看到翁正那个笑容,自然也就不知道那张脸上表现出来的特不要脸的事情。

    一路走着,秦晓觉得无聊,便对着头顶上的光芒感兴趣起来。

    可是,刚抬眼,便对上了刺眼的光芒,当即难受的闭上了眼。

    想起背包里还有一副墨镜,当即就从背包里拿了出来,戴了起来。

    虽然效果不是多好,可是至少也让她看清了头顶上的东西。

    一手遮着额头,抬头看了去。

    看着看着,秦晓便惊呼了一声。

    这一惊呼,在山洞里回荡,直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一个个的都跑到了秦晓的身边。

    秦泽则是心急地问道:“晓晓,你看到了什么?”

    秦晓低下了头,然后愣愣地看着秦泽,“老爸,这,这古墓……”

    秦晓只说了一半,听得秦泽很是心焦,也不等着秦晓再说什么,直接道:“把墨镜给我。”

    秦晓愣愣地点头,将墨镜交给了秦泽。

    翁正也在这个时候凑到了秦晓的身边,在她的耳边问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秦晓舔了舔唇,然后看着翁正,一字一句道:“这里,好像是活人墓……”

    活人墓?

    翁正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这个时候,秦泽也将头顶上的壁画给看完了,脸色不是很好,估计连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墓里竟然是活人墓。

    “老公,怎么样了?”顾莲伸着头,问道。

    秦泽将墨镜取了下来,然后看了一眼顾莲,咽了咽口水,“老婆,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个墓的存在。”

    翁正的好奇心早被秦晓的一句话,给勾了起来,当即问着秦泽要了墨镜,戴起来看去。

    这一看,竟让他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住。

    那头顶的壁画上,画着的一个故事。

    从他们进入的这个洞口的上方,是故事的开始。

    那上面画着一个坐在一个椅子上的人,只是这个人有着人身,头却是两头蛇的头,不知道是比喻还是真实存在蛇头人身的存在。

    那个两头蛇的人坐在椅子上,而底下跪着四个人,旁边站着许多拿着弓箭矛的人围着他们,接着,那些拿着弓箭矛的人给他们穿上了盔甲,只是,那四个人的动作,却是急剧的抗拒。

    但是四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最后还是被穿上了那四件盔甲,接着,那些拿着弓箭的人,将他们一个个的丢进了一口特大的锅炉里,接着那群人将泥浆一般的东西倒进了里面,那些人挣扎着,可惜没有效果,然后那些拿着弓箭的人,盖上了锅盖,在这个锅炉的下面升起了火!

    翁正额角上抽上了一抽,这跟煮人又有什么区别?

    然而,这一行的后面,却是出现了四个人俑一眼的图案,很显然,这一段是在叙述人俑的炼成。

    而接下来,依旧是那个两头蛇的人,手指前方,在他手指的方向,一群黑压压的人跪在地上,似乎是在乞求着什么,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个黑压压的棺材,那些弓箭矛的男人,一个个的将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丢进了那棺材里,然后一手锤子,一手钉子的将棺材盖钉死。

    接下来,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拿着弓箭矛的一群人,反抗起来,可是两头蛇的力量很大,他们都失败了,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那上面画着的似乎是巫女,这个女人出现后,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将那个两头蛇制服了起来,但是那个两头蛇的力量太大,根本没死的了,最后,女巫,用最后的力量将这个两头蛇的人封印在了一个棺材里。

    看完这些,翁正一把将墨镜摘了下来,揉了揉眼睛,说是活人墓也不错,可这墓同时也是封印一个两头蛇的人的存在。

    翁正此刻的心思特别的凌乱,这个墓地,他们之所以会来,全都是因为,当初他的老爹要来,可看到壁画上的图案后,翁正一时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老爹要来这个地方?

    这里又有什么东西,需要他来?

    在翁正看图案的期间,秦泽也将墙壁上的事情同顾莲说了一遍。

    等翁正摘下墨镜的时候,秦泽也刚巧将故事说到了巫女的末尾。

    而这个时候,顾莲拉住了秦泽的手臂,表情上表现的有些震惊,她张了张嘴,问道:“巫,巫女?”

    秦泽点点头,道:“恩,最后那个两头蛇比巫女封印在了棺材里。”

    顾莲缓缓地松开了秦泽的手臂,似乎有些接受不能,嘴里轻轻地呢喃:“巫女……巫女……居然和顾生说的没错……”

    顾莲的呢喃,没有人听清她在讲什么,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却让秦泽有些担心起来。

    “老婆,你怎么了?脸色不好看,是不是被吓着了?”秦泽关心地问道。

    顾莲则是扯起一抹苍白的笑容,笑道:“没,我没事。”

    可是秦泽却是不放心,一手搀着她,小心地带着她走。

    翁正和秦泽两个人看完后,心里的想法很多,唯独秦晓,从最初的吃惊后,便恢复了正常。

    看到在他们来时的洞口的对面有着两个洞口,便好奇的朝那里跑了去,只是还没走到洞门口,便发现地面上翁小宝留下的记号。

    当即招呼着翁正上前。

    一听是翁小宝的事情,翁正一下子就把壁画上的糟心事情给抛在了脑后。

    看着地上写着的字,翁正的脸上一下闪过了不好看的神色。

    偏偏秦晓凑过来,问着翁正:“小宝,走了左边的洞,我们走哪个?”

    翁正想也没有想,恨声道:“当然是走左边。”

    说着便准备跨着步,朝左边的洞口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上几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两个洞口旁边,有着四个很深的痕迹。

    当即停下了脚步,思索了起来。

    这个时候秦晓,就连赶过来的秦泽和顾莲也发现了这个痕迹。

    秦泽看着那个痕迹,道:“这个地方的尘土比起周围的要少很多,很显然在不久前有东西摆在这里的。”

    秦晓也撑着下巴,蹲在最中间的痕迹前看了起来,道:“这个墓洞,从刚才的石门来看,除了我们和小宝外,应该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走进这里。对吧,老爸?”

    秦泽点点头,这个时候,顾莲也问道:“难不成这里的东西,让小宝拿走了?”

    翁正听到这个,看着顾莲有些怪异,然后说道:“按照这痕迹来计算,很明显摆在这里的东西,体积很大,凭借着小宝和沈一天的力气,根本就不可能会将这里的东西搬走。而且,他们也没有理由将这里的东西给搬走。”

    虽然论着沈一天的本事,很有可能会弄走,可是只要有小宝在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顾莲尴尬了一下,不再说些什么。

    秦晓则站起了身子,猜测道:“难不成摆在这里的东西会自己动?”

    经过秦晓这么一提,电光石火间,翁正和秦泽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答案。

    想到这个,翁正便立马冲向左边的洞,可还没等他冲到那洞口的面前,突然的,一张大张着嘴的脸,正摆着惊恐的表情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