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诡异的尸体堆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挖完眼睛的秦晓,还没去注意那眼珠子底下有什么玩意,便疑惑地转过了头,问着翁正:“为什么不能挖?先前不是你说把这人俑的眼珠子挖掉的吗?”

    秦晓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有多危险,整个人仿佛是在游乐场一般的随心所欲,翁正一把跳回了身子,发现秦晓这般没有戒心的样子,当即就把秦晓给扯到了身边,说时迟那时快,那被秦晓挖去泥土制成的眼睛的人俑,大张的嘴巴,又咧开了几分,接着,只见数根的飞镖从它的嘴里飞了出来。

    一下子惊到了秦晓,她手指着那人俑,目光转向了翁正,道:“这玩意不都挖去了眼珠子了嘛!怎么还能那么准确的射出那玩意!”

    翁正现在只觉得自己身心疲惫,当初他干嘛要答应和这个姑娘来对抗这四个人俑,这摆明的就是让自己送死嘛!也难怪这姑娘不怕死的,一股子的冲劲,敢情儿是因为有他在这担心这担心那!真是毙了人类最好的朋友了!

    翁正一下子心塞塞的,然后才回答道:“假的玩意挖掉了,真的玩意自然就露出来了,所以挖掉了外面的眼睛,里面的那双眼睛依然能看到我们,最重要的是,这双眼睛可比那泥土制成的要准的多!”

    “那……那咱们接着戳瞎呗!”秦晓想了一会儿,没有负担的说道。

    这回翁正给愣住了。

    对啊,戳瞎!

    想着翁正便扬起了笑容,拍着秦晓的肩膀,笑道:“很好,你通过了我对你智商的考验!”

    这回,秦晓怪异的看向了翁正,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这笑容贼特么的碍眼!

    不过,秦晓和翁正也没有那时间再接着互相怼着什么,一看到其他人俑对他们的射出的兵器,当即齐齐地初爱脚地将刚挖出泥眼的人俑踢到了他们的跟前,下一刻,他们便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一地。

    想来,这些兵器被它们这些人俑射地再怎么厉害,可是终究还是刺不穿这个人俑的外套。

    想着,两个人便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各自猫着身子,快速地从人俑的两边空隙的地方给穿了过去。

    两人一直走到了第一个人俑的背后,翁正快速地将那人俑的脖子扣住了,接着,秦晓也不慢地便将一把尖利的小刀,刺到了两个眼珠子里。

    一瞬间,白刀子进,黑刀子出,恶心的秦晓恨不得甩了那把小刀。

    这一切的动作不过十几秒的时间,等其他的人俑发现他们的时候,对着他们发射兵器的时候,两人立刻的缩回了手,躲在了第一个人俑的背后。

    好在,这人俑的体积够大,两人缩回去的身子,正巧被那人俑的身体给挡住了。

    一系列的金属碰撞后地落地声,两人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只是翁正刚松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像是铁鞭的东西划过了他的耳边,那嗖凉的感触,那响亮的声音,一下子惊地他打起了嗝来!

    “嗝!这感觉……嗝!真特么的……嗝!心脏都要……嗝!吓出病来!”翁正捂着嘴,一边打着嗝,一边心有余悸。

    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的耳朵,就要毁了……

    看着翁正这个样子,秦晓却是笑出了声,手指着翁正,道:“哈哈,这都能让你吓出嗝来!”

    翁正一把拍开秦晓的手指,目光有些愤怒,道:“嗝!你少幸灾……嗝!乐祸!”

    翁正的话,刚说完,手指上便是滴上了什么,黏糊糊的,翁正一边打嗝一边将手指凑到鼻尖闻了闻,当即便是变了个脸色。

    秦晓也发现了那手上的液体,道:“翁正,你不会吧,打嗝,打的口水都飞了这么远!”

    翁正随即瞪了眼秦晓,道:“嗝!你瞎说什么!这特么的……嗝!是尸油!”

    闻言,还笑嘻嘻的秦晓立马收回了笑容。

    翁正想也没想的,胡乱地就将那粘稠的液体乱粘在那人俑的身子上,一下子,手指上便染上了一层陶红色。

    翁正示意着秦晓,然后两个人又齐齐地将给他们当做盾牌的人俑给踹了回去,那人俑一下子就将其他的三个人俑带退了好远。

    趁着机会,翁正和秦晓顺势将最两边的人俑,一人两下的,将到狠狠地戳进了那人俑的眼睛里。

    看了一眼,只剩下那被秦晓划破露出里面眼睛的人俑,被第一个人俑挡在面前。

    翁正想了会儿,道:“咱们先走吧,已经弄瞎了三个人俑,怎么说,这三个看不到的人俑,肯定会将这个人俑使绊。”

    秦晓则是很嫌弃的看着手上那已经发黑甚至有点发臭的刀,自然想也没有想的就同意了。

    时隔好久,两个人又回到了秦泽和顾莲的身边。

    秦泽和顾莲,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翁正和秦晓的身影,当即悬着一半的心便放了下来。

    他们模样虽有些狼狈,可是至少没有受伤。

    就这样,四个人又打着电筒往前走着。

    如今已经和翁小宝偏离了很远,翁正的心里依旧放心不下,目光直直地盯着左边的墙有没有什么机关或者转角的门,可是走了很久的他,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翁正抿了抿唇,心里一团的烦躁,虽然翁小宝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呆在一会儿,没有什么危险,可是事事总是出人意料,要是真碰到那个男人对付不了的事情,那小宝可怎么办?

    想着,翁正便是心烦意乱的将手机掏了出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翁小宝的照片,翁正的心才微微的好了一点点。

    可是翻看了许久,依旧没有什么未读消息,没有什么未读来电,翁正又有些烦躁的叹了气,看着右上角的信号依旧是叉叉,索性眼不见为净的心态,又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小宝,你在哪儿?

    翁正几人走了没有多久,便一下子走到了尽头。

    四个人停在洞口前,秦泽拿着手电对着洞口的里头照了照。

    当那手电照亮了里面的景物时,四个人顿时狠狠地抽了一口凉气。

    在他们四个人的眼前,是一团小型的河流。

    滴答滴答的声音,微微荡起的涟漪,一切平静无波。

    但是!

    在这平静无波的河流上,数十个尸体静静地漂泊在这河水之上!

    那些尸体穿着各色的衣服,但最多的,却是同他们来时的村庄里的人一样的服装!

    那些尸体,皆是面朝着天,一个个的尸体的面容上,都是浮肿的厉害,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这些尸体,男女都有,但是,居多的却都是十来岁的孩子,还有七八岁的孩子,他们浮肿的脸上,根本看不出生前是什么样的面容,是什么样的表情。

    随着他们身下的河水的流逝,他们微微的上下浮动着,一会儿这个碰到了那个尸体的脚,一会儿,这个碰到了那具尸体的肩膀,这一幕看着,翁正四个人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匆匆地退后了几步,那个顾莲,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有些崩溃的腿软地坐在地上。

    面对他们的后腿,那些尸体依旧静悄悄的,只是他们上下起伏的身体,却仿佛是在耻笑他们的胆小。

    翁正看着那些尸体,发现那些尸体上,虽是浮肿的厉害,可是,却没有一个尸体上是生着蛆虫的!

    这!不符合常理!

    翁正咽了咽口水。

    这个时候,顾莲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这,这些尸体……这些尸体,是不是就是那个芳婶儿说的……曾经在那河里死的那些人?”

    秦泽则是安抚性地抱着她,示意她不要害怕,微微亲了一下顾莲的额头,然后才看了眼外面河流上的尸体,然后道:“或许是吧。”

    秦泽看着那尸体堆,浑身有些不自在,他见过很多的尸体,有腐烂的尸体,有干瘪的尸体,甚至只剩下一堆烂肉的骷髅架子的,他都见过,可是眼前这般诡异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毕竟按照自然规律,死了很久的尸体,根本不可能完好的保存到现在!

    别说是腐烂了,就是那些细菌生起的虫子,他都没有在他们的身上见到!

    顾莲嘴边颤了颤,眼神带着害怕的神色,身子更加的靠在了秦泽的身上,嘴角的唇瓣又颤了颤,道:“这,这些尸体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个芳婶儿不是说,尸体都下葬了吗?怎么尸体都会出现在这里?”

    顾莲的问题,一下子提醒了秦泽和翁正。

    他们齐齐地转头看去。

    对呀,按照芳婶儿的话说,这些尸体早都下了葬,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是有人将他们的尸体搬到了这里?

    想着,两个人便顺着河流的另一边看去。

    但是,那河流的流进来的方向,却是一堵厚实的墙,根本没有可能有人进得来。

    再加上,他们来时的门口的情况,这个墓地,根本是不可能有其他的人进来!

    这个想法刚在翁正的脑海里飘过,突然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片段,那就是,翁小宝和沈一天之所以会掉下来这个洞口,完全的是因为,被什么人给拖下来的!

    所以说,这个墓地里,肯定还有其他的人!

    想着,翁正眼里的神色便是暗了暗。

    如果说这洞里还有其他的人,那就是说,很有可能,那个人在某个暗处看着他们!

    想到了这里,翁正便打着手电,先是朝后照了照,然后又朝着洞里头上下左右的照了照。

    结果,什么发现也没有。

    除了那高耸的陡壁外,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直沉默的秦晓,看到翁正这个奇怪的动作,先是拍了一下翁正的肩膀,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翁正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被这么的一拍,吓地他拍起了胸口,有些心情不好道:“大小姐,拜托你以后跟我说话,不要这么的吓人,你知道,我的胆子小。”

    “切。”秦晓却是翻了个白眼,然后又凑着问道:“哎,你刚才照啊照的,发现了什么?”

    翁正看着她满脸的好奇,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你想多了,我就是看看这边有没有其他的通道什么的,这尸体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翁正瞥了眼一旁害怕地缩在秦泽身边的顾莲,满脸的疑惑,然后低声地在秦晓的耳边,问道:“诶,我说,你怎么跟顾姨的性子这么的不同。”

    秦晓则是疑惑地看向了翁正,道:“怎么不同了?”

    “你看啊,顾姨好像对这些诡异灵怪的事情特别的害怕,可是你就不同,对什么事情,别说是害怕了,就是惊恐的,我都没见过几次,你这母女两的性格也相差太远了吧。”

    秦晓则是翻了个白眼,道:“你懂什么?我妈是嫁给了我爸,这些事情根本接触的不多,所以会怕也很正常啊。”

    翁正一怔,然后又道:“顾姨没有怎么接触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跟着过来?”

    秦晓则是上下打量着的翁正,然后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翁正摸了摸鼻子,道:“就是疑惑呗,你说要是害怕这种事情的人,一听到要来这种地方,不早都跑远了,别说是跟着来了,就是被人拽着来,也会死死的抗拒。”

    秦晓听着有道理,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后,才悠悠地同翁正道:“我觉得,我妈大概是知道要见到你们,所以有些高兴,就跟着来了吧。”

    翁正却道:“这不对呀,要是想要见到我们,等我们回去后,不都一样能见到,何必要经历这么恐怖的事情,来见面?再说,这种情况下,就是见了面,咱们也没法子叙旧什么的。”

    秦晓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反正我是听我妈这么说的,不过,当初我妈在听到一来这儿的时候,那个时候,连你们兄妹的名字都没有提,便答应了。我老爸本以为,我妈会待在家里等我们回来,见我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也是惊讶了会儿呢。”

    秦晓的答案,让翁正有些疑惑起来,然后目光看向顾莲,看着她,翁正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这个时候,顾莲也回过了头,对上了翁正的眼睛后,苍白着脸,对着翁正虚弱的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