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尸体的异动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莲突然而来的笑容,尽管有些虚弱,但是,一时之间,翁正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对面对顾莲,不过,好在,顾莲对着他苍白一笑后,就转过了脸。

    然后整个人又靠在了秦泽的胸口,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秦泽也适时的在她的耳边安慰了几句。

    这一幕看在翁正这个单身狗的眼里,莫名的受到了一万点的单身狗的伤害。

    自己居然被大了自己一辈分的人撒狗粮,这感觉,真是……

    什么都不想说了!

    被如此打击的翁正,登时也将那份疑惑的心思给收了起来,全身心的放在了前面的尸体堆里。

    他们站在了洞口好一会儿后,发现没有什么情况后,才缓缓地朝着前面小型的河流而去。

    只是,还没有走上几步,秦晓却是突然的拉住了翁正的手臂,悄悄地在他的耳边说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被这么突然一问的翁正,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然后侧耳倾听了起来,可是听了许久,除了偶尔的滴答滴答的声音,便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他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你听到了什么?”

    秦晓奇怪的歪着头,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她道:“我好像听到了,小孩玩闹的声音,那嬉笑声……”

    说着,秦晓便将手摆在了耳边,然后接着道:“那嬉笑的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是有人在靠近我们……”

    秦晓这句话,让翁正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再去看秦晓的时候,却发现她在一点一点地朝着河流那堆的尸体走去,一下子便明白了什么,当即便把秦晓给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哪里是那声音在靠近他们,这明明就是我们在靠近他们!

    想着,翁正也喊道:“别往前走了!”

    这句话,直接让秦泽和顾莲停下了步子,两人转过头,看着翁正脸上不太好看的表情,两人相看了一眼后,便问道:“这怎么了?”

    “这里不干净。秦晓又听到那些替死鬼的声音了。”翁正冷着脸,目光冷冷地直视着那河流上上下起伏的尸体,开口解释道。

    翁正的话,随即就让他们两个人给撤了回来,站在了翁正的身边。

    顾莲和秦泽两个人担心地看着秦晓,毕竟他们还记得来的时候,秦晓不受控制的朝着那溺死人的河水里走去。

    想着,两个人便心有余悸起来。

    顾莲有些焦急的问着秦晓:“晓晓,你现在还听都那些人的声音吗?”

    秦晓沉默了一会儿后,然后转过头看着他们,道:“听得到啊,他们好像玩的挺开心的,还喊着我去呢。”

    秦晓的话,一下子让顾莲气急了,她道:“晓晓,别去听了!”

    可是哪有说不听就能听不到的?更何况秦晓还不是个聋子!

    秦晓眨了眨眼,说道:“妈,他们的声音,那么的响,我怎么可能听不到。”

    顾莲却是发飙了,道:“我和你爸不就是没有听到吗!这些鬼东西的声音,你瞎听什么劲!”

    秦晓有些无辜的眨眨眼,她也不想听到啊,可那声音就是往她耳里窜,她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秦晓不敢回嘴说些什么,面前眼前的顾莲,脾气更大起来,到时候,连她的老爸都搞不定。

    翁正也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不正常,他道:“你们两个也听不到?”

    被提问的顾莲和秦泽,看着翁正,两个人点点头,道:“对,我们听不到。别说是小孩的声音了,就是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的声音,我们两个都没有听得到!”

    听着顾莲和秦泽的回答,翁正埋下了头,脑里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被翁正拽着的秦晓,耳里密密麻麻的声音不停息,就跟和尚念经一样,听得她开始有些烦躁起来,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人,在她的耳边唤着她,快过来快过来。

    秦晓烦躁的情绪,慢慢的体现出来,手上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明显起来,她甚至开始不耐烦地喊道:“放手!放手!我要过去!”

    这样突然的变化,让顾莲和秦泽一下子变了脸色,深怕翁正控制不住秦晓,两个人也齐齐地上前控制着秦晓。

    也幸好两个人加入了控制秦晓,否则刚才的挣扎再持续几下,便能轻易的脱离了翁正的控制。

    不过,尽管这样,翁正还是不小心给秦晓划伤了一个口子。

    鲜红的血液从着翁正的手臂上缓缓低落下来。

    滴答滴答的,落下了几滴在地面上。

    翁正轻声地嘶了一声后,也没有继续在意。

    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秦晓的身上。

    没有人在意,那滴落在地上的血液,正巧地落在了细缝中水滴上,那水滴顺着那细缝,缓缓地流入那小型的河流中。

    当那滴带着淡红色的血液的水滴汇入了那河流之中后,那些还在起伏着的尸体,开始缓缓地偏离那细缝的地方。

    这微小的变化,翁正他们根本没有人发现。

    反而,随着那水滴汇入了那河流之中,秦晓有些焦躁的表情缓和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秦晓低头看着自己被自己的父亲紧紧抓着的时候,满脸的迷茫起来。

    她张了张口,问道:“你,你们抓着我,做什么?”

    看到秦晓恢复了原状,顾莲和秦泽依旧不敢放松,两个人观察着秦晓的表情,然后缓缓地开口问道:“晓晓,刚刚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记得了吗?”

    “啊?发生了什么啊?”秦晓一脸的蒙蔽,可是身上的压制,让她浑身不自在,她皱着眉头道:“老爸,妈,你们快放开我,你们这样,我都呼吸不了。”

    两个人本来不想的,可是看到秦晓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后,才缓缓地各自松开了自己的手。

    秦晓伸展着身体,她揉了揉脖子,想了想,道:“你们刚才抓着我做什么?还是我刚才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翁正则是一跨步的上前,上下地打量着秦晓,看着她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才抬起自己的手,指着那还渗着血的地方,道:“看到了没,这就是你刚才的成果。”

    秦晓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然后伸手想要碰触的时候,翁正确实猛地抽回了手。

    秦晓撇了撇嘴,两只手指对戳着,说道:“那啥,对不起哈……不过,刚才发生的什么,我真没有印象诶,刚才脑袋里就跟一堆和尚念经一样的烦躁,后面做了什么,我都记不得了。”

    翁正观察着秦晓的表情,正如她说的一样,后面发生了什么,她真的一点也都不知道。

    翁正沉默了会儿,随后看着秦泽和顾莲,沉吟地问道:“秦晓,她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翁正突然问这个问题,秦晓便瞪大了眼睛,一脸防备的样子,道:“你问这个干嘛!”

    翁正连理都没有理会秦晓,只是沉着脸看着秦泽和顾莲两个人。

    然而顾莲却是眸光闪闪,紧抿着唇,似乎不想说的样子,不同于顾莲的模样,秦泽则是将顾莲搂在了怀里,将秦晓的生日报了出来。

    听着秦泽的话,翁正埋着头算了起来,可是算了半天后,眉头却是皱的有些紧了,他晃着头道:“不应该啊,照这么推算的话……”

    然而手指刚掐算了一会儿后,翁正却是止住了嘴,猛地抬头看向了顾莲,然后面对翁正这样的目光,顾莲却是本能地避开了。

    瞧着翁正戛然而止的话,秦泽便急着问道:“怎么不接着说了?”

    被秦泽话唤回神的翁正,摇了摇头,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翁正想了想,又问道,“当时顾姨生秦晓的时候,有没有和她一起生产的?”

    秦泽回忆了起来,而被他搂在怀里的顾莲,抓着秦泽的衣服却是紧了紧。

    “是有那么一个……”因为时间久远,秦泽回忆了好久,才想了起来,只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顾莲似乎有些情绪失控的样子,她望着翁正,嘴角的皮子颤抖了好几下,似乎在忍耐什么,她张口说道:“你问这么多做些什么?不过是别家的孩子,和我家的秦晓又有什么关系?”、

    翁正则是怪异的看向了顾莲,然后说道:“按照你们给的时间,若是同一天生下来的,但是比秦晓晚上一分钟的话,那个孩子便是阴人体质,最容易的就听到这些鬼怪的声音,更重要的是,那孩子的身体,阴晦的东西最喜欢。”

    顾莲听着,嘴角的皮子又是一颤,不过,却是强装镇定的样子,她道:“那真不巧,我家的秦晓,从没有这种情况。”

    顾莲的话,让翁正微微的诧异了一番,转而看向了秦泽,秦泽也是笑着点头。

    至于秦晓,则无所谓的耸耸肩,她道:“翁正,那是别人家的事,又不是我的事,你听到这样的答案,干嘛这么惊讶?”

    翁正则是放下了掐算的手,然后道,“我只是跟你们讲,你要是再晚个一分钟,你就是个招鬼的玩意。”

    秦晓则是翻了翻白眼,切了一声,便不再理会翁正。

    对于秦晓的白眼,翁正也没有跟她怼着什么。

    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顾莲后,便朝着前面的尸体堆看去。

    看了一会儿,翁正便皱了皱眉头,看着那缓缓上下起伏的尸体堆,疑惑的说道:“怎么感觉这尸体,不对劲……”

    翁正刚说完,秦晓便准比凑上前去看,结果便被翁正的手压了回去,道:“你乖乖的待在这里别瞎动。免得过会有听到什么东西,乱发疯。”

    当即,秦晓便一把扯去了翁正的手,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一擦,然后龇牙咧嘴的对着翁正的后脑勺鬼脸一番。

    不过,翁正不像沈一天那样,有着天眼一般,能把后面的东西给看得见。

    翁正想了想,从包裹里掏了两张黄符,然后转过身,准备将那玩意交给秦晓。

    哪里晓得,刚转过头的他,一下子便对上了五官都挤在一起,瞪着恐怖眼神的秦晓。

    当即,翁正想也没有想的就将两张黄符贴在秦晓的脸上,然后立马的转过了头。

    额头上,被翁正那么重的一拍,秦晓吸了口凉气,揉着额头,将那两张黄符撕了下来,然后借着灯光看了看,问道:“这啥东西?黄不溜球的。”

    翁正的声音从她的前方传了过来,不过,那声音里却是带着隐隐的没好气,他道:“塞你耳朵里的,省得过会听了不该听的声音。”

    秦晓哦了一声后,就将黄符揉成了球状,塞在了耳朵里。

    翁正好不容易从秦晓的鬼脸中,缓过神。

    而就在这个时候,翁正发现,那尸体堆的方向,又有了些变化。

    很适时的,秦泽也带着疑惑的声音,开口说道:“那尸体堆,好像在偏离我们这边。”

    秦泽的话,与翁正发现的情况变成了一致。

    翁正打着手电,照着那群尸体,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这些尸体的确在动!

    秦晓听着秦泽的话,也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伸着头,偷偷的看了去,然后道:“那些尸体,不是顺着水流在动吗?”

    “没有。”翁正又将手电的光芒照在那清澈的水面上,明明上面浮了许多的尸体,可这河水竟然同他们来时的那条河流一样,清澈见底!

    不正常!

    最重要的是,那河流的流水方向,全是朝着左边而去,可是那些尸体上下浮动的,却都是朝着上方陇聚!

    从来时,尸体都能碰到下方的河墙,到现在直接空出了一条足够两三个人的空白。

    这些尸体很显然的不是因为河流的浮动而动起来的!

    难不成,这些尸体,其实是活的?!

    想着,翁正便是背后一凉,尤其是想到了当初在山洞里遇见的僵尸,便是浑身的不自在。

    要知道,眼前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

    而是几十个!

    若真是和当初在山洞里遇到的僵尸一样,那他们……

    想着,突然静默的空气里,传来的细微的声响!

    这声音地出现,直接将翁正惊地有如惊弓之鸟!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河水之中的尸体,那浮肿的身体,又猛然地便大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