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蛇群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尸体的突然变化,让这四个人都本能地退后了好几步,四个人的目光之中带着惊恐害怕,但是一个个的却都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看到最后危险的那刻,就是不跑。

    他们四个人一个个地都抿着唇,紧紧地盯着那淌在水里面的尸体。

    那些浮肿的尸体,随着水流上上下下的起伏着。

    那浮肿的尸体的肚子,一个个的像是皮球一样,猛地涨大了起来,就连他们浮肿的脸上也开始缓缓地肿大起来。

    看着眼前的颇为怪异的情景,翁正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不仅如此,他的眼皮上一直在不停地跳动着。

    心里明明知道下面遇到的事情会让他们遇到危机,可是,身体上的劣性根却阻止了他的脚步,这大概就是不作死不会死……

    而秦晓看着那些变化的尸体,看着那越来越浮肿的肚皮和脸皮,颇为嫌恶的扯了扯嘴皮,她道:“咦!这些个玩意看起来真是恶心,太碍眼了。咱们先离开呗。”

    对于秦晓的提议,翁正只是皱了眉,看着下一刻那些尸体的肚皮就要撑破的样子,还是没有挪着一步。

    不仅翁正如此,就连秦泽也没有离开一步,经历的事情多了,即便是过了那么多年,可是对着这种事情依旧充满了好奇,他开口对着秦晓,安慰道:“晓晓,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咱们就能知道,这尸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了。”

    自己的老爸都这么说了,秦晓还能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们继续等在原地。

    过了大约一分钟的时候,那涨大的肚皮,突然的一个个的发出砰的声音,那声音此起彼伏!

    随着肚皮撑破的声音响起,顿时一堆的烂肉像是下雨一般的在那河流的上方上演起来。

    只是对于这样血腥的场景,翁正四个人却都是没有一个人去好好欣赏,一个个的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通道里!

    翁正一边跑着,口水一边咽着,心跳的频率也是相当的剧烈!

    就在肚皮撑破的那一刻,他们看到,除了那飞溅出来的肉沫,全都是一群滑腻腻的蛇!

    一具尸体里不单单是一只!

    而是整整一群!

    那细小长条的身子,一条缠着一条的,光是看着,便是让人头皮发麻!

    在那群蛇接触到空气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吐着蛇信子,缓缓地抬起它们的蛇头,朝着他们的方向看来!

    那一束束冰凉的目光放在他们的身上,顿时让他们遍体身寒!

    他们这哪里是进了墓洞,分明就是进了蛇窟!

    见到那群蛇的一瞬间,翁正几人齐齐地转过了身,脑子里同时的涌起了这股想法。

    翁正几人喘着呼吸,在黑暗的洞里跑着,听着后面传来的蛇信子的嘶嘶声,脚下的步子根本不敢有什么停顿。

    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的蛇,秦晓第一次有了害怕的神色,她的脸上带着生气,又带着愤怒的嚷道:“都说走了,你们偏偏不走!这么多的蛇,我们还不够那群蛇分羹呢!”

    心里也是很不平静的翁正,自然回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个有的没的玩意,赶紧的逃了再说。”

    其实,翁正的心里也是害怕极了,这辈子,他可不是专门抓蛇的!

    不过,这个时候,翁正却疑惑了起来,为什么这些蛇会出现在那群尸体的肚子里?

    那不成,那些人的死,其实根本不是溺水,而是因为这群蛇的缘故?

    然而,翁正还没有想通的时候,通道里却是又响起了另外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翁正便是通体一凉,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不仅仅翁正听出了,就连秦晓一家三口,也听出来了。

    一时间,四个人齐齐地停下了脚步,四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最终秦晓有些焦躁的开了口道:“怎么办,再往前跑下去,就要碰到那四个人俑!这前面有人俑,后面有蛇的,往哪跑都不行!”

    秦晓说的情况,翁正自然也知道。

    他一会儿朝着前面看着,一会儿又朝着后面望着,一时间,紧张的氛围围绕着他们。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咯吱咯吱的声音近了,身后的蛇群的嘶嘶声也近了,被逼无奈地翁正,目光定定地望着他们通道的前方,咬了咬唇,狠下心,说道:“只能闯过去了!比起那群蛇,那四个人俑起码好对付得很!毕竟至少现在有三个是瞎了的!”

    秦泽三个人互相的望了一眼后,没有反驳什么,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赌一把了!

    四个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后,齐齐地朝着前方跑去。

    没跑多久的他们,便发现了,首当其冲的一个露着黑色眼睛的人俑!

    见到人俑的那一刻,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准备做着应对的反应,然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那个露着黑色眼睛的人俑,竟然没有对他们发出冰冷的武器!

    反而咯吱咯吱的从他们中间空隙的地方朝着那群蛇而去!

    看着这人俑不对他们发出攻击的翁正和秦晓,则是奇怪的看了眼那具人俑。

    当那具人俑,看到蛇群的那一刻,突然地对那群蛇发射出了冰冷的银针,将部分的蛇群钉在地面上,只能晃动着自己的身子。

    看着那人俑对着那蛇群发动攻击的秦晓,指着那人俑和蛇群的方向,张了张嘴,颇为震惊地问道:“这,这人俑,为什么,会帮我们?”

    翁正则是深深地看了眼那个人俑,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三个人俑也咯吱咯吱的过来了。

    四个人紧紧地贴着墙不敢乱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吐出一丝来,一个个的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三个人俑一点一点地咯吱咯吱的朝着前面露着眼睛的人俑而去。

    当三束火苗飘过他们的面前,当那三具惊恐诡异的脸,游荡过他们的面前,翁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快不是自己的一般。

    剧烈的形容不了。

    不过好在,当那三个人俑来到那露着眼睛的人俑旁后,也不知道是感应到了什么,也开始从嘴里射出了武器,只是他们射出的兵器,却没有露着眼睛的人俑准些,数个的兵器,也就只有一两个的射中了几条蛇。

    看着那四个人俑突然的帮起了他们的忙,秦晓突然地感慨道:“刚才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把他们的眼睛弄瞎?这样,他们好歹还能多射中几只蛇呢!”

    翁正则是翻了白眼,直接开口道:“赶紧走。光凭这四个人俑,根本没有办法挡住那群蛇的!”

    说着,翁正便领着头跑了起来。

    秦晓却是不以为然,毕竟他们可是花了大把的时间,也没有把那四个人俑给撂倒!这些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做到?!

    而事实是,真的如翁正说的一样,这四个人俑,在那群蛇的面前,居然那么的不堪一击!

    那群蛇也发现了眼前四个人俑对它们的威胁,数条细小的蛇,顺着他们的身子,一点点地攀上了他们那大张的嘴里!

    这种恶心的场景,看得秦晓忍不住一阵呕吐的感觉,顿时也不敢继续看了,直接撒开了脚随着翁正跑去。

    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砰的一声,一种金属碰着地面的声音。

    秦晓回头一看,只见那四个人俑,一个个的都躺在了地上,而他们的那张脸上,却是各种盘着身子的蛇!

    光是一眼,秦晓便是收回了目光!

    这情景简直就跟看恶心片一样!

    秦晓一边跑着一边想着。

    而这个时候,秦晓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群人俑会突然的帮助他们,便开口问道:“那四个人俑,不是一看到你的时候,就朝着你放银针吗?怎么这回,倒是站在了我们的阵营了?”

    翁正却是头也不回的解释道:“壁画不是已经清楚的画出来了吗?这四个人俑是被蛇头人身的人活生生的制成了人俑,这也造成了他们的灵魂被永远的束缚在这人俑的里,不得投胎。这也导致了他们生前对着那蛇头人身的人充满了怨恨,所以他们一见到蛇,那怨念便会指引着他们的身子做事。”

    这般容易的解释,秦晓听完便是点了点头,可是想到那四个人俑都已经轻易地倒在地上立不起来。

    秦晓又开口问道:“这四个人俑都已经被那些蛇给解决了,接下来,咱们能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逃吧?不说我们的体力有限,就是按照咱们来时的路回去,也会被这些蛇给堵住的。”

    秦晓的话,翁正只是冷着脸,什么回答也没有,毕竟现在的他,脑子里根本就是一个浆糊,什么解决的方法都想不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随着翁正他们奔跑的顾莲,却是脚上突然一崴,倒在了地上,那前扑而去的手,一下子将地面的一块砖头,给按了下去。

    因为顾莲的突然跌倒,秦泽自然想也没有想的停下了脚步,然后赶忙的凑到了顾莲的身边。“老婆,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跑在前面的秦晓和翁正,也听到顾莲的动静,连忙地停下了脚步,也朝着顾莲而去。

    “妈,你没事吧?”

    “顾姨,没受伤吧?”

    一连串的关心,顾莲虚弱的摇了摇头,长这么大,尤其是结婚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剧烈的运动了。

    还没等顾莲的身子刚刚站定,后面嘶嘶的声音,便逐渐地靠近,听着那声音,顾莲苍白着脸,她颤了颤嘴皮子,目光里露着慌乱,但是神色间却是露着更多的焦急!

    她在秦泽的搀扶下,低着头,看着前方微微陷下去的砖头,抿了抿唇,在秦泽示意的询问下,摇着头装作无佯的样子。

    但是当她站起来,随着秦泽走的时候,脚下却是一个踉跄,左脚狠狠地踩在了那半陷的砖头!

    因为顾莲的一个耽搁,那群蛇群,转眼就来到了他们的眼前。

    墙壁上,地面上,就连上面的墙壁上都攀爬着蛇!

    看着眼前这一幕,翁正和秦晓顿时觉得头皮发麻,甚至赶到了一丝的绝望!

    可就在他们觉得绝望的那一刻,突然听到轰隆的一声!

    猛地!

    他们四个人的脚下地面一下子空荡荡了起来!

    没有了支撑的地面,这样突兀的变化,一下让他们四个人,齐齐的坠落下去!

    而就在他们四个人消失在地面上的那一刻,突然的,那空荡荡的地面,又露出了地砖,一下子将那些蜂拥而至的蛇群,挡在了外面!

    他们四个人像是坐着滑梯一般,一路靠着背面的墙,不知道滑了多久,终于,砰的一声,掉在了一个坚硬的地面上。

    屁股上传来的痛感,让翁正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

    捂着自己的屁股,缓缓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拍了拍一闪一闪的手电,等手电恢复正常后,撑着手电将周围的景物观察了一下。

    可是当他看到周围一排一排的黑色的棺材时,登时,吸了口气!

    啧,怎么就不能消停消停!

    跌落的秦晓和秦泽顾莲,也缓缓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三个人看着周围的一切,也是狠狠的吸了口凉气。

    四个人喘着呼吸,目光带着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棺材,深怕下一刻,这些棺材的盖子一下子砰了起来,然后一具具的尸体,从这里头爬了出来!

    光是想着,几个人便是一个精神抖擞。

    秦晓也忍着屁股上传来的疼痛感,一小步一小步地来到了秦泽的身边,然后看向秦泽和顾莲,只见他们也比不得自己好上多少,便是开口问道:“老爸,妈,你们两个没什么事情吧?”

    秦泽自然除了脸上有些擦破了皮,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事,倒是顾莲,脸上苍白苍白的,气血不足的样子,但是尽管这样,两个人也都齐齐的摇头说着自己无事。

    秦晓再三确认无事后,才挪着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翁正而去,瞅着旁边黑呜呜的棺材,常识性地问道:“这里的棺材,是不是和那壁画上的一样?”

    翁正瞥头看了眼有些呲牙咧嘴的秦晓,轻声地嗯了一声后,便转过了眼。

    翁正一边打着手电朝着别处张望着,一边问道:“秦叔和顾姨没有什么事吧?”

    秦晓摇头道:“没有。”

    翁正又道:“你呢?”

    秦晓依旧摇头:“没。”

    翁正淡淡的点头后,便没有再问些什么,宽敞的空气里,静谧的只有他们的呼吸声。

    突然,安静的黑暗中,想起了一道声音:“是翁正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