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蛇蛊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翁小宝按下拨通键后,等来的却都是一阵的忙音,那嘟嘟的声音,在黑暗的洞穴里,听得她十分的沮丧,也让她放弃了最后一丝用手机通电翁正的念头。

    她看着明亮屏幕的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着重复拨打的按钮,放弃地锁起了手机,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自我嘀咕了一句,“早知道这手机没有半分的用处,还不如弄一个无线的对讲机来呢!”

    嘀咕完,翁小宝便将手机收回了口袋里,而就在这个时候,静谧的空气中,突然的,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翁小宝连忙抬起了头,将手电朝着那发声的地方照去,然而,她看到的除了眼前一排排的棺材外,便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这种安静的黑暗,让翁小宝有些不自在。

    咬了咬唇,又侧耳倾听着,然而除了刚才的一个响动后,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传来。

    这样诡异的安静,让翁小宝的心又再次的提了起来。

    她望着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的黑暗,心中辗转了几番。

    这种诡异的地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出声音,要么可能会是翁正他们赶了过来,要么,可能是别的什么发出的声音。

    毕竟在这种阴气十足的地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可是,在这两种的可能性种,翁小宝却是希望是第一种。

    于是,她思考了许久之后,便在静谧的空气中,喊道:“是翁正吗?”

    喊完之后,翁小宝整个人的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目光望着前方的黑暗,希望得来的是令自己最希望听到的答案。

    然而,令翁小宝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十几秒后,空气中却是传来了令翁小宝特别熟悉的声音,那声音的熟悉,让翁小宝立马的扬起了嘴唇。

    还想接着说些什么的时候,翁小宝却是止住了嘴唇,毕竟在蛇门时,他们就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假冒人的危机,如今,她的身边,还躺着沈一天,翁小宝便不再发出什么声音。

    如果真是翁正他们的话,那么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便能够找到他们。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她的声音太过响亮,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这个时候,沈一天却是恰巧的醒了过来。

    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只是这样的变化,翁小宝却是没有看到。

    睁开眼帘,入目的是一片黑暗,除了头顶上层次不一的陡壁,便没有其他的什么。

    看着这样的沈一天,猛地坐起了身子,嘴里喊道:“小宝。”

    这么突然的喊叫,一下子惊住了翁小宝,不过,之后,翁小宝脸上却是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忙转过头看向沈一天,看着他已经坐起来,清醒的样子,翁小宝立马扬起了笑容,喜悦道:“沈一天,你终于醒了!”

    沈一天的清醒,翁小宝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子的莫名的安全感,她甚至差一点就想要拥抱此刻的沈一天,只是当目光扫到他身上的伤口后,便作罢了。

    不过,她不上前拥抱了,可是沈一天,却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立马狠狠地抱住了她!

    突然而来的拥抱,让翁小宝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僵着身子不敢乱动什么。

    可偏偏的,沈一天却像是孩子一般的,蹭了蹭翁小宝的脖颈,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他道:“还好你在,还好你没事。”

    翁小宝怔怔地听着沈一天的呢喃,手僵在半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摆,过了许久,翁小宝才小心地将手落在沈一天的背后,只是动作不敢太大,深怕又将他背后的伤口给扯坏了。

    她愣愣地开口道,“恩,我没事。”

    后面的,翁小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翁小宝不敢将沈一天给推开,只能愣愣地任由沈一天这么静静地抱着好久。

    一切,远远的看去,就像是静止的画面。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却是突然传来了各种轻微的响动,甚至还夹着混乱的呼吸声。

    一听到这个动静,翁小宝便想要离开沈一天的怀抱,准备转头看去。

    可是,那抱住翁小宝的沈一天,那抱住的动作,却是太过用力,翁小宝愣是没有从他的胸膛离开。

    直到,最后,那轻微的声音逐渐清晰,听着像是凌乱的脚步声,翁小宝心中顿时欣喜了起来。

    那一定,一定就是翁正他们了!

    正当翁小宝的内心想着,突然的,空气中,传来了惊呼的声音,“乖乖,小宝,你们这是棺材大战了吗?”

    只是这个声音,刚说完,便被人给拍了一下,一声哎哟后,便是不满的嘀咕。

    而当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翁小宝便识出了声音的主人——秦晓。

    这个时候,翁正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高声道:“色狼!放开我的小宝!”

    接着,便听到翁正特有的脚步声,冲了过来。

    最重要的是,翁正一边跑着,一边拿着手电那刺眼的光芒,照着翁小宝和沈一天的身上。

    这不照还好,一照,翁正的眼里顿时冒起了火来。

    尤其是,这会儿,他的背后,还传来了秦晓的赞美声:“这光芒打地贼好,明明是阴森的环境,可看着他们,贼觉得赏心悦目。”

    我呸!

    秦晓的话音刚落,翁正便在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声,道了一句,眼瞎。

    赏心悦目?

    你那眼睛是瞎了吗?

    这两个人衣衫破烂的,上面还带着黑色的脏污,最最重要的是,那男人脸上,简直就一副毁容的模样,哪里赏心悦目了!

    面对突然出现的翁正几人,沈一天的内心虽然不喜,可是,感觉到怀里人的挣扎后,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可是又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开的沈一天,又一次地蹭了蹭翁小宝的脖颈,那炙热的呼吸,轻扫了一下翁小宝的脖颈,而那薄红的唇,似不经意间般,缓缓地在她脖颈上,向羽毛一般的扫了一下。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触感,一下子让翁小宝僵住了身子。

    至于沈一天,则是微微勾着唇,缓缓地放开了翁小宝。

    而赶来的翁正,一看到翁小宝还保持着刚才的样子,甚至还看到她的耳根微微发红的样子,能不知道,刚才的家伙做了些什么?

    当即,便想要把沈一天从那棺材里给扯出来。

    可是,他还没做什么呢,结果翁小宝却是突然的回过神来,赶紧的挡住了翁正伸过来的手。

    翁小宝直接道:“你要干嘛呢?你没看到他是伤患?”

    刚一见面,便被自己的亲妹妹,这般的冷言相待,翁正登时有些心碎了一地的感觉,他道:“小宝,你变心了。”

    翁正突然冒出来的话,让翁小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变心?变什么心?

    这货忘记吃药了吗?

    接着,翁正又道:“哥哥我拼死拼活的找你,你却在这棺材里,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

    翁正的话还没有说完,翁小宝直接一个白眼儿过去,然后道:“拜托,别把你看言情剧的那劳什子的剧情,想象在我的身上。”

    然后准备甩开翁正的手时,却发现他的手臂上有道划痕,那上面已经挂着鲜红血的痕迹。

    看着那痕迹,翁小宝登时皱了皱眉头,道:“你怎么受伤了?”

    被翁小宝这么一提,翁正才缓缓地低头,看着那上面的长长的划痕,也是一愣。

    翁小宝不说,他都没有发现。

    翁正低头瞅了瞅那沈一天,见他面色不太好的样子,甚至身上的衣服上,还沾着各种的血丝。

    又瞧了瞧一眼翁小宝的全身,看着她完全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一下子也明白了,这全是沈一天的功劳。

    登时,翁正便是连忙的收回了手,一股没事人的样子,道:“不过就是被石头刮到的,没什么事。”

    翁小宝还想要替他处理,结果被他这么突然的抽回了手,一脸的莫名其妙,按照以前,这翁正不早苦着脸朝着自己哭诉怎么怎么了,怎么这会儿,反倒没有了。

    不过,翁正接下来的话,也让翁小宝没有心思放在了翁正的身上。

    “小宝,先把沈一天扶起来吧。”

    说着,翁正便准备伸出手去搀扶沈一天。

    沈一天心中再有一万个不愿意,可在翁小宝的面前,便也只能搭着翁正伸过来的手,缓缓地从棺材上站了起立。

    沈一天搭着翁正的手,缓缓地皱了皱眉,鼻尖微微地嗅了一口气后,缓缓地道:“你们遇到蛇群了。”

    没有疑问,而是肯定。

    沈一天一出口,便一下子惊住了秦晓几人,秦晓微张嘴,诧异地道:“你怎么知道?”

    秦晓这样的反问,一下子便肯定了沈一天的话,也同时将一旁的翁小宝也惊住了!

    她连忙翁正的袖子撸到了最高,甚至下一刻,要将他的衣服给脱掉了检查身体,也样关切的动作,翁正自然心里满足,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材,翁正当然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连忙将翁小宝给推拒到了一边,尴尬地说道:“小宝,我没事。”

    翁小宝似乎心里有些不放心,还想要上前查看一番。

    这个时候,翁正连忙对着秦晓做着眼示,得到了翁正的暗号,秦晓自然也就诚实道:“小宝,你别瞎关心他了,他真没事,遇到蛇群的时候,他麻溜的可是逃的最快。”

    听到前一句的翁正自然一脸的点点头,可是听到后面的一句话,翁正登时瞪大了眼睛望向了秦晓,那目光仿佛是在说‘谁让你多嘴把后面的说了?’

    秦晓自然是全当看不到的样子,反而一脸兴奋一脸崇拜的望着沈一天,继续道:“沈一天,你怎么知道我们遇到蛇群了?”

    沈一天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秦晓,道:“我闻出来的。”

    这样的话,直接听得秦晓一愣一愣的,而旁边的秦泽和顾莲,则是满脸奇怪的看着沈一天。

    他们虽然遇到了蛇群,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的身体碰到过蛇。

    若说这是闻出来的,这鼻子未免太灵了。

    翁小宝再听到翁正没有什么事情后,顺势想到了翁正的劣性根,自然也就放松下来。

    不过,低头思考了会儿的她,有开口问道:“你们怎么会遇到蛇群?”

    一说到这个问题,秦晓便是上前搭着翁小宝的手臂。

    沈一天缓缓抬眸看了一眼,那搭在翁小宝手臂上的那只手,会缓缓地垂眸看了眼,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目光中散着说不出的冷意。

    秦晓道:“小宝,那些村里的溺死的人,全都出现在这个墓里!”

    这样一个巨大的信息一下子将翁小宝给惊住了,“怎么会?那个芳婶子不是说,那些人都下葬了吗?”

    “所以我们也疑惑啊,可是还没等我们发现什么,那些尸体,整个就跟气球一样的涨了开来!然后,一堆的蛇就从他们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啧,那个情景,幸好你没看到……”说着,秦晓便是浑身一个哆嗦。

    听着秦晓这样的描述,翁小宝自然也想象到了,浑身顿时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

    而在秦晓说完没有多久,便听到沈一天在旁边说道:“那些人,不是溺水死的。”

    一群人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他,注意到翁小宝的目光后,沈一天也没有停顿,接着说道:“我从一本书里看到过,这种和溺水死后的模样一样,其实,生前便已经被人中了蛊。”

    “蛊?”听到这般新鲜的词,众人都是一阵的惊呼,唯独一个人,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双手紧紧地缴在一起。

    “对,这蛊也叫蛇蛊,就是将蛇卵种在人的体内,然后在人的体内生长,靠着人体内的内脏,持续生存。一直到吃光这个身体内的所有器官后,那种在体内的蛇,便会控制着这个身体。”

    这样的解释,一下子就解释通了,为什么,那些下葬的人,最后还会自动的出现在这洞里。

    然而沈一天说完这句话后,又是奇怪的说道:“一般种了这个蛊,体内的蛇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出来,毕竟从他们出生便已经习惯了栖息的地方。除非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又或者有什么克制了他们……你们刚才在那些尸体旁,可有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