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怪异的顾莲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一天一张口,一下子就给翁正几个人科普了这么个惊悚的答案。

    光是听着,翁正和秦晓两个人便是忍不住起了干呕的欲望。

    不过,好在两个人紧紧抿着唇,迫使着自己将那股欲望给压了下来。

    然后,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模样,两个人眼珠转转的,愣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两个人细细回想起来,当时,似乎除了秦晓突然的被那些替死鬼引诱的朝着那个河流而去,便没有其他什么诡异的事情了!

    两个人想完后,便是齐齐的摇头,否定的说道:“没有。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那些会提就突然的胀大了身子,一下子炸出了一大堆的蛇。”

    说着,两个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甚至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毕竟脑子里一回想起那些个蛇群,他们便是浑身的不自在。

    可是,沈一天对于他们说出来的答案,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相信。

    根据他的经验,那些栖息咋那些人体内的蛇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跑出来的,最重要的是,这些蛇,居然是以那种炸出来的方式出来,这说明,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让它们集体暴躁的,想要冲出体外!

    这样想着,沈一天便是琢磨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那,在那些蛇群出来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个倒是有!

    这一回,搀着沈一天的翁正,当即便是点头。

    在那尸体突然变化之前,他和秦泽可是一同发现了诡异的事情,所以,在翁正点头的同时,秦泽也适时的开口,只是语气之中却是带着不确定:“那个,尸体突然间的聚到了一起算不算?”

    闻言,沈一天便是猛地将目光投射到了秦泽的身上,面对这么突然的眼神,秦泽竟然有些微微的一愣。

    他没有想到,在一个年级比自己小的小辈上,竟然会有这么冰冷的眼神,那眼神竟然让他一时之间放不开手脚一般,就好像脑子里想的什么便眼前的人给读取了一般。

    只是下一刻,秦泽再去看时,却发现,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眼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刚才的一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别的什么。

    其实,秦泽没有猜错,就在刚才,沈一天却是直接将他脑子的记忆给大概的扫了一眼,只是一眼,沈一天便是确认了一件事。

    他一把抓起了翁正那个受伤的手臂,看了起来。

    沈一天这么突然的举动,一下子就让翁正有些无措起来,他挣扎着想要抽离自己的手,哪里知道,这沈一天的手劲儿简直大的不是一般!

    挣脱不过,翁正只能扯着嗓子,怪异地喊道:“我不搞基。”

    这个声音一出口,周围的几个人都怪异的看向了翁正,翁正那是无所畏惧啊。

    然而还没等他解释什么,沈一天则是一把的放开了他的手,甚至连着那搀着自己的手也给甩了开来。

    这一甩,翁正倒是没有什么,沈一天却是直接扮演起了伤患该有的样子,身子微微的晃了晃,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下一刻就要跌倒。

    一瞅到这一幕,翁小宝自然快速地上前,一把扶住了沈一天的身子,然后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吧?”

    再次回归到翁小宝的怀抱,沈一天又哪里有不好?心种别提有多欢喜,但是表面上,却是故意的装着苍白的样子,一副没有什么力气的样子。

    也是,替了翁小宝这么多的伤,能不晕,站到现在,就已经很奇迹了。

    翁正看着这样的沈一天,当即恨不得拍自己一个嘴巴子,让自己嘴欠!看吧,又便宜了这货!

    翁正心中再次酿起小九九,想着如何再让这个男人脱离翁小宝的圈子,结果脚上的步子刚上前,那个男人就对着自己一个冷眼,学着刚才他的语调,说道:“我不搞基。”

    翁正随即脸就黑了一圈,但是他是谁?他可是翁正啊,脸皮最厚的那个!

    僵住不过几秒的时间,翁正又挂起了笑容,道:“瞧你说的,我们怎么说也都是兄弟,刚才纯属误会,开玩笑,开玩笑。”

    结果,沈一天瞥着他伸过来的手,没有半分挪开身子的举动,说道:“你这样的架势,很让我误会。”

    翁正觉得脸上的笑容,快要僵硬的控不住了。

    双手在半空张张合合后,然后缓缓地准备收回手,只是收到一半又很不甘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搀起了沈一天的另一只手,脸上笑着道:“都说是误会了,你还不信。哎,虽说你是个伤患,可是,我好歹是小宝的哥哥,这都快一天了,小宝又没有吃些什么,更没有好好睡上一觉,要是老这么扶着你,我怕她吃不消。哎,刚才那什么,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的伤势,我就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别放在心上哈。”说着,翁正就比着食指上那一小丢丢的部分,用来形容那小小的玩笑有多么的小。

    沈一天虽然很想将翁正的那个猪蹄子的手给甩开,可是,听到翁正嘴里说着翁小宝,同时他也瞥眼注意到了翁小宝脸上不是太怎么精神的样子,便也没有将那翁正的手给甩开。

    一看沈一天不准备把自己的手给甩开,翁正转了转眼珠,准备再加把劲的把那沈一天身上所有的负担全都抗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还没等他开始实施的时候,沈一天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内心想法,直接冷冷地开口,直接打断了翁正的动作,他道:“你手上受伤后,那尸体就开始有变化了。”

    啊?翁正一个愣神,被沈一天这么突然而来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琢磨了好一会儿后,翁正才明白沈一天话里的意思,顿时也将要把沈一天的手给捞出来的念头给抛到了脑后,直接回想起了刚才的事情。

    他记得,先是那个秦晓发疯,然后他就受伤,接着他们就发现了那些个尸体的异常。

    而在秦晓发疯的时候,那些河流里的尸体,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异常,依旧在原来的地方浮浮沉沉。

    翁正抬起了那只受伤的手臂,眨了眨眼,呢喃道:“难不成,那些个蛇对血有浓厚的兴趣?”

    沈一天却没有立即给翁正一个答案,只是默默地盯了他受伤的手臂一会儿,目光之中捉摸不定。

    而翁正的这个猜想刚说完没有多久,一直扶着沈一天的翁小宝开了口,她道:“既然你都猜到了这个,还不赶紧给我把伤口处理了!”

    说完,翁小宝又开口补充道:“人都已经受伤了,也不想着巴扎伤口,你的常识都白学了吗?”

    翁小宝这么一吼,翁正自然很乖巧的松开了还搀着沈一天的手,连忙从包里掏出了纱布,然后随意的裹了几圈后,又伸出手,搀着沈一天。

    整个过程几分钟不到,看的翁小宝眼里直接要冒火,她道:“翁正!你都不清洗伤口,消消毒?”

    翁正眨了眨眼,看着翁小宝,他道:“那啥,这伤口又不严重……不需要吧……”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懒,毕竟不过是指甲划破的,又不是什么钢铁的玩意,所以他根本没有在意。

    男人嘛,就是要这么粗暴简单。

    翁小宝见翁正这副模样,准备去帮着翁正处理的时候,那扶着的沈一天,却是身形微微的晃了起来。

    当即,翁小宝只能拜托秦晓了。

    秦晓从没有过处理伤口的经验,但是她还是想也没有想的答应了,有些事,就是得学习后,才能熟练。

    当秦晓魔鬼一般的处理着翁正的伤口时,沈一天却是突然的开口说道:“那些蛇倒不是对你的血感兴趣。”

    翁正一边呲牙咧嘴的‘享受’着秦晓的服务,一边对着沈一天道:“那……啊!轻点!那些蛇又为什么会在我流血后,一个个的跑出来?”

    沈一天看着那鲜红的血液,鼻尖微微的嗅了起来,他缓缓地开口道:“你这血液里有着让那些蛇害怕因子。”

    闻言,翁正却是一愣,然后看着自己那还有淡淡红色痕迹的手臂,缓缓地开口道:“你瞎编乱造的吧。我这血液同你们的不都一样嘛。”

    “而且,如果按照你的理论,如果我这血液里,有着那些蛇害怕的因子,为什么在我流血后,那些蛇又都特么的从身体了炸出来?”翁正又接着说道,但其实心里早已经有些七上八下了。

    “我说过,能让那些蛇破体而出,便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又或者是有什么东西克制了他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尸体,聚在的一起的地方是偏离了你们。”沈一天说道。

    而一边小心翼翼包扎的秦晓,手下突然的一个用力,眼神炯炯的看着沈一天,点点头,道:“对对对,你说的没错!本来那些尸体离着咱们的那个岸边是没有什么余地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直接露出了两三个人的宽来。”

    秦晓的这么一个用力,翁正直接嚎叫了起来,“大小姐,你说话就说话,拜托你手下留情!”

    而秦晓则是吐了吐舌头后,继续给翁正包扎起来。

    尔后,沈一天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他道:“可能因为你血液里那点点的因子太多稀薄的缘故,所以还达不到克制的效果,不过也因为太过稀薄的缘故,也才会将那些蛇给引出来。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趁着你血液里的这个因子还没有壮大起来,便直接杀了你,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听着沈一天的解释,翁正缓了缓神,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这个时候,翁小宝却是突然的说道:“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我的体内也有这样的因子咯?”

    而翁小宝的话音刚落没有多久,沈一天便转过眼看向了翁小宝,看着她的眼神,下一刻,便敛了眼睑,低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这一刻,沈一天的喉咙里有些堵塞,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突然的想起了曾经,这个女人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沈一天这样的神情,翁小宝自然没有在意,倒是旁边的翁正看了一眼,作势地撇了撇嘴。

    而这个时候,秦晓也包扎好了翁正,同时,也凑过了脑袋,笑着问道,“那按照咱们有血缘的关系,是不是我的身上也带着点那让蛇害怕的因子?”

    秦晓的话,刚说完,那边靠在秦泽怀里的顾莲,当即就变了个神色,脸上难看得看着秦晓,喊道:“晓晓!”

    被莫名的点名的秦晓,回头朝着顾莲看去,奇怪地问道:“妈,怎么了?”

    顾莲的这一失态,也让翁正给瞧了去,内心早就觉得顾莲有些不对劲的翁正,脸上也佯装着疑惑的样子,望向了顾莲,他道:“顾姨,秦晓也没有说错啊,我们怎么着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说不定,她的体内也会有点这种因子的。”

    顾莲立马的反驳道:“晓晓不会有的!”

    这声音大的,也吸引了翁小宝的注意。

    她上下的看着顾莲,看着此刻有些失控的她,脸上微微的奇怪了起来。

    肩膀上突然传来的力道,顾莲也顿时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立马的敛了敛神色,嘴角扯起淡淡的笑容,她缓缓地说道:“晓晓自然是不会有的,顾生和我不过是普通的姐妹两,不像是翁正和小宝的父亲,天生就会除鬼的,所以,你们身上有些蛊……有些那些蛇蛊害怕的因子,自然就不同了。”

    顾莲中间的微微停顿,一直关注着她的翁正和翁小宝自然就察觉到了什么。

    两个人无言的看着她,总觉得顾莲在隐瞒着什么,总觉得她的身上还藏着许多的秘密,尤其是那些秘密都是关于他们的母亲……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他们体内的令蛇蛊害怕的因子,并没有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隐隐的,翁正和翁小宝觉得,他们的母亲和顾莲的身份并不像顾莲嘴里所说的那样,普通的姐妹两……

    他们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呢?而她顾莲,又是什么身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