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阴铃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翁正和翁小宝,这对兄妹的内心里,虽然对着顾莲和自己母亲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但是,两个人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想到,就是他们张口问了,顾莲也许会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未免造成他们之间的矛盾,他们也只能将这样的问题给压制下来,没有开口去问着什么。

    然而,此刻的顾莲,心脏早已紧张的不能自已,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响亮的心跳声,她咽了咽口水,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在这一瞬间的时间,她也错过了翁小宝和翁正两个人脸上那露出的一刹那的疑惑的表情。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顾莲,目光静静地盯着还在静默着的翁正和翁小宝,看着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的样子,瞬间以为自己的解释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心情也顿时缓缓地放松了下来。

    一时之间,空气之中有些静默的可怕,不过,粗神经的秦晓,根本就没有发现因为自己母亲的一句话,造成三个人的诡异场景。

    静默不到一会儿的时间,秦晓依旧粗神经的惋惜着说道:“好可惜,还以为我会和翁正小宝他们一样,自己的血会有些特别呢!”

    她的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顾莲就有些生气的斥责的喊了一声秦晓的名字:“晓晓!”

    意见顾莲的脸色微微变化,秦晓自然识趣的闭上了嘴。

    哎,真不知道自己的妈在生气个什么?

    她和小宝他们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嘛……

    可是秦晓的内心在怎么无病呻吟着,她也愣是静静地闭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贼无辜的样子。

    这副模样,看的顾莲,对她都不忍说什么重话。

    只是丢了一句话给了秦晓,说道:“晓晓,你是你,是秦家的人,不是翁家的人。就算你们有着血缘关系,但是你们总归是有不同的。”

    秦晓撇了撇嘴,点头应道:“哦。”

    而一旁的翁正和翁小宝听着,脸色微微的便化,只是太过黑暗的场景,再加上只有两盏手电的光芒,没有什么人发现罢了。

    沉默了良久的翁小宝,微微的扯了嘴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道:“顾姨,晓晓她也不过是好奇而已,你不用发这么大的脾气。”

    翁小宝的一出声,顾莲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反应太过激烈。

    看了一眼翁小宝,淡淡的光线中,根本看不清翁小宝眼里的神采。

    顾莲眼珠微转,淡淡的说道:“可能刚才经历的事情太过害怕,一时之间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

    翁小宝缓缓地抬头看着顾莲,尔后缓缓地开口问道:“也是,换做是我,遇到那些个蛇群,我也浑身的不舒服。顾姨,要不要休息会?”

    这次,顾莲却是答的极为的快速,她说:“这倒不用。已经经历过了,现在也不过是心有余悸罢了。”

    一旁听着的翁正,却是挑了挑眉头,似乎对于这样的答案,根本没有什么意外。

    只是,顾莲说着不休息,秦晓的脸上却是露着淡淡的疲惫,毕竟对于平时保养养颜的她来说,这个时候的她,早已经裹着辈子呼呼大睡去了。

    她当即带着略微困意的脸色,望着顾莲,道:“妈,你不休息,我想要休息。你看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

    说着,秦晓便拿着手机指着时间。

    看着秦晓满脸倦容的模样,顾莲的心里有些心疼,可是周围那么多的棺材排列着,看得她心里便是凉凉的,刚准备说些什么,翁正便扯着嗓子说道:“你这么说,我也有点困了,药不咱们先就地休息吧。虽然这边是点不舒服的感觉,可是咱们这也有沈一天这么一个伤患在这,要是老这么赶着的话,对他的伤口也不好,最重要的是,咱们要是精力不好好恢复的话,要是真遇到个什么事,连对付的力气都没有。”

    翁正这话一出口,顾莲便将话给压回了肚子,瞥了眼看了看沈一天的模样,抿了抿,心中虽有一点地不爽利,可是总不能对于伤患的份上,还这么的苛刻。

    无奈之下,顾莲只能同意,而秦泽也看出了顾莲地心思,看着翁正他们,便点了点头,道:“你们先休息吧,我守夜。”

    秦泽的话刚说完,秦晓便是欢呼了一声,然后便靠着一个棺材,闭上了眼,一咕噜的就睡过去了,这睡功,看得翁正和翁小宝有些咋舌。

    一时间,几个人都就地而坐的,缓缓睡了去。

    顾莲看着他们一个个睡过去的模样,只能靠在秦泽的怀里,望着四周的棺材。

    看着那一个个漆黑的棺材,阴森有带了些恐怖,顾莲心里微微叹气,也只有这些个孩子,完全没有什么危险的意识,才能睡的那么的香。

    秦泽看着怀里的顾莲睁着眼睛没有睡去的样子,低声地在她的耳边问道:“老婆,你怎么不睡?睡不着吗?”

    面对秦泽的关怀,顾莲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淡淡的回答道:“没心思睡。我陪你一起守夜吧。”

    秦泽本是不同意,毕竟守夜这种事儿,该是男人做的。

    可是目光注意到顾莲的脸上完全没有睡意的模样,便止住了话。

    将顾莲更加抱紧在了怀里。

    顾莲靠着秦泽的胸膛,目光触目着那些个棺材,然后似是开玩笑的在问着秦泽,“老公,你说要是这些个棺材,突然的都诈尸了,怎么办?”

    秦泽抱着顾莲,也看着那些黑色的棺材,淡淡的说道:“别瞎说,这些棺材里的人早就已经死了很长的时间,更何况,这里的棺材盖子,都已经被死死的钉在棺材上。”

    顾莲目光悠悠,执意的又道:“我说的是如果,如果真发生了呢?”

    秦泽抱着顾莲的手,微微紧了些,他道:“没有如果。”他不想做最坏的打算。

    面对秦泽这样的答案,顾莲的心里不知道被什么给堵了一样,可是念及周围还有孩子在,只能赌气一般的闭上了眼睛。

    顾莲的突然沉默,尤其是他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丝丝赌气一般的神色,顿时内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回想着刚才自己说的话,顿时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的,也只当是顾莲有些困了,手下动作轻微的,将顾莲的头放置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枕的有些舒服些。

    闭着眼的顾莲自然没有完全的睡过去,感受着秦泽如此温柔的对待,顿时心中莫名涌起的气散了开。

    微微地勾起唇角,靠在秦泽的腿上。

    而这个时候,沈一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秦泽和顾莲相处的模样,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脑袋,转眸看着棺材板上睡着的翁小宝。

    看着睡着的她,手指间微微的发痒。

    望着翁小宝的眼神越来越深邃,思虑了一会儿,沈一天终究是抵不过内心的欲望,手轻轻地将翁小宝的脑袋挪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学着秦泽的模样,让翁小宝尽可能的舒服着。

    熟睡中的翁小宝,靠着身体的本能,还不等沈一天小心地挪着她的脑袋,便自己寻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蹭了蹭,又睡了去。

    这样的动作,直接让沈一天的眼神更加的幽深,望着翁小宝熟睡的容颜,耐不住自己的本能,缓缓地朝着翁小宝低下了头。

    只是他刚有低下头的趋势,右边的肩膀却是突然的一沉,直接打住了他的动作。

    沈一天瞥眼看去,无一例外的,他看到翁正的脑袋正靠在自己的右边肩膀上。

    沈一天的神色顿时变化了些,望着那恼人的脑袋,沈一天想要将他推开,可是腰间却是突然的一暖,再低头看去,只见翁小宝咂着嘴,双手正抱着自己的腰。

    看着这样的翁小宝,沈一天也暖了眼神,缓缓地将头靠在了棺材盖上,随后看了一眼翁正的脑袋,便闭上了眼,没有什么动作。

    算了。

    而沈一天这样的一幕,让守夜着的秦泽看了去,看着他大腿上枕着的翁小宝,也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这个男人对着翁小宝是什么样的心思,再看向他右边肩膀上的翁正,他奇怪的想着,这算不算是爱屋及乌?

    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儿孤零零的靠在那个棺材板的旁边,顿时心中又贼不是滋味。

    这边的都是有依有靠的,只有自己的女儿……

    可是这么想着,秦泽也不能做些什么,好在现在是在夏季,尽管是在地底下,感受不到那热气彭腾,但是这么睡着,也不会感冒什么。

    想着,秦泽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随后狠了狠心,就也不去看她,任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睡在那里。

    一时间,整个空气中静默的有些安详。

    秦泽这么看着,顿时也有些困倦起来。

    当他们手机上的时间一下子都跳跃便成了凌晨零点的时候。

    周围的空气缓缓地下降了些。

    这温度的变化,让沈一天一下子张开了眼睛。

    也让困倦的秦泽褪去了睡意。

    秦泽睁着眼,望着周围,棺材依旧是那些个棺材,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秦泽发现周围的温度下降的越来越快,而承受不住寒意的秦晓,搓着身子,睁开了眼睛。

    秦晓一边揉搓着身子,一边嘀咕地说道:“怎么忽然冷起来了?”

    而当她的目光看到翁小宝和翁正,还有沈一天三个人依偎在一起的时候,顿时睡意彻底退了去,看着如此和谐的三个人,在看了看自己,周围除了空地便是空地,别说是依偎的人了,就是依偎的鬼,都瞅不见一分。

    正当她怔怔地看着他们的时候,翁正和翁小宝也在睡梦中,感受到了周围温度的变化,一个个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而翁小宝一看到自己正抱着沈一天的腰,甚至躺在他的大腿上,一个精神的从他的身上坐了起来。

    她眨着眼,完全的回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睡到沈一天的大腿上。

    而当她回过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结果看到翁正揉着眼,打着哈欠,没过一会儿,翁正似乎也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脑袋靠着某人的肩膀,脸上微微露着震惊的表情:“你居然没有把我推开!”

    然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便对上了翁小宝有些泛红的脸蛋,顿时也明白了什么,道:“你是不是对小宝做了什么!要不然你怎么会不推开我!”

    翁正刚说完,沈一天愣是一个眼神,一个回应都没有给他。

    反而是翁小宝,一个跺脚的,朝着翁正气道:“翁正,你瞎说什么!”

    翁正一看到翁小宝这个模样,张口想要解释什么,结果,突然的,周围居然冒起了白雾!

    这样的景象,一下子让翁正和翁小宝变了脸色。

    而这个时候,顾莲也在秦泽的喊叫下,醒了过来,带着秦晓,一起凑到了翁正和翁小宝的身边。

    面对周围如此诡异的变化,秦晓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地底下,还能冒起了白雾来?

    翁小宝几人紧紧地靠在了一起,那稀薄的雾缓缓地变得厚了起来,厚到最后,他们几个人靠在一起,都不能清楚的看清对方。

    这一突兀的变化,秦泽开口问道:“怎么会突然起雾了?”

    秦泽一边问着,一边打着手电照明着,然而,这照明的光芒下,除了弄弄的雾气,周围的棺材竟然是一个也看不到!

    这样诡异的场景,翁小宝的脸色有些阴沉沉的。

    而这个时候,包裹里却是突兀的响起了急促的嗡嗡的铃声。

    一听到这个,翁正和翁小宝的脸色便是变化了起来。

    这是阴铃响了!

    而秦晓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铃声,莫名的问道:“你们谁的手机响了?”

    然而翁正却是一把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后看到了她的耳朵里还堵着黄色的符纸后,心下缓缓地放松了下来,还好这妞还堵着,要不然过会发起疯来,他们几个还真不能对付。

    被翁正这么突然的堵住了嘴,秦晓当即瞪大了眼,激烈的挣扎起来!

    他喵的!你拿着没洗的手堵我的嘴!

    嗯嗯嗯不同声调的声音从秦晓的嘴里发出了,奈何翁正堵住了她的嘴,根本听不明白她说的话,眼看她挣扎地越来越厉害,翁正一个呵斥:“别给我乱动!有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