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突然消失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正的声音刚落下没有多久,秦晓就不再挣扎了,甚至连嘴巴上那堵着的手,也忘记了它有多脏了。

    秦晓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珠子,到处都乱飘着。

    那闪闪发亮的眼神里,满满的都在告诉周围的人一种诡异的讯息——‘鬼在哪里?’

    这回秦晓不挣扎了,翁正便瞅了她一眼,结果看到她有些神采奕奕的模样,顿时看着秦晓的目光有些无语,再回眸看了看秦泽和顾莲两个人,那两个人的脸上都露着凝重的神情,甚至看着周围的眼神都带着丝丝的警惕和微微的恐惧。

    啧,这个女人简直了!

    翁正登时脑子里对这个秦晓算是五体投地了,当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撤开了手。

    撤开手的瞬间,翁正瞧见秦晓的嘴巴上,像是抹了一把陶红色的口红一般,顿时想到了什么,偷偷地瞧了自己掌心一眼后,然后默不作声的往屁股上擦了擦。

    恩,那啥,他的手其实不脏……

    还有,这个新型的唇彩……还是挺好看的……

    这么想着的翁正,顿时心虚地转过了头,不去看秦晓。

    而秦晓满脑子的都是鬼在哪里的架势,根本没有发现翁正怪异的行为。

    一得到自由的她,粗略又嫌弃的抹了抹嘴后,睁着漆黑的眼珠子,眼神闪闪的望着周围的白雾。

    可是,浓郁的白色雾气,别说是见到鬼了,就是他们自己的影子,都没有瞅见一个。

    对此,秦晓撇了撇嘴,感觉到右边多了一个物体的秦晓,当即以为是翁正,便凑到了翁正的耳边,问道:“翁正,你说的鬼,在哪?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以为鬼是你那么容易见……”翁正闻言,随即就翻了个白眼,说着,便朝着右边转过了头,看向了秦晓的方向,然而当目光瞥到秦晓的瞬间,翁正后面的话便直接噎到了嘴里。

    而秦晓听到一半,翁正便止住了话,耐不住的她,又不死心的准备继续追问下去,便朝着左边继续地说道:“怎么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然而,说完没多久的秦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自我的嘀咕道:“不对啊,刚才那声音好像是从我左边传来的……”

    想着,秦晓便朝着左边转过了头,当看到翁正他们几人满是震惊看着她的时候,秦晓忽然地意识到了什么……

    微微的转过了头……

    登时,她看到一个骷髅一般的白雾脸,正歪着头呆呆的看着她!

    嘶……

    这怎么跟她在鬼市里见到的鬼不一样?!

    那一瞬间,秦晓的脑海里,竟然是涌上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顾莲自然也注意到了秦晓那边的变化,当即什么也不顾得冲向了秦晓的身边,一个伸手,就将秦晓拽向了自己。

    还在专注的观察着那张鬼脸的白雾的秦晓,突然的被这么一拽,重心一个不稳,手上一挥,登时将那白雾给挥散了开。

    那张歪着头颅的鬼脸登时消失在了白雾之中。

    没了鬼可看的秦晓,看着顾莲,道:“妈,你怎么突然拽我,我还没看完鬼呢。”

    眼见秦晓完全没有什么危险的意识,甚至对于刚才的情景,完全的没有害怕的情绪,顾莲心中有气又是喜。

    看着这般的秦晓,顾莲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毕竟,秦晓虽然在他们的眼里还是个孩子,可是论年龄上,她也有自己的主见……

    而这个时候,秦泽则是皱着眉对着秦晓道:“晓晓,这里不是游乐场,不是可以任你随心所欲的玩耍的地方,你要知道,这里,你要是一步小心,就会遇上危险,你难道希望,石门那里的事情,再次重演?因为你一个人的玩闹,让我们这么多的人给你擦屁股?”

    秦泽的表面很是严肃,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他对什么事情都不敢粗心大意,毕竟一个粗心,便是一条命。

    看到秦泽如此凶的表情,秦晓也登时收敛了对鬼的兴奋,撇着嘴的默默点了点头。

    被秦泽训斥了一番后的秦晓,乖乖的站在了翁正的身边。

    看着这般鸵鸟的秦晓,翁正顾作严肃的表情,却是内心里早就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然而他内心还没笑多久,阴铃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那声音愈想愈烈,听得众人都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本来准备当做隐形人的秦晓,还是按耐不住了,开口道:“到底是什么声音啊?响的声音就跟催魂一样。”

    翁小宝直接解释道:“这是阴铃,鬼魂靠近的时候,它便会响。”

    可是随着翁小宝的声音刚落下没多久,那阴铃的声音就跟催命符一般,嗡嗡嗡的,刺激的他们的耳膜有些发疼。

    还不等秦晓说些什么,那阴铃猛地一停,空气中一下子又安静的,让人有些适应不过来。

    这般的变化,顾莲赶紧问道:“声音没了,是不是没有鬼了?”

    “不……”翁小宝的一个字音刚落,一块白色的绸缎就将顾莲的脖颈狠狠的给缠住了。

    顾莲顿时只能从嘴里发出短暂的啊啊的声音,双手则是本能地想要将这绸缎给扯下来。

    只是她刚准备挣扎的时候,整个人,就被那绸缎给拖的向那浓郁的白雾中而去!

    这一系列的变化,只不过几秒的时间,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顾莲的身影便已经消失不见!

    面对顾莲的突然消失,秦泽整个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当即六神无主的朝着顾莲消失的白雾中跑去!

    秦晓在见到自己母亲消失的瞬间,也开始惊慌失措起来,嘴里喊着妈,也朝着顾莲消失的白雾跑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准备离开的时候,好在,翁正和翁小宝一人一个的紧紧地扯住了他们的手,不让他们出去。

    对于翁正和翁小宝的阻挡,秦泽和秦晓当即就急红了眼,他们狠狠地瞪着翁小宝和翁正,喊着放手。

    看着他们此刻已经失去了冷静,翁小宝只能开口道:“你们冷静点!如果你们两个也跟着去的话,到时候,连你们也要遭殃!”

    可他们又哪里听的进去,尤其是秦泽的力气根本就不是翁小宝一个女孩能够扯的住的,没有挣扎几下,就甩开了翁小宝的手,道:“冷静?怎么冷静?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们眼前消失,你让我怎么冷静?”

    说着,秦泽就准备朝着白雾继续而去。

    可偏偏的,他的手再次被人给扯住了,回头一看,便瞅见沈一天的手静静地拽着自己,然而这一次,他却是怎么挣扎也没有作用。

    他颇为震惊地看向了沈一天,可是现在的他又哪里有时间想自己会被一个比自己小,甚至还是满身伤的人轻易的拽住,直接大声地朝着沈一天吼道:“放手!”

    沈一天却是无动于衷,他们的死活,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干系,可是看在翁小宝努力想要制止的份上,他才懒懒地帮了一忙。

    他眼神无波的看着秦泽,淡淡的说道:“你的老婆没死。不过,你要是这么冲过去的话,或许死的人就是你。”

    说着,沈一天的视线移到了秦晓的身上,继续道:“又或者是你的女儿。”

    沈一天短短的几句话,硬生生的将秦泽的冲动劲儿给扼制住了,他愣神的一会儿,缓缓地转过头看向还在对着翁正使用小女人的攻击,然后又看向了沈一天,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一天看着秦泽,松开了手,一手轻拍着刚刚拽住秦泽的那只手,低垂着眼睑,淡淡地道:“字面上的意思。你是想失去女儿呢,还是想要一家三口全活着呢?”

    秦泽张了张嘴,当然是后者了。

    沈一天看着秦泽的表情,自然也知道了秦泽的选项。

    随后又淡淡地对着秦泽道:“那你就好好劝劝你女儿吧。”

    说完,便朝着翁小宝而去。

    翁小宝还在担心着秦泽会冲动,可是看到刚才的一幕,看着沈一天如此不同寻常的一面,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几句话间,就将秦泽给劝冷静了?

    不对,也不是劝……

    翁小宝琢磨了会儿,又摇摇头。

    只是还没等她想完什么,沈一天便凑在了翁小宝的身边,一把牵起了翁小宝的手。

    沈一天这突然的动作,令翁小宝回过神来,一愣一愣的看着沈一天,一时间不明白沈一天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一天似乎是读懂了她的心思,然后十指相扣,他缓缓蹲下身子,脸颊靠着那只手,微微的蹭了蹭,笑容里带着满足,他道:“刚才都快把我的手给扯疼了,不过,现在,却是不疼了。”

    这般亲昵的举动,一时之间,翁小宝有些呆呆的。

    而一边地翁正,好不容易在秦泽的帮助下,搞定了秦晓,转回头,看着两个人亲昵的跟什么似的,顿时肚子里瞥了一股子的气。

    麻蛋的,我在这儿被人折磨的跟什么似的,这货居然跑来的泡我的妹?!

    特么的,一个墓地都能让你们玩出这样的花样!

    想着,翁正便要冲过去。

    结果,还没等他跨出个几步,一块白色的绸缎便朝着他冲了过来,好在他身体反应的快。

    快速地后退了一步,避过了那直来的绸缎。

    心情本就不爽利的翁正,一下子也忘记了要在翁小宝的面前装什么胆小鬼。

    伸出手,便一把扯住了那块绸缎,嘴里不住的骂道:“你大爷的,一块小小的绸缎还想吓唬我,看我不把你真面目给逼出来。”

    翁正的动静,自然就吸引了翁小宝,翁小宝一下子就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去,准备上前帮翁正一下。

    手上还残留着翁小宝那温软的触感。

    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沈一天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地。

    缓缓地攒紧了手掌,幽深的眼睛,忽闪一道金色的光芒。

    翁正手里紧紧地抓着那绸缎,像是拔河一般的,将那绸缎一点点的朝着自己拉着。

    那被拉过来的绸缎,延伸到了地面上。

    而那绸缎刚碰触到地面上,便猛然地抬了起来,那绸缎像是活了一般。

    直接从下到上的将翁正给裹住了!

    这般突然的变化,翁正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一手还拽着绸缎的他,连着手,一起被那绸缎给紧紧地裹成了一个木乃伊的模样。

    若是平时,看到这般的翁正,翁小宝或许还会笑上一番,可是现在他们身处的地方不同,翁小宝又哪里笑得出来,内心之中只有焦急,她高声喊了一句翁正,便朝着翁正的方向跑了过来。

    一看到翁小宝朝着自己方向跑来,翁正也准备朝着翁小宝的方向而去,可是他连着脚的,都被那绸缎给裹紧了,无奈下,只能一碰一跳的朝着翁小宝而去。

    只是还没跳上一两步,整个人就被悬空了起来!

    看着突然被吊起来的翁正,翁小宝的心顿时被提了起来!心中闪过不妙的神色,当即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翁正跑去。

    只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那绸缎猛然地一个抽回,登时,翁正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浓郁的白雾中!

    伴随着翁正惊恐的叫声,一直回荡在整个洞穴里。

    “翁正!”翁小宝瞪大了双眸,撕心裂肺的朝着空气中大喊了一声。

    这一刻,她终于是体会到了刚才秦泽和秦晓的心情。

    这一刻,翁小宝哪里还有别的什么心思,一咕噜头的,便准备朝着翁正消失的方向而去!

    而这一次,却是秦晓他们仅仅抓着自己的手。

    翁小宝哪里还有心思听他们说些什么,疯狂的挣扎着,她晃着头,扭着身体,这大概是她第一次露出这么无措的神情!

    这一刻,翁小宝第一次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嘴里说的那么简单,当真正遇到的时候,谁还会认真的去思考?

    这一刻,翁小宝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找到翁正,找到自己唯一的亲人,找到自己唯一的哥哥!

    而一旁的沈一天,看着翁小宝此刻疯狂的模样,久久不能回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