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梦境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那鬼影遮挡住翁小宝眼睛的那一瞬间,翁小宝便觉得背后一阵的发凉,猛地转头朝后看去。

    然而,当她打着手电找过去看的时候,除了白蒙蒙的雾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可尽管这样,翁小宝的内心也没有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戒,毕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平静的跟个无波的海洋,越是这样,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越是恐怖。

    如此想着的翁小宝,眸光微转着,目光直直的注视着周围的变化。

    但是,时间过去了很久,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样的情况,让翁小宝觉得有些奇怪,而就在这个时候,脑海里清晰的声音,却是逐渐地低了下去!

    察觉到这样变化的翁小宝,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抿着唇,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用心的去听那个声音。

    但,这一回,无论她怎么用心地去倾听,那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越来越低!

    意识到这不对的情况,翁小宝有些心焦起来。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心焦的缘故,到了最后,沈一天的声音,翁小宝再也听不到了!

    一瞬间,整个白蒙蒙的世界里,仿若又独自的剩下了她一个人一般!

    这一刻,她清晰的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砰砰砰的,听着着实的灵热有些发慌!

    突然的,她眼前的白雾竟然开始稀薄了起来!

    她抬眸朝着前方看去,抿了抿唇。

    眼里有些复杂,对于这样的变化,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行。

    现在的她已经知道深处在梦境之中,周围的一切可以说是虚幻的,又可以说是真实的。

    但是如何从这样的梦境里醒过来,她自己却是不知道的。

    眼前的白雾越来越稀薄,随着白雾的稀薄,露出来的却不是当初看到的那一排排的棺材!

    而是一条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就算她拿着手电朝里面照过去,看到的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对于突然出现的诡异黑暗,翁小宝心知自己不能踏进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脚下的步子却是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一步一步的踏进了黑暗里!

    当她整个人彻底的进入了那抹黑暗中时,周围的黑暗突然的有了变化,开始有了些光亮,只是那光亮的景色却像是快进一般,疯狂的变化着。

    看着这样的变化,翁小宝的脑袋开始有些犯晕不适起来。

    这样情况也不知道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后,周围的变化终于停了下来。

    翁小宝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才缓缓地抬起了头,朝着周围看去。

    周围再也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有着蓝色的天空,绿色的山水,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一种空气的清晰感,这种突兀的变化,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收起了手电,脚下的步子仿佛知道自己要往着哪里去的一般,缓缓的朝着前面走着。

    穿过了浅浅的一条溪水,踩过了尖利的石子,当她一路来到巨大的石头的背后时,就在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翁小宝登时一怔,脚下不由得放缓了步子,靠着那巨大石头的遮挡,缓缓地伸着头,朝着前方看去。

    而当她看到一个蛇头的人,坐在一个高高的石头椅子上的时候,眼痛不由得猛地一缩。

    那是一个拥有着两个蛇头的男人!

    看着他的蛇头,翁小宝的内心不由得一阵的发寒。

    那个两头蛇的男人,一手杵着一个蛇头假寐着,另外的一个蛇头,则是高高的昂着蛇脖子,吐着蛇信子,说着话,那出来的人声,冰冷刺骨,让人忍不住起着鸡皮疙瘩,“还磨蹭着什么,还不给我将那群人装进棺材里。”

    “是。”一个声音略带着哆嗦,低低的应道。

    而这个时候,却是传来了一群的求饶声,高高低低,哭声一片,仿若哭丧一般,这样的哭叫的求饶声,一下子就将那眯着蛇眼,沉睡的另一个蛇头给打搅醒了。

    那蛇头猛地睁开了眼睛,望着底下一群求饶的人,冷冷地说道:“那么麻烦做什么,还不如活吞了算。”

    刚才发声的蛇头,则是说道:“那可不行,这些人,可都是那女人最在乎的,她一天不出现,我就拿十个活人丢进棺材,钉死着棺材盖,让他们求生不得。”

    闻言,那被搅了睡意的蛇头又杵在了手上,吐着蛇信子,缓缓道:“也不知道你是看上了那女人什么,你看看底下跪着的女人,要说长得比她好看的,多了去,你为什么就不从这底下的女人里挑个凑合凑合。”

    那高昂的蛇头,吐着蛇信子,道:“好看有什么用,一个个的都是这么顶没用,不像她,竟然将我们给弄伤了去。”

    那杵着的蛇脑袋,蛇眼微微眯了起来,道:“都和你说了,那是我的失误。”

    高昂的蛇头,伸着脑袋道:“一次失误也就罢了,可也不至于每一次都在那女人的面前失误。”

    这回,那杵着的蛇头,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些什么。

    高昂着的蛇头,也不追究什么。

    望着一个个的人被死拉硬拽的塞进了棺材里,然后盖上了盖子,四个角上被死死的钉上了钉子。

    翁小宝偷着眼,望着那一个个漆黑板子的棺材,发现那些棺材竟然是与她之前在那洞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正当翁小宝低头琢磨着的石头,手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冰凉滑腻的感觉。

    让她忍不住的缩回了手。

    接着,当她疑惑的朝着导致手上滑腻的感觉的罪魁祸首看去的时候,顿时身子一僵。

    刚才偷偷看到的两个蛇头的男人,此刻正高昂着两个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翁小宝本能地朝后退了几步。

    那两个蛇头的男人,眯着蛇瞳,两个蛇头齐齐的吐着蛇信子,望着翁小宝,冰冷的说道:“捕捉一只小女人。”

    说完,两个蛇头,大张着舌尖,两排的尖牙露着冰冷的寒光,然后猛地朝着翁小宝冲了过去。

    那一瞬间,翁小宝瞪大了双眸,整个人如同木偶一般,完全忘记了反抗!

    就连自己老爹交给自己的那些拳脚什么的,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一刻的她,就像是一个受了惊地猎物一般。

    而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定的了时候,手被人猛地一拽,一下子,人便躲过了那蛇头人身的怪物攻击。

    那蛇头人身的怪物第一次扑了空,缓缓地抬起了头,然后朝着翁小宝的方向望去。

    两个蛇头仿若很开心的一般,丝毫没有猎物扑空的生气,他看着翁小宝身边的人,语气里竟然是带着开心,他道:“女人,你可出现了。”

    而被扯着的翁小宝,也在这一瞬间,恢复了自己的行动能力,她转过头,朝着自己的救命恩人看去,可当看到那人的面容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丧失了言语。

    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竟然有着和自己母亲一样容貌的人!

    看这眼前的女人,翁小宝张了张嘴,眼睛里竟然有些微微的湿润。

    然而她的变化,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又可以说是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得看她一眼。

    那个女人,对于那个两头蛇的男人,眸里带着愤怒,恨声的说道:“你这该死的怪物,吃了我那么多的亏,你还敢继续害人!”

    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对于那女人愤怒的话语,根本不在意,甚至居然更加的开心了起来,他道:“不害人,怎么等着你来收拾我。”

    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登时拔高了起来,“你们这群人,不能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果不是为了要让这个女人出现,你们也不会因为这样闷死在棺材里。”

    对于蛇头人身的话,那些已经快要死到临头的人,一个个的从开始求饶,变得愤恨起来,他们嚷着声音,咒骂着翁小宝身边的女人,那骂人的话语要有多难听便有多难听。

    听着那难听的话语,翁小宝身边的女人,依旧故作镇定的模样,只是她的那张脸上,却是有些苍白起来。

    看到这个女人的变化,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仿佛欣赏画作一般,时间过去了数久之后,那蛇头人身的男人,便开口说道:“刚才那些骂了这女人的人,全都丢进棺材里,活活的闷死!”

    还在忍着的女人,顿时忍不住了,她喊道:“不可以!你不可以!”

    随着那女人的喊叫,蛇头人身的怪物,根本不在意,他道:“我就是要让她们知道,造成他们死亡的,就是因为你。”

    “你不是很关心他们嘛,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那群人是怎么的死在你的面前,就像你爱戴的亲生父母,还有你那最爱的两个弟弟一样。我要让他们,到死,也都要怨恨你。”那两个蛇头吐着蛇信子,说着世上最冰冷的话语。

    而那个女人,在听到这蛇头人身的话语,身子不由得颤抖了起来,那拽着翁小宝的手也不由得紧了起来,将翁小宝给拽疼了些。

    然,翁小宝仿佛不在意这样的疼痛一般,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尽管知道眼前的女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她依旧有些贪婪的看着这个女人的样貌。

    翁小宝这一痴情的相望,自然让那蛇头人身的怪物发现了去,顿时那蛇头发出来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比,再也没了先前开心的语调。

    只听他冰冷的说道:“我要将你那眼珠子给挖了干净!”

    察觉到他的变化的女人,顿时也意识到了周围还有一个自己刚才救过的人,一下子,想也不想的将翁小宝挡在了身后,苍白的脸色微微的恢复了一会儿,这个时候,她的神色是那么的坚毅。

    看到女人陡然间的变化,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目光间更冷了些。

    只是翁小宝,却是知道,这样的冷,只是针对着她一个人罢了。

    这一回,翁小宝却没有和刚才一样受惊的不知所措。

    一直关注着翁小宝的蛇头人身的怪物,也察觉出了翁小宝的变化,目光比此之前更加的冷了起来,这一回也将翁小宝的模样给好好的打量了一遍。

    看着翁小宝与着这个女人脸上有着太多的相似的地方,他冷冷道:“要不是这么细细的一看,竟然没有发现,你们两个长得竟然这般的相像。”

    他的话,并没有让那个女人有半点的想要看翁小宝的动作,甚至那个女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对于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她这一辈子是最不希望的,毕竟当初那样惨烈的场景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

    想着,那个女人的眼里掩上一抹哀愁。

    而先前杵着脑袋的蛇头,发现了她这样的情绪变化,沉默了许久的他终于出声了,他吐着蛇信子,冷冷的道:“你这女人又在想你那些无用的家人!”

    这蛇头的话一出口,那个一直说话的蛇头,更加的不爽了,他仿佛疯了一般,猛地准备越过的那个女人,朝着翁小宝咬了过去!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有着和你一样面容的人!”

    一看到那蛇头攻来的架势,那个女人连忙放开了拽着翁小宝的手,将翁小宝推了开来,直接丢了一句:“跑。”

    便头也不回的应付起了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

    被突然推开的翁小宝,又哪里肯?

    正准备冲上来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再次的如同快进一般。

    翁小宝愣愣地看着前方,原先那个女人站着的地方。

    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虽然很清楚的知道,那个女人终究不会是自己的母亲……

    可是……

    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靠近……

    比之之前看到的顾莲,还要的想要亲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那个女人和自己也有什么关系吗?

    此刻的翁小宝脑海里乱成了一团。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场景又是一个切换。

    她再次的看到,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而此刻,那个女人浑身是血的靠在一处冰棺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