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是梦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瞧着那女人浑身是血的模样,翁小宝光是看着,心尖儿便是不由自主地微颤着。

    她想要跑过去,但是这一回却和刚才的不同,无论她怎么奔跑,怎么使着力气朝着那女人的方向而去,她和她之间的距离根本就没有改变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那个女人也仿似没有看见她一般,静静地靠在那个冰棺上,一动不动。

    整个空间安谧极了。

    静谧了没有多久,翁小宝便听到了先前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的声音。

    他说:“女人,你这么拼劲了全力,也不过只是将我封印了起来,我的寿命可不是你们区区的人类能够比拟的,等我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你所爱戴的那些人,这个世界,依旧会变得和从前一样。”

    一直靠在冰棺上的女人闻言,缓缓动了起来,细长的睫毛颤了颤,满是鲜血的双手,缓缓地撑着身体,目光微冷的望着冰棺。

    顺着那女人的视线,翁小宝这才发现,在那冰冻的棺材下,竟然困着方才所遇到的蛇头人身的怪物,此刻,那个怪物一动不动,只是透着那冰块看去,里头的怪物,看的更为的渗人了些。

    没有一会儿,翁小宝便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你太小看人了,我虽是活不长命,但是我可以让我的女儿来接替我的位置,而我的女儿,也可让我的孙女接替下去。以此类推,我的子子孙孙,一轮换上一轮,经久不息,一定不会让你有出来的那一天。”

    只是,这个女人的话音刚落,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的声音一下子震荡了整个洞,他喊道:“你敢!”

    翁小宝听着那震耳欲聋的双重喊音,似乎,这个蛇头人身的怪物此刻愤怒到了极点。

    翁小宝顿时有些莫名的看着那个怪物,真是奇怪,方才她还未感觉到什么愤怒的情绪,怎的听言那女人的话后,竟是反应这般的大。

    而那女人却是感觉不到那蛇头人身怪物的愤怒,撑着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是这么一个平时轻易就能做到的动作,此刻的她,却仿佛是在做人生中最艰难的事情。

    她站定了身子,看了一眼那冰棺里困着的怪物,冷言道:“这世上没有我不敢的事情,你逼我举目无亲,如今你只是被这么简单的困着,算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那蛇头人身的怪物再次的说了话,他阴冷冷地说道:“我真该把这世上的人全都赶尽杀绝。”

    闻言,女人的身体微微一僵,不过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她淡漠的看了一眼冰棺之中的怪物后,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离开之时,那个怪物的声音依旧在她的耳边回响不断。

    只是那个女人却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一般,面色无常的走着。

    一时之间,整个洞里只剩下了那个蛇头人身怪物的声音。

    翁小宝本以为看到这里,周围的景象便会如同方才的一样,如同快进的电影一般,快速地变化起来。

    只是,等了良久,翁小宝依旧没有等来那个变化。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突然的说起了话来,听着声音,似乎是先前枕着手假寐的蛇头,他淡淡的说道:“现在可怎么办?你这喜欢的女人,转眼就要给别人生孩子了……”

    它的话还未说完,另一个蛇头的人,却是狠狠的打断了它的话,“你闭嘴。”

    那蛇头也不怕它,依旧继续地说着,“早和你说了,把这个世上的人全都吃掉,可你偏偏为了那个女人一而再二的磨蹭着。”

    听到这里的翁小宝却是睁大了眼睛,她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听到这样的事情,这怪物竟然是喜欢那个女人!

    怪不得!怪不得!

    翁小宝顿时心头有些明朗起来。

    怪不得,方才听到那女人说要让自己的后代接替自己的任务,这个怪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原来竟是因为这样。

    只是等到翁小宝想清后,还想要听什么的时候,周围的场景猛然地变得漆黑的一片。

    这样突兀的变化,翁小宝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黑暗之中,翁小宝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似乎,她还未从方才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她望着周围的黑暗,自我琢磨着为何要让自己看到方才的画面。

    一个灵感突然的闪过脑海里。

    想起先前那张与母亲一般无二的脸,翁小宝内心有些惊骇的想到,莫不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是那个女人的后人,所以身为母亲的女儿的她,自然而然的就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然,这也只不过是她的猜测罢了。

    就在她琢磨着那个女人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又是突然的变化了起来。

    周围一下子涌起了万团的火焰,与自己曾经梦到的场景一般!

    翁小宝张望着四周,那烧起的火焰,自己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灼热,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就在她困惑的时候,周围火红的火焰,却在陡然间变成了耀眼的金色。

    这一幕的变化,看得翁小宝有些咂舌。

    火焰是有了,唯独少了一双眼睛。

    这个时候,翁小宝回忆起了当初梦到的场景,心中呢喃着。

    只是当她想起了那双眼睛的时候,脑海里竟是莫名的想到了当初,有一道声音突兀的喊着自己——娘子?!

    顿时翁小宝一个抖擞了精神,目光紧张的望着周围。

    就在她张望四周的时候,她前方的火焰猛地升腾到了最高点。

    那样的变化,一下子让翁小宝眯上了眼睛。

    她眯着眼睛望着前方。

    金色的火焰升腾着,而在那金色的火焰中,出现了淡淡的一个黑点。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芝麻点的黑点缓缓的放大了起来。

    等翁小宝好不容易看清了那黑点是什么的时候,翁小宝顿时一惊。

    这……

    这一身红色衣袍,宛若新郎的服饰……

    还有那张脸,曾经的梦里,她花费了许久的力气,一直看不清的面容,也在此刻清楚的印在她的眼睛里。

    那双妖冶的眼睛,那张好看至极的脸,尤其是那一头的金发……

    可不就是当初在学校天台上救了自己一命的塞巴斯酱嘛!

    看着这个男人,翁小宝的心情那是说不出来的激动,但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心情。

    她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翁小宝的眼神,那双妖冶的眼睛顿时温柔极了。

    只见他轻启唇畔,两个字缓缓的从他好看的红唇中吐了出来:“娘子……”

    这般的称呼,翁小宝直接一个激灵,在那个男人朝着自己伸出手的时候,连连的后退了几步,翁小宝即是惊恐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连忙摆着手道:“别,帅哥,我可不是你的娘子。”

    看着手尖没有碰到翁小宝,那个男人微微一顿,随后淡然的上前,他望着翁小宝,笑着:“怎的不是,你这嫁衣都已经为了相公,穿上了。”

    闻言,翁小宝低下了头看去,结果,她看到,自己真如那个男人所说的一样,一身似火的嫁衣,一对金色的飞龙纹在上面!

    翁小宝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有些僵硬的将那嫁衣的衣领微微扯了开,低着头,垂着眼,想要在里头看到自己那早已脏污的不成样子的衣服,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任她将身上的嫁衣给看了穿,也没有寻到关于现代的玩意。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翁小宝疑惑的一瞬间,一块红色的盖头直接盖在了她的头上。

    她的视野中直接变成了一大片的红色。

    愣了几秒,翁小宝才堪堪地回过了神,她想要将头上的盖头扯了去,却发现此刻的她根本就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自己的手,被一只宽大的手紧紧地包裹着,脚下的步子,甚是僵硬的跟着那个男人的脚步。

    翁小宝一时之间惊慌了起来,她可不想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给嫁了出去,虽然这个男人救过了自己,可是,她又不是那些个古人,她可没有那救命之恩,必当以身相许的念头。

    既然身体不受控制,但是,嘴还是属于自己的,于是,翁小宝赶忙的出声道:“这位帅哥,我,我不认识你啊,我还不想嫁人呢!”

    她的话音刚落,那牵着自己手的大手微微的紧了些,接着翁小宝,耳边便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他道:“你且安心,嫁给我,我会待你好的。”

    顿时,翁小宝有些欲哭无泪,这不是待她好不好的问题啊!

    此刻的翁小宝顿时有些怀念起翁正来,毕竟有翁正在,要是碰到这样突然要娶了自己的男人,铁定跟个护着钱一样,把自己护起来。

    想起翁正,翁小宝便急急道:“这位帅哥,嫁人什么的,一定要与家里人商量,可现在我的亲人陷入了危险,如若要嫁人,必须得让我的亲人同意才可。”

    而那人的脚步不停,缓缓道:“你那哥哥,无事。”

    “啊?”翁小宝微愣,她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且不说她没有将亲人有谁告诉他,这个男人便直接的同她说,她的哥哥无事。

    难不成这个男人……

    想着,翁小宝又试探性地说道:“我说的亲人,是我的父母……”

    这一回,那个男人却是轻笑道:“难不成方才被白绫卷走的不是你的哥哥?”

    翁小宝一怔,想要摇头,却是无法,只能急急地开口道:“那个人,是我的哥哥……”

    说着,翁小宝脸上便有些燥热起来,感觉自己刚想要编些谎言,就被人识穿了。

    幸好,这个男人也没有过多的追究什么,尔后,那个男人的声音又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只听得他缓缓道:“你哥哥无事,你安心与我成婚便好,待我们成完婚,我便带你去寻你哥哥。”

    听闻翁正无事,翁小宝刚想放心下来,脑海里便是一顿,不,不对,她记得刚才沈一天说要让她赶紧醒过来,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她依旧在梦里,那么,很有可能,翁正的无事,也不过是自己心中期盼的,所以梦境里才会这样……

    想着,翁小宝不由得急了起来,一下子便没了镇定,而眼前的男人很有可能也是假的,想到这里,翁小宝的眼珠子转转,尔后缓缓的开口道:“帅哥,其实,我有了相好的人了。”

    翁小宝的话音刚落,那被牵着的手突然的传来一阵疼痛,似乎,那个男人情绪有些激动,只听得那个男人的声音里似乎杂夹着阴寒,他道:“是谁?”

    只不过是两个字,再无方才他语气里的温和,那冰凉的语调让翁小宝的心头生出一阵的寒意,似乎,只要她将这个人的名字说出来,这个男人便会毫不犹豫的将那那个人给处理了,想到了这里,翁小宝哪敢将名字吐露出来,她故作娇羞的说道:“这,我不能告诉你。”

    那温柔的语调,一下子让那个男人脸色沉到了极点,手上的力气又不得加大了起来。

    那样的疼痛,让盖头下的翁小宝咬紧了唇,紧紧皱起了眉头。

    可即便被这样的疼痛折磨着,翁小宝也没有吐出一丝发疼的声音。

    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就在翁小宝以为那个男人已经消失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冷冷地传了过来,“你不说,我也会查出来。”

    翁小宝一愣,查出来?怎么查?

    相好的人全都是她胡诌出来的,你就是查,也查不到啊!

    翁小宝心思辗转了几番。

    那个男人似乎察觉到了方才自己手上有些失控的力道,连忙将翁小宝的手执了起来,红色的盖头下,翁小宝根本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只是手上突然传来的温热软绵的触觉,一下子传达给了她的脑神经,这一刻,翁小宝恨不得将自己的手给收回来!

    可无奈,她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正当她将那个男人在脑海里胡乱地打叉叉的时候,这个男人带着隐隐的心疼,说道:“都怪我不小心,这手都已经红成了这样,你痛的话,为什么不同我说?”

    ------题外话------

    =—=娘子,啊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