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醒来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着那个男人的话语,翁小宝的脸色瞬时变得铁青起来。

    说?为何要同你说?

    这个时候的翁小宝心情谈不上好,她恨不得这个梦境赶紧的醒过来,可偏偏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

    红色的盖头掩了翁小宝的容颜,也盖住了翁小宝此刻的表情,那个男人关切的问话,没有得来翁小宝的答案,而是一阵的沉默。

    那个男人也明白了什么,他望着红色的盖头,心中微微的叹气。

    他也不想这般的失控的,他很想对她温柔的,可是当他听到她说有相好的人时,他所有的情绪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练就着手上的力道也忘了控制。

    看着那手上还残留着自己握着的淡淡红痕,男人的心疼的将那只手抬起,准备印上一道吻时,翁小宝再也沉不住气了。

    她道:“帅哥,还请自重。”

    自重,男人的睫毛轻颤,掩盖了眸里的失落,看着近在咫尺的手,唇边泛着苦涩的笑,不过就是印上一个吻,也不能?

    瞧着那只白皙的手,明明近在眼前,却不肯让他碰触,那若是换上她的心上人,是不是她就同意了?

    这般想着的男人,胸口微微堵了一会儿,一股闷气置于胸口很不舒适,眸光微闪,带着赌气一般的意味,继续朝着那白嫩的肌肤而去。

    手臂上依稀能够感受到的那个男人炙热的呼吸,可以想象到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话语,根本就没有在意。

    翁小宝咬咬牙,想要动上一动,奈何,自己的身体依旧不受自己的控制,眸里闪过暗恨的情绪。

    声音陡然拔高了起来,她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强迫,你一定要这么做吗?”

    这一回,那个男人的动作彻底了停了下来,眸底闪过不知名的情绪,随后敛了眼睑,缓缓地将那只手放下。

    他望着红盖头,此刻的他都能想象到这个女人在盖头底下该是怎样的一副怒容了。

    他微微一叹,这回控制着自己手里的力道,再次的执起她的手,朝着前方而去。

    手上没了那炙热的呼吸,翁小宝顿时松了口气。

    虽说只是一个轻吻,或许这样的轻吻放在的外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些抗拒。

    究其原因,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

    不过,还好,这个男人没有继续下去。

    翁小宝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朝前走着,虽然这个男人曾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按理来说,对待救命恩人,都该是温柔相待,可尽管有一层这样的纽带的,翁小宝依旧不怎么欢喜,毕竟按着道理来讲,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算熟悉。

    突然被陌生的男人这么对待,搁谁谁的心里都有疙瘩。

    哪怕他长的再帅,哪怕他有着赛巴斯酱的那般好看的容颜……

    想起自己还是一身的嫁衣装扮,而那个男人也是一身的新郎装束,翁小宝的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是不是再走下去,她就会和这个男人拜堂成亲?

    这般想着的翁小宝顿时惊恐了起来!

    不行!她还年轻,不能就这么嫁给别人!最重要的是!

    这个男人似乎还是一个古人,丢到现在的世界里,肯定也是穷鬼一个!

    本身就已经穷的叮当响的她,说什么也不想嫁给一个穷鬼!

    说她势力也好,说她安慕虚荣也罢,没什么比钱来的还实在!

    就是搁给翁正那货,也肯定与自己的想法一样!

    想着,翁小宝便道:“帅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那个男人心里虽是失落,但是对于翁小宝的问题,依旧会回答,他道:“拜堂成亲。”

    闻言,翁小宝的心中便是咯噔一声,她慌乱的开口道:“不,我不嫁。”

    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望着翁小宝,道:“为何不嫁?”

    翁小宝自然想也未想的说道:“我说了,我有相好的人了!除了嫁给他,我谁也不嫁!”

    那个男人眸色深了深,酝酿着一股疯狂的冰暴,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性,可是,他的脑海里依旧环绕不去翁小宝的那句除了他,谁也不嫁的话语!

    为了不让自己伤了翁小宝,那个男人猛地松开了手,双手背于身后,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过了许久,那个男人用着最平缓的语气问道:“你那相好的人,有什么值得你非嫁不可?”

    翁小宝眼珠子直转,对于这样的问题,她又哪里知道答案?

    毕竟相好的人都是她胡诌出来的!

    然而翁小宝的不语,那个男人再也控制不了了,他一把上前的紧紧地握住翁小宝的肩膀,怒道:“怎么不说了?还是说,你那相好的人是你编出来气我的?”

    翁小宝一噎,乖乖,这都能让你猜出来?

    但为了不让这个男人怀疑,翁小宝想了会儿,忆起翁正看的那些个言情剧里的台词,连忙出口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情人也是出西施,纵然他有多么的不好,在我眼里,比起你来,却是有万般的好。”

    话落,翁小宝只觉得肩膀快要被这个男人给捏碎了一般。

    而这一刻,男人也失去了最后的冷静,一把掀起了翁小宝的盖头。

    翁小宝眼睛一眨,看着男人盛怒的容颜,心脏猛地一跳,自己是不是说的太重了?

    可是,电视剧里,男人听了这话,不都是愤怒的离去了吗?还说什么女主再有什么事情,便不再关他了的吗!

    可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举动,他喵的跟电视剧里的,完全的不同啊啊啊啊!

    他喵的!电视剧里的,全他喵的是骗人的!

    翁小宝连忙想要说些什么挽救!

    然后她还没开口说上一句话,嘴就被一个温热的东西给堵了去!

    瞬时,翁小宝瞪大了眼睛,呜呜呀呀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来。

    然而,对于她这般,那个男人完全不在意,甚至加深了两人之间的吻。

    唇间软滑的触感,让翁小宝十分的抗拒,她紧紧地抵住牙,不让那滑腻的东西有空钻进来,然而她这般薄弱的抵抗,却更激起了那个男人的欲望,对她的动作更加的疯狂起来。

    他狠狠地咬住了翁小宝的唇瓣,那样的疼痛,让翁小宝不自觉的微微溢出了声音,连着那紧紧抵住的牙,也微微张开了些许,男人钻了空隙,便狠狠的开始攻略池地。

    红色的嫁衣偏飞,金色的火焰包围着他们,翁小宝愣愣的看着那刺眼的红,愣愣的感受着身体被那个男人的爱抚。

    嫁衣落地,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翁小宝呆愣的望着上方,眼珠子转也未转,仿似空洞了一般。

    男人自然也察觉到了翁小宝的变化,炙热的身体微微冷了些,看着翁小宝身体上被自己留下的青紫痕迹,顿时有些懊恼着自己的粗鲁。

    他有些心疼的伸出手,想要触碰翁小宝的时候,翁小宝仿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般。

    她怒睁着眼睛,朝天嘶吼了一声,“滚!”

    那声音里,包含着难以节制的愤怒!

    男人微微一个闪神,心里像是被针扎的一般的难受。

    他,根本不打算这样的……

    可是听到翁小宝说的那些,他根本忍受不住……

    明明只想温柔的解了那道封印……

    眼见男人根本没有离去的意愿,甚至将那身的嫁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望着那似火一般颜色的嫁衣,翁小宝的眼睛里顿时溢满了血丝。

    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

    接着,她的胸口溢出了一抹金色的光芒,那光芒直冲天空,直接将整个梦境的空间震荡了起来。

    男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想要抱住翁小宝,然而还没等他靠近,翁小宝胸口溢出的金色的光芒,一下子将他震退了去。

    当金色的光芒散去,地上空留着一副空荡荡的嫁衣,男人愣神的看着那身嫁衣,过了许久,男人缓缓上前,将嫁衣捧在了胸口……

    ……

    周围的白雾依旧没有散去,而在白雾包裹着的中间,一男一女的躺在地上。

    过了许久,那女人的睫毛微颤,随后猛地睁开了双眸,那双眼眸里,竟然带着隐隐金色的光芒。

    翁小宝有些失神的看着上方的白雾,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甚至还能回忆起方才身体里的触感……

    想着,翁小宝连忙的准备起身,然,看到身边还躺着沈一天的时候,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困惑。

    想到了什么的翁小宝,连忙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装着,看着身上依旧是来时穿着的装束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脸,那脸上的疼痛,让她清楚的认清了周围是现实的环境。

    翁小宝缓缓地伸手捂住了脸,一抹低低的笑声从指尖缝里溢了出来。

    还好是梦……

    虽然是梦……

    却是令她最不愿回忆起来的噩梦!

    她的笑声,似乎惊起了旁边躺着的男人。

    沈一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睁眼的瞬间,他便开始寻找翁小宝起来,看着翁小宝已经醒过来,静静地坐在自己的身边,沈一天顿时放缓了心情。

    但目光看到翁小宝捂着脸,在那里低低的疯狂的笑着的时候,身体微微的一僵,只是几秒后,沈一天又缓缓的恢复了正常。

    他微微的动了动,伸出手,想要碰触翁小宝的肩膀时,却是猛地顿住了。

    手僵在半空,迟迟不敢落下。

    思虑了几许后,沈一天缓缓的收回了手,然后出声道:“小宝,你怎么样了?”

    身边突然的多了一道声音,一下子惊住了翁小宝,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条件反射,她竟然有一瞬间的那这声音的主人,当作了是梦里的那个男人。

    一把放开了手,急促的转过了头,当看到沈一天的容颜时,翁小宝顿时一愣,连忙敛去了眼底冰凉的寒意,勾起唇角,露出浅浅的笑容,她道:“我没事,只是刚刚做了个噩梦。”

    当翁小宝转头的那一刹那,沈一天没有错过,翁小宝眼底的冰凉的寒意,光是一眼,沈一天的心便是凉透了。

    当听到翁小宝的声音时,沈一天才缓缓地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觉得自己的喉咙间有些干涩,过了好一会儿,沈一天才点头道:“你没事就好。咱们先起来吧。这地上凉。”

    沈一天说着,本想要搀着翁小宝起来,但是翁小宝却是不经意间避过了沈一天伸出来的手。

    沈一天登时有些微微的僵硬,内心涌起一阵波澜。

    站起来的翁小宝,看到沈一天还伸着手僵在原处,登时明白了自己刚才的举动因是打击到了他。

    对他而言,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抱在一起度过一个个的劫难,可就在刚刚,自己却是直接的避过了他。

    换做是谁,都会多想了。

    可是,她看着那伸来的手,莫名的就忆起梦里,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攀岩着。

    光是想着,她便禁不住的倒胃口。

    正当翁小宝准备说些什么愧疚的话时,沈一天却是神色无常的恢复了原状,甚至对于翁小宝刚才的举动,没有任何的一句怨言。

    对于沈一天的表现,翁小宝内心觉得一暖,然后望了望周围白蒙蒙的一片,忆起了之前自己的莽撞,有些愧疚的低垂了头,说道:“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沈一天的思绪还有些乱,这个时候听着翁小宝这样的话,顿时有些明白不过来,他道:“为什么要这么说?”

    翁小宝看了一眼沈一天,道:“若不是因为我,我们四个人也不会分散开来,而我也不会就这么着了道……”

    说到后面,翁小宝便没了声音,沈一天开口道:“这不关你的事,这里的地形本就复杂,机关也多,魑魅魍魉容易找上咱们,也是情有可缘。”

    翁小宝一愣,望着沈一天。

    恰巧,沈一天对上了翁小宝望来的目光,随后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不敢再去望着她。

    对于沈一天这般的举动,翁小宝的内心有些疑惑,难不成,刚才,沈一天也做了一场噩梦?

    只是,对于翁小宝内心的想法,沈一天却是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