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顾生出现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幸好,翁小宝内心里的想法,沈一天根本无从得知,否则的话,现在的沈一天便不知道该用些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翁小宝了。

    翁小宝跟着沈一天,一前以后的走着。

    这次的他们,每走上几步,便会遇到一个漆黑,而且还紧紧盖着的棺材。

    看着这些个棺材,翁小宝心里颤颤的,每看到这些个棺材,她总会莫名的想起梦境里前半段的故事。

    想起这些个棺材里,当初躺着的都是些活人,最后都被活活的闷死。

    有些担心翁小宝的沈一天,回头看了眼翁小宝,看着她瞅到那些个棺材,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的样子,便是问道:“小宝,你这是怎么了?是觉得这棺材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闻言,翁小宝回望了一眼沈一天,随后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梦里看到……”

    一听到翁小宝说到梦境,沈一天的身子便有些僵硬起来,可是听到翁小宝接下来的话后,微微的放松了起来。

    “我在梦里看到,这些个棺材里的人都是被一个蛇头人身的怪物给活活闷死的。”翁小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了沈一天的耳朵里。

    听着翁小宝的描述,沈一天微微地一怔,他张了张嘴,想接着问什么的时候,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微顿了一顿,转而道:“那后来还发生了什么?”

    “后来……后来有个和我母亲长得很像的女人突然出现,最后,那个女人好像还封印了那个怪物。”翁小宝视线对上了沈一天,缓缓道。

    听着翁小宝的话,沈一天沉默了会儿,他望着翁小宝,似乎想从她的身上看出个什么。

    见沈一天突然的沉默,反而用着一种打量的目光看着自己,翁小宝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她道:“你看我做些什么?”

    沈一天缓缓的收回了目光,然后道:“你说的那个场景,与我们来时的壁画上刻的一模一样。”

    壁画?什么壁画?

    翁小宝思索了会儿,显然没有想起来曾在哪里见过什么样的壁画。

    见翁小宝困惑的样子,沈一天才缓缓的补充道:“就是那个摆着四个人俑的大洞穴里。”

    经过沈一天这么一提,翁小宝才骤然的想起来。

    沈一天悠悠的又补充道:“壁画上刻画的就是你说的那样的情景,因为太过于血腥,我便不准备与你说,没有想到,你最后居然会自己看到那一幕。”

    翁小宝一怔,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

    正当她沉浸在这这样震撼的消息,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的时候,沈一天出口安慰道:“别去想这些个糟心的事,毕竟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更何况这对你来说,也不过是黄粱一梦。”

    翁小宝却是没有空闲将沈一天的这些话给听进去,她摇摇头,低声的呢喃道:“不,你不知道,梦里的事情就像是真实经历过了一般……”

    尤其是……

    想着,翁小宝便双臂紧紧抱在了一起。

    看着翁小宝双唇颤抖,眼神空洞的模样,沈一天的心脏就像是被数根的箭羽刺中了一般,钻心的疼。

    他缓缓地抬起手,想要将翁小宝拥进怀里,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翁小宝,便被人狠狠的打落了下来。

    手上隐隐传来的疼痛,竟让他一下子煞白了脸,明明这种普通的打击,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挠痒痒一般,甚至,这隐隐的疼痛,根本不足那滚落下来承受的伤的十分之一,可是,却比他满身的伤痕要来的疼些。

    翁小宝在挥开了沈一天的手后,才察觉到刚刚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翁小宝当即便出声,朝着沈一天道歉道:“对不起,可能梦境里遇到的太过真实,对于周围向我伸来的,都会情不自禁的……”

    后面,翁小宝即便是不说,沈一天也自然知道她想要解释什么。

    他故作淡然的笑了一声,缓缓的收回了手,也带着抱歉的话语道:“不,是我莽撞了。”

    沈一天的不在意,翁小宝轻缓的松了口气。

    为了不使两个人继续尴尬下去,翁小宝眼珠子转转,想着抓其他的话题来聊。

    “梦里面,那个女人将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封印在了冰棺中,我想,很有可能,这场梦也是给我的一个警示,那个封印的怪物,也很有可能是在这个墓穴里。”

    沈一天也没有多去追究翁小宝梦里究竟梦到了什么,应着翁小宝的话,缓缓道:“不是很有可能,而是那个怪物就在这个墓穴里。”

    翁小宝一怔,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说的这么的笃定。

    沈一天察觉到翁小宝的视线,依旧淡定,他继续道:“那个壁画里,都画出来了。”

    听着沈一天的话,翁小宝放下了疑惑,然后又继续的问道:“那个壁画里还画了什么吗?比如,那个怪物和那个女人的故事?”

    “女人?”沈一天重复了两个字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没有。除了那怪物残害了那些人,和最后被那个女人封印后,就没有其他的故事了。”

    听到沈一天说到残害的时候,翁小宝陡然间想起被那白绫绸缎裹走的翁正,顿时有些焦急地道:“那翁正,是不是也是他抓走的,为的,就是要残害他?!”

    望着翁小宝眼神里全载着的都是关心翁正的情绪,沈一天心中便是一堵,他很想负气的对她说上一句是的,可是一想到后面会是她伤心的面孔时,沈一天狠狠地将那句话给压在了肚子里。

    他沉闷了许久后,才道:“翁正不是被他抓走的,那个怪物,壁画上,画的清楚,已经被那个女人封印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出来,所以将翁正抓走的,也不会是他。”

    “那会是谁?”这个时候的翁小宝,智商完全的不在线,脑海里想到了什么,便一咕噜头的吐露出来。

    此刻的她,完全的将沈一天当成了教科百书。

    但是沈一天又不是这个墓穴的主人,这些东西,他又哪里真的懂?

    他带着抱歉的眼神看向了翁小宝,沉默不语。

    他这样的表态,翁小宝自然注意到了自己问了些蠢问题。

    真是的!遇到亲人的事情,那些个智商全都已经喂了狗。

    翁小宝让自己放松心情,准备将所有的事情撸上一遍。

    如果说,那白绫的主人不是那个蛇头人身的怪物,那么又会是什么将他们扯走的呢?

    翁小宝顿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那两个人,唯一的相同点,便是血缘上有些联系。

    这么思考的翁小宝,电光石火间想到了什么,她望着旁边露出来一般的棺材,顿时想明白了一点事,如果,不是那个怪物的话,那肯定便是这棺材里的鬼魂搞的怪。

    这些被活活闷死的,魂魄被永远的束缚在棺材之中,入不了轮回,这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刚才做的一切,便都是他们搞的鬼!

    想明白了这点的翁小宝,顿时欣喜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以翁正的本事,大概真的是没有什么事情。

    而就在翁小宝放松心情的时候,突然的一抹白绫突兀地朝着她冲了过来!

    好在沈一天察觉的快,顾不得会不会被翁小宝讨厌,一把将翁小宝抱在了怀里,险恶的与那白绫擦身而过。

    那白绫一次错过了翁小宝,也没有放弃,在那白雾的尽头的白绫,连转了好几个弯,将翁小宝和沈一天围成了一个圈,面对这样诡异的景象,翁小宝和沈一天自然猜出了,这个白绫的意图。

    沈一天当即一手就从翁小宝的包裹里掏出了小刀,然后在白绫毕竟的瞬间,狠狠的将那白绫划出了一个刀子。

    滋拉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里响起,接着数断的白绫绸缎掉落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沈一天一气呵成的动作,一下子让他们两个人度过了危机,当看到那白绫缩了回去的时候,翁小宝连忙地从沈一天的怀里出来了。

    怀里一下子少了这么温软的体温,沈一天心中虽然有些空落落的,但是却没有说些什么。

    翁小宝默默的道了一声谢后,便准备朝着地面上的绸缎看去。

    当她的手真实的触碰到那个白绫的时候,眼神里有些复杂,若是鬼物的话,这与主人断了的物件,必然会化为一段青烟,为何,这些个绸缎完全没有消失的迹象,而且,这些绸缎摸在手里的质感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翁小宝陷入了一阵思虑的时候,那朝着他们伸过来的白绫的白雾处,却是突然的浓厚了起来。

    进而的凝实成了一个实体。

    沈一天当即就察觉出了变化,出声喊了一下翁小宝。

    翁小宝闻言,自然是连忙的站了起来。

    不知道出现的会是什么,翁小宝微微的后退到沈一天的身旁。

    看到翁小宝靠近自己时,沈一天心中一扫先前的失落感。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自己所有的情绪,皆由着翁小宝的动作而变化着。

    仿佛是坐着过山车,起起落落的,一会儿如上天堂,一会儿如上地狱。

    这样的滋味,他却是甘之如饴。

    随着那凝实起来的物体,出现在了翁小宝和沈一天面前的时候,翁小宝震惊的睁大了双眸。

    靠着翁小宝的沈一天,自然很快的就察觉到翁小宝表情的变化,瞅着那满目震惊模样,似乎,眼前出现的人,翁小宝似乎认识,想着,沈一天便凑在翁小宝的耳边问道:“这人,你认识?”

    闻言,翁小宝愣愣的点点头。

    这人,她何止是认识!

    眼前出现的人,与那梦境里遇到的女人长的一模一样!

    可是,这一次,她却是知道,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梦里的那个!

    而是……

    她的亲生母亲!

    翁小宝只觉得嘴唇有些干涩,愣怔了许久,翁小宝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个人,是我的妈……”

    这一回,却是轮到了沈一天愣住了,对于顾莲什么样的长相,他根本就没有太过在意,他全身的心思全都放在了翁小宝的身上,以至于顾莲是何种模样,早就忘的精光了。

    早听说翁小宝的母亲和着顾莲有着相似的脸。

    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翁小宝的亲生母亲。

    看着眼前的女人,两眼呆滞,面目表情,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扎在了一起,那张的面孔看着年岁却是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很难想象到,眼前的女人,曾是生过两个孩子的母亲!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宽大的衣袍,仿佛是祭祀时穿的衣服,只是她的脸上,她空下来的肌肤上,全都画着诡异的符号。

    看着女人这般的模样,翁小宝禁不住捂住了嘴。

    那些个符号,翁小宝看着,便是觉得头皮发麻,这些个符号看起来像是什么经文一样,可是又与她老爹教的那些个玩意,根本不一样。

    她完全看不出,上面的符号画着的究竟是些什么意思。

    翁小宝看着自己母亲变成了这副样子,这一刻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当初会想要来这里。

    看到母亲这副模样,换做是老爹的话,早就心疼的要死了。

    而就在翁小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顾生却突然的有了动作。

    只见从她的袖管之中钻出了两道白绫,狠狠的朝着翁小宝而去。

    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翁小宝又哪里会还的上手,好在,站在她旁边的沈一天的一把将那冲上来的白绫一个个的都划了碎布块。

    一时间,白色的碎布,漫天飞舞。

    看着自己的白绫一下子成了碎布块,顾生呆滞的脸,没有一丝的变化,左手不着痕迹的在右手上轻轻的一划,鲜红的血液,瞬时沾上了白色的绸缎。

    沈一天鼻尖轻嗅,在空气中一下子闻到了当初在翁正身上闻到的一股味道,顿时变了脸色,想也未想的,一把抓住翁小宝,躲过了那沾着血液的白色绸缎。

    被沈一天带着逃离的翁小宝,好不容易从自己母亲的面容里恢复了过来,看着那沾血的绸缎,脸色也变了起来,“我妈怎么流血了?”

    沈一天一边带离着翁小宝,一边答道:“她自己划的。不过,这一回,我发现,你母亲的血液里有蛊的味道。”

    ------题外话------

    =—=没人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