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护妹狂魔上线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一次的听到关于蛊的这个字眼,翁小宝内心波澜了一会儿,她的目光怔怔的放在了那沾染着红色血液的绸缎上,随后又瞥了眼,那全身都是符文的母亲。

    看着自己母亲呆滞的模样,翁小宝的内心微微的抽疼了一会儿。

    想要说话,可是喉咙间的干涩,却让她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后,翁小宝才缓缓的开口问道:“我妈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体内的蛊导致这样的?!”

    说着,翁小宝的情绪有些微微的激动起来,她的内心暗恨着那个将蛊种进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

    沈一天带着翁小宝不停地避过朝他们伸过来的那些个绸缎,然后缓缓的开口应道:“是的。”

    一边斩断了那飞过来的白绫,一边观察着顾生,沈一天的眉头皱了皱,随后又开口道:“你母亲那身上的符文,我在书里曾经见到过。”

    翁小宝心中虽是气愤,却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嘴里问着话时,也随着沈一天的动作一起躲避着那些个绸缎,可是听到沈一天的这一句话后,翁小宝连忙把目光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只是这视线的一个专一,翁小宝便差点被那白绫给紧紧的裹住手臂。

    若是平时翁小宝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沈一天或许还会开心会,可是这一会儿,心中却是微微的有些恼怒。

    他动作迅速地将那白绫斩断。

    目光紧锁的盯着前方的顾生,心中虽是恼怒着翁小宝刚才的粗心,但还是没有对她说些什么重话来,只是让她多注意些。

    这个时候,翁小宝也意识到刚才的危险,说了一声抱歉后,便应付起了那些个白绫。

    沈一天看着翁小宝的注意力放在了躲避着的白绫上,随即心里微微的放宽了心。

    然后冷静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母亲身上的这个蛊,不是被人种下的,而是通过遗传而来,似乎是延续了最初的蛊王的血统。”

    “遗传,延续?”翁小宝低声呢喃。

    “对,就同翁正的一样,他的血液里也有这个蛊的味道,只是非常的淡,不过,你母亲继承的,却是比起翁正的,要更加的浓厚了些。”沈一天缓缓地解释道。

    一听到翁正的血液里也有这个蛊的延续,翁小宝心中便是慌了起来,那被翁正抓着的手,一下子反抓着沈一天的手,那力道有些微微的重,她道:“是不是说,翁正也有可能会变成我妈这样?”

    面对翁小宝如此关心着翁正,沈一天的内心微微的升起了一阵的醋意。

    因为自己没有立即的回答翁小宝的话,手上传来的力道又加了些许,沈一天的内心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后,才开口道:“你不用担心,翁正血液里继承的血统,要比你母亲的要浅上很多,变成你母亲这样的几率,很小。”

    “也就是说,翁正还是有可能会变成我妈你样?!”翁小宝显然只注重了后面的话。

    瞅着翁小宝神经兮兮的模样,沈一天有些无可奈何,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告诉她,翁正不会变成这样。

    为了不让翁小宝继续陷入这样的思想,沈一天只能开口道:“你别担心,翁正现在不是没有变成你母亲这副样子嘛,很显然,会变成这样,只有一定的条件的。也就是说,你母亲可能做了什么,触发了这个开关,才会导致变成这样。”

    “那找到了这个原因,我妈是不是就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了?”翁小宝有些紧张的问道。

    只是,旁边却没有再听到沈一天的声音了。

    翁小宝一怔,沈一天的沉默,翁小宝自然清楚这代表了什么,顿时内心之中一阵的烦乱。

    而就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周围却是突然的响起了嗡嗡的声音!

    听着声音,两个人的面色顿时一紧,皆是紧张的张望着四周。

    周围除了白色的浓雾,便也只剩下那数十个的棺材。

    而那嗡嗡嗡的声音,似乎就是那棺材发出来的。

    两个人目光紧紧的盯着离着他们最近的一个棺材看去。

    接着他们便看到那紧紧盖着的棺材盖,微微抬了起来,露出了丝丝的缝隙!

    看着这样变化的翁小宝,心中一阵紧张。

    这要是里面蹦出个僵尸,可怎么办?

    这么想着,翁小宝的内心更加的慌乱,这里的棺材,若是一个也就罢了,可偏偏的,那是数十个!

    就在他们紧绷着神经的时候,那微微抬起来的棺材便不再动了,见到此景,翁小宝顿时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她松完时,就见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从那里头钻了出来,看着那东西,两个人齐齐的脸色大变,翁小宝想也没有想的就将电筒照了去。

    结果看到像是蜈蚣一般的小虫子从那棺材之中攀爬了出来。

    看着那些个黑色软体的小虫子,翁小宝便是头皮发麻,浑身上下总觉得有什么虫子在爬一样!

    看到这样的情景,翁小宝本能的靠近了沈一天,寻求着保护。

    她带着颤抖的音调,道:“我怕……”

    面对翁小宝紧紧靠着自己,沈一天很是自然地将她搂进了怀里,然后将她的头按在了胸口上,缓缓的安慰道:“若是怕的话,闭上眼就好。”

    耳边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光是听着,翁小宝浑身就忍不住升起鸡皮疙瘩来,出于本能的,闭上了眼睛,更加的将身子埋进了沈一天的怀里。

    沈一天看着颤颤发抖的翁小宝,目光柔情似水,可是当听到那些个毒虫攀爬的声音靠近他们时,目光陡然的转冷。

    这一刻的他,没有办法,只能露出自己的本领,尽管这样有可能会被翁小宝发现,或许会因为这样,厌恶自己……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原意让翁小宝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样想着的沈一天,那空着的手,蓦然化成一个爪子,就在他快要动手的时候,他的身后,却是传来了极为熟悉的声音。

    听到那声音的瞬间,沈一天陡然的又将自己的手变了回去,然后紧紧的抱着翁小宝,转过了身子,朝着那声音而去。

    还沉浸在毒虫害怕的翁小宝,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也猛然抬起了头,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她忍不住开口道:“是翁正的声音!”

    瞧见翁小宝抬起了的头,沈一天暗自庆幸着。

    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那翁正发声的地方后,翁小宝终于看到了翁正的身影。

    此刻的翁正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他身上的衣服简直不能再称叫衣服了,上面挂着一条一条的布条子,而那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却是挂着鲜红的痕迹。

    看着这般的翁正,翁小宝忍不住红了眼眶,但是她的脸上却是没有挂着担心的表情。

    翁正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动静,连忙转过了身子,一眼就看到了近在距离的翁小宝和沈一天的时候,面色一个激动,正当他冲上去要给翁小宝来个兄长爱的抱抱的时候,结果被翁小宝直接躲了过去。

    扑了空的翁正,有些哀怨地望着翁小宝。

    翁小宝有些不自在的避过了脸,她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似乎现在的她,一看到男人朝着自己过来的时候,本能的就想要抗拒。

    当翁小宝想要同翁正解释什么的时候,翁正本是哀怨的眼神,在看到翁小宝的眼睛时,脸色猛然的难看了起来,尔后翁小宝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就见到翁正双手一把将沈一天的衣领给拽了起来。

    看着翁正奇怪的动作,翁小宝愣了一秒后,张开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翁正似乎是感应到了翁小宝要上来,猛然的转过了头,厉声到:“不准过来,我和他要谈论男人之间的事情。”

    第一次见到翁正这般霸气的样子,翁小宝愣了一会儿,犹豫了片刻后,刚迈开了腿又缩了回去,想偷听着什么,但是想了想,便是作罢。

    此刻的翁正,脸上再也见不到吊儿郎当的模样,他脸色铁青,额角突突的,他厉声的对着沈一天呵斥道:“你是不是对小宝做了什么!”

    沈一天垂着眼睑,看着衣领被翁正揪成了一团,这一次的他却没有将翁正给推开。

    他缓缓地抬着双眸,看着翁正,淡漠的道:“我能对她做什么?”

    “你少给我装蒜!”翁正咬牙切齿。“如果你没有对她做些什么,她的眼睛会变成这样?”

    当翁正说到眼睛的时候,沈一天的身体微微的僵硬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的想起了那双空洞着的眼睛。

    沈一天的僵硬的,离得近的翁正自然的发觉到了。

    果然!

    翁正眼眸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几秒后,沈一天恢复了神色,他低声的在翁正的耳边说道:“如果说,我已经将她变成了我的女人呢?”

    这句话刚说完,翁正的脸色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一般,呼吸之间沉重了起来,一双眼睛里带着血丝,爆裂的愤怒在的他的眼里充分的表现了出来!

    下一刻,翁正便是毫不犹豫的挥拳朝着沈一天的脸蛋而去,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混蛋!”

    明明可以躲过这样的拳头,沈一天却是没有这样做,硬生生的接住了翁正对自己的拳打。

    本是不关于翁正他们的翁小宝,一听到这个动静,连忙地准备冲上来,甚至嘴里还惊呼道:“翁正,好端端的你做什么打人!”

    翁小宝想要过来,翁正又怎么可能允许!

    翁正当即便转过了脸,声音里是难掩的愤怒,他厉声的对着翁小宝吼道:“给我乖乖的站在原地,我没让你动,你不准动!”

    翁正如此愤怒的模样,翁小宝第一次见到,愣了半会儿神。

    看到翁小宝还傻愣的样子,翁正红了眼,又一次的吼道:“你耳朵聋了吗?让你退回去,就给我退回去!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哥哥!”

    翁正的声音如同雷一般的响彻在自己的耳边,看着这般盛怒的翁正,翁小宝瞪大了眼,很难相信眼前的人会是翁正。

    但是当翁小宝的视线接触到翁正的目光后,本能的退了回去。

    可是翁小宝又有些担心他们,张了张嘴,还说些什么劝诫他们,结果翁正直接堵了回去,“男人间的事,你少插嘴。”

    翁小宝张了嘴吸了好多的空气,看了看两个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沈一天那好听的声音却是突然的传来过来。“小宝,我没什么事,你听翁正的话,别动就是。”

    沈一天不出声还好,一出声,翁正的愤怒更胜一筹。

    沈一天刚从地上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就又一次的被翁正给打了下去,他阴狠狠地对着沈一天道:“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跟小宝这般的说话?”

    沈一天肿着脸,完全没有愤怒的表情。

    他淡漠的道:“木已成舟,你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你二大爷!

    翁正心中怒骂了一句,看着这样的沈一天,翁正感觉自己完全是在打棉花!

    完全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特么的,以前的那个嚣张样,为所欲为的样子呢!

    特么的全都死哪去了!

    翁正咬着银牙,愤怒的想着。

    可是再怎么愤怒,翁正的心中却有着一股子的无力感。

    就像是沈一天说的那样,木已成舟,他又能怎么样?

    可即便是这样,翁正的心中的怒火依旧平息不了。

    我特么养了这么多年的妹妹,凭什么被你说吃就吃了!

    我特么宠了那么多年的妹妹,凭什么被你这么个老妖怪给吃了!

    mmp!

    翁正的额角突突的放大着十字印。

    越想越气的翁正,手脚并上的落在沈一天的身上,以发泄自己的愤怒。

    看着翁正这般发疯的模样,翁小宝光是看着就有点心颤颤的,连忙上前,拉开翁正的手。

    见翁小宝一把拉住自己的手,翁正脸皱成了一团。

    特么的,你人都被人家吃干抹净了,你特么的还帮着人家。

    想着,翁正便开口道:“小宝,你知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