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暗门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知不知道你人已经被这男的吃的一干二净了?

    结果翁正的话还没全说出口,那厢倒地的沈一天已经快速的爬了起来,直接插上了一嘴,道:“小宝,我没事。”

    沈一天说得这么的轻巧,听的翁小宝有些愣愣的。

    看着沈一天,那张好看的脸上,本来就已经带着几条细小的伤痕了,然而,现在脸庞上却又多出了几个青肿的痕迹,看着他这般的说话不腰疼的样子,甚至都有点怀疑刚才盛怒中的翁正并没有真正的给他带来什么疼痛。

    翁正听着沈一天的话,翻了白眼,皮糙肉厚的,能有多大的事?就是他拿着棍子砸在这货的身上,这货也能安然无恙的活蹦乱跳!

    偏偏这个时候,翁小宝的声音还钻进了翁正的耳朵里,“可是……”

    “可是什么啊可是!”翁正当即就冲着翁小宝凶道,这副横眉怒对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初胆小的翁正的影子,此刻的他,简直把自己身为哥哥的风范全都摆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翁正,翁小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从小到大,她还从没见过这个模样的翁正。

    翁正瞅着准备往翁小宝身边凑着的沈一天,当即就把翁小宝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小宝,你看到了没,这货还能动着呢,根本就没什么事,你就别瞎操什么心,你与其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

    “担心我什么?”翁小宝一脸的迷惑。

    翁正一愣,然后转过了身子,打量起了翁小宝。

    被翁正这么诡异的目光打量着的翁小宝,缩了缩手,被看的实在是浑身不自在后,才喊道:“你看我做什么?”

    “你……”翁正看了翁小宝了半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如果说,那个男人对小宝做了什么的话,小宝铁定不可能这么维护着这个男人的!

    哦,对了!要是真做了的话,也不可能还跟这个男人站在一起的!

    想着,翁正又看了一眼沈一天,见他依旧如往常一样风平浪静的模样,但是总觉得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见沈一天的目光似乎没有放在自己和翁小宝的身上,翁正略微的有些奇怪了起来,尔后,翁正顺着沈一天的目光看了过来,见他的目光静静地盯着自己和翁小宝拉扯的手之间后,顿时明白了什么。

    若是换作平常,这个男人肯定就已经冲了过来,甚至可能装可怜的朝着翁小宝求抱抱,而现在,他只是隐忍着,连动也没有动。

    也就是说,那个吃干抹净的事情肯定发生过,因为愧疚,所以他忍受着?

    可是如果做了,那翁小宝不可能会这样啊!

    那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货做了,而自己的小宝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mmp!

    想到这个可能,翁正盛怒的心又旺盛了起来!

    吃干抹净,还想不负责任!

    你个渣男!

    离得最近的翁小宝,当即就感受到了翁正情绪的变化,一把就拽住了翁正的手,喊道:“翁正,你干嘛的一见面就突然发疯打人?人家都已经是伤患了。你还这样对人家,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

    翁正立马转过了头,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挺着胸膛,指着自己满身破碎的衣服,说道:“我也是个伤患,你怎么不担心担心我,枉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个小白眼狼!你人都还没嫁出去,心就已经偏到知道东南西北了!白眼狼!小白眼狼!”

    被翁正这么骂着的翁小宝,看着翁正指着自己胸膛的衣服以及那还流着血的肌肤,这才想起来,眼前的翁正也是伤痕累累。

    翁小宝尴尬的道:“这,这不是看你活蹦乱跳的,揍人揍的特得劲,谁还注意到你还是个伤患,你在看看人家,被你揍的都没力气还手……”

    一听翁小宝这话,翁正恨不得将沈一天的身份给暴露出来,这个渣渣,这么点伤算个屁,他特么的又不是人类,这么点的伤,他要是处理起来,特么的几秒就能搞定,好不好!

    这货纯碎就是故意装成这样,骗取你的同情心!

    特么的,你好歹也是个学霸啊!

    哪里有人受伤了这么严重了,还能陪你跑这么远?

    这些话,翁正在脑子里使劲的咆哮着。

    心口堵了半天,翁正还是忍住了没把话说出来。

    翁小宝看着眼睛瞪的大大的,显然气愤还没有消去。

    翁小宝心中微微的叹气,这明明才刚重逢,怎么的,突然脾气这么的大?

    内心疑惑的翁小宝,便开口问道:“翁正,先前离开的时候,你对着沈一天不是挺好的嘛,怎么现在一见面,就打人家?他又没做错什么啊。”

    面对翁小宝的问题,翁正看着还在疑惑的翁小宝,眼神变化万千。

    别人是蠢的被人家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这小宝,人都已经被别人吃了,还在帮别人说没做错什么事!

    这感觉真特么的……

    难受!憋屈!窝火!

    翁正不想再看翁小宝这般的眼神,他怕再看下去,自己就把什么事情都给兜了。

    到时候,小宝要是黑化了怎么破?

    到时候,翁小宝见到男人就躲,怎么破?

    这么想着的翁正,瞥了眼那还笔直站着的沈一天,趁着翁小宝不注意的时候,又偷偷地对沈一天踹上一脚。

    可哪里知道,他的一只手还被翁小宝拽着,那修长的腿,再怎么长,特么的也没有勾着沈一天的腿上。

    反而让自己跌了个大跟头。

    屁股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叫了一声。

    对于翁正摔倒的情景,翁小宝那是看的一清二楚,对于他的行为,堪堪只能用幼稚来形容。

    看着翁正那皱着的脸,翁小宝微微叹了口气,任命的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这个时候,被挨打的沈一天上前,想要扶他起来,结果被翁正狠狠的拒绝。

    这一回,沈一天却没有同意,只是开口道:“小宝一个女生,为了找你,已经花费了不少的力气了。”

    听着这话,翁正咬了咬牙,只得任由着沈一天帮忙。

    而翁小宝一边扶着翁正,一边在翁正的耳边挖苦道:“你要是乖乖的站着不动,又哪里会受屁股与大地爱的拥抱?”

    翁正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囧样,撑着里脸皮道:“我刚腿抽经,而且地上也滑,人倒地也是正常的。”

    好不容易将翁正扶了起来,依旧能听到他嘴硬的话的,翁小宝知趣的没有去戳破,只是点头的应道:“恩恩,地滑。”

    好不容易在翁小宝面前霸气地当了一回哥哥,结果就被这么的打回了原形,翁正的脸憋的那个酸。

    拍着屁股的翁正,突然摸到一股子粘稠的玩意,脸色顿时大变。

    不会是坐到屎的上面了吧!

    这么想着的翁正连忙的将手抬到眼前看了看。

    然而当看到一股子黑色的粘液,甚至还有几个黑长须在那里颤啊颤的,甚至还散着一股子恶臭的味道。

    一旁的翁小宝也看到了翁正手里的玩意,唇角的弧度微微的下划了些,眉间甚至带着一股嫌恶的表情。

    “翁正,你这是坐到了什么鬼东西?”翁小宝在一旁问道。

    “我怎么知道?”翁正看了几秒,也觉得有些恶心当即用手将那些拍掉。

    而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这一刻,翁小宝才想起来他们一路赶到这里时,遇到了的玩意。

    联想到翁正手里的粘液,翁小宝犹豫了会儿,缓缓地说道:“我想,你是坐到了什么东西了……”

    “什么东西?”翁正也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转过了看了去,却也不忘问着翁小宝。

    可当他看到后面黑乎乎一大片的虫子后,立马转过了头,脸色一片的苍白,道:“你不说,我也懂了……跑!”

    翁正说完这句话,三个人就跟风一样地不着目的跑着。

    一边跑着,翁小宝问道:“翁正,你不是被白绫抓住了么,你怎么逃出来的?”

    “不就是普通的布,我拿着刀剁啊剁的,就把我给放了,不过,特么的,那白绫还跟刀一样,这么一刮,还把我的衣服都弄成了这样。明明一砍就碎成一块块的渣渣,偏偏那玩意还能跟刀一样锋利。”翁正答道。

    翁正说完这话,也问着翁小宝道:“身后的那些个玩意,都是你们惹来的?”

    翁小宝沉默了一会儿后,然后悠悠道:“我说,那是被我的美貌吸引来的,你信么?”

    翁正:“……”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国际的玩笑!

    要是你说被沈一天的美貌吸引来的,我还能信上一信!

    翁正三个人漫无目的的瞎跑着。

    然而这个洞再怎么大,也是有尽头的时候。

    当他们三个人看到那坚硬的墙壁时,齐齐的停下了脚。

    翁正拍着石墙,惊呼道:“不是吧,死胡同?”

    翁正想要朝着其他的地方而去,结果看到的全是黑黑压压的一片。

    翁正缩回了脚,咽了咽口水,然后猛然的上上下下地拍着墙壁,“都说墓穴里的机关多的数不胜数,这里肯定有暗门!快,一起找找。”

    翁小宝心里虽然是很不相信这一套,可是情况都这么样了,只能赌一把了,怎么说,在那个通道里,她们也是因为踩到了机关,逃过了一劫。

    而沈一天看着面前的这堵墙,却没有动作。

    翁正看着一动不动的沈一天,开口道:“沈一天,你怎么不找?难不成这里没有暗门?”

    沈一天看着翁正殷切的目光,只是几秒后便转过了视线,他道:“你一定要进?”

    这不是废话嘛!

    翁正在心里吐槽着。

    面对这么多的毒虫,搁谁谁也不想对付啊!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翁正连忙道:“对,一直要进。”

    然而,翁正等来的却是……

    “我不会开。”沈一天特别淡定的说道。

    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这样的话,翁正当即恨不得将沈一天丢进那群而来的毒虫堆里。

    “不过,有个方法你倒是可以试试。”

    “什么方法?”

    都什么时候了,话还这么一句一句的说!

    皇帝不急太监急!呸!去他的太监!

    “用你的血开门。”沈一天指着翁小宝面前的凹陷的地方,淡淡道。

    血?

    听着沈一天的话,翁正愣了,就连翁小宝也愣住了。

    这不是开玩笑吧?

    翁正瞅着面前黑漆漆凹陷的地方,很难下定决心。

    “机会已经摆在你的面前了,至于你开不开,你自己选择吧。”沈一天缓缓道。

    翁正看了看那个凹陷的地方,面色愁苦,他可是最怕疼的人了,让他放血,还不如宰了他呢!

    一旁的翁小宝自然知道翁正在愁苦什么,毕竟她也是怕疼的主!

    眼见身后的毒虫越来越近,翁小宝心中也有些焦虑,目光一时乱了分寸。

    突然的她瞥到翁正胸膛裸露的伤口,当即想也没有想的,伸手将他胸口的那些血,一咕噜头的撸到了那个凹陷的地方。

    看着翁小宝的举动,翁正愣愣的,“小宝,你的同情心呢?”

    “都喂给了那些毒虫了,快,你再挤挤,这么点的血不知道够不够。”翁小宝很是淡定的说道的,甚至还催促着翁正挤血。

    见翁小宝像是挤奶一样催着自己挤血,翁正的心透凉透凉的。

    就在翁小宝将那血撸进了那凹陷的地方几次后,突然听到轰轰的声音。

    他们面前的墙壁,突然的动了起来。

    看到石墙动了一下,翁正和翁小宝的脸上都挂起了笑容,唯独一旁的沈一天却是沉着脸。

    而就在门缓缓打开的时候,一条白绫突然的窜了过来,直接窜进了那个凹陷的地方。

    看着突如其来的白绫,翁正和翁小宝开心的脸,顿时僵在了原地。

    他们两个人愣愣的转过了头,这个时候,翁小宝说道:“翁正,有个事,我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事?”翁正愣了会,看向了翁小宝,道。

    “那个……那个白绫的主人……是我的妈。”翁小宝犹豫了许久,悠悠的说道。

    翁正点点了头,没有在意。

    你妈就你妈啊……

    然而翁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猛的转头看向翁小宝。

    你妈不就是我妈!

    见翁小宝点点头,翁正转过了脸。

    而这个时候,黑暗中,顾生的脸,缓缓地暴露在了翁正的视线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