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冰棺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那张小时候见过好多回的脸蛋,翁正脸上的表情变化万千,但就是没有一个是欢喜惊喜的,旁边的翁小宝看着这样的翁正,戳了戳翁正的肩膀,问道:“你怎么这种表情,怎么看着像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表达的样子。”

    翁正转过脸看向翁小宝,干干的呵呵一笑。

    看着这般诡异的翁正,翁小宝直觉莫名其妙,她又问道:“别傻笑啊,快说话。”

    在翁小宝的再三催促下,翁正终于开了口,只是说出来的话,有些惊人。

    他道:“咱妈不是自夸绝无仅有的美人,瞧她这副模样,丑里丑怪的,啧啧,我得拍下来,日后给她看!”

    这般无厘头的话,翁小宝有些回不过神来,下一刻甚至就看到翁正准备从袋子里掏出个手机给顾生拍个照。

    对于翁正这般不要命,连危机感都没有的,翁小宝简直是看不下去,一把按住翁正的手,急切道:“翁正,你要搞笑也看看时候啊!”

    翁正皱眉皱了好久,好一会儿才憋出个一句话:“小宝,就一会儿的时间……真的!相信我!一个咔嚓,用不了多久的!”

    然后一把将翁小宝的手给甩开,抬起头准备好好的拍上一拍,结果刚抬起头的瞬间,就看到了一张满是符文的脸。

    这一惊吓,翁正惊恐的大喊了一声,连着身子都贴在了身后的墙面上。

    这一刻的翁正,甚至能够听到自己胸腔里扑通扑通的剧烈的心跳声。

    惊吓过后的翁正,睁大着双眸,周围的一切的声音仿佛禁止了一般。

    翁正贴着墙面急促的呼吸着,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顾生的脸。

    过了好一会儿,那张满是符文的脸,缓缓地张开了嘴,尔后缓缓说道:“翁正,你这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敢这么对你的老娘?”

    本以为翁正会被顾生的白绫再次的裹成一团,翁小宝没有想到,下一刻竟然会变成这样。

    尔后,翁小宝发现顾生身上那满满的符文缓缓的浅了下去。

    而那张呆滞的脸也缓缓地开始有了微微的变化。

    在就顾生开始恢复的时候,周围包围着的那些毒虫又像是潮水一般的退回了黑暗里。

    而翁正一听到顾生的声音,反比之前更为的惊恐,整个人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不让这个女人看到。

    然而他张望了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躲避后,翁正眼巴巴的看着顾生,带着可怜兮兮的意味说道:“我最亲爱的,我最美丽的妈……”

    结果话刚说了一半,耳朵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疼疼疼!妈,你轻点,小宝还在旁边看着呢!”翁正捂着耳朵,撕心裂肺的喊道。

    “就是要让你疼,趁着老娘神志不清,还想着怎么让老娘出丑,以前教你的东西都白教了?”顾生一手拧着翁正的耳朵,道。

    而翁小宝看着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景象。

    以为自己的母亲会是温柔的模样,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的彪悍。

    被拽疼了的翁正,左右没有办法,只得朝着翁小宝呼救。“小宝,你快帮帮我。”

    被叫到了的翁小宝,愣了一秒后,便朝着翁正的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的顾生也看到了翁小宝,看着眼前已经长了这么大的翁小宝,顾生眼神闪闪。

    两个人间的对视,可谓是温情暖暖。

    翁小宝看着顾生,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句:“妈……”

    然而,顾生看到了翁小宝衣服上脏污的痕迹,还有几处有破裂的地方,当即手上拽着翁正的耳朵的力气又大了些。

    本是低低的喊叫一下子就被翁正的嚎叫给掩盖了去。

    “以前我怎么说的,让你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的,你都怎么保护的?”顾生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从自己的女儿生下来后,她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如今一下子见到翁小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心里想着问她过得好不好,可是所有的话全给噎到了肚子里。

    翁正龇牙咧嘴,那张还算是英俊的脸,瞬间挤成了一团,翁正嗷嗷叫道:“妈,你怎么就不关心你的亲儿子呢!你看我满身伤痕,全都是保护你女儿留下来的证明!”

    经这么一提,顾生才看到翁正身上的惨状。

    看着,顾生才堪堪的放开了手。

    终于摆脱了被拽耳朵疼痛的翁正,揉着耳朵。

    顾生看着翁正身上的伤痕,皱起了眉头,她道:“翁神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看到你们伤成这样,他都不给你包扎一下?”

    顾生的话,翁正身体有些僵硬。

    翁神?

    什么翁神?

    翁小宝的内心疑惑,可是在接触到翁正瞥过来的视线,翁小宝才明白这个翁神是谁。

    原来,自己的老爹,在妈的嘴里,竟然有着这样的爱称。

    可是想到自己的老爹早就没了,翁小宝抿着唇。

    见翁正不说话,顾生皱起了眉头,她道:“怎么不回答了?难道他出事了吗?!”

    说到后面,顾生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

    一瞧到顾生情绪这么激动,翁正连忙上前扶住顾生的手臂,道:“妈,老爹他本事那么大,怎么可能出事?就是半路上,他为了救咱们,跟咱们走了不同的道了。诶,对了,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一听翁正说着翁神没事,顾生的心才缓缓的放了下来。

    听着翁正的问话,顾生埋头思索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张了张嘴:“我,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翁正和翁小宝的脸色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沈一天缓缓地开口道:“这是她体内蛊的影响。”

    沈一天的开口,一下子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而一直没有发现还有其他的外人在场的顾生,视线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

    顾生连忙上前,眯着眼将沈一天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第一次被人这本热忱的打量,沈一天的内心虽然有些不喜,可念在是翁小宝母亲的份上,忍了下来。

    背挺的笔直,整个人拿出了最好的姿态,最温和的表情,静默的站在顾生的面前。

    看着眼前长得比自家儿子还好看的沈一天,顾生一把拽紧了翁正的手,笑嘻嘻的道:“这是哪里来的俊俏小子,长得比你还好看。是不是小宝的男朋友?”

    顾生的这么一句话,直接让沈一天勾起了唇角。

    只是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都炸起了毛来。

    两人齐齐的喊道:“妈!”

    被两个人这么喊的顾生,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怎么了?”

    翁小宝的脸是羞的,她急切的解释道:“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同学。”

    顾生却仿佛不相信的样子,哪里有同学,会这么的陪自己的女儿上刀山下火海的!

    “同学啊,同学也可以处成男女朋友的。”顾生对于翁小宝的解释没去在意。

    毕竟当初和翁神爱上的时候,不也是学生时代!

    似乎是回忆起了过去两个人相爱的事情,顾生的脸上荡出了花一般的笑容。

    只是,还没等她沉浸个多久,就被翁正煞风景的说道:“妈,你的女儿就是找男朋友,也得找个像我这样的,风流倜傥,像他这样瘦弱的,怎么能够担起照顾你女儿的任务。”

    翁正的话刚落,沈一天那微微扬起的嘴角霎时间就抿成了一条线。

    一下子被翁正拉回了现实的顾生,脸当即黑成了一团,“你懂个屁,越是瘦弱的,爆发力就强,看翁神不就是这样!”

    一提到翁神,他们的亲爹,翁正的脑海里不由得就想起了自家的亲爹,头顶着邋遢的发型,脚上揣着的人字拖,一手揉着脚,一手扣着鼻子,翁正完全想不出自己的老爹哪里有什么爆发力。

    翁正面色有些扭曲,挣扎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个字:“妈,我觉得,咱爸其实……”

    “其实什么其实!”翁正像是挤牙膏一样的话还没挤完,就被顾生狠狠的打断了。

    翁正别这么一下,立马的改变了话头,“其实咱爸就如你所说。爆发力特么的强!”

    顾生翻了翻眼,自然看出了翁正的见风使舵。

    为了不让他们的话题再在这上面扯着,翁正的话头立马转了个风头。

    他指着他身后的墙,那个凹陷的地方,因为顾生刚才的白绫的阻挡,以至于那还轰轰作响的声音停顿下来,他道:“诶,妈,这里头你可进过?”

    顺着翁正手指的方向,顾生看了过去,她摇了摇头:“不记得。”

    翁正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毕竟他可是听说过的,凡是墓穴里,都是有些什么陪葬品的。

    翁正看着那个凹陷的地方,忍不住上前,又挤了些许的血,往那凹陷的地方抹着。

    当看到翁正的举动,顾生却是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的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给打破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轰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们就看到的眼前的石墙,缓缓的朝上抬了起来。

    接着一股冰冷的空气铺面而来。

    衣服已经碎成了一块一块的翁正,直接是抱紧了双臂,他朝着翁小宝要了一件外套裹上之后,便跟着翁小宝他们缓缓的走了进去。

    这里的同外界的黑暗不同,白亮有些耀人。

    翁小宝踏进这里后,看着周围的冰锥一般的世界,莫名的想起了梦境之中前半段的事情。

    总觉得这里和她梦境里的相似。

    空旷的洞穴里,传来着他们的脚踏的声音。

    翁正观望着周围,见没有任何藏宝一样的东西,顿时有些丧气。

    而他们没有走上多久,眼前便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棺。

    看着那个冰棺,翁小宝深深吸了口冰凉的气息!

    原因无他,眼前的冰棺和自己梦境之中的一模一样。

    那冰棺之种,一个蛇头人身的怪物静静的躺在里面,那怪物的身上还穿着极为古老的衣服。

    而当看到这个怪物的时候,翁正的内心也是狠狠地一惊,看到那两个蛇头的瞬间,他就想起了前些日子里碰到的蛇符,想到蛇符,翁正就忍不住心慌起来。

    顾生看到这个怪物的瞬间,面上露出一刹那的惊讶后,脸上便顿时的闪过严肃的表情。

    她当即转过身子,拉着翁小宝和翁正就往外面拖去。

    被顾生这么突然的举动,翁正和翁小宝连连踉跄了几步。

    翁正道:“妈,你做什么?”

    顾生哪里还顾着解释什么:“赶紧的出去。”

    面对自己的母亲,翁正和翁小宝又不敢真的反抗什么,只能跟着顾生的脚步,朝着外头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上几步,只听嘶嘶的声音传进他们的耳朵里。

    而这个时候,三个人影一下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那是秦泽、秦晓,还有顾莲!

    一瞧见他们,翁小宝脸上布满了开心,本来还担心他们有什么事情,当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后,顿时悬着的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而跑进来的顾莲,一进来便对上了顾生的脸,有着一刹那的惊讶。

    “顾,顾生?”顾莲看着顾生,愣了一会儿,才喊道。

    而看到顾莲,顾生却是淡淡的点着头,应道。

    本以为会是熟络的打招呼,没有想到他们之间居然会是这么的生疏。

    这一回,不仅翁正和翁小宝看出来了,就连着秦晓也看出了问题,但是她却是藏不住心思的人一样,当即就奇怪的问道:“妈,你见到自己的姐妹,怎么……”

    后面的话,秦晓还没出口,秦泽则是先出口道:“顾生,好久不见。”

    “我真希望,这一辈子,我们都不要见面。”顾生很是冷漠的说道。

    这一回,翁小宝和翁正倒是听出了里面的意思,敢情儿他们上一辈的人感情不咋地啊。

    那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突然的找上了他们?

    翁正和翁小宝对视了一眼,内心中齐齐地闪过了这一丝的疑惑。

    而就在这个时候,嘶嘶的声音近了。

    听着这声音,众人齐齐的变了脸色。

    秦晓大喊道:“小宝,先前追咱们的蛇,居然追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