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怪物醒来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晓的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翁小宝和翁正几个人就看到那高高抬起的石门之外,浓郁的白雾已经散去,四面八方的,是一团团滑腻腻的蛇在外头盘着身子,向着他们游了过来!

    看到那斑斓的花纹,滑腻的身子,细小的蛇头,还有那时不时吐出来的蛇信子,密密麻麻的一团,看得翁小宝头皮发麻,一个哆嗦。

    已经见识过蛇群的翁正,再看到这样的蛇群,身上的鸡皮疙瘩也止不住地窜了上来。

    本以为已经摆脱了,没有想到这才多久,竟然又遇上了!

    翁正此刻的内心乱成一团,他跳了起来,朝着秦晓喊道:“你们怎么又碰上这玩意的!”

    秦晓在看到那群蛇时,已经很是麻溜的躲在了翁正的旁边,她道:“我们也不想碰上的!我刚和我妈碰上,哪里想到一转身就遇到了这些个玩意!”

    秦晓一把抓住翁正的衣服,道:“你有没有办法对付那些个蛇群?”

    翁正则是毫不留情的甩开了秦晓的手,憋了好久,才说了一句话:“你当我是万能的?要说对付的话,你怎么不用你脖子上的玩意?”

    秦晓对于翁正的甩手,根本就不在意,她摸着脖颈间的坠子,急切地道:“要是能的话,我早用了。可是这坠子我用了好几种的方法,愣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啊!”

    眼看着蛇群快要游进这冰窟之中,众人的脸上皆是惊恐万分的表情。

    而顾生,在听到秦晓和翁正的对话后,猛然的转过了头,看着秦晓脖颈间的吊坠,面上的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她一个伸手就将秦晓脖子间的坠子拉扯了来。

    被顾生这一猛然的动作牵扯,秦晓不得不跟着顾生的动作,伸长了脖子。

    被那细长的绳子勒的有些难受,可是看到面前又是有着和自己母亲一样容颜的人,秦晓也不敢大声的说些什么,只能忍着脖子上勒疼,皱着眉头,道:“阿姨,你若是想要看的话,我摘下来给你看,你这么拉着,我有点难受。”

    只是她的话刚说完,顾生却是冷冷的放开了拽着的手,然后看也不看秦晓,目光微凉的看着秦泽,语气里嗤笑道:“你们胆子也挺大的,盗来的玩意,居然还不怕死的戴在身上。”

    闻言,秦泽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而一旁的顾莲早已在顾生放开手的时候,连忙上前扶住秦晓。

    顾莲看了一眼顾生的侧脸,尔后撇过了头,不去看她,她低着声音,道:“小生……”

    然而她刚叫一声顾生的名字,便被顾生冷冷的道:“你别这么亲热的叫我,我可受不起。”

    被这么冷然的嘲讽,顾莲只觉得喉咙间被什么噎着一般的难受。

    看到顾莲被顾生这么冰冷的嘲讽,一旁的秦泽有些站不住脚了,他连忙凑上前,扶住了顾莲。

    两眼看着顾生,眉间隐忍着什么,他微带着怒气,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与顾莲无关,你没必要将怒气撒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一旁静默着的翁正和翁小宝听着他们之间的话语,听出了一丝的猫腻。

    似乎这个光头的秦泽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家里人的事情一样。

    他们两个人没有言语静默接着听着他们的对话。

    顾生听着秦泽的话头,猛然的一个转身,朝着秦泽怒目而视,平日里没有得到太阳照射的脸蛋,白的没有什么血色,可因为动了些许怒气,脸上竟然缓缓地染上了一丝的红色。

    顾生对着秦泽道:“怎么与她无关?明知道你要做什么,却不阻止,这是身为亲人该做的吗?”

    顾生的嗓音直冲顾莲的耳里,听得顾莲的身子微微有些踉跄,好在身边有着秦泽在,不然下一刻的她,或许会瘫倒在地上。

    秦泽也感受到了顾莲的情绪波动,紧紧的抱着顾莲的身子。

    他道:“顾生,我说了,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的错,你要发怒,要打要骂的全往身上撒。”

    而为顾莲扶着的秦晓,也察觉出了三个人之间的不得劲,眼见周围的氛围令人有些压抑,秦晓也没有能摁住内心的疑惑,缓缓地开口问道:“爸,妈,你们阿姨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是箭弩拔张的气氛,在秦晓的这么一句话后,各自都撇开了眼。

    过了好一会儿,顾莲才缓缓的开口道:“老公,小生说的没有错。”

    “老婆……”秦泽皱了的皱眉。

    顾莲温柔的看了一眼秦晓,尔后看向了顾生,缓缓地道:“小生,是我,是我让秦泽找上翁鑫,骗他去跟着盗墓的。”

    听了这句话的顾生,眼里的愤怒更加的明显。

    顾莲说完一句话后,又缓缓地开口道:“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你知道吗?晓晓刚出生没有多久,就频繁的生病,医生都检查不出来,就连翁鑫都说,这个是治不得的。”

    “可是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不想放弃!所以听到那墓地里有那东西,我就失去了方寸。”

    顾莲的话像是刺激到了顾生,顾生愤怒的朝着顾莲吼道:“你女儿的命是命,翁神的命就不是命了?就差一点点,他就差点死了!就差一点点,我就会失去翁鑫!”

    秦晓听了一会儿,算是听明白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恩怨,但是她却没明白他们说的东西是什么,一头雾水的秦晓,又愣愣的问道:“妈,你说的那东西,是什么?”

    一旁的翁正和翁小宝却是听出了什么,两个人的目光都朝着秦晓的脖颈间望去。

    看着那蛟形的吊坠,翁小宝和翁正才忽然间明白,什么从祖上传下来的都是骗人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秦泽和秦晓脖子间的玩意会有一些的差异。

    两个人朝着秦晓看了一眼,心中感叹着秦晓的反射弧度较长,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三个人之间说的是些什么。

    顾莲显然不想要让秦晓知道,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没有得到答案的她,又将目光放在了对面的顾生的身上。

    看着秦晓,顾生内心中虽是有气,但是她自然也知道当母亲的心思,所以撇开了眼,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

    就在几个人僵持的时候,嘶嘶的声音逼近了。

    几个人当即将目光都放在了外头的蛇群上。

    看着那群蛇,翁正时不时将目光投在了沈一天的身上,却见他呆站着像是个木头人一样,顿时心头一凉。

    偏偏的这个时候,顾生的话又响了起来,她问道:“翁神呢!为什么你们都出现了,翁神还没有出现!”

    听到顾生的这个话,秦泽和顾莲都带着微怔的目光,朝着顾生看去。

    一瞅见情况不妙,翁正连忙上前,急切答道:“妈,我刚不是说了嘛!咱爸跟咱们走岔开了,就是赶过来,也得花个好半天的功夫,毕竟这里地形复杂,一时半会,很难能找到对的路。”

    听着翁正的解释,顾生看了一眼翁正,勉强的相信了一回。

    可是当她看到外面那团成一堆的社群,又是不满的嘀咕道:“书上不都说了,遇到这种危机的时候,不就是英雄救美的时候!翁神他不是应该以最帅的姿势救了咱们?”

    听着顾生的呢喃,翁正尴尬的笑着,但是眼里的光芒却是黯淡了。

    而一旁的顾莲和秦泽听着翁正的话头,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大概这一辈子,她都等不到翁神的英雄救美了!

    眼看着蛇群已经游进了冰窟的界限,翁正几个人齐齐的退后了些。

    而当他们退无可退,一直碰到一个冰冷的物体时,才发现身后躺着的是什么。

    看着那冰棺中,一个蛇头人身的怪物躺在里面,皆是吓了一跳。

    秦晓则是一把的跳开,伸着头看着的棺材里的怪物。

    因为他们的后退,顾生那还带着丝丝的红色血迹也沾上了那个冰棺。

    正当秦晓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那个怪物的时候,突然地看到那双紧闭的蛇眼,猛然的睁开!

    被那金色的蛇瞳对上的秦晓,吓了一跳,她指着棺材里的怪物,朝着周围的人喊道:“你们快看,这怪物睁眼了!”

    被秦晓的这一惊呼,所有人都转过了身子看着那具冰棺。

    当看到那双金色的蛇瞳,顾生的心中顿时升起不妙的预感。

    而那躺在冰棺中的怪物,睁着蛇瞳,看着冰棺外面的人影。

    因为冰块的折射,看得外面的人有些模糊不清。

    可是当看到那极为熟悉的脸时,那两双金色的蛇瞳都缓缓的眯了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女人,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一道声音从一个蛇头里吐了出来。

    而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翁小宝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发现这个声音,与她梦境里的一样!

    被怪物的声音突然的一吓,众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但奇异的是,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那些还朝着他们游走的蛇群,没有再往前游形一步。

    没有等到女人熟悉的答案,那怪物的又将蛇眼睁开了。

    一下子也将顾生身边的人看了清,当他的蛇瞳接触到另一张与顾生一样的脸孔时。

    两个蛇头在冰棺之中动了起来,两双金色的蛇瞳,直直地盯着顾生和顾莲。

    过了好半晌,那怪物冰冷又愤怒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里。

    “那个女人真的敢!”

    “我要毁了你们!”

    震怒的声音,将整个冰窟震了震,连带着那些游走不动的蛇群,齐齐慌乱的朝外逃着。

    似乎很是惧怕这冰棺之中的怪物。

    当周围的事物开始摇晃起来,所有人都有些踉跄的时候,奇怪诡异的符文又一次的爬上了顾生的肌肤上。

    而下一刻,还带着各种情绪的顾生,又仿佛是变了个人一样,表情呆滞。

    顾生缓缓地低下了头,看着还在猛烈撞击着的怪物,缓缓的开口道:“你别挣扎了,有我在的一天,我是不会让你逃出来的。”

    里头的怪物一听到顾生这般的话语,动作猛然地一停,两双金色的蛇瞳,紧紧的盯视着顾生。

    被这样的目光盯视的顾生,完全没有感受到。

    冰棺中的怪物,缓缓的伸手在冰棺上上面的抚摸着。

    两双金色的蛇瞳缓缓地眯了起来,尽管那张蛇脸,完全看不清什么样的表情,可是翁小宝却能那那双金色的蛇瞳里看出,这个怪物,似乎很是满足!

    甚至她还觉得,还在上面抚摸着冰棺的手,只是透着透着冰棺,抚摸着顾生的身体!

    想到了这里,翁小宝便觉得一阵的恶心,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虽然现在的她可能算不得是自己的母亲,但是谁让她是占着顾生的身体!

    这般想着的翁小宝,想也未想的将顾生的身体拉了开来。

    眼前没了顾生的身影,那个怪物又一次的激动了起来。

    他粗喘着声音,在冰棺之中吼叫!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那轰烈的声音在整个冰窟中回荡,震得顾莲几人脸色有些发白。

    翁小宝压抑着内心的害怕,她道:“怪物,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死了好久。”

    看到翁小宝的脸,那双金色的蛇瞳,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一般。

    而这个时候,另一个蛇头突然开了口,“一张眼,就看到三张长的相似的脸,看来那个女人是真的随意找了个男人嫁了。”

    与之前的那个蛇头相比起来,这个蛇头倒是比较冷静,但是那个已经陷入了疯狂的蛇头,在听到这个蛇头的话头后,整个蛇更加的陷入了疯狂!

    他吐着蛇信子的,厉着嗓音道:“不!她一直在等着我!那个女人刚刚出现了!”

    这般疯狂着的蛇,冷静的蛇,动了动蛇头,尔后朝着满身符文的顾生看去,“不过是个冒牌的,你瞧她,哪里还有当初的生气,哪里还有跟你对仗的英气,现在的她完全就跟个死人一样无趣!”

    冷静蛇头的话,像是跟真刺着疯狂着的蛇头。

    想到那个女人真的消失不见了,用着整个蛇头撞击着冰棺。

    那砰砰砰的撞击声,听得他们心里直发憷。

    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代久远的缘故,那个冰棺,在那怪物的激烈的撞击下,竟然升起了一丝丝的裂痕!
小说推荐